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69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三)
    第1869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三

    "哦?有趣。"贝迪维尔看着突然露出来的暗门,不禁淡然一笑。古埃及人真会玩啊。

    "贝迪维尔先生。"策士埃里克凑到贝迪维尔身旁,郑重其事地压低声音问道:"这房间里面的该不会是"

    "我们会找到答案的。"狼人青年说,直接走向那扇暗门。

    暗门上没有任何门把手,也没有钥匙孔,它仅仅是露出门的形状,让人知道它可以打开,打开之后人们可以通行而已。既然没有把手没有钥匙孔,它到底是如何打开的还是个谜,贝迪维尔只好顺理成章地猜想它可能是某种自动触的门。这门附近要么有着触它的开关,要么有着某种感应装置,让它感应到东西的瞬间把门打开吧?

    贝迪维尔于是拿着燃烧着的黑月神钢弯刀,当作火把般四下照了个遍,希望能在门旁边找到什么。可惜门旁边除了壁画就是壁画,大致光滑,只有少量雕刻纹理的墙壁,看起来没有半点可疑之处。

    "啧。"贝迪维尔略微烦躁地啧了一声,"看来得花上挺长的时间才能找到进去的开关。"

    "我们派人分头找吧。"祖斯特院士说。

    "不行,这个大厅之中可能还有机关,让人员散开行动太危险了。"贝迪维尔于是说。

    "可是这样下去也实在太花时间"

    "让至少三个人组成一队。有战斗能力的人员则持盾打头阵,负责戒备。"贝迪维尔想都没想就说道:"这样一来即使触了什么机关,你们也能互相照应,死亡的风险会降低些。"

    他这种配置人员的方式都是基于大不列颠骑士团的那一套行动准则。小队分头行动有利于把伤亡减到最低,同时也会更方便部队的指挥和相互联络。

    "嗯,有道理。就按你说的方法去办吧。"祖斯特院士摸着下巴说道。

    其实贝迪维尔的想法或许正是兄弟会的人本身打算使用的策略。这群人挖掘古代遗迹的经验多了去了,这种小事肯定也懂的。狼人青年给他们这种提议未免有点可笑。不过,在此前的探险过程中贝迪维尔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正是因为狼人青年在这里守护着,兄弟会的人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了伤亡的。祖斯特院士出于尊敬才会对贝迪维尔如此言听计从吧。

    不管怎样,梅尔森兄弟会的学者们开始分组查探着周围的环境。他们本来就是过来做考古挖掘工作的,这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大厅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之一,他们当然不会轻易略过。

    "我来负责防卫。"策士埃里克则站在大厅中间的位置,把能够放出来的浮游护盾都放出来了,几乎是每支小队伍分配三到四个浮游护盾用作加强防御。贝迪维尔心里有点纳闷,埃里克真的能够一心多用,同时为每个小队提供足够的防护吗?

    "......你又为什么在这里?"狼人青年郁闷地看着身旁的大劳伦斯。

    "噢,老大你不是说要三人一队嘛,所以我就和你组队啊。"大劳伦斯咧嘴笑道。

    贝迪维尔的额角冒出青筋:"你算是战斗人员吧?去和别的学者们组队保护他们不行吗?"

    "不不不,我没啥战斗力,而且也没带什么防御用的装备,还是跟着老大你靠谱。"劳伦斯说。尽管如此,这家伙手里还是拿着一团咒术之火,已经是随时可以施放咒术自保的状态了。没有装备的他的防御力很低确实是没错,但这家伙说自己没啥战斗力,根本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就让他跟着我们吧。"祖斯特院士尴尬地笑道:"只有一个人保护我,我的心里没底呢。"

    贝迪维尔瞥了院士一眼,果然没啥战斗力的祖斯特院士选择跟在贝迪维尔身旁,估计是想靠狼人青年保护他。当然贝迪维尔也不可能兼顾到一切,所以祖斯特就连大劳伦斯的大腿也想抱。

