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75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九)
    第1875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九

    关于古代神人族的事情,狼人青年贝迪维尔其实比策士埃里克更为了解。.所以当埃里克提及到人类和兽人都是古代神人族的奴隶种族时,贝迪维尔大概已经猜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严格地说,人类才是古代神人族的奴隶种族,是古代神人族创造出来,用作提供基础劳动力的种族。但人类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决定了他们的生育能力惊人,因此数个世代之后就拥有了庞大的人口基数。古代神人族深怕人类会叛变,才创造了用作"管理人类"的兽人族。

    兽人族,不管是哪个宗族,都比人类更强,有更多的天赋,但被刻写在他们体内的遗传因子层面上的"命令"也更多。人类可以自由使用魔术,而兽人就不能,兽人只能使用有限的几个创世系魔术,比如[兽化术]和[狂化术]。

    根据以前生在雅典的某场猩红瘟疫事件所显示,兽人每个种族的人口甚至都被限制了。某个兽人宗族的人口增长到某个地步的身后,该宗族里的老弱病残人员就会开始患上[猩红瘟疫]这种不治之症,它看似是疾病,实际上却是兽人体内控制人口的某种基因在作祟,把过度泛滥的人口扼杀。

    反正,不管是[奴隶种族]还是[管理奴隶的奴隶种族],都是古代神人族的造物,而且都必须接受古代神人族的统治就是了。古代神人族在人类和兽人体内埋下那种基因层面的[命令],一点都不足为奇。

    这样一来,一切就说得通了。咒术确实应该是古代神人族用来控制人类和兽人所使用大术法。

    人类对人类下咒,显然是很难成功的事情。但如果换做是古代神人族对人类或兽人下咒?因为人类和兽人在基因层面上就必须服从古代神人,咒术估计会百分之百成功吧。

    贝迪维尔这时候又想起另一件事。之前埃里克提到过,法老王美尼斯曾经对所有埃及人下过咒,让拥有埃及血统的人类全部无法对[映奇宝珠]打主意。因为初代法老王的诅咒,埃及人永远不可能找到,或触及到[映奇宝珠]。

    事实如何,贝迪维尔先不去下定论。但刚才祖斯特院士也确切地提到过,初代法老王美尼斯极有可能拥有古代神人族的血统。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美尼斯能对所有埃及人以及埃及人的后代下咒,似乎并不是天方夜谭。

    原来如此。刚才策士埃里克在若有所思地念叨,就是因为他想明白了这件事吗。

    "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人类之中会有古代神人族的混血儿。"贝迪维尔于是又吐槽道:"古代神人族不是不育不孕的吗?正是因为他们没有生育能力,又被[灵魂的衰败]所逼,最终才趋于灭亡的吧?"

    "这个问题你不要问我,要是我知道的话就好了。"埃里克耸了耸肩:"或许他们找到什么方法,创造出古代神人族与人类的混血儿呢?既不是古代神人,也不是人类,而是介乎于二者之间的[半神人]。当然,人类只是奴隶种族,这种半神人的存在必然是个禁忌,古代神人族不屑于去提及,人类的阵营之中也鲜有人知道吧。"

    "你说了这么多也没有说到重点。"贝迪维尔似乎又想明白了什么,死盯着埃里克不放:"所以,你哥哥的咒术天赋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

    "我们的祖先里可能有半神人的血统,没错。"埃里克也和贝迪维尔对视,然后略带自嘲地淡然笑道:"不过经历了无数个世代,这种血统肯定已经变得极其稀薄。哥哥则是个特例,是一种返祖现象,原本稀薄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半神人血统突然变得强盛。所以他才拥有如此恐怖的咒术天赋。"

    "这些都是你的大老师克拉娜告诉你的吗?"贝迪维尔突然问。

    策士埃里克一愣:"不是我的老师。严格地说她只是哥哥的咒术老师。不过对。其中大部分的情报都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剩下的则是我自己查证观察的结果。"

    "然而这一切都是你们单方面的说辞。"贝迪维尔皱了皱眉:"我无法就这样相信。行了,回去以后我和你哥哥说一下,看看他怎么想的。"

    埃里克瞬间就变脸了:"不行。这是绝对不可以让哥哥知道!"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大老师是这样再三叮嘱的。"埃里克含糊地道:"你真的想告诉我哥哥,是他在无意识之中对我下了咒,让我全身瘫痪一辈子的吗?!"

