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14章 耀世之于日轮(二十)
    第1814章 耀世之于日轮二十

    船舱的更衣室里。e小  说.

    "嗯......"穆特红着脸,从隔间里探出头来:"还没有干吗?怎么办呢。"

    艾尔伯特拿着猫人少年的裤子在洗手盘边拧了几下,摇着头:"这个没救了,即使有烘干机,估计也没有办法在到达比赛场之前弄干。我还是去找找看有没有给你替换用的球衣吧。"

    "快点。"猫人少年涨红着脸说:"我在这里等你。"

    "知道了。"老虎白了猫人少年一眼:"话说你真是丢人。这点程度的爆炸都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但是真的好可怕嘛。我又不是战斗人员,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个。"穆特把头缩回去,躲在更衣室的隔间里。

    "哼。"老虎没有搭理猫儿,转过头去翻找着,看看有没有尺码适合穆特穿的裤子。幸好美式足球的队服裤子的部分都是通用的,只有衣服上印有各个球员各自的号码,不通用。也就是说即使找不到穆特的裤子,找一条和穆特同样尺寸的裤子来替换就行了。

    问题是这个斯芬克斯队里身材和猫人少年穆特相似的队员其实并不多,别的壮汉们穿的裤子都比穆特的裤头至少大一码,猫人少年也不可能穿得合身。

    艾尔伯特这时候突然想起上次斯芬克斯队二军替补的球员里有另一名猫人少年,那孩子似乎也是个接球手,能够使用的能力也和穆特相似,但是使用完能力以后身体会受到严重的伤害,所以只能以替补球员的身份出场。不知道那孩子今天有没有跟来,会不会也在这艘船上。如果能找到他的话就好了。

    "没办法......我去问一下希洛玛队长吧。"艾尔伯特实在找不到适合穆特的尺寸的裤子,于是叹道。

    "嗯,我的事最好别张扬......"猫人少年紧张地吩咐道。

    "为什喵?因为太丢人喵?"艾尔伯特咧嘴冷笑道:"你丢人的次数还少喵?再丢一次又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不想让斯芬克斯老爹知道这事。"猫人少年从隔间里探头出来看着老虎,那副样子似乎都要哭出来似的:"拜托了。"

    艾尔伯特于是郁闷地搔了搔头:"好吧......我去问问看低调地问。"

    两分钟后。

    "哦,你在问尚恩的事情么。"听完艾尔伯特的话后,希洛玛又咧嘴一笑:"那小子的球队的二军,应该在甲板底层做着准备。你下去看看吧,会找到他的。"

    艾尔伯特搔了搔头,刚想里去,希洛玛又叫做虎人青年:"为什么突然想要找尚恩呢?"

    "呃,只是确保他今天能够出场而已。"艾尔伯特随口编造了一个谎言,"你懂的,穆特昨天才做完阑尾炎的手术,现在的情况还很不稳定,说不定中途就得退场了,到那时候就是我和尚恩合作打比赛了。"

    "所以你想事先跟他沟通一下?"希洛玛更为神秘地一笑:"算了,你喜欢就好。那你就去和他好好相处吧。"

    这话中似乎隐含着大量潜台词,但是艾尔伯特没有时间去管,他急着从尚恩那里要到他想要的东西,所以便匆匆告别了四分卫希洛玛,朝着船舱的底层进了。

    虽然为了让航行更为快而压缩过体积,但是斯芬克斯老爹的沙船其实算是大型沙船了,至少它的内部是如此。或许是使用了亚空间技术扩展船内部空间的缘故吧,这船的内部其实约有一艘大型豪华邮轮那样大,而且应该是越接近底层,空间越大的。

    当然,船的上层布置得更为豪华一些,球队的主力军也每人有一个自己的休息室,而船底层二军和后备军所待的地方则像个集中营,很多房间都是四人共用一间的舱房。斯芬克斯老爹财大气粗,实际上可以给予在底层里的二军们和主力军同样的待遇,但他没有这样做,估计是因为想用阶级待遇的分化来激励后备球员们努力锻炼好自己,早日成为主力军。

    艾尔伯特四处打听,很快就找到了猫人少年尚恩应该在的地方健身房。

    这里的空间算大,设备却并不算先进,都是哑铃,跑步机,脚踏机之类的基础健身器材。但是二军们在比赛开始之前仍然没有怠慢,还在一刻不停地锻炼着。估计是因为他们是二军,本来出场的机会就不多,所以没有想着过于保留自己的体力吧。

    "是尚恩喵?"艾尔伯特问过其他人后,很快就找到了在健身房角落里坐着仰卧起坐练习的猫人少年尚恩。那只小橘猫尽管看着毛蓬松的很可爱,但配上健身用的宽松无袖上衣,总给人一种很瘦弱的感觉。

    "嗯,这是......艾尔伯特先生?"那名猫人少年也认出了艾尔伯特来应该说他不可能不认识,艾尔伯特作为球队的主力军,而且还是当任跑卫的王牌球员,在斯芬克斯队里也是挺有名气的。

    "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单独谈谈,可以借个地方说话喵?"艾尔伯特于是说。

    "噢,当然"尚恩脸色突然一变,压低声音回答道:"是[那种]事情吗?好的,到更衣室里去做可以吗?"