    "嗷......随便你们了。"贝迪维尔懒得去跟他们理论了。

    其他的小队虽然已经分散了,在整个大厅之中到处查找开门的线索,但贝迪维尔所在的小队却还留在原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狼人青年固执地认为线索一定就在这个门的附近。

    尽管如此,他还是毫无头绪,只是装模作样地在周围的墙壁上到处摸索,以为这样就能碰巧找到被隐藏起来的开关。

    "所以......老大你认为这门后面有什么?该不会真的藏着传说之中的映奇宝珠吧?"劳伦斯似乎也是装模作样地在旁边的墙上乱摸,尽管他摸的地方基本都是贝迪维尔已经查探过的地方。

    "老实说,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们说的所谓映奇宝珠是什么鬼东西。"贝迪维尔没好气地答道:"祖斯特院士说那东西能够用来看到任何我想看到的东西,我也是抱着一丝希望才跟着来挖掘古墓的。但我很怀疑那件宝物真有你们说得那么神乎。"

    "你都不确信它的功效,就拿命来赌博吗?"大劳伦斯扬了扬眉:"老大你说不定是个......莽夫?"

    贝迪维尔的额角又冒出一道青筋。大劳伦斯这家伙好话不说,净会说些让狼人青年生气的话。

    "对,我是个没头脑的莽夫,只是为了一丝不知道能不能成真的希望,就过来赌命。"贝迪维尔不高兴地说:"我就是这样的人,你有意见吗?"

    "没有,当然没有。"大劳伦斯鬼祟地瞥了贝迪维尔一眼:"只是觉得很好奇......会这样冒险的人一定有十分充分的理由才对。我是因为被默罕默德商团追杀,不得已才加入的兄弟会,希望兄弟会能够罩我。但老大你似乎有财有势,什么都不缺......"

    这时候贝迪维尔才记起,他从未对大劳伦斯说明过他的情况,当然也没有提到过他在找他失散多年的儿子的事情。大劳伦斯这家伙明显是在探贝迪维尔的口风,但狼人青年却没有把实情说出来的打算。

    "我拥有的没有一样是我真正想要的,我真正想要的,却一直未曾拥有过。"贝迪维尔于是模棱两可地回答道:"所以才会需要映奇宝珠吧。"

    "欸,老大真见外,说话只和我绕圈子吗。"大劳伦斯显然是不高兴的。然而贝迪维尔跟本不在乎。

    "映奇宝珠的事情是真的,这点我可以保证。"旁听了很久的祖斯特院士这时候补充道,"兄弟会不会对你撒谎,映奇宝珠是一件已经查明了的,必然藏在美尼斯的宝藏之中宝物。"

    "呵。"贝迪维尔冷淡地回了一句,仿佛他根本不在意,或者没有抱以太大的期望。

    "说白了,映奇宝珠是......古代神人族的探测仪。"见贝迪维尔不怎么在乎,祖斯特又继续解释道:"它的原理我也不是很懂,但根据古籍的记载,它可以监测量子跃迁的过程。世界上的一切物事都是量子跃迁的结果,因此只要能够检测到量子跃迁,理论上就能检测到这个世界上从过去到未来的一切。

    换句话说,它能让它的拥有者变成无所不知的存在。"

    "是吗......古代人的黑科技呢。"贝迪维尔仍然不太在乎地答道:"怪不得拥有了映奇宝珠的法老王美尼斯能够找到如此巨量的财宝。"

    "如果他用人造人的技术把自己的生命延长到千年之久的话,估计能找到更多。"祖斯特院士叹道:"真变成那样的话,埃及估计会变成一个和如今完全不同的国度,一个国力远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强国吧。可惜美尼斯王并没有这样做,他是以一个普通人类的身份活着,最终也以一个普通人类的身份入土的。一直追求永生的他明明有机会让自己变成近乎于不老不死的存在,他却没有这样做,这件事在人类历史之中仍然是一个不解之谜。"

    "或许他已经看透了一切,用他的映奇宝珠。"大劳伦斯突然之间说出一句很有哲理的话来,吓了贝迪维尔一惊。

    "什么?"

