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26章 耀世之于日轮(三十二)
    第1826章 耀世之于日轮三十二

    与此同时,非洲的红海石柱林内,贝迪维尔的沙船曙光号内。

    "呼"狼人青年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还没好吗?"

    "再等等。好了。"劳伦斯说完以后就放下手中的剪刀,左右检查了一下,然后开始在凯特的脖子上抹爽身粉,把凯特头上的头屑抖落,同时说道:"剪得还算整齐吧?"

    "剪得好短耶。"凯特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不禁吐槽起那型来。

    "剪得短正好,你这小鬼不讲卫生,头太长了只会更脏。"贝迪维尔白了凯特一眼,"现在去洗个头吧。我和劳伦斯叔叔还有事情要讨论。"

    "哼好吧。"那名瘦弱的人类少年跑进浴室里去了,想必是剪头的时候有细碎的屑黏在身上弄得他痒痒的,巴不得赶快把它们清理干净。

    "想不到你还会理。"贝迪维尔目送凯特走后,对劳伦斯说。

    "我还会不少老大你不知道的事情哦。"劳伦斯收起剪刀,开玩笑般说道:"要不要我帮老大你也剪一下身上的狼毛?"

    贝迪维尔白了劳伦斯一眼。

    "话说回来,真是个活泼的孩子。把他困在这艘船里到处都不能去,不觉得他太可怜了吗。"

    "有空我会带那小鬼出去走走的。现在没时间。"贝迪维尔不以为然地哼道:"伊芙,联络上炼金术工作间里的罗根了吗?"

    "已经联络过了"

    "我就在这里,不用你专门派魔像来联络,笨徒弟。"没等伊芙回答,一个整张脸都被熏得焦黑的老头就从休息室的门外走了进来。

    "哇哦,你这幅尊容......是实验失败了?"贝迪维尔看到罗根那副样子,几乎笑出声音来。

    "没事,只是调配中的药品爆炸了,被熏黑了脸而已。"老魔术师搔了搔头,搔头的动作也让一些黑色的灰烬从他头间掉落:"这种程度的爆炸很常见。没有危险性。"

    "竟然说常见......"一旁的劳伦斯低声吐槽道。

    罗根白了劳伦斯一眼:"这位又是谁?"

    "只是一个在我船上混吃的闲人而已,别在意。"贝迪维尔没好气地说道。

    "老大你好过分!"

    "话说回来,罗根,我有件事想拜托你"贝迪维尔没有搭理劳伦斯的抗议,继续说。

    "那个,好像没有洗水了哦"此时凯特那小子也从浴室里探出头来说了一句,打断了贝迪维尔的话。

    "请稍等。洗浴剂的调配已完成,现在正在派送中。"伊芙答道,此时已经有一只黄金圣甲虫魔像提着一个小瓶子飞过,飞进了浴室里。

    "......我刚才好像看到浴室里有一个小鬼?"罗格皱着眉说:"哪来的小鬼?你的私生子吗?"

    在旁的劳伦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怎么每个人都在怀疑这个,老大你真的需要好好检讨一下了。"

    "你给我闭嘴。"贝迪维尔狠狠地瞪了劳伦斯一眼,转而向罗根解释道:"那小鬼是亚瑟王陛下带过来的人,暂时寄养在我的船上而已。我刚才想拜托你的事就这个呢中午我和劳伦斯有事要办,必须出去一趟。如果你不是太忙的话,可不可以暂时代为照看一下凯特?"

    "噢?"从罗根最初那略带厌恶的表情看来,最初是想拒绝的。但是老法师突然转念一想,马上就改变了主意:"可以啊。那小鬼应该是个人类,对吧?他正好可以做个不错的学徒"

    "别打凯特的主意。"贝迪维尔马上拉长了脸警告道:"我刚才不是对你说过了吗?凯特是亚瑟王带过来的人,我要他平平安安地待在这艘船里,不遇到半点危险。你别把他当作你那些乱七八糟的魔术的试验品,让他受到伤害了。"

    "哦,不会的不会的,我最多就教他一下各种魔术的基础而已。"罗根阴险地笑着说。

    "前提是他肯学。"贝迪维尔更为郁闷地说。

    "呼呼。"老法师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从裤兜了掏出一只金色手镯丢给贝迪维尔:"你接下来又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对吧?我昨晚又制备了一批加药剂,带着好好用吧。"

    "好的。谢谢。"贝迪维尔戴上那只手镯:"如果是加水会更好。但我想这个加药剂也勉强凑合吧。"

