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47章 耀世之于日轮(五十一)
    第1847章 耀世之于日轮五十一

    "嗯......!大家快进去!"贝迪维尔叫道。

    就连策士埃里克也从轮椅上跳下来,把自己坐着的那个碍事的轮椅搜索成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球体,他自己则操纵着自己的身体往大门那边飞!贝迪维尔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把他整个人抬起来向后拖着走,他这时候才现是埃里克用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贝迪维尔整个人就被埃里克那不知道是魔术还是别的什么的能力抬升起来,随着埃里克一起飞走了!

    但与此同时,那团浓雾之中也有两道触手以惊人的度飞出,击向贝迪维尔!埃里克本来是打算带着腿上有伤的贝迪维尔一起走的,这样却反而导致了被浮到半空中的贝迪维尔失去平衡,不便于行动,狼人青年明明看得见那两根带着荆棘的触手向他打来,身体却来不及应对这种突袭,结果他没有受伤的那条腿就被带刺的触手给缠上了!

    "贝迪维尔先生?!"惊觉有一道强大牵引力把贝迪维尔拖走的埃里克转头一看,贝迪维尔已经脱离了策士埃里克的控制,被那两根缠住他右腿的触手拖进浓雾之中!

    "嗯......!"被拖进如同粘稠酸奶般的浓雾之中,贝迪维尔眼前最初是一片白茫茫的。

    有脑充血的感觉,他被触手倒掉在半空中。

    他很清楚敌人只要一放开触手,他就会落入黑水之中,被无数的白骨虎鱼围攻致死。

    尽管如此,贝迪维尔仍然没有放弃抵抗。钨龟舌鞭子围出的静电防护网自不用说,他右手的黑月神钢弯刀也已经准备就绪。

    哈啊然而那怪物并没有把他丢进水中,而是隔着一层浓雾看着贝迪维尔。它那着红光的双眼以及隐隐约约的巨型黑色身影,是这片无尽苍白之中唯二可以看得见的物事。

    它喷着奇异的呼息,浓雾冲它的身上喷射而出,搅动起气流,不仅没有让周围的一切变清晰,反而让浓雾更浓。

    然而它没有立即杀死贝迪维尔的意思?它明明可以直接把贝迪维尔丢进水里去杀死的。

    或许它本来就没有要杀贝迪维尔的想法,但这一切却是对贝迪维尔的某种测试。

    哈啊!在下一秒,怪物出一声诡异的长呼,它在雾中的身影开始改变着。

    金红色的光芒四散而出,在贝迪维尔面前如同孔雀开屏般展现。乍一看去,那千万缕的向外呈辐射散布的光芒和太阳的形状极其相似,给人一种太阳就在他面前的错觉。高热压面而来,因高热而产生的气流压过了浓雾,把它们驱散。于是那东西的影响便出现在贝迪维尔面前,毫不保留地,尽管也是上下颠倒地。

    三叶虫蜈蚣的外形生了极大的变化,尽管虫子的形状依旧,它却在极度邪恶之中带着谜样的神圣氛围。

    它胸口姑且把那当作胸口上原本虫子般的足肢伸长了,如同花朵般绽放开来了,并且那些足肢竟然和人的手臂十分相似,除了手腕关节部分开始是尖锐并出光芒的刀刃以外,几乎就是加长版的人的手臂!那东西有将近一千个手臂,每个手臂手掌部分都被替换为尖锐的刺刀,它们是那样伸展着,又是那样激烈地放着橙红色光芒,让这大虫子的外形看起来真的就和太阳无异。

    这一刻,贝迪维尔就已经确信了,他面前这个如同太阳一样的"太阳虫",就是美尼斯口中所说的"守护者"。贝迪维尔不把这名守护者击败,就无法通过美尼斯设下的考验,从这个满是宝藏的金字塔中得到他该得到的东西!

    热浪扑面,让狼人青年几乎无法喘气。

    太阳虫上千个手臂一起动起来,把它们带着高热的刺刀一一对准了被倒吊在半空中的贝迪维尔,随时准备动下一波攻击!

    不妙,太不妙了!贝迪维尔知道自己本来就在敌人的手上,只能不躲不闪地正面接下对手的攻击!

    他知道这样做的难度之高,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不敢怠慢,一手拍在自己的右腕上,动了手腕上的银手镯。

    时间药剂被疯狂地注入贝迪维尔的血管内,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时间药剂在他的血液内沸腾。

    因为药物的刺激,大量的肾上腺素被分泌出来。他的心跳加,呼吸加快,出现了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在他面前放缓的幻觉。

    血液逆流而上,从他鼻孔中喷出。但世界上的一切都仿佛被他血丝暴涨的双眼看得清清楚楚。来自太阳虫千百次的刺刀攻击争先恐后地向着贝迪维尔涌来,但它们每一下攻击的先后顺序、它们的距离和度、它们的来势和方位,却已经尽收于狼人青年的眼内。

    咚咚咚咚咚咚!!于是,疯狂的猛击之下,便有了疯狂的防守。一秒几百次刺刀的连攻,却被同样是一秒扭动几百次的钨龟舌鞭子格挡下来。剩下的漏网之鱼则变成贝迪维尔右手上月神钢弯刀的猎物,弯刀和对手着红光的刺刀无数次对碰,无数次化解对手的猛击!

