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38章 耀世之于日轮(四十二)
    第1838章 耀世之于日轮四十二

    与此同时,开罗大酒店的某个房间内。

    豹人帕拉米迪斯坐在窗前,在凝神看着桌面上的一柄长枪。那长枪,不用赘言,就是帕拉米迪斯在之前的冒险中偶然得到的神兵,流星枪亘古尼尔。

    亘古尼尔确实是威力无穷的兵器不错,但是它最近出了一个问题。帕拉米迪斯自作聪明地把红宝石非洲之心塞进亘古尼尔的某个暗格内,结果非洲之心竟然和亘古尼尔融合在一起了。如果明天使用这把武器参加比赛的话,说不定在比赛中途红宝石的力量就会泄漏,而非洲之心在帕拉米迪斯手上的这个秘密也会随之而泄漏。他昨天已经被宝石女王罗塞塔告诫过一次,要他在明天的比赛里封印更古尼尔了。

    但是这样做真的好吗?

    帕拉米迪斯明天比赛的对手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大儿子赛费尔假设赛费尔今天的比赛顺利出线的话。但帕拉米迪斯也很清楚自己的大儿子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年轻人,如果明天战斗的时候帕拉米迪斯没有拿出全力来应战,赛费尔肯定会记恨帕拉米迪斯的。

    不拿出全力来应战,当然也包括不把流星枪亘古尼尔拿出来应战这件事。也就是说如果帕拉米迪斯想不被自己的儿子记恨,他明天就必须带着亘古尼尔上场,和赛费尔堂堂正正地打一场。

    但如果他拿着更古尼尔上场,很有可能非洲之心在他手上的秘密就会走漏。

    罗塞塔在把非洲之心交托给帕拉米迪斯之前,就已经反复叮嘱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宝石的下落特别是不能让斯芬克斯老爹知道。斯芬克斯老爹从一开始就打这颗宝石的主意,也正是因为身为黑道老大的斯芬克斯不断给罗塞塔施压,宝石女王罗塞塔才会暗中把宝石交给帕拉米迪斯,让身经百战的帕拉米迪斯代为保管。

    如果罗塞塔的猜测没有错,这颗宝石可能关系到一场战争。如果红宝石非洲之心落在斯芬克斯老爹的手中,埃及,甚至整个非洲,很有可能会被战火所蹂躏。

    一边是被儿子讨厌,另一边则是掀起战火。这真是个两难的局面。

    但帕拉米迪斯的选择还是有的。他可以找个办法把这根长枪藏起来,假称它被人盗去了,还没有找回。这样的话他的儿子赛费尔就不会记恨他了毕竟这是不可抗力。

    嗯。果然还是藏起来吧。帕拉米迪斯下定主意这样做了,而且他也定制了一个可以佩戴在他胸前的随身的纳物口袋,更古尼尔收纳在其中可谓安然无恙,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可能偷走它。虽然辛苦取回了流星枪,不使用一下实在是很浪费的事情,但也只能这样子了。

    正当帕拉米迪斯下定主意把长枪塞进口袋之中的时候,酒店房间的门铃也响起来了。

    "谁?"

    "是我喵。"门外响起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不知道是赛费尔还是赛格莱德的声音,那双胞胎的声音其实都很相似,极容易让人产生混淆,即使身为人父的帕拉米迪斯偶尔也认不出儿子们的声音来。

    "赛费尔......?"大猫于是走过去开门,开门看到那名豹人青年以后,又略带疑惑地补了一句:"还是......赛格莱德?"

    "是赛费尔喵。"豹人青年白了他老爸一眼:"老爸你竟然连这个都分不清楚喵。"

    "啊哈哈哈......"豹人战士尴尬地笑着,同时试探性地看了他儿子一眼:"你来找我干什么?你下午不是有比赛吗?怎么不去准备?"

    "额,赛格莱德那家伙出去了,而且没有给我留酒店的门匙卡,我进不去自己的房间里喵。"赛费尔郁闷地说:"所以就过来这里了,幸好老爸你没有出去喵。"

    "这"帕拉米迪斯的额角冒出一滴冷汗:"你都多大的人了,出门之前带钥匙这点小事都能忘记吗?等等,既然你说你没带门匙卡,那你昨晚到底是在哪里过夜的?该不会是"

    "在贝迪维尔先生的船里喵。"为了不让自己的父亲胡思乱想,赛费尔急着打断道:"贝迪维尔先生的船可大了,而且他愿意借一个仓库给我用,我刚好在开罗的黑市里买到了一批加工设备,就在仓库里摆弄了一晚上喵。你有什么武器装备需要维修或者升级的喵?可以交给我来办喵。"

