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40章 耀世之于日轮(四十四)
    第184o章 耀世之于日轮四十四

    与此同时,安哥拉第五十一军事基地的球场内。

    "你冷静下来了吗?"希洛玛队长看着在那里坐着生闷气的艾尔伯特:"接下来可以出场比赛了吗?"

    "噢,当然可以。而且你们也可以把我的护甲换成陶瓷制品,让我去和那些什喵玻色凝聚态的家伙们对撞,然后变成冰块碎一地。"艾尔伯特充满讽刺地回答道,显然他对之前生在猫人少年尚恩身上的事情非常不满。

    "别这样。尚恩是自愿那样做的,而且他这样做之前就知道做了这种事情会生怎样的后果。即使如此,他还是去做了。"希洛玛答道,"这支球队里面为了斯芬克斯老爹而愿意去送死的人大有人在,尚恩不是唯一。"

    "如果接下来也让你穿上同样的陶瓷护甲去送死,你会照办喵?"艾尔伯特于是白了希洛玛一眼。

    "如果我是一只可以轻易舍弃的棋子,我会去办的。"希洛玛却毫不犹豫地回到道,"但是不行。为赢得接下来更多的比赛,斯芬克斯老爹还需要我的头脑。所以我不可以随随便便地让自己陷入不能出赛的状态。我不能轻易舍弃自己。"

    这话听得艾尔伯特心里有气:"所以,尚恩就是一只可以舍弃的棋子咯?"

    希洛玛并没有回避,而是直白地告诉艾尔伯特:"他是。他的能力有缺陷,每次只能上场比赛几分钟,马上就会因伤退场。所以他一辈子只能在二军里待着,他只是穆特无法上场的情况下一个临时的替补球员。"

    "而现在你们连这个替补球员都舍弃了。为了赢得比赛,接下来你们会舍弃更多吧?"艾尔伯特摇着头:"只是一场比赛而已,真的需要这喵不择手段喵?"

    然而希洛玛却一脸认真地回答道:"必须的。因为这就是我们唯一会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唯一能为斯芬克斯老爹着的事情。"

    艾尔伯特竟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放心吧......因为比赛而受伤的球员会被送去疗养院。我们会......尽可能地修复他们损伤的。尚恩的手臂虽然都结冰碎散了,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手臂就完全无法治好。我们会找最好的治疗室,用最好的疗法,把他结成冰块的手臂重新拼凑回去。希望这样能成。即使他因为手术失败而落得终身残废,我们也会为他装上义肢,从此好好照顾他的生活。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

    "这点我倒是深信不疑。"艾尔伯特充满讽刺地回了一句。斯芬克斯老爹有的是钱,多照顾一只没了双臂终身残废的小猫,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么,你要继续上场比赛吗?"四分卫希洛玛试探性地看着虎人青年,问道:"虽然靠尚恩的牺牲,我们多赚到了一次进攻机会,比分暂时领先。但这场比赛我们还不是稳赢的。为了确保比赛的胜利,我们需要你的力量。否则尚恩的牺牲就全部白费了。"

    "好。让我最后问你们一个问题。"老虎从休息室的长凳上爬起,拖长了语气问道:"刚才你们所做的事情,斯芬克斯老爹知道喵?是他点头同意,让你们牺牲尚恩,以换取比赛的胜利的喵?"

    "这一切都是我的独断。"在旁一直默默不语的狐狼人雷德利奇开口答道:"回去以后我已经准备好接受斯芬克斯老爹给予的任何惩罚。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赢得这场比赛。"

    艾尔伯特又沉默了一阵,开始活动了一下筋骨,向赛场那边走去。然而他的目光始终无法从旁边那只装着特制陶瓷护具的箱子上挪开,他刚走出一步,马上就忍不住问到:"所以......剩下的胸甲和腿甲......是给谁用的?"

    "那两件护具都是为菲莱欧斯先生而准备的。"雷德利奇答道:"菲莱欧斯先生虽然有自愈能力,即使正面和玻色态的对手硬碰,正常来说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我们还没有完全模拟出实际情况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这套护具必须留在最后关头才用。"

    "哼......"艾尔伯特不说话。美式足球就是这样的一个游戏,虽然刚才靠着尚恩牺牲,斯芬克斯队从对手手中抢回了控球权,并且顺利达阵;但是这样一来,下一个回合就又变成了安哥拉队进攻的回合。这样一攻一守之下,虽然斯芬克斯队看似暂时领先,但是攻守转换之后,实际上比分也没有拉开太大。

