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95章 耀世之于日轮(一)
    第1795章 耀世之于日轮一

    第二天早上,红海的石柱林上,贝迪维尔的黄金船沙漠之舟上。.

    狼人青年睡意正酣,却突然被某个女子的声音吵醒。

    "舰长,船內生了些变故。"

    "嗯嗯嗯嗯嗯......别吵我,莲音 。"贝迪维尔在睡意正酣之中,说话都有点不经大脑了,在无意识之中甚至叫出了他昔日妻子的名字来。

    于是对方陷入了一阵沉默。大概过了十几秒,那个女人的声音才回答道:"资料库中并没有找到对应名字的纪录。请求解释莲音是谁,舰长大人。"

    于是便轮到贝迪维尔愣住了。他的睡意在数秒内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哀伤。

    "伊芙吗......"狼人青年从床上爬起来,搔了搔头:"别在意,刚才只是我在自说自话而已。"

    伊芙于是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改口说道:"舰长大人,船内生了一些变故,请尽快选取妥善的处理方式并加以处理。"

    "变故?"狼人青年疑惑地哼道:"什么变故?"

    伊芙没有直接回答贝迪维尔的问题,而是直接在狼人青年面前张开了一个全息屏幕的投影,那个屏幕之中映照出船内的状况。

    只见黄金船沙漠之舟内某个机械仓库里烟雾弥漫,似乎是生了火灾。贝迪维尔不知道这个影响到底是从哪个机械仓库的监视摄像头里拍到的,但是估计这个出事的仓库不是罗根老头借用的那个,就是豹人青年赛费尔借用的那个。

    一个仓库是借给了疯狂魔术师研究各种魔术药剂之用,而那些药剂里面存在会爆炸和诱火灾的,也不足为奇;

    而另一个机械仓库,则被那只爱研究的猫儿借去存放各种精密的电子器材了,而且这些都是用来加工武器用的器材,也没有完全调整好,说不定运行到半途就突然短路生火灾呢?

    带着疑惑,狼人青年迅换好衣服就打算出去查看究竟。可是伊芙的声音却在此时响起:"舰长大人,请先洗把脸。你的外观可能会对船员造成心理上的影响,请随时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

    "啥?"这时候贝迪维尔还不知道伊芙在说什么,他还以为船的人工智能导航系统在嫌弃他刚睡醒时惺忪的睡脸而已。但他实际走到镜子前打算刷牙洗脸的时候才现,自己的眼角其实挂着眼泪。

    怪不得伊芙会这样说。贝迪维尔赶紧擦掉眼角的泪水之后,才叹了一口气。

    几分钟后。

    "你们在搞什么飞机?"贝迪维尔不禁郁闷地问道。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冒出滚滚浓烟的仓库,而其中则窜出一大一小两个傻瓜的惊呼声,而且还是伴随着咳嗽声而响起的。

    贝迪维尔当然认出了那两个声音。其人一个不用说当然是豹人青年赛费尔。而另一个,则是昨晚亚瑟王托贝迪维尔照顾的那名少年,凯特。

    "咳咳咳!"凯特一边咳嗽着一边慌乱地从仓库里跑出来,郁闷地说:"糟了糟了,喵大哥哥的设备要被烧坏了!"

    "我几百万的设备啊!几百万啊喵!"赛费尔也慌乱地从仓库中跑出来,一边手舞足蹈地冲贝迪维尔说道:" 别愣着,贝迪维尔先生快想个办法啊喵!"

    额角冒出一道青筋,贝迪维尔先是好奇地瞥了仓库内的火情一眼,再随口问道:"火烧得真旺。你们到底都在搞什么,为什么让设备都烧起来了"

    "现在可没有时间解释啊喵!"赛费尔于是郁闷地道:"快救火!先救了火再说喵!"

    "伊芙,洒水"

    "不行喵!!"赛费尔连忙喊道:"里面都是精密的电子仪器,一旦沾水就全都完了喵!即使不短路也会生锈啊喵!"

    "对啊喵!"凯特那家伙竟然也学着赛费尔那样喵起来附和道。

    狼人青年拉长了脸:"那到底怎么办?"

    "关闭仓库区域,仓库内的排气系统完全运作起来,把仓库的空气抽光。"一个声音突然说:"快行动。"

    "明白了。"伊芙似乎也认为那是最为妥善的处理方式,马上依照那声音的吩咐去办,把仓库的门紧闭起来。几秒之后,贝迪维尔已经能够听见仓库内的排气系统全运转起来的声音了。

    狼人青年这时候才有空转过头来察看刚才插嘴那人的状况。

    "劳伦斯?你到底是在什么时候......"

    "哟,老大早安!"劳伦斯那家伙却一脸轻松的冲贝迪维尔挥了挥手:"我可是专门过来找你的哦。"

    "找我?"贝迪维尔白了劳伦斯一眼,"该不会又在谋划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这大叔是坏人?"于是凯特一脸鄙夷地咧嘴笑看着劳伦斯。

    "胡说八道,大叔我才不是坏人呢。哎等等,我才不是大叔呢,明明只能算做大哥哥,哼。"

    "你有话直说,别浪费我的时间。"贝迪维尔有点不耐烦了。

    "在这里说话不是很方便啊,老大。"劳伦斯瞥了几眼旁边的凯特和赛费尔,一边含糊其辞地答道:"还记得昨天那个[组织]跟你谈过的那件事吗?他们今天就要去进行挖掘工作,但是[组织]的人十分看好老大你的能力,特意派我过来打听一下老大你的意向呢。所以你到底是过来帮忙,还是不来?"

