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48章 耀世之于日轮(五十二)
    第1848章 耀世之于日轮五十二

    贝迪维尔知道那是一种灵体,而且是从大劳伦斯手上那团灵体之中分裂出来的东西。他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灵体始终持有戒心,所以他没有立即接受这个所谓的咒术之火,而是把火种装在瓶子里,留待日后再考虑是否接受。

    毕竟,按照大劳伦斯的说法,咒术之火一旦接受就无法抛弃,它将伴随咒术师终生,是一名咒术师的灵魂的延伸。它等同于一种寄生在贝迪维尔体内的灵体,和贝迪维尔自己的光子相互影响,而天知道这东西到底有没有副作用?

    但是现在,没错,就在贝迪维尔被敌人的疯狂猛击摧残,即使竭力顽抗也没有半点胜算,完全是命悬一线之际,装着咒术之火的瓶子被打碎了。

    如同受到了命运的号召,瓶子的内容物,那不知道是凶是吉、是正是邪的东西,不受限制地露出了它的本貌。

    而贝迪维尔眼前生的这一切奇异现象,恐怕都是它在搞的鬼。

    光子本来就是一种粒子,它能够加到无限接近于光,它也能用无限接近于光地进行资料传输,达到通信的目的。贝迪维尔他甚少用互联网,但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光子互联网正是利用了相似的手段,达成全球近乎无延迟的同步无线通信。

    不知道为什么,贝迪维尔就是明白,他眼前的世界实际上并没有静止,只是那团咒术之火用接近于光的度再和贝迪维尔的思想对话,所以世界在贝迪维尔的眼中看来,就接近于静止而已。

    它说了,而它一定会说更多,为了达到它的目的。

    没有什么好怕的。

    果然,这个声音在贝迪维尔脑海中响起,它在怂恿他。

    一个隐隐约约的女人的形体出现在贝迪维尔眼前,这个女人的形体是由火焰一样的光芒组成,实际却没有火,只是光子。

    接受咒术之火,我可以给你力量,而你能活下来。

    不接受咒术之火,我们都得步向消亡。

    唯独这个事实,是贝迪维尔无法否认的。

    虽然他还能靠药物的力量稍微抵挡一下太阳虫的猛攻,但他知道他绝对不可能一直撑下去。光是防守就已经能让他筋疲力尽了,他甚至连反攻的机会都没有。而最终耗尽体力无力反击的他,只有惨死一途。

    咒术之火不想伴随着贝迪维尔的消亡而消亡,而贝迪维尔当然也不想死。即使不是心甘情愿,狼人青年也必须和这团来历不明的灵体火焰达成共识。

    好吧。

    他应允了,不管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副作用,总比就这样死在这里的好。

    不管你是什么来头,总之先救我,也救你自己。

    呼。

    贝迪维尔似乎听见一下浅笑声,但他永远无法知道。紧接着,他面前那个着火光的女人的形体便消失了,化作一道光芒窜进贝迪维尔的胸口之中。然后是热,尽管时间似乎停顿了,贝迪维尔却在那个瞬间感觉到胸口就像火烧起来般的炽热。完全凝滞的时间开始复苏,又或者说它根本没有凝滞,而是贝迪维尔曾经有过时间凝滞的错觉,而这个错觉伴随着一场交易的完成而结束!

    咚咚咚咚咚咚咚!激烈的攻防战仍然在持续,鞭子与弯刀与对手刺刀的对碰,丝毫未曾停止过。疲劳也和这种激烈的攻防战一起涌来,充斥着狼人青年能够感受到的,世界的一切。

    然而浑身热的贝迪维尔感觉到体内有力量涌出,不,应该说是有热力涌出。他的身体出火焰,一种不会把他肉身灼伤,但是又能光热的火焰。一种因为位相差而产生的无温焰光。

    因为这火焰的光芒,让紧抓住贝迪维尔的那个带刺触手退缩了。它把贝迪维尔放开,狼人青年也就顺势落下,落向那潭黑水之中。

    然而贝迪维尔并没有坠入湖中,他就这样半空调整了一下姿势,落在水面上。

    他停留在水面上。

    那不是漂浮,应该说是悬浮。除了膝盖以下的部位陷入水中,他整个人是浮在水面上的,甚至可以说是站立在水面上的。

    包围在贝迪维尔身旁的那种位相差焰光产生了某种特殊的物理现象,它有类似于空间塌陷的效果,而这种空间塌陷让贝迪维尔全身带有某种浮力,更容易地静滞在他所处的空间之中。

    "好吧,这避免了旱鸭子的我淹死。然后呢?"贝迪维尔不禁吐槽道。尽管他没有落入水中遇溺,但他只感觉到自己全身都紧绷,类似于全身被浸泡在一种粘稠的果冻之中,不容易动弹。这种状况之中的他动作笨拙了太多,在战斗中仍然处于绝对性的不利,其实并没有比遇溺好上多少。

    然而他并没有必要去多问。在他迟疑了的那半秒钟内,太阳虫的刺刀手臂已经攻过来了,同时能够击中贝迪维尔的至少有三十枚刺刀。贝迪维尔想要挥动鞭子或弯刀去格挡,其实已经迟了,它们靠得太近,马上就能击中狼人青年!

