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71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五)
    第1871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五

    大约是半个小时后,那扇没有把手没有钥匙孔的门打开了。ΔΔ.

    贝迪维尔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捂住嘴巴,露出一副恶心想吐的样子。

    "老大?你还好吧?"大劳伦斯问道。

    "我......噁!"狼人青年一走出房间,马上就奔到大厅的一个角落上去,手扶着墙一阵吐。彩虹般的光辉从他嘴中喷出。

    "噢,我的天。"不忍直视的众人连忙别过脸去。

    "所以,这里面的是映奇宝珠?"策士埃里克朝那个房间之中瞥了一眼。然而房间内部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更不像是有什么物事藏在其中。

    "呜......"贝迪维尔吐完一回以后才浑身乏力地爬起来:"里面确实是映奇宝珠的没错,但那玩意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他把刚才遇到的一切都简略地讲述了一下,包括映奇宝珠的运作原理。映奇宝珠把世界上每时每刻每个地方的每一个画面随机地映照在其内部的那亿万个小型屏幕之中,虽然它似乎确实能够检测到世界上的一切事件,却因为检测的对象太多,得到的资料也太多,正常人根本没有办法对它给予的咨询进行合理的筛选。

    也就是说,即使使用者能够[看到],如果不能控制[看到的是什么],映奇宝珠就是没有意义的。

    "和古籍的记载很相似。果然是这样吗。"听完贝迪维尔的描述之后,祖斯特院士摸着下巴思索道。

    "你们兄弟会一定是早就知道这件事的。还坑我,让我过来这种危险的古墓里冒险!"贝迪维尔怒道。

    "不......这种事情我们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啊。"院士耸了耸肩:"而且传说之中还有另一个版本,即使使用者无法从映奇宝珠之中看到想要的信息,映奇宝珠也会主动把某些重要的信息反馈给使用者。那个过程完全是随机的,是卡玛命运的安排,所以不可控制。"

    贝迪维尔突然全身震颤了一下。

    "贝迪维尔先生,你从刚才起就一直在里面研究映奇宝珠是怎样使用的,对吧?"祖斯特院士试探性地看着狼人青年:"你看了这么久,是因为现了什么,并且向从中再挖掘出更多的线索吗?"

    贝迪维尔全身再一颤。

    他从刚才起就一直试图从映奇宝珠的亿万个画面之中找寻自己儿子哈斯基的线索。实际上他只是看到过哈斯基一眼,那个画面映出犬人少年被黑暗的刀刃贯穿胸膛。但这不详的画面却转瞬即逝,很快就被另外一些世界上某个角落里生的无关紧要的事情的画面所取代。贝迪维尔当时很震惊,打算继续深挖,心急着想找到哈斯基的更多消息,但他在接下来的接近半个小时里茫无头绪地到处乱爬,观看着映奇宝珠里面亿万个花花绿绿的画面,却什么重要的情报都没有再找到过。到最后他实在眼花缭乱得受不了了,今天的早餐都开始在他的喉咙里翻滚,仿佛马上就要流出来了。映奇宝珠就在这时候自动停止了运作,并且把贝迪维尔从它的内部踢了出来。

    紧接着的,就是刚才的那段对话。

    "老弟,你要干什么?"在贝迪维尔沉思的时候,大劳伦斯在那边嚷道。

    大劳伦斯的弟弟,也就是策士埃里克,这时候已经跑进去有映奇宝珠的房间之中查探。然而他进去之后深处的就是一个黑色圆球的内部,周围除了一片深邃的漆黑之外别无他物,更不用提所谓的映奇宝珠了。

    "该死!"埃里克气急败坏地吼道:"动起来啊!快点动起来!"

    没有用,漆黑依旧。映奇宝珠根本不会听埃里克的话,它的动估计是需要某种条件的。

    贝迪维尔的目光瞬间瞥向自己的左臂。在衣袖之下遮住的,是他之前得到的宝物[太阳神的日轮]。如果说是映奇宝珠对某种装置起了反应并开始运作,那么让宝珠起反应的估计正是这个[日轮]。

    美尼斯一定对宝珠咚过某种手脚了。正是因为贝迪维尔佩戴着太阳神的日轮,才能动这个所谓的映奇宝珠。没有合适的钥匙,其他人是无法使用宝珠的。

    "果然还是不行吗。"埃里克愤怒地一蹬脚。

    "美尼斯的诅咒......!"在场的兄弟会学者之中,有人低声嘀咕道。

    他们不知道映奇宝珠的运作原理,便如此理所当然地猜想。这个所谓的美尼斯的诅咒,贝迪维尔之前也听埃里克提到过。据说法老王美尼斯曾经是一名非常强大的咒术师,他对所有埃及人下过咒,让埃及人永远无法触及到映奇宝珠这个至宝。

