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15章 耀世之于日轮(二十一)
    第1815章 耀世之于日轮二十一

    几分钟后,穆特从更衣室的隔间走出来,红着脸不自在地嘀咕道:"有那家伙的味道。"

    "你这不是废话喵,借来的球衣当然有别人的味道啊。"艾尔伯特不禁吐槽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穆特别过脸去避开虎人青年的目光,"有那家伙的......糟糕的......气味。"

    "所以你就那喵讨厌尚恩?"艾尔伯特耸了耸肩:"他看起来像个好孩子。除了被迫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以外。话说回来,你早就知道尚恩的事情喵?"

    "只是听说过一些传言。"猫人少年一屁股坐在更衣室的长凳上,"但那是二军的内部情况。我几乎没有在二军里待过,只做了几个星期的特训就被选拔为主力球员了,所以我也不是太清楚二军那边的事儿啦。好像说二军的人为了成为主力而长时间加强训练,压力很大的。而其中较为弱小的家伙自然就成为了其他人泄压力的对象。那家伙大概在二军里也不好过吧。但是希洛玛先生叫我别管闲事,二军那边的事情,应该由他们自己处理好的。"

    "好吧。"虽然各种不服,但是艾尔伯特也觉得别去多管闲事比较好。

    轰隆隆隆隆。随着一阵低沉的响声,沙船似乎停泊靠岸了。

    "总算到了。"穆特从长凳上站起来,"今天真是倒霉,希望在赛场上不会这么倒霉吧。"

    "乌鸦嘴就少说两句。"艾尔伯特连忙挥了挥手,仿佛那样做就能把从穆特那里传过来的倒霉气息扇走似的。

    二人赶到甲板上正打算下船,却现斯芬克斯老爹的沙船并不是停泊在大城市的港口里,而是停在一个到处满是巡逻的军人,远处有一座堡垒的港口前。更正确地说这应该是一个军港。军事基地的巨大铁墙上还用白漆涂有大大的51的字样,表明这应该是安哥拉地五十一军事基地。

    "我们不是来打球的喵?"艾尔伯特拎着自己的头盔,都有点不敢戴上了。

    "是来打球的,但是赛场变了。"希洛玛冷笑着说,从艾尔伯特身后突然冒出,吓得虎人青年局部一紧。

    "希、希洛玛队长?"

    "走吧。"四分卫希洛玛没有多跟艾尔伯特和穆特解释,自己先走在前面,沿着甲板边沿的垫板跳到对面的码头上。

    "场地变了就变了吧,比赛还是一样的比。"穆特也跟着过去。

    "啧。"艾尔伯特搔了搔头,也跟上。他虽然有很不好的预感,但是既然都来了,也只能顺其自然了。或许只是他想多了,比赛场地因为某种原因而从大城市之中变动到了这个军事基地之中呢?

    话说回来这里又是哪里?理论上应该是在安哥拉的国境内,但是看样子这里不可能是安哥拉的都罗安达,估计是别的地方甚至可能是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的秘密军事基地呢。

    所以,他们接下来要跟安哥拉军队所组建的足球队比赛吗......?

    搞得这样神秘兮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斯芬克斯老爹这次并没有从沙船上下来,估计还没有从身体不适中恢复过来。带队的当然是希洛玛队长,而跟在希洛玛身后的是中锋古斯塔。这样一队人走下了船,朝着安哥拉的秘密军事基地深处进,却竟然没有军人拦阻。

    不,刚好相反。艾尔伯特他们走进基地的大门以后,才现基地正门两旁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至少一个连的军士,这群安哥拉的一手持枪,一手在对球队敬礼,显然是在欢迎斯芬克斯队的到来。从气势上看,这些军人除了以欢迎来客为目的以外,似乎也是想在比赛开始之前就给沙暴斯芬克斯队的球员们一个下马威。

    也真是够了。艾尔伯特心里不禁泛着嘀咕。

    然后斯芬克斯队今天的对手也终于出场了,就在军事基地正门的远处那头等着。

    那是一群,身穿着特殊绿色迷彩球衣的球员们。

    "喂喂,你这是在开玩笑吧?!"艾尔伯特不禁惊讶地哼道。

    因为艾尔伯特等人这次比赛的对手,从外貌上看,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类。但这些球员们的皮肤却是蓝色的,头更是不自然的薰衣草色。

    这些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蓝色的幽魅。"有个声音突然从艾尔伯特的背后响起,那幽幽的声音听得艾尔伯特心里毛。

    然而那个声音的主人慢慢地踱来,走到队长希洛玛的身旁,自顾说了起来:"勒诺曼婆婆的预言一点都没有差错。如果她的预言是真的,这次的战斗可是一场硬仗。"

    "那是谁?"艾尔伯特看着那突然冒出来说话的家伙的背影,低声问身旁的穆特。

    "雷德利奇。二军的四分卫,这支球队的另一个智囊。"猫人少年穆特也压低声音答道:"你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他,对吧?"

