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68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二)
    第1868章  耀世之于日轮七十二

    与此同时?,非洲的某处,法老王美尼斯的墓穴里。

    轰隆!

    伴随着最后一波爆炸,前面挡路的瓦砾被高频音爆震碎了,它们如同流沙般慢慢滑落,并在贝迪维尔等人面前现出一条总算可以通行的路。

    "咳咳咳......终于!"狼人青年一边挥手把到处飞舞的灰尘拨开,一边咳嗽着吐槽道:"我还以为要在这种该死的古墓里挖掘一辈子呢!"

    "不就过了半个小时而已吗?"跟在贝迪维尔身后的祖斯特院士却说,"挖掘工作就是这样的,要有耐心。你还没见过最糟糕的呢。"

    到底怎样才算是最糟糕的呢,是要挖几天还是要挖几个月?贝迪维尔没有去问,有点心浮气躁的他懒得去问这种问题。

    随着瓦砾被清除干净,前面的通路又是一片开豁,总算能够看到前面一大片区域的状况了。不过说来也奇怪,为什么作为走廊的部位因为底壳变动而倒塌闭塞,反倒是前面更广阔的空间却没有任何损坏的状况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贝迪维尔先生。"祖斯特院士却已经猜透了狼人青年心里的疑惑,先一步解释道:"像美尼斯的金字塔这种古代建筑,大区域一般都是用亚空间的空间扩展技术增补过的,它把空间扩大了的同时也在那片区域里形成一种保护性质的能量场。结果而言,有这种能量场保护的区域不容易受到地壳变动的影响而倒塌,而普通的走廊连接区域因为没有能量场的保护,反而更容易倒塌。"

    "原来如此。"贝迪维尔所有所思地回答道。话说回来,他们从一开始进入这个金字塔的时候就几乎一直在那种有亚空间增补过的区域里活动,怪不得那附近的房间全都保存得很完好,丝毫没有崩塌过的迹象。

    贝迪维尔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已经深入到地底的多少层,他数了几层之后就已经放弃去数了。他只知道刚才的挖掘就是一直用球形魔像们的高频音爆装置来炸裂堵路的瓦砾,这样一边清理道路,一边斜向下延伸的,通过了好长一段过道或者走廊般的结构,他们最终才来到这个相对较大的大厅前。

    这里应该已经颇为深入地底了,受到长年累月的地壳活动影响,虽然这个大厅的亚空间功能还算完整,还维持在不倒塌的地步,照明却已经变得很差。周围天花和墙壁上那些着微光的魔术咒文似乎是它作为照明的唯一手段了,墙壁上那种红宝石壁灯则已经不再工作,彻彻底底地熄灭了。

    "大家小心点,说不定这个大厅之中也有陷阱。"贝迪维尔于是从腰间抽出黑月神钢弯刀,给它抹上火焰松脂,当作火把般使用。

    虽然他嘴上这样说,但从这个大厅的残破程度看来,这里面还藏有能够运作的杀人陷阱的几率其实并不高。

    "老大,你该看看这个。"大劳伦斯这时候扯了扯贝迪维尔的衣角。

    "什么?"狼人青年于是顺势望去。

    在大劳伦斯伸手指着的方向,那墙上有一副壁画。火光照耀之下,壁画上的金色和墙壁的暗灰色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让壁画变得更为显眼了。

    贝迪维尔起初还以为这是墙壁上那些魔力咒文的特殊纹理,又或者某种纯粹装饰性的壁画。但他仔细看的时候,现这所谓的壁画其实是叙事的连环图,而且简约风格的画面上却带着它特异的精致感。

    第一幅图,是一个国王般的人物,从他带着的王冠和权杖可以看出他身份的显赫。他在眺望远处,远处在一片海洋的波纹之中似乎有一个岛屿,岛屿的背景则是太阳升起的画面。

    "埃及初代的王,美尼斯,拥有无尽的权势于财宝。"祖斯特院士突然说道。贝迪维尔还以为祖斯特在讲故事,但他很快就意识到院士其实是对着壁画下方的楔形文字在念诵。那些文字贝迪维尔看不懂的,大概只有梅尔森兄弟会的学者们才能看懂吧。

    "然而伟大的国王,拥有一切,却只有一物,无法留存。"祖斯特院士继续翻译道。

    "此物就是,生命本身。"

    人会衰老,总有一天会衰老至死。自古以来,不管是多么声名显赫的王侯将相,总无法逃脱死神的魔掌。

    贝迪维尔皱了皱眉,转头去看紧接着的第二幅图。

    第二幅图,是法老王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掩脸烦恼的模样。虽然壁画并没有刻画出美尼斯的具体容貌,只以极其简单的笔画刻画出国王的轮廓,但观察者应该不难看出,此时的美尼斯应该已经步入暮年了。