    有了这个传说作为基础,他们便理所当然地认为贝迪维尔能够使用映奇宝珠,是因为狼人青年本来就不是埃及人。而与此相比,体内流着埃及人血液的策士埃里克,就永远无法使用这个神奇的宝物。

    贝迪维尔心里觉得很好笑,本打算把事情的原委告诉这些人。但是他记起之前卡娜对他的郑重叮嘱贝迪维尔得到[太阳神的日轮]之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既然如此尽管有点残酷贝迪维尔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就让这些人继续误会下去吧。

    "即使无法启动,我们也得想个办法把它带走。"然而埃里克特别地执着,就是想要使用映奇宝珠。他大概以为即使现在没法使用这件宝物,还可以把它从这个金字塔之中带走,日后再想办法使用它吧。

    "不可能的,放弃吧。"祖斯特院士却说:"映奇宝珠似乎已经成为了与这个古墓结合在一起的系统了,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把它从这地方拆卸出来的。随便乱动的话只会把它弄坏而已!"

    "可是!"

    "我也赞成。老弟,这太不现实了。"大劳伦斯也说。

    "你懂什么!"正在气头上的策士埃里克吼道。

    "嘿!你怎么可以这样和自己的哥哥说话!"贝迪维尔有点看不过去了,打断道。

    埃里克敢顶撞他的哥哥,却没有顶撞贝迪维尔,他只是充满愤怒地瞪了贝迪维尔一眼,沉默了。

    "嗯,你们就不要吵了。"祖斯特院士这时候开口调停:"古墓已经闯到了这种地步,我们之前走过的路要么已经清理过了,要么也设立了可以短距离传送的装置,可以安全通过了。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到这个古墓里来考察的,那时候再考虑如何处理映奇宝珠就好了。"

    "对啊,现在急也没有用,或许以后有办法把它拆走带回去呢。"大劳伦斯附和道。

    "嗷!"埃里克又瞪了他哥哥一眼。大劳伦斯赶紧躲到贝迪维尔身后,看样子他十分怕自己的弟弟。

    贝迪维尔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好笑之余又有种淡淡的伤感,他总觉得这是某种历史在重演。

    "如果这里的事情已经完了,我们就继续走吧。"祖斯特院士又说:"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哦?"贝迪维尔跟在院士的身后,好奇地哼了一声。他们要找的不是映奇宝珠,也不是太阳神的日轮,梅尔森兄弟会深入险地,在这个充满杀人陷阱的古墓之中行进,到底是为了找到怎样的重宝?

    又或者说,难道这个金字塔之中沉眠着比[映奇宝珠]和[太阳神的日轮]更为贵重的宝物,正待他们去现吗?

    法老王美尼斯却没有提到过这种事。美尼斯一直以来最关心的似乎只是[日轮]和[宝珠]会落在神秘人的手上而已。

    果不其然,就如贝迪维尔所料想的那样,从这个大厅走下去的一大段路上,都没有什么特别危险的机关。杀人的陷阱是有不少,但它们的规模和威胁度,与先前的机关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贝迪维尔甚至都不需要使用[加药剂]就把它们轻松破解了。

    这些机关显然不是美尼斯本人设下的,估计别的工匠是为了守护古墓而自作主张埋设的。美尼斯则根本不在乎古墓这个区域是否有人入侵,因为真正重要的东西已经在前面的那段路上被贝迪维尔碰上了。

    一行人就这样继续走着,通过了一个满是尖刺陷阱的长廊之后,最终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黄金门之前。这恐怕是古墓最为深入地底的部分,贝迪维尔只感到整个空间充满着一种不可调解的灼热,他不禁怀疑古墓下面是不是有地下熔岩在流淌。

    "就是这里。"祖斯特院士看着眼前的黄金大门,兴奋地说:"初代法老王美尼斯墓室,他永恒沉眠的地方。"

    "我想,这里面的陪葬品也是如山般多咯?"狼人青年不禁讽刺了一句。感觉梅尔森兄弟会始终还是俗人,他们只是为了金银财宝而来的,从一开始就只会打美尼斯的财宝的主意。

    "金银财宝......估计确实会有不少。但我们不是为那个而来的。"祖斯特院士却说:"总之先打开这门再说吧。详细的我们接下来再解释。"

    贝迪维尔于是和大劳伦斯相互使了个眼色,走到大门前。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合力推动沉重的黄金大门。

    吱咔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伴随着门臼松动的声音,巨大的黄金门缓缓开启。

    其中的庞大宝藏,从此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