    "呜!......"被倒吊脑充血的贝迪维尔本来状态就不佳,再加上剧烈运动和药物的影响,让他开始头晕眼花了。但他却如同嗑药嗨上天了似的全身感觉到飘飘然,那是一种伴随着剧烈痛苦的飘然。他嘴里一边吐着血,双手则机械性地运动着,理所当然地抵挡着迎面而来的多得眼花缭乱的攻击。

    阳光般的死亡之辉在他面前纷纷扰扰地射来,他却连太阳光都顽强地抗拒下来!

    然而这种抵抗到底能够持续多久?一秒?十秒?到底是他的体力先耗尽,还是他血液里的药力先耗尽,又或是他的血管先爆裂,又或是对手的攻击先压过他的抵抗,最终导致他的惨死?

    开始吧。

    有某个声音在贝迪维尔脑中响起。仿佛是冥冥之中某种灵体的召唤。因为药物的影响,贝迪维尔的思考度早已是常人的十倍百倍,在千分之一秒内他脑海中就有几百万个想法在飞逝着。充满杂音的他的脑海之中,却唯有这个声音格外地响亮。

    使用我。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最终,这个声音盖过了一切,成为贝迪维尔无数思绪之中最为明晰的一个。

    然后世界静止。彻底地暂停了。

    这不是药物的影响,贝迪维尔很清楚。时间药剂只是让贝迪维尔的反应度提升千百倍,让他有一种世界的时间流动变得缓慢的错觉。

    但现在,在这片彻彻底底地停滞在他眼前的光景中,时间是不流动的。他眼前的敌人,那有着千个手臂的怪物,就这样静止在半空之中,没有丝毫的移动。

    它的攻击度接近音,别说是靠着药物让贝迪维尔的反应度变快了,即使是依靠时间魔术制造出来的时间水,也绝对做不出现在这种效果,让对手在贝迪维尔面前完全停止动作。

    时间魔术不过是加快使用者度的一种魔术而已,他可以让使用者的度变得极快,让使用者眼中的世界变成无限接近于静止的缓慢,但不管世界再怎么慢,它还是会动,会轻微地移动。

    但贝迪维尔面前的世界就是静止的,对手那些光的尖刺,就连最轻微的一丝动作都没有。真正时间完全静止,又如此清晰地展现在他眼前的世界,对于贝迪维尔而言,还是第一次。

    当然,静止的世界或许只是他的感官感受,甚至只是一种幻觉。他眼前的一切都凝滞在那一瞬间,贝迪维尔自己却也凝滞了,除了思想还能继续运转之外。他的视觉无法更改,因为他的眼球也无法移动。现在的他只能盯着他原本就盯着的那个方向,他的正前方,而看到的光景则一直未变。

    生的一切让他无所适从,他试图先冷静下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幸好,他眼前的世界已经是静止,而且看来没有一时三刻不会继续流动,他有绝对多的"时间"去思考对策。

    使用它吗。刚才那个奇妙的声音是如此说的。但它到底是什么?

    一切的问题最终都会有答案,如果观察得够仔细的话。贝迪维尔虽然无法移动自己的眼球去看清楚这个完全静止的世界,他却用他的余光看到了问题的所在。

    那是一枚刺刀,敌人手臂是刺刀。

    尽管贝迪维尔已经用滴水不漏的严密防守,把对手的全部攻击暂时都化解了,但这种滴水不漏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滴水不漏,这刺刀便是漏网之鱼,它穿过了贝迪维尔钨龟舌鞭子和月神钢弯刀同时挥舞组成的防御阵,已经捅到了贝迪维尔小腹前。但它并没有,或者说并不可能击中贝迪维尔,按照这个趋势,它应该是从贝迪维尔小腹旁擦过并打空的。正是因为这是对贝迪维尔没有威胁的攻击,狼人青年当时万分之一秒前便判断出这攻击是没有必要防御的攻击,所以它漏过了防御网。

    但这一下刺刀的攻击,虽然没有击中贝迪维尔,却击中了贝迪维尔腰带上的某个东西。

    贝迪维尔甚至都不用去看,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那个挂在狼人青年腰带上的瓶子,里面装着大劳伦斯之前送给贝迪维尔的某个物事

    咒术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