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52章 耀世之于日轮(五十六)
    第1852章 耀世之于日轮五十六

    磅!策士埃里克拖着贝迪维尔离开那个有着一潭黑水的巨大房间之后,他们背后的门就直接关上了。e  小说Δ.

    "很好,没有后路了。"贝迪维尔说。

    梅尔森兄弟会的那群学者们在前面的路上,一个类似休息室的安全房间里等着贝迪维尔和埃里克,在人群中的大劳伦斯一看见贝迪维尔就问:"老大你还好吗?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还好。"贝迪维尔席地坐下,一脸淡定地说。或许他的脸色是有点苍白,他甚至觉得有点疲劳,但除了困顿之外他似乎就没有感觉到别的什么了。头脑胀痛的余韵恐怕还是有一些的。

    "我刚才感应到我的咒术之火在律动。"大劳伦斯压低声音问:"是我把咒术之火的火种分给你的,所以我察觉到了什么。老大,难道你继承了那团咒术之火了吗?"

    "嗯"贝迪维尔本来并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大劳伦斯的,没想到大劳伦斯那边竟然已经知道了,没有办法之下他也只能老实承认了:

    "刚才的战斗太过激烈了,我差一点就没命了。没有办法之下还是接受了咒术之火,勉勉强强地打赢了那怪物。"

    "你用了咒术之火了吗?用的是很强力的咒术?"大劳伦斯的脸色马上凝重起来。

    "嗯......是挺强力的,我想。"贝迪维尔随口答道。焚身火算是一种绝对防御的咒术了,所有靠近贝迪维尔的轻攻击都会被偏折掉,只有特别强力的攻击才有可能威胁到狼人青年。如果这样还不算强力的话,也真不知道怎样才算是强力了。而且他也用过那种给武器附上咒术火焰,捅进对手体内造成内爆的咒术,同样的咒术火焰附魔还能变长,像撑杆一样成为一种快移动的手段。

    "该死的,我应该先对你说明一切的。"劳伦斯搔了搔头:"你还没有受过任何使用咒术的训练就开始使用咒术,最初的咒术之火可能是不受控制的,只会随着你的心意来给予辅助。但这样一来它有可能对施术者带来额外的负担。"

    "哈?"狼人青年歪着头表示听不懂。

    "你懂的,我们现在说的[咒术]其实就是给自己下咒,从自己体内拿出一部分的力量来动的咒术。"大劳伦斯皱着眉:"如果你不知道怎么控制咒术之火,事前未和它进行过充分的沟通,它很可能会过多地从你体内取出不应该取出的东西,严重的时候甚至可能会危及性命。"

    "有这么严重吗?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贝迪维尔一脸疑惑。

    "我不知道老大你刚才到底用了怎样的咒术,更不知道咒术之火到底从你体内取出了什么来动咒术,所以目前这一切还不好说。"劳伦斯的眉头皱得更深:"但从刚才那爆炸的声音看来,你应该是用了很强力的咒术吧。我只希望这咒术不会对你造成太严重的影响......"

    "你担心得太多了。"贝迪维尔于是不以为然地说。

    "给。"大劳伦斯于是把一个瓶子递给贝迪维尔,瓶子在晃动的时候出的声音表明,里面的东西是一种液体,而且是比水更为粘稠得多的液体。

    "这是......药吗?"狼人青年拿起瓶子嗅了嗅,里面传出一股奇妙的气味,而且透过瓶子半透明的瓶身能看到它内部有某种着淡金黄色光芒的东西。

    "这东西我们咒术师一般叫它[元素汤]。简单地说就是带着各种人体必须的营养成为的高浓缩营养液。用完咒术之后肯定会对人体内部的各种营养产生消耗的,这个就是用来及时补充营养成分的饮料,用来抵消咒术的消耗。嗯,不要在意它的光芒。里面确实有添加了少量的光子魔力,但它只是用于防腐。"

    "防腐?"狼人青年一扬眉。说回来他确实听说过浓度高到一定程度的光子有着抑制细菌滋生的作用。龙武不也是用龙类的尸体块来制作的吗,龙类体内的光子浓度很高,而且还是固有光子,所以龙类的尸体块几乎是永远不会腐烂的,再进行深加工处理成武器以后就更加是永不会腐烂了。

    "你懂的,营养液的蛋白质含量非常高,很容易变坏,所以防腐处理就成为了制作并保存这种元素汤的必要前提。"大劳伦斯说:"好了,你到底要不要喝?这东西好贵的,我也只有这一瓶了。如果你不要的话"