    在法老王的王座旁,一个女人的形状却格外显眼。那女人下半身是蛇一眼的尾巴,她的面门被刻画得格外地美艳,她似乎在对法老王说着什么。

    "畏惧死亡的王,听从降临者之语,得知世上有一不老不死,骗过时光之法门。"祖斯特继续翻译道。

    "降临者?"大劳伦斯不禁想问。

    "嘘!"贝迪维尔打断了劳伦斯的话,让他闭嘴,好让祖斯特院士能够专心地继续翻译下去。

    而此时院士已经把目光转向了第三幅壁画。

    在第三幅壁画里,法老王一手持着数颗宝石,一手拿着书本,坐在自己的财宝堆里。他或许已经找到了让自己永生的方法,但他的暮容依旧,烦恼亦依旧,一点都不像是已经返老还童,得到永生的样子。

    "踏遍天涯。国王得宝。国王获悉永生之法的存在,亦知道自身为古代诸神的后裔。然而古代诸神也无法避免死亡,王又能有何作为?"

    灵魂的衰败贝迪维尔早就知道这件事,自然就把一切联系上了。古代神人族穿越旧宇宙,来到新宇宙,有着永生体质的他们自以为可以活到永远,殊不知灵魂的衰败打破了古代神人族的美梦。永远不会消亡的古代神人族,却因为灵魂不断的衰败而死亡,很多人突然之间倒在地上,就永远不会再起来了。

    法老王美尼斯或许已经找到方法,让自己的体质变成接近于古代神人族那样的"不死"了,但他知道自己也无法逃过灵魂的衰败。他总有一天会死的,就像当时的古代神人族一样。

    没有人能够逃得过死亡,除了......

    "自有永有的古神来自深海时代的遗物。"此时的祖斯特院士已经把目光移向下一幅壁画,说道。

    第四幅壁画的画风突变,从原本简约又精致的风格突然变成复杂之中带着粗犷。

    那画里面没有别的人物,只有一个怪物。

    一个类似脑门上盖着一直章鱼的怪物。那东西的胡须就是章鱼的触手,它奇异的身体也让人无法直视,轮廓和一个畸形的人类有点相似,极其粗糙而且满布鳞片。一副鎏金雕刻而成的壁画竟然能够表现出如此精细的鳞片,贝迪维尔也是颇感惊讶。除此之外,那怪物胸前大张的圆环状巨嘴上带着无数尖牙,背上如同蝙蝠般的诡异带刺的翅膀,以及满是荆棘,又长又粗的尾巴,无一不显示它并非地球上的生物。

    "沉睡的古神......吞噬......一切......杀戮............"祖斯特院士断断续续,艰难地翻译着。偏偏这部分的楔形文字因为常年的风化侵蚀而变得极其难以辨认。

    "它们......创造一切......却又不在乎一切......"

    "它们拥有,真正永生的秘诀......就在弦外之理之中。"祖斯特说道。

    仅仅是翻译到这个地步,旁边的策士埃里克就突然动容了。

    "你说是的弦外之理?!"本来一直很冷静的埃里克激动地追问:"为什么?偏偏是在这里,提到弦外之理?!"

    祖斯特院士没有直接回答埃里克的追问,只是耸了耸肩。他只是照着楔形文字来翻译而已,别的他可不知道那么多吧。

    "请继续,祖斯特院士。"贝迪维尔于是说。他对弦外之理没有半点兴趣,只想知道这一系列的壁画到后来是如何展的。古神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实在让狼人青年在意。

    "嗯......王现了其中的秘密。一个阴谋。"祖斯特于是把目光投向下一幅壁画,继续翻译道:"王知道,要是继续追寻永生,或许他可以得到,却会因此失去一切。"

    那副壁画之中的法老王又是一副表情凝重的样子,他手中捧着一个水晶球般的物事,他正在往球体之中窥探,仿佛可以看到宇宙一切的真理。

    "映奇宝珠诉说着一切,也告诉了王以后该走的道路。"

    "封印一切,匿藏太阳。如此一来,古神便永远无法降临,王的子孙才会幸免于难。"

    "人不应追求不可追求之物。否则只会带来自身的毁灭。"

    "映奇宝珠在凝视着汝。"

    祖斯特院士只是按照文字来翻译,一句一句地读出来的。然而刻画在壁画上的文字本身可能就是某种咒文,在祖斯特读完这一切的时候便触了某种机关,最后一幅壁画所在的石墙开始下沉。

    墙后被隐藏得极其巧妙的一扇门,也因此出现在众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