    "嗯......这样说也没错......"贝迪维尔退缩了。

    "这事保密。爱信不信,随你的便。"策士埃里克没好气地说:"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小心提防着我哥哥。别看哥哥现在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动起真格来是有能力咒杀别人的,而且人类和兽人都在他可以咒杀的范围内。"

    埃里克每次提到[咒杀]这个词,贝迪维尔都感到背脊凉。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大劳伦斯的叫喊声:"老大?老弟?你们还在里面吗?没死?"

    "还没死!"贝迪维尔没好气地大喊着回应。

    "你们离大门远点儿,现在安装爆炸物,要引爆了!"

    "知道了!"贝迪维尔一边答应着,一边转头看了看策士埃里克:"我很怀疑炸药能不能炸开这种大门。"

    "只怕是不行。"埃里克也淡然回了一句。

    咚!!门外响起爆炸声,爆炸让周围一阵激烈的晃动,甚至让天花板上抖落不少尘土。但是黄金的大门仍然纹丝不动。它内部肯定有某种机关把门都锁死了,爆炸的冲击也挪动不了它分毫。

    "不行吗。再加大炸药的分量?"门外似乎传来大劳伦斯的声音。

    "不行!这已经是可容许使用的最大分量的炸药了!"祖斯特院士却说:"再增加炸药的话就连通道都会有倒塌的危险!我们救不了人反而会把自己活埋!"

    "......看来很麻烦呢。"贝迪维尔低哼道。

    "我不认为他们能把门炸开。"策士埃里克也说,"墓穴的门明显是为了防御入侵者而设计的,古埃及人在制造这类机关的水平很高,有些地方连现代人都比不上。"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得在这种地方被困死吗?"

    "这墓穴里一定还有紧急开关,把因失误而封锁了的大门重新打开。"埃里克继续分析道:"到处找找看。"

    "好吧。"狼人青年从坐着的地上爬起,他又看了一眼策士埃里克。埃里克因为断腿和失血,脸色颇为苍白。人类的真是脆弱。看来那些简单的急救措施是不够的,贝迪维尔应该尽快把埃里克从这个墓室里救出去,找医生医治。

    不过虽说是如此,贝迪维尔却没有半点头绪,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找起。这个墓室本来就颇大,又大又堆满宝藏,宝藏之中还暗藏机关。这样毫无头绪地找下去,说不定只会触更多杀人的机关,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哼......"贝迪维尔抽出钨龟舌鞭子。只是凭借着直觉,有了这样的想法而已。但狼人青年突然觉得钨龟舌鞭子的静电防护环似乎能够帮上点什么忙。

    如果它能够感应到周围的危机而自动运作起来,保护贝迪维尔的安全,那么它应该也可以感应到周围变化着的微弱的电磁力场,找到这个堆满宝藏的房间之中[不自然]的地方。

    "电磁感应吗?好主意......"埃里克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即使是用医疗凝胶止住出血,实际上断腿的内出血问题仍然持续恶化着。策士埃里克开始有点神志不清了。他躺在一堆金币堆旁边歇着,看起来却好像随时都会就这样永远睡着似的。

    "别睡着。再忍耐一下,马上就能找到机关的。"贝迪维尔不禁有点急了。他拿起鞭子,祈祷般地念叨起来,尽管他没有可以去信奉的神:"拜托了。给我一点线索吧。哪怕是小小的提示也好"

    而坐在那边的埃里克则越来越困乏,他的眼皮都快要塌下来了。他只能用意志勉强让自己保持着神志的清醒,但他的眼已经眯成了一道缝。

    就在这个时候,贝迪维尔的左臂开始光。应该说,是套在他左臂义肢上的臂环,[太阳神的日轮]在光。大概是因为感应到使用者的危急或迫切的想法,这件用途不明的神秘宝物开始动。在贝迪维尔意识到之前,它就从贝迪维尔的手臂上向外滑出,突然之间就飞到了他手握钨龟舌鞭子的位置上。

    由于贝迪维尔当时就是用左手举着鞭子组成环阵的,这个臂环就这样飞到贝迪维尔拳头附近的位置,就这样神秘地浮起,伴随着金光的倾泻而出轰鸣声。

    "嗯......?"感到有一阵金光在逐渐变强,埃里克的双眼虽然已经几乎无力再睁开,他却还是艰难地微睁开眼睛,试图看清面前生的一切。

    当然,只能微睁开眼睛的他几乎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他只看到,狼人贝迪维尔正高举着某个出剧烈光芒的物事。

    那东西似乎是一个环。它被举到半空中并着强光,急旋转着,轰鸣着,有某种卫星般的东西在它周围飞舞。

    恍如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