    "你懂得。一个人,拥有了一切,再也没有别的追求,而他唯一追求的永生,又是必须以牺牲全部人类为代价的。这种事情,即使是他,估计也没法做到吧。既然没有办法得到真正的永生,那么活一百年和活一千年,在本质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那样的话还不如当一个自然人,遵从自然的法则活着,然后死去。"

    "你的说法或许是对的。"狼人青年眨了眨眼:"按照壁画给的线索,即使牺牲人类复活深海时代的古神,得到真正永生的美尼斯也不会好过吧。古神横行的世界说不定是一个恐怖的地狱呢。"

    "我不能更赞同。"祖斯特院士也说:"但那不是我们需要去担心的事情。美尼斯王把复活古神的线索都藏起来了,世界上应该没有任何复活古神的方法了吧。除非"

    "除非有人找到了映奇宝珠,用宝珠就能得知世上一切秘密?"贝迪维尔淡然笑着:"那种事情怎么可能。映奇宝珠的效果肯定被你们过度夸大了。要是用映奇宝珠能够得知世界上一切秘密的话,美尼斯也不会把它藏在自己的墓穴里吧?他就不怕有人找到宝珠以后顺藤摸瓜,把他藏起来的其他秘密也一并找到吗?"

    "你这样说或许没错。"院士耸了耸肩:"在真正见到映奇宝珠之前,我都不会下任何定论。更何况兄弟会此行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映奇宝珠,找它只是顺便。"

    "不是吗?"找机关找腻了的贝迪维尔打算休息一下,依傍在墙边:"那你们这次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为了验证......某件事。"祖斯特有点含糊地答道:"这事现在不太好解释。当我们实际找到证据的时候,你会知道的。"

    "哼。"贝迪维尔哼了一声,对对方这种含糊不清的态度表示不爽。

    "老大,你的手臂!"大劳伦斯突然说。

    "什么?"贝迪维尔扬了扬眉头,此时还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看!你的手臂......在光!"大劳伦斯惊呼道,把自己手上的火焰灭掉了。

    因为光源减少,周围的光照水平突然下降了一个等级,贝迪维尔这才现自己左臂义肢上靠近肩膀的位置正在出特异的金色光芒。应该说是他依傍在墙边,和墙体有接触的地方,出了光芒。而出这个光芒的实体,其实是掩藏在狼人青年衣袖下的那个宝具太阳神的日轮。

    那东西正在和墙上的某种机关互相呼应,产生某种不可预料的变化!

    "咦?!"贝迪维尔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突然就现自己被某种力量拉向墙边。

    那本应很坚硬牢固的石头墙变得如同泥沼一样,不仅粘稠难以摆脱,还带着强劲无比的吸力,正不断地把狼人青年往墙体里面拉!贝迪维尔反应过来的时候,左肩此时已经陷进去了大半!

    "等等,这是什么鬼?!"大惊之下的狼人青年试图把自己的身子从墙里拉回来,但吸力明显远大于他自己的力量,这种挣扎显得十分无力。这难道是什么机关吗?贝迪维尔只是放松警惕半秒,马上就被这种莫名其妙的机关暗算到了?!

    此刻他能做到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把左臂义肢整个卸除,让自己从这巨大的吸力之中脱困!但这条义肢伴随着他好多个年头了,它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没有它的话贝迪维尔就是个残废人,连钨龟舌鞭子都没法使用!贝迪维尔又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这条手臂呢!

    "老大,抓住我!"大劳伦斯向贝迪维尔伸出手,试图把狼人青年拖回来。

    "呜"可是没有用,贝迪维尔被吸进去的度远比劳伦斯的反应更快。狼人青年都还没有来得及伸手拉住劳伦斯,自己就先一步被吸进墙体里去了。那强大的力量把贝迪维尔迅拖进一片漆黑之中!

    "老大!"狼人青年仿佛还能远远听见大劳伦斯的呼叫声,但那声音距离他非常之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