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94章 裂变之于魔影(三十四)
    第1794章 裂变之于魔影三十四

    听到卡斯特罗的吼叫,艾尔伯特仿佛整只老虎缩小了一圈:"呃……她是被派过来杀我的刺客啊,怎喵不可以打起来……"

    "谁被派过来杀你了?"那名本已躲在卡斯特罗身后的黑兔人也一脸无辜地走上来:"明明就是你们这些破坏者毁掉了梅尔森石,长老的预言一点都没有错。ww*w.."

    "什喵?!"艾尔伯特一时间哭笑不得:"所以我反倒成为坏人了咯?!"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穆特也走过来低声问。

    "而且这人还用幻术迷惑了小哥哥,让小哥哥替他办事!"那名黑兔人女子又加了一句。

    "小哥哥?"艾尔伯特皱了一下眉头,他不免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这家伙曾经是我的徒弟,不管他的胆子有多大,谅这臭小子也不敢动手毁掉梅尔森石。"卡斯特罗于是为艾尔伯特辩护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预言里明确表示[一名白色的毁灭者会为梅尔森石带来终结],难道这头白老虎不就是那名[白色毁灭者]吗?"

    "什喵鬼……这难道不是迷信的说法而已喵?"艾尔伯特不禁郁闷地搔了搔头。然后他的眼睛下意识地飘到了旁边的猫人少年穆特身上。

    实际上现在的艾尔伯特还穿着一身黑色衣服,这衣服是他最初准备好的,等给鲁夫做完葬礼以后本就打算换上,之后却碰见鲁夫的妈妈,在鲁夫加洗完澡之后才换了衣服;穿着这身衣服的艾尔伯特实际上只有他的白色老虎头可以算是白色的,头以下的部位都是衣服的黑色,严格来说他不算是什么"白色毁灭者"。

    而相反……穆特在鲁夫家洗完澡之后换上了鲁夫的衣服……那身便服倒是白色的。

    该不会艾尔伯特心生怀疑。

    "和艾尔伯特先生无关,是我毁掉了梅尔森石。"猫人少年穆特这时候才开口说道。

    "小哥哥你在胡说什么,这里是你的家,是你的故乡,你才不可能毁掉梅尔森石呢!"那名黑兔人女子似乎认识穆特又或是说,她认识鲁夫,并把穆特错当成了鲁夫,所以她不断地为猫人少年辩护。

    "那个,小姐,有一件事你似乎搞错了。"艾尔伯特看不下去了,直接戳穿道:"你说的小哥哥该不会是指鲁夫吧?然而他已经不在了,这小子虽然看上去和鲁夫很像,但他叫做穆特。"

    "骗人……"黑兔人退后了一步:"小哥哥明明没死,他明明就站在这里……他只是被你这个坏人洗脑了,控制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咳咳,大小姐……这件事我明明已经对你说过的"一旁的卡斯特罗不禁澄清道:"那名叫做鲁夫的猎人已经……"

    "根本没死,你们别骗我!"黑兔人仍然固执地说:"他不就站在这里吗?就在我的面前!"

    艾尔伯特见再跟这人解释下去也是浪费时间,便不再解释太多了:"我不管你们接下来有计划,反正我现在就要去把鲁夫的坟墓移开,把他的遗体交给大不列颠的人,让他们把遗体放到别的地方下葬。梅尔森石已经陷落,继续把鲁夫的遗体葬在这种地方,他的遗体只怕会落个被野兽们吃掉的下场。"

    "你一开始就别去自作主张地盗走遗体,把葬礼交给交给豹人们去办,不就好了吗?"卡斯特罗副会长一脸责怪地看着老虎。

    艾尔伯特不说话。他最初只是想为自己的朋友做点什么,尽管他所做的一切都事与愿违,甚至最终导致了梅尔森石的灭亡。他已经够心塞郁闷了。

    以爱之名,不可能为恶。

    但却总有人,在不适当的时机做了不适当的事情,最终导致恶事惨剧的生。

    真是失败的人生。

    那名黑兔人女子最初还压根不相信艾尔伯特他们的话,以为他们只是在骗她。但当艾尔伯特重新又去把鲁夫的棺木从泥土里挖出来,那名女人坚持着把棺木打开来验尸,看到了躺在棺木里永远地睡去的鲁夫的时候,她总算接受了这一切。

    "所以,你打算把他带过去给大不列颠的人,求他们把鲁夫的遗体安葬在大不列颠的公墓里?"一旁的卡斯特罗冷冷地说:"别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大不列颠人的习惯也是把遗体火化再安葬的。现在谁都怕魅魔利用遗体来做死灵战士,特别是大不列颠这种不太平的国家。"

    艾尔伯特刚想把棺木的盖子盖回去,听到卡斯特罗副会长的话,马上浑身颤动了一下。

    "那我该怎喵办?把遗体交给豹人们,让豹人们把遗体火化掉咯?"

