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21章 耀世之于日轮(二十七)
    第1821章 耀世之于日轮二十七

    千里雪飘,万里冰封。  Δww*w..

    西西伯利亚的平原,今天仍然吹刮着恶毒的风雪,整个世界被银白色笼罩,被刺骨的寒冷统治。当世界之壁变为透明,幽暗大6重新取回了光明之后,唯独这片不毛之地,依旧荒凉;当幽暗地域已经改名为曙光地域,万木开始在肥沃土地上疯长之际,只有这片冻原,依旧凄寂。

    大自然并非不公。非也。只有此地,向来如此。

    这片土地延续着它数万,数亿年来的传统执意地保持着它的高贵冷艳,用冰雪的寒冷,用严酷的考验,拒绝着外来者。只有生存意志最强大,生命最坚韧的种族,能在这片银白之地存活。也只有在这片世上最恶劣环境之中活过的种族,才有资格君临天下,傲视世上一切。

    当然,只是[曾经]。曾生活在西西伯利亚平原上的两个种族,一个是白雪之神的后裔,战斗的民族,白洛斯雅族 白熊人族;而另一个,则是抗寒抗饥饿能力出众,不屈的民族,艾斯基莫族狼人族。这两个宗族没有输给自然,却输给了人。兽人宗族之间的争斗,让这两个本来爱好和平的宗族濒临灭族危机。剩下少量存活的族人,也离开了这片难熬的银白国度,被半保护式的迁往西欧居住。

    因此,这片雪原,已经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死寂之境,再也没有居民和村落,仅剩一片荒芜,以及无尽的原野。风雪飘渺,万物俱寂,世界已死,只剩一片唏嘘。

    在这片银白之境中,有一个影子格外显眼。

    在茫茫白雪之中的一道金影,划破被雪花沾染了的灰蒙蒙的天际,在西西伯利亚雪原的上空飞翔。它并不是笔直地飞,偶尔会绕上点弯路,因为这道金影原本并不知道其目的地在何方,指路完全是依靠犬人少年。

    而坐在龙背上的犬人少年哈斯基,一边抵受着西西伯利亚雪原的寒冷,一边在漫天的大雪之中找寻着各种可以用做记认的地标。不仅仅是大雪阻挡了哈斯基的视线,西西伯利亚雪原的风景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化着。山峦峰岳,幽谷河岸,全都在这数年间物事全非,就连哈斯基都觉得难以辨认了。

    哈斯基一边艰难地辨认着路标,一边冷得抖。他本来并没有预料到煞星叔叔会如此性急,突然就要来看巴撒克族的藏宝室。要是犬人少年知道星辉龙会这样做的话,他出门前应该多穿几件厚衣服。而如今他只能紧紧地趴在龙背上,从火龙的体温那里寻求温热,才不至于让衣衫单薄的他冻僵。

    "呵......"哈斯基舒了一口气:"前,前面那座山汪。"

    "总算找到路了吗?"在荒山雪岭之中兜来转去,煞星的耐心都快被消磨干净了:"过了那座山以后又该怎么走?"

    "山后......应该......有一个深谷才对汪。"哈斯基哆嗦着继续说:"沿着深谷的尽头走,一直向北往。"

    "好。忍耐点,马上就到了,等一下我给你生个火。"煞星拍打着翅膀,加快了飞行度。

    星辉龙飞越过山丘,而那山丘之后,真如哈斯基所描述的那样,有一个深谷。深谷从南向北斜斜裂成一道巨大的口子,它飞常深,而且也非常宽。

    煞星于是降低了飞行的高度,落在深谷之中,一路向北前进。那个深谷下面似乎有一道河流,煞星能够听见水流的声音,深谷深处却被阴暗与冰雾所笼罩,无法看到河水的反光。西西伯利亚的寒风一般都是从北向南的冷风,它们来自于北极至寒的地带。但这略带曲折的深谷本身就带有阻隔寒风的能力,它虽然是北向南延伸的河谷,却带有倾斜度,似乎在九曲十八弯的过程之中就阻挡下了不少冷冽的北风。哈斯基的老家竟然建在这样隐蔽神秘的地方,让煞星大开眼界。

    星辉龙就这样沿着河谷飞了大概十公里的路,河谷也逐渐开豁并变得明亮起来了。煞星能够看见河谷地下的一条大河,大河并没有把整个河谷底部都占据,河谷两边还有一些平坦的沙丘。而极远处,一个类似于村落的废墟,也映入了煞星与哈斯基的眼中。