    如果时间控制得不好,斯芬克斯队极有可能在比赛临完场的最后一个防守回合里,被安哥拉队反。

    最大的问题始终是,斯芬克斯队无法以正常手段阻挡下安哥拉队的进攻。拥有能够穿墙遁壁的玻色.e.凝聚态的对手,基本上可说是无法被阻挡的。

    唯一挡下对手进攻的方法,就是用那个特制的陶瓷护具来硬挡玻色凝聚态的物体无法穿透陶瓷。不过一旦和玻色凝聚态的物体有过直接接触,防御者的身体就会受到接近于绝对零度的低温所侵袭,瞬间变成冰棍。猫人少年尚恩的双手就是因为这个而碎了一地的。如果同样的陶瓷护具胸甲被菲莱欧斯穿在身上用来抵挡对手的冲刺,菲莱欧斯会受怎样的伤,可想而知。艾尔伯特也很想知道,有着回复能力的豹人菲莱欧斯,到底能不能在绝对严寒的侵袭之下活命。

    但现在这一切都不是艾尔伯特他们能够控制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在之前的比赛之中,斯芬克斯队虽然从安哥拉队的手上抢到了进攻权,却利用反复传球的战术硬是把进攻回合拖长了十多分钟,最后才持球达阵。他们这样做也变相等于把比赛的剩余时间耗掉了一大截。弃投战术用在延长比赛总时间很有效,毕竟球落地的瞬间就得暂停秒表;但传球的战术受四档进攻的限制,还得防备对手把球抢走,所以能消耗的比赛时间是有限的。幸好安哥拉队还是那副放弃防守的态度,斯芬克斯队消耗比赛时间的战术并没有受到太大威胁。

    然而球落到安哥拉队的手上以后,他们马上以高的闪电进攻再次达阵得分,从拿到球到达阵得分,花的时间不足两分钟。这样一来,两队各进攻一次以后,比分就变成了23比16,从面板上看还是沙暴斯芬克斯队领先于安哥拉巨钳队,但这种领先其实只是一回合的领先,把球强夺一次进行反攻的话,比分一下子就会被扳平,所以斯芬克斯队不到最后一刻还不能松懈。而且天知道对手除了那种能够使用玻色凝聚态的球员之外,还会搞出什么新花样呢?

    现在,进攻权在斯芬克斯队手上,比赛时间实际上也剩下不多,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这次希洛玛队长制定的战术就是不拖时间全力进攻。

    然而,安哥拉队那边果然出了新的动静,防御的时候他们的球员阵容变了。

    和那些浑身是蓝色皮肤、能够使用玻色凝聚态来穿越一切物质的怪人们相比,这次出场的家伙们更怪,皮肤是红色的。而且这些家伙并不是没穿护具,相反,他们的护具格外地大,一部分甚至果露在球衣外面。那四张的一截一截整齐排列着的金属片,看起来就像是......散热片?

    "等等。他们穿这种样子的护具出场,也是被允许的喵?"艾尔伯特不禁吐槽道。

    "暗黑美式足球协会禁止穿过重、横向面积过大、带有锋利尖刺等的护具。但他们这样子的护具应该没有硬性规定不能使用。"希洛玛说道:"而且它们看起来挺笨重......这或许是个机会。"

    "天知道那护具是用来干什么的。"在一旁担当后卫,负责观察形势的雷德利奇于是低声嘀咕道。和那些浑身蓝色皮肤的人类一样,这些浑身是红色皮肤的家伙,看起来也有够可疑的。

    开球。当安哥拉队的踢球手把球高高提出,接下来就是考验斯芬克斯队的接球手穆特的时间了。猫人少年追赶着球而去,高高一跃,轻松地接住了球。他落地之后马上把球传到艾尔伯特手中,而虎人青年接到球的瞬间就飞奔起来,朝着对手的阵地深处奔去。

    他很清楚,安哥拉队的球员配置变了,这次跑阵肯定不如之前几次那么顺利,必然会受到对方球员激烈的阻拦。他不打算怠慢。

    但是尽管如此,迎面上来拦截艾尔伯特的对手还有三人,而且这些球员们做出一个特别奇怪的姿势,张开双臂,三人形成一道巨大的人墙,挡在艾尔伯特前进的路上。

    他们看起来没有飞扑过来拦截老虎的意思,看来也没有在艾尔伯特通过的瞬间借机把球从老虎手上拍飞的意思。他们只是那样站着,是打算充当站桩的路障吗?

    这种看似非常幼稚的拦截手段,艾尔伯特本来是不屑的。他正想从第一名球员身旁跑过,从这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密集的人墙的缝隙之中溜走。

    但是艾尔伯特失算了。他还没有接近对手,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惊人的热浪扑面而来!大吃一惊的他迟疑了半步,热浪却赶上了他,在艾尔伯特的面前形成了一堵看不见的,但是灼热得让人无法忍受,更无法穿越的高温空气墙!

    虎人青年惊讶地现,那些红皮肤的怪人们果露在球衣外面的护具在光它们出高热红炽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