    艾尔伯特没有听明白对方的话,实际上他只是想问尚恩借一套球衣更正确地说只是裤子而已。于是老虎莫名其妙地搔了搔头,随口答道:"好啊。"

    猫人少年于是从健身长凳上爬下来,擦了擦额角的汗,拎起一旁褪色的毛巾披在肩膀,便向着健身房的门外走去。艾尔伯特也跟上,他们一离开健身房,转个身就到达了更衣室。

    尚恩走到更衣室的一个隔间里,转身略带羞涩地看着艾尔伯特:"那么...要我在这里脱衣服吗?"

    "啥?"艾尔伯特上下打量着这名猫人少年,然而尚恩现在只穿着一身便服,并没有穿着斯芬克斯队的球衣,所以艾尔伯特听得不禁有点茫然了:"我要的不是这身衣服......我只是想问你要裤子。"

    "只是脱裤子而已?好吧"猫人少年没有多想就把裤子脱下来了,差点连内裤都脱个精光。

    "噢"艾尔伯特连忙别过脸并叫停:"你在干什喵?"

    "脱裤子啊。不是要......做那种事情吗?"那名猫人少年略带羞涩地回答道。

    青筋马上就从艾尔伯特的额角上冒出来了:"混账!我才没有那种下流的想法!"

    于是尚恩便茫然了:"那你突然来这种地方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都说了,是想问你借一条裤子"艾尔伯特想了一想才觉得这句话其实很糟糕,于是他便改口进一步解释道:"刚才穆特在甲板上被爆炸波及了,球衣的裤子擦破了。他的球衣有破损,怕到时候裁判又找借口不让他上场比赛,得找到替换的衣物。但是你懂的,球队里和他体型相似的就只有你一个了。所以我才会来找你的。"

    艾尔伯特转过来又看了尚恩一眼,然后马上又别过脸去:"噢!拜托!先把你的裤子穿上可以喵!?"

    "噢......好吧。"尚恩显得很尴尬,麻利地穿回了裤子:"这边请......我的球衣还在运动袋里存着呢,马上取给你。"

    虎人青年于是跟在猫人少年的身后,又转了一个圈,绕到尚恩的储物柜前,看着猫人少年把柜子打开,翻找着什么。

    "话说......你一直和球队里的人这样[玩]的喵?"艾尔伯特又尴尬又好奇地问:"球队里的人都有[那种兴趣]?还是说,你是被人欺负了?"

    "才、才没有被欺负。"尚恩回答起来似乎更尴尬:"但是前辈们偶尔......会找我玩。他们说我很可爱,想抱着我入睡。其、其实只是其中的几个人而已啦,并不是全部。"

    "他们玩弄你,你都不懂得说[不]?"虽然有点多管闲事,但艾尔伯特仍然忍不住问道。

    "嗯"于是那名叫做尚恩的猫人少年陷入了一阵沉默。他含糊地哼了一句,同时也从他的运动袋里取出一套保存得得很好的球衣,取出其中的裤子来:"给。要是把这个借给穆特前辈的话,我就没有球衣可穿了。希望他上场的时候注意一点,别把球衣弄破损了。我只有这一套球衣而已。"

    "好吧,我会跟穆特说的。"艾尔伯特接过裤子,尴尬地回答道:"那喵......回头见。"

    然后艾尔伯特就带着尚恩的球裤,转身想走了。

    "那个"尚恩却叫住了艾尔伯特,急忙解释道:"刚才的误会......真的很抱歉。我以为艾尔伯特先生和其他人一样......都是为了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你的想法真让人恼火,但是算了,我原谅你。"艾尔伯特哼道:"话说你这家伙的想法还真是奇怪。为什喵就不懂得去拒绝别人的要求呢?"

    艾尔伯特想到尚恩在之前的比赛之中那接近于自杀般的进攻方式。而且尚恩的体质和穆特不同,尽管"橡皮人"的能力似乎比穆特更强,但他似乎是每使用一次那种能力,身体的肌肉跟腱就会因为过度使用而撕裂,所以他上场跑一躺,就马上会被担架送下去。以这样的体质强行打暗黑美式足球,根本不会享受到比赛的乐趣,有的恐怕只是痛苦而已。

    然而斯芬克斯队的人让尚恩上场,这孩子并没有拒绝。一切施加在他身上的恶事与重担,他都逆来顺受,咬着牙关承担下来了。

    让人看不过眼。

    "因为球队就是我的栖所。唯一的。"猫人少年尚恩看着衣柜内部的一个阴暗角落,低声呢喃道:"我知道我的能力不足,永远只能在二军里当替补。但是除了待在这里以外,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本来就是在贫民窟里流浪,每天被流氓们欺负的我,如果没有被斯芬克斯老爹带回来,恐怕很久以前就已死在街头。"

    艾尔伯特吃惊地转头看着尚恩的时候,那名猫人少年的脸上泛着涟涟泪光。

    "我的命是斯芬克斯老爹给的。我的身体是属于球队的。所以......他们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尚恩含着眼泪说。

    真是个笨蛋。

    艾尔伯特没有多说什么,沉默着退去了。真的很相似。这名叫做尚恩的猫人少年就是穆特的影子。这球队里的兽人们恐怕都是受过斯芬克斯老爹的恩惠,为了报恩而在这里进行着比赛的。这些人为了斯芬克斯,可以把贞操、甚至性命都献出来。

    这里中了名为[斯芬克斯]这种剧毒的兽人们,肯定不在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