    "就是那里?"星辉龙不禁好奇地问。在来之前煞星就有了心理准备,知道哈斯基的老家已经已经荒废已久了,但他真不知道那竟是如此破旧的荒村。

    "嗯......那里就是哈斯基的老家......巴撒克族的村落......或者说是村落的遗迹汪。"犬人少年依旧哆嗦着答道,但那种哆嗦不仅仅是因为寒冷。

    巴撒克族的村落遗迹吗。

    在遇到犬人少年少年之前,煞星甚至不知道这个巴撒克族的存在,估计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都不清楚这个神秘的犬人族的存在。也难怪的,这个种族隐藏在如此偏远、遗世隔绝的地方,在低调而秘密地生活着,俨然一副打算断绝和外界接触的样子,世界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存在。

    从这荒废村落看来,哈斯基甚至可能是世界上唯一幸存下来的巴撒克族人。天知道荒废成这样的北国的一个小村落里,到底还能藏着怎样的宝物。

    嚯。星辉龙在村落遗迹的边沿上着6。巨龙的落地扬起一阵飞雪与冰雾,让周围更加迷雾重重了。整个村落遗迹都被积雪隐隐约约地覆盖起来尽管这个村落本身在河谷的保护之下,过于猛烈的风雪鲜能吹刮到此地。

    时间可以掩埋一切。

    "哼"煞星把背上的哈斯基放下来,变成人类少年模样的同时也顺便在自己的手心里捏出一个只有合适温度,却不会把物事点燃的低温火焰球,塞给哈斯基:"拿着暖暖身子。"

    正冷得哆嗦的哈斯基彷如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抱住那个火球不放。他甚至另一手也抽出了他的光子短剑,把短剑调整到最低输出力,让光剑出的热量也成为温暖他的热源。哈斯基是想尽可能多得到一点温暖,以让他冻僵了得小狗爪子恢复过来。

    在犬人少年冻得麻木,还需要休息恢复的同时,煞星也环顾四周,观察了一下这个村落遗迹的情况。

    情况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巴撒克族的村落并不小,这里原本应该有约一百间村屋,从它们的规模和结构上看,其中一部分还算是比较气派的。这些由结实的石块以及木头协同构筑而成的屋子,本来被建造的非常之稳固,甚至无惧于西西伯利亚的冷冽寒风。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些坚固的屋子仿佛一夜之间被某种强大的自然力量全部掀翻,又或者被某种凶猛的巨兽所摧毁,它们已经变得东倒西歪。甚至大部分房子都出现了都是屋顶被掀翻,屋子拦腰被撕裂成两半的惨状。

    "这里到底生过什么?"于是煞星好奇地问。

    "是怪物汪。"哈斯基低声哆嗦道:"哈斯基那时候还小,记不清楚汪。但好像是有某个着火光的大怪物,把哈斯基的村子毁了。爸比和妈咪原本是村子里的客人,他们击退了那个大怪物,但是他们最后从村子的灾难之中救下来的,就只有哈斯基一个汪。"

    "是吗......你原来......"星辉龙略带吃惊地看了犬人少年一眼。

    "先不说那个了,哈斯基带煞星叔叔去藏宝室吧汪。"犬人少年一语带过,走在前面。

    "哼。"星辉龙于是闷哼一声,跟在哈斯基的身后。只见犬人少年走到了村落废墟之中最大的那做村屋里,在废墟的积雪里挖了几下。

    他从破旧的石地板之中找到了某个开关,扳了一下,地板之中暗藏的机关便活动起来。石地板之下的暗道便缓缓打开,抖落不少积雪,在向下延伸的古老石阶梯上留下白花花的痕迹。

    "路很滑,煞星叔叔小心点汪。"哈斯基说道,然后自顾摸着暗道的墙壁走了下去。

    "呵。"星辉龙出一声低沉的惊叹,跟在哈斯基身后进入了古老的地下暗道。一群与世隔绝的犬人居然在地下藏了这种暗道,做工还挺巧妙的,真不知道这些犬人到底是从那里弄来的资源和技术,构筑出如此巧妙的机关。

    这古老的石暗道一直向地底延伸,煞星从刚才的步数计算起来,估计他们已经深在距离地表上百英尺的位置了。暗道最初看起来是人工开凿、略显粗糙的地道,但越到地下深处,反而越精巧,就连地面的石头阶梯也变得有棱有角、被打磨得平整起来,石阶最初的创造者甚至还在阶梯的边沿增加了防滑的金属条、在阶梯表面也铺上了裁剪整齐的兽皮。墙壁更是附着了谜一样的光的青苔,让地底的世界渐渐亮起来,哈斯基手中的火光原本是照亮黑暗的地道的唯一光源,而这光源也逐步被墙壁上的光青苔所取代,甚至被那种生物荧光彻底掩盖过去了。

    "到了汪。"哈斯基说,远远就指着地底深处一个大空洞,以及空洞尽头那扇隐隐约约的大门。

    和破旧的村落、和人工开凿的地下石阶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氛围,那扇厚重的钢铁大门带着异乎寻常的科技感。

    在那扇感觉很高科技的厚重铁门被无数液压阀门所包围的正中心,是用钢铁冲压技术压出的、一串清晰的字符:

    [nirvana]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