    贝迪维尔这才一愣,想起了昨天遇到的梅尔森兄弟会,以及兄弟会的祖斯特院士邀请劝诱他去参加埃及法老王古墓挖掘工作的事情。

    可是这么大的一件事,贝迪维尔还没有彻底的心理准备。劳伦斯突然在这里提起这个,狼人青年不禁有点愕然。

    "我现在还不能马上答应你们。我得和别人商量过了再说。"于是贝迪维尔机灵地绕圈答道。

    他还打算先和亚瑟王讨论过这件事,再决定到底应不应该掺和到这个神秘组织梅尔森兄弟会的事务之中去。

    "灭火已经完毕,舰长大人。"伊芙的声音打断了贝迪维尔的思绪。与此同时仓库的门已经再次打开。仓库内本已经抽了真空,因为没有氧气,所以火灾也随之而收敛。而仓库们重新打开的时候,更有一股空气的激流从众人背后涌进去。

    "真的灭火了,好厉害。"凯特凑热闹般说道:"狼大叔你们都想不到的办法,这个大叔倒是想出来了。"

    贝迪维尔白了那小鬼一眼:"狼大叔是什么鬼。"

    "啊哈哈哈哈,我喜欢这小鬼。"劳伦斯一副嬉皮笑脸地过去揉着凯特的头:"哪里来的小鬼?老大你的船里吃闲饭的人是越来越多咯。"

    "这小鬼是朋友托我照顾的。"贝迪维尔拉长了脸:"而且这里除了你以外,没有人是吃闲饭的。"

    "哈哈哈吃闲饭的大叔!"凯特又插嘴道。

    但这个时候劳伦斯的手还压在凯特那小子的脑袋上,劳伦斯有点生气地用力压了一下瘦弱少年的头。于是凯特那狡猾的小子马上又改口道:"吃闲饭的大叔都比狼大叔聪明!"

    "大人的对话你这小鬼别老是插嘴!"贝迪维尔真有点赏凯特一记耳光的冲动。

    "唉唉唉,希望里面的器械没有损坏得太严重喵!"排气一完结,赛费尔就迫不及待地冲进去仓库里。

    "你今天不是有比赛吗?"贝迪维尔也一脸从容地跟着走进去,还不忘问道:"你这小子昨晚在这里摆弄器械搞通宵了?不休息行吗?"

    "呃……行的喵。"赛费尔擦了擦他脸颊上的油污,其时他身上挺脏的,都是机油的污垢,甚至还粘着各种焊锡的粉尘:"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不小心就兴奋了一把,想把它弄好喵。"

    "然后喵大哥哥说可以帮我做个玩具来玩玩,结果就开始火灾了。"凯特在一旁帮忙解释道。

    "是物质打印机惹的祸,"赛费尔加了一句:"估计是里面的二极管老化太严重了,用的时候电压一大就开始烧起来了喵。"

    "呵,"贝迪维尔扬了扬眉头:"叫你净捡黑市的便宜货。"

    "没事的,一个二极管而已,很容易就能找到替换的元件喵。"赛费尔走到机器前拍了拍:"换完零件之后它就会像新的一样了喵。"

    贝迪维尔不说话,看着那外壳已经被大火熏得一片黑的机器。赛费尔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

    "伊芙,从现在起马上把这家伙驱逐出我的船外,不到下午五点钟都不要让他踏进这船一步。"

    "欸?!"赛费尔一脸无辜地哼道。

    "反正不这样做的话你就不肯乖乖地回旅馆休息,对吧?"狼人青年冷冷地看着赛费尔:"你这精神状态,怎么应付下午的比赛?"

    "可是"

    "别说了,快滚回去旅馆里歇着吧。"贝迪维尔懒得跟赛费尔争论,"伊芙,逐客!"

    "明白了,船长大人。"随着伊芙的声音响起,一群黄金圣甲虫魔像已经涌至,围着赛费尔转圈圈。

    "你不用做到这种地步吧喵……"赛费尔郁闷地道:"好吧好吧,我走就是了喵。"

    "我期待着在总决赛里与你们两兄弟碰头呢,别因为一些无聊的理由而打输了。"贝迪维尔目送赛费尔离去。

    "喵大哥哥还欠我一个玩具。"凯特撅着嘴说。

    "你耐心等等好了,他晚点会给你做的。"贝迪维尔不以为然地道。

    "狼大叔你也欠我一只猫。"凯特又说:"什么时候把小黑还给我嘛!"

    "小黑?"贝迪维尔愣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所谓的小黑其实是凯特最初带着一起走的流浪猫。于是他随口说道:"那猫不是在大不列颠的战舰上做除虫和检疫吗?没做好除虫怎么可以让它上我的船,猫蚤在船上到处跑,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检疫到底要花多久啊?"凯特有点不耐烦了,"人家要玩猫啦!"

    "你自己去问大不列颠的人吧。"贝迪维尔懒得再跟凯特解释,转头吩咐道:"劳伦斯,你到中午挖掘开始为止都闲着无事,对吧?帮我照看一下这小鬼行不?我有别的事情要去办。"

    "可以啊,照看小孩什么的,我最拿手了嘿嘿。"那家伙嬉皮笑脸的说道:"或许我该带他去见他的猫?"

    "对对对,去吧,你带着凯特,应该就可以自由出入大不列颠的船了。"狼人青年道:"那边的骑士们认得凯特。"

    "好耶,我去找小黑玩了。"凯特也说:"果然还是吃闲饭的大叔比狼大叔更可靠一些!"

    贝迪维尔几乎被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