    劳伦斯在旁歪着脑袋,表示没听懂。

    实际上罗根的加药剂就是类似于一种神经兴奋剂的药物。它已经被妥善存放在这个金色手镯的亚空间里了,当贝迪维尔要使用的时候就拍一下手镯上的隐藏按钮,这样一来药剂就会通过手镯里隐藏的注射器,注射到狼人青年的手臂之中,在短时间内为狼人青年带来加效果。但当然,那只是依靠药物来达到的加效果,加快的也仅仅是贝迪维尔的思考和反应度。

    真正的加水则是附魔了时间魔术的理论纯净水,那个可以让贝迪维尔真正获得额外的时间,让他在现实之中以惊人的度行动。不过罗根现在还在参加圆桌试炼的途中,他戴着封魔手镯,没有办法使用魔术,制备加水就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老头借用贝迪维尔船上一个仓库作为工房,目前能且只能制备加药剂而已。

    等等。

    凯特是人类,是能够使用魔术的。贝迪维尔突然现,如果罗根唆使凯特用魔术,那么凯特是完全可能在罗根的工房里制备出加水的。但是人类使用魔术,随时伴有石化惩罚的风险,正常情况下是不能让凯特那样的小鬼乱用魔术的。罗根那老头不知道想盘算些什么,该不会真的想打凯特的主意吧?光是想到这个就让贝迪维尔背脊凉。

    "伊芙,留意罗根的工房里的一切动静。要是这老头强迫凯特使用魔术的话,你就把这老头从这艘船里赶出去。"为了以防万一,贝迪维尔加了一句。

    "明白了,舰长大人。已经把任务加入计划表中。"船内的人工智能导航系统答道。

    "切,真是小气。"老魔术师撅了撅嘴:"我都还没让那小鬼做些什么的打算呢。既然这么不放心,你让这位伊芙小姐直接照看着那小鬼,不就好了吗。"

    贝迪维尔不说话。并不是因为他不相信伊芙,但是毕竟伊芙只是个人工智能导航系统,她能做到的事情其实很有限,而且她的想法也比人类的想法死板得多。把凯特那小鬼丢给一个人工智能来照顾,还是让贝迪维尔很不放心。至少得找个靠谱点儿的大人来看管着凯特才行。

    "还有一件事。"罗根看着贝迪维尔,眼神之中似乎有点不怀好意:"你家那只蓝色的小猫呢?之前和那小鬼商量过,他说好了要给我做个东西的,可是我到处找不到他。"

    贝迪维尔愣定了大概半秒,这才想明白罗根说的只能是豹人青年赛费尔。因为赛费尔也在贝迪维尔的船上借用了一个仓库来存放他那些电子加工器材了,估计昨晚是在什么地方碰到了罗根,和老法师聊过了。也估计他和罗根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赛费尔今天有比赛,那小子为了修整器械都搞一个通宵了,我就把他赶回酒店里去了。在他比赛完结之前我都不准他上船。你下午三点钟过后再去找他吧。"

    "噢,好吧。"罗根于是不以为然地说。

    贝迪维尔感觉到非常之郁闷,他不禁有点后悔了。在船上活动的闲人太多,这些家伙们都在贝迪维尔不知不觉之间在搞各种小动作。早知道会这样子的话,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别让那么多人上船。

    "那么,我们走吧。"狼人青年叹了口气,转而对劳伦斯说。

    "你确定要这么早过去吗?"劳伦斯神秘地看着贝迪维尔:"挖掘是从中午才开始的,我们太早过去也没有用。还是说,老大你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认识一下兄弟会那边的人?"

    "兄弟会?"一旁的罗根疑惑地问。

    "这边的事而已。"贝迪维尔懒得去跟罗根解释,已经和劳伦斯一起走出了休息室:"总之先过去看看吧。从开罗的黑市走到那个集会场地去,还有一段距离呢。"

    "等等,你要去开罗的黑市?"罗根却赶过来问:"正好,我这里有一份清单。你经过黑市的时候,顺便帮我买点调制药水用的材料吧?"

    "买材料的钱估计是我出的?"贝迪维尔疑惑地白了罗根一眼。

    "时间药剂也是用在你身上的,不是吗?"罗根却咧嘴一笑,反驳道。

    贝迪维尔竟无言以对,他怒气冲冲地从老头手上抢过清单:"好!但我可能会比较晚回来,希望你这些药材不是急着用的。"

    "不急,你慢慢来。"老头的脸上挂着古惑的笑容,回去躺在休息室的沙上歇着。

    贝迪维尔嘟哝了几句,没有搭理老法师,直接赶往船的传送光束控制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