    然而就在它们几乎要击中的时候,这些刺刀的攻击轨道出现了谜样的弯曲,就像被某种强大力量强行掰弯了似的。划划划划划!三十多枚刺刀从贝迪维尔身旁擦身而过,没有伤到狼人青年分毫。是贝迪维尔身上散出去的那种相位差火光形成了类似防护罩般的效果,强行把不是很强力的攻击偏折了!

    "原来如此。"贝迪维尔低哼了一声。这个焚身火虽然极大地降低了狼人青年的移动度,却为他带来偏折弱小攻击的特殊效果,偏偏太阳虫打过来的攻击全都不是重击,用焚身火几乎全部可以抵挡下来,或者说是偏折掉。相对而言,只能慢移动的贝迪维尔反而不会处于随时被袭击的劣势了。除非对手能够使出就连焚身火也无法偏折的,更为强力的猛击,否则贝迪维尔基本上可说是处于无敌状态!

    嗖嗖嗖嗖嗖!然而太阳虫根本不信邪,它还是固执地挥舞着上百上千的刺刀手臂朝狼人青年攻来。一道道带着橙红色光芒、锋利的刺刀,本来要悉数命中站在那里慢慢走向敌人的贝迪维尔,在狼人青年身上开出无数血洞的。但它们在打中贝迪维尔之前就已经神秘地偏折开,攻击就这样一一从狼人青年身旁划过,却始终无法顺利打中贝迪维尔!

    攻击不嫌更密集。贝迪维尔是半站在水面上进行移动的,而且是踱步式的慢移动,因为那缠绕他的焚身火的关系还有声有光,声势不能更浩大。水面下成千上万的骨头虎鱼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它们受到光芒和声音的刺激,早就按耐不住攻击的冲动,纷纷从水中跃出来攻击贝迪维尔,有些骨虎鱼甚至直接从水中游向贝迪维尔,想咬狼人青年的双腿!

    但它们都失败了。不管是骨虎鱼跃出的飞扑还是从水底过来的偷袭,这些骨头鱼的攻击都从贝迪维尔身旁神秘地擦过,甚至只是相差半寸地轻轻掠过贝迪维尔的身体,却始终无法直接击中狼人青年。位相差焰光带来的是一种类似于斥力般的效应,接近狼人青年身体的一切都会被这种神秘的斥力所斥开,偏折,只有真正足够抵抗这种斥力的,绝对性的猛击,才有可能真正威胁到贝迪维尔的安全!

    贝迪维尔就这样无阻无挡地向前走着,踱了大概三十步,终于走到了太阳虫的面前。那东西又巨大又高高地耸立着,仰望太阳虫的贝迪维尔就如同看着当空的太阳。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狼人青年丝毫没有畏惧,凶悍的对手已经威胁不到他了。

    守护者的一切攻击都不凑效,它现在已经认清楚这个事实了。因此它收回了它数千的如同太阳光芒般散射而开的手臂,从背后伸出两条巨大的却又笨拙得很的虫肢。那虫肢和太阳虫那些光带刺刀的手臂有很大的不同,它们末端那一截虽然也非常尖锐锋利,却沉重而且带着无数倒刺,与其说这是刺刀,不如说它们是锯刀。

    用这个的话,或许真的可以依靠蛮力突破贝迪维尔护身用的焚身火,但这两只虫肢又大又粗,使出的重攻击也是极其缓慢的。贝迪维尔虽然没法快移动闪避,却有信心可以用黑月神钢弯刀把对手的攻击挡下来。

    哦不,再加点东西吧。

    狼人青年并不懂咒术,但他心里有这个想法,咒术之火就回应了他的想法,开始施法了。一团火焰自贝迪维尔的左手掌心冒出,粘稠的火焰格外奇妙,仿佛它可以被附着在别的武器之上。

    贝迪维尔想都没想就拿捏着这团火焰,在自己右手的黑月神钢弯刀上一抹。

    没错这就是一种附魔,用咒术给武器附上的附魔。炽烈火焰附着在黑月神钢弯刀上,烧得格外地旺盛。

    "来堂堂正正地决一胜负吧。"狼人青年用燃烧着的弯刀指着对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