    "现在不用。"帕拉米迪斯这时候才注意到大儿子脸上的黑眼圈,便担忧地问:"所以,你昨晚搞了个通宵,都没有睡觉?你今天下午不是有比赛吗?不注意休息的话"

    "所以我才会被贝迪维尔先生赶下船喵。"赛费尔一脸无辜地说:"明明只是小意思,今天下午的对手看来并不是很强喵。"

    帕拉米迪斯听到大儿子这样说,额角突然就冒出了青筋,忍不住说教起来:"嘿,作为一名格里克族的战士,最忌讳的就是轻敌。不管你的对手看上去有多弱,你都要全力以赴,这才是一名格里克族的战士应有的风度。"

    "好吧"赛费尔拖长了语气答道:"所以......我可以借用一下你房间的床喵?我困死了,如果可以在这边睡一觉的话......"

    "对对对,睡你的觉吧。"帕拉米迪斯指了指卧室那边:"反正小老虎很多天都没有回来用这个房间了,你可以使用他的床。听说他好像在这酒店的顶楼有另一个豪华套房的样子?"

    "我也听说过,艾尔伯特先生似乎在给斯芬克斯老爹的球队打比赛,斯芬克斯老爹就赏了他一个豪华套房暂住喵。"赛费尔走进房间之中,一下就躺在床上,打气呵欠来:"呼随便了喵。帮我设定一个闹钟,好让我在一点钟的时候醒来喵。"

    "可以。"帕拉米迪斯耸肩道。

    "那么晚安喵。"赛费尔披上被子就转头呼呼大睡起来。

    "晚安。"帕拉米迪斯低声答道:"你下午的比赛加油吧。"

    赛费尔没有回答他的父亲,只是报以一阵低沉的呼息声,看来他真的很累了。

    "赛格莱德那个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呢?"为了不打扰自己的大儿子休息,帕拉米迪斯转身走出房间,搔着头自言自语地说。

    赛费尔和赛格莱德本来是同住一个酒店房间的,但是赛格莱德似乎不在房间里,而赛费尔又没有门匙卡,所以那小子才会过来找帕拉米迪斯这边的房间里的床。赛格莱德今天没有比赛,本来应该很闲地在自己的房间里休养才对,可是那小子不好好休息,又跑到什么地方、干什么事情去了?

    赛格莱德那小子鬼祟得很,之前还跟踪过帕拉米迪斯和罗塞塔的约会,现在不知道又跑到外面去谋划着什么坏事了。该不会是,他又跑到了开罗的黑市,去找那个什么奥丁老爹吧?

    帕拉米迪斯又烦躁地搔了搔头,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比较好。反正为了不影响到赛费尔休息他的房间目前是没法用了,到外面去走走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或许他也该到开罗的黑市里去走走看,说不定能碰上赛格莱德呢。然后他突然又想起昨天晚上和赛义德王子的约定。赛义德王子在组建着讨伐沙漠魔鲸莫比.迪克的探险队,昨天晚上王子就已经向帕拉米迪斯提出了请求,希望豹人战士能够加入讨伐魔鲸的队伍之中。

    帕拉米迪斯当时并没有立即答应赛义德王子,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应该随便淌着一趟浑水。但是赛义德王子开出的那笔报酬也着实诱人,能够得到那一笔钱的话,帕拉米迪斯和他的同伴们就有足够的资金解锁自己的武器和能力,为接下来的比赛增加不少可用的战术手段。帕拉米迪斯觉得或许应该先和人商量一下这件事,再决定是否应该答应赛义德王子的。

    对了。他应该去找贝迪维尔商量这件事的,毕竟贝迪维尔也不是局外人,狼人青年已经被莫比.迪克找过好几次茬了,贝迪维尔肯定对那条麻烦的沙漠魔鲸有意见,想和那怪物做个了结才对。而从赛费尔刚才的话听来,贝迪维尔似乎有了自己的船怕不是他帮过亚瑟王做了什么,从大不列颠那边得到的奖赏?

    所以,总之,先去找贝迪维尔商量这件事吧。如果狼人青年同意讨伐沙漠魔鲸的任务,帕拉米迪斯还多了一个同伴呢。反正最终分得的报酬还是进账到他们这一伙人的军资金里去的,多一个同伴少一个同伴也没有差别。

    怀着这个想法,帕拉米迪斯朝酒店走廊尽头的电梯那边移动,打算搭乘电梯离开开罗大酒店再说。

    然后电梯的门突然就打开了,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人和帕拉米迪斯打了个照面。

    "呃,老爸喵?"赛格莱德愕然道。

    帕拉米迪斯看了一眼那名浑身毛呈灰蓝色的豹人青年:"这是......赛格莱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