    "好吧。"贝迪维尔不想听大劳伦斯继续唠叨,把那着淡金色光芒的液体送进喉咙之中。

    说它粘稠,确实是没错的。那东西就像是被深煮过的奶油,与其说是被贝迪维尔喝进肚子里去的,还不如说它是靠着重力强行滑进狼人青年的喉咙里去的。味道更加是甜酸苦辣百味交杂,甚至还轻微地带有一种生姜汁伴着鱼腥味的怪异气味。喝这个东西的时候贝迪维尔几乎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直到他把整个瓶子里的粘稠液体送进肚子里去之前,他身上的狼毛都是竖起来的状态。

    "噗。老大你的表情有够夸张的。"看到这个,大劳伦斯不禁捂住嘴巴使劲吐槽。

    "呃,这种东西我永远不想要喝第二次。"贝迪维尔说。

    "但愿你不需要喝第二次。"大劳伦斯也说:"本来这个就是在非常危机的情况下才让咒术师喝的饮品。它虽然能够给你补充足够的营养成分,但也仅限于是营养成分而已。天知道你体内有什么东西是被咒术之火用掉而又不能靠着吃喝来补充的。"

    所以说这个用于保命的饮品还不一定能保命吗。要它还有何用。贝迪维尔心里纳闷。

    策士埃里克在一旁冷眼看着贝迪维尔与大劳伦斯的对话,脸上复杂的神色表现出他对咒术是嫌弃的,却没有把话说出口。

    "你们休息够了吗?"见狼人青年和大劳伦斯你一眼我一语的聊起来,祖斯特院士认为贝迪维尔应该没有大碍了,便过来催促道:"我们可以继续前行了吧,贝迪维尔先生?"

    "嗯。"说来也奇怪,贝迪维尔喝完元素汤之后感觉肚子里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他精神抖擞起来了。它到底能不能就贝迪维尔一命,没有人知道。但它为服用者提供的热能恐怕是巨大的。头脑振作起来的狼人青年问:"你们的队伍里有多少名死伤者?对接下来的探索有影响吗?"

    "总共死了三个人,另外有两个人被流弹轻微误伤到,但是都没有大碍。其中殉职的温切斯特院士原本是考古学里古埃及文解读的专家,少了他的帮助我们会有点不利,但影响还不算致命。我们倒是少了一台球形魔像,挖掘的效率有所下降。"

    "如果你指的是真正的[挖掘]的话,确实是的。"贝迪维尔从地上爬起来,略带讽刺地淡然一笑。然而实际上的[挖掘]根本就不是用器械来挖土,从刚才起贝迪维尔一行人其实是在一个古墓之中闯过重重致命机关,在凶悍的敌人袭击之中生存下来。这和贝迪维尔印象中"挖土"的那种"挖掘"相差甚远。

    既然如此,少一台挖掘用的破魔像,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最好过来看看这个。"似乎早就从贝迪维尔那带着嘲讽的神色之中看透了狼人青年的想法,策士埃里克一盘冷水泼过来。

    贝迪维尔于是疑惑地凑过去,靠近对面通道的尽头弯曲。

    继续深入金字塔内部的路,被塌方的瓦砾完全堵住了,远处只有一片黑暗。只有对面走廊深处有些许的亮光,透过不规则的瓦砾射过来。

    "哦,真是太棒了。"贝迪维尔于是吐槽道。他都还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马上就被现实狠狠地打脸。

    "古墓大多修在地底,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局部坍塌,是经常有的事情。"祖斯特院士说道,同时已经带着三台挖掘用的球形魔像走上前:"当然,兄弟会为了应对挖掘过程中可能生的各种情况,总是有所准备。"

    轰轰轰轰轰轰!三台魔像对准了走廊上的瓦砾连续释放高频音波爆炸,轰碎了不少瓦砾。本来看起来应该非常坚硬的石头瓦砾,在音波的轰炸之下竟然如同沙子般瓦解,哗啦地流到贝迪维尔脚边。前面大概三英尺的地方被清理干净了,但是走廊被瓦砾掩埋的地方还有很多。

    "别告诉我,你们打算这样一直挖下去。"贝迪维尔嫌弃地说。这种挖掘要是再进行过几十几百次,狼人青年的耳朵估计要被震出血。

    高频音波也让贝迪维尔的耳膜特别难受,他的狼耳朵构造和人类的耳朵不同,这高频音波他也能够接收到一点的,尽管声音很微细,听起来却格外刺耳,还让耳膜一阵疼痛。

    "至少我们不用担心这走廊上有更多的杀人机关,不是吗?"祖斯特院士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