    确实是第一次见。艾尔伯特远远打量着那名叫做雷德利奇的兽人的背影,心里不禁纳闷。

    一支队伍不需要两名指挥官,否则指挥一定会陷入混乱。换做是美式足球的球队亦然。在之前的比赛里,希洛玛队长一直做得很好,也没有生过他受到特别严重的损伤而完全无法出场的情况,所以这位雷德利奇似乎一直躲在球队的阴影处,在后备队员之列,未曾露过面。

    如今这人突然露面,似乎意味着什么?

    而且雷德利奇这人的长相很怪异啊。他到底是狐人,还是狼人?

    刚才他从艾尔伯特身边走过的时候,老虎瞥了这人一眼。从那狐狸一样的尖嘴,那橙红色的毛,以及嘴巴上两道月牙状的标记看来,雷德利奇应该是狐人吧?但是狐狸们一般体格娇小,没有雷德利奇这样高大。从这体型、这尾巴和耳朵的形状看来,雷德利奇更像是狼人。

    身上同时有狐狸和狼的体征,这在兽人里面可是非常罕见的。即使两名宗族不同的兽人通婚,比如虎人和猫人通婚,生下来的孩子要么是虎人,要么是猫人,几乎不可能同时拥有虎人和猫人的特性。同时拥有两个不同种族的特性的"混种"兽人,据说出生率接近于十亿分之一。

    艾尔伯特还听说过狐人这个宗族在七年前就因为某种意外事故而全灭了,狐人族理应被灭族了,没有任何人剩下来才对的。这名似乎是狐狼的混种兽人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呢,真是充满了神秘。

    仿佛已经感觉到艾尔伯特从背后打量着他,狐狼人雷德利奇转过身来还了艾尔伯特一眼,颇奸险地笑道:"幸会,艾尔伯特先生。"

    "幸、幸会。"艾尔伯特也满带吃惊地回了对方一句。真正吃惊的可不是对方那种惊人的直觉,而且他的右眼。

    雷德利奇只有一只左眼,而他的另一只眼睛完全是"空"的。那看起来根本就不是在某种战斗之中被伤到而失明的眼睛即使失明,眼球还在的雷德利奇的右眼部位却是一个完全的凹洞,里面空空如也,连带眼皮一起凹进去了,眼皮却是完好无损的呃。他仿佛曾经受过极其残酷的严刑,整只右眼被人剜掉了似的。

    "噢,对不起,吓到你了吗?我居然忘了戴这个。"雷德利奇似乎知道艾尔伯特在看着他的右眼,马上从口袋里取出一只眼罩,套在自己的右眼上。

    "这样就好了吧?"他的淡笑之中似乎带着恶意。

    "呃,嗯......"艾尔伯特随口回答道。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尴尬。艾尔伯特于是苦笑着,把目光游移开,装作没事儿一样跟穆特嘀咕了几句没有意义的废话。猫人少年也尴尬地接了话,帮艾尔伯特打完场。

    "呼呼。"雷德利奇这才转过去,和希洛玛并肩站着。这位二军的队长似乎在和主力的队长商讨着什么。而两支球队打完招呼以后,也一同向着比赛的球场处移动了。

    "那到底是怎喵一回事啊。"艾尔伯特于是凑到穆特耳边低声问道:"残疾人也能当四分卫喵?只有一只眼睛,就不影响传球喵?"

    "当然会有影响。"穆特也低声回答道,"但是雷德利奇先生可是球队的智囊,据说他的战术比希洛玛队长的还要强大。他能以智力来弥补自己在身体机能上的差距的。"

    尽管如此,雷德利奇仍然被安排到了二军里面去,估计也是因为独眼的关系,只能做个万年的替补。艾尔伯特心里不禁觉得既惋惜又庆幸。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和雷德利奇这种浑身带着负能量的人好好相处刚才只是和他对话了两句,老虎就觉得压力如山大了。

    然而为什么呢。艾尔伯特吞了一口唾沫,心里有极其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雷德利奇会在接下来的比赛里登场。既然这个影子队长会露面,也就代表着他已经准备好上场比赛了。

    让这种人上场指挥球队,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