    "至少我们能自己选择安葬的场所。"卡斯特罗不带感情地说。

    "在大不列颠也能选择墓地……有钱就行了。"虎人青年倔强地说:"我有朋友和大不列颠的国王亚瑟王是关系亲密的朋友,去求他的话,多好的墓地都能准备到,而且我也有足够的钱。"

    "这样不合理。"卡斯特罗却没有想过退让半步:"虽然只是见习猎人,打猎人鲁夫是一名殉职的猎人,他值得受到猎人组织的尊重。他应该被安葬在工会指定墓园里,受到其他猎人的景仰。你不能就这样剥夺他受人尊敬的权利。"

    "人都死了还谈什么受尊敬!"艾尔伯特不服。

    "人都死了还计较什么漂亮的墓园!"卡斯特罗更加不服。

    "你们都别吵了!"在旁观的穆特原本一直保持着沉默,但这时候他已经无法继续保持沉默了:"这种事情本来就不由你们这些局外人来作主,吵什么呢!他应该被安葬在哪里,应该由他的家属来作主,不是吗?!"

    "噢,所以……?"艾尔伯特带着期待的目光死盯着穆特不放。

    "鲁夫的妈妈似乎已经被大不列颠的人带走了,在这里剩下唯一一个算是他家属的人就是我。我作主。"猫人少年于是鼓起勇气说道。

    "所以,你是……?"卡斯特罗也用审问般的语气问道。

    "我是他弟弟,这答案你满意了吧?"猫人少年瞥了魔兽猎人工会副会长一眼。

    卡斯特罗沉默了片刻,而他身旁那名黑兔人少女的脸色则变得更为阴沉。

    "可以。这事就由你作主吧。"卡斯特罗退让了:"而且你最好尽快作出决定。大不列颠的人把梅尔森石的居民都疏散完毕以后就会走,那时候再找他们都来不及了。"

    "根本用不着找他们。"穆特使个眼色让艾尔伯特退开,同时已经举起他的结晶刺剑:"哥哥就在这里安葬,他应该一直长眠在自己的家乡,哪怕家乡已经毁灭。"

    猫人少年把结晶刺剑戳向棺木下的地面。

    艾尔伯特和穆特为了埋葬鲁夫,原本就在那里挖了一个颇深的坑。当在他们重新把棺木挖出来的时候,这个坑从未被填过,只是从一侧挖了个比较容易下去的凹洞而已。

    而现在,当结晶刺剑戳向地面的时候,这个坑开始被不断生长出来的结晶簇所包围,填满了。穆特手里结晶刺剑的效果似乎是和他戳在物事上的时间成正比的,时间越久,结晶化就越严重。

    从土坑里不断蔓生而出的结晶簇把棺木封印在其中,并继续向上生长,长势甚至有加剧的趋势。艾尔伯特他们一边退后一边看着这结晶坟墓的成形,直到这结晶坟墓最终变成了一个半径越十英尺,高约三英尺的结晶柱子。

    作为一个人的坟墓,这柱子甚至可以说是过分华丽了。但作为猫人少年鲁夫的坟墓,似乎并没有人会对这过分华丽的水晶冢有意见。

    "做到这种地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卡斯特罗低声嘀咕道。

    "魔兽们不会来打扰他喵?"艾尔伯特刚想问这个问题。但他马上就止住了问问题的冲动。因为那是个愚蠢的问题。被封印在水晶冢之中的猫人少年的遗体是不会腐烂的。既然那是不会腐烂的遗体,也就是说它也不会传出任何吸引食腐野兽们过来啃噬它的腐臭味。

    更何况,已经变成了结晶的一部分的鲁夫,魔兽们啃不动吧。变成这副样子以后,鲁夫确实可以长眠了。如果世界上还有魔兽敢冒着被结晶扎得伤痕累累的危险,偏要过来啃食一具硬邦邦的结晶遗体,还不怕被扎得胃穿洞的话……它肯定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那样的话,鲁夫也只能认栽了。

    "小哥哥…再见了……"那名黑兔人女子噙着眼泪低声嘀咕道。

    "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我们走吧。"艾尔伯特对猫人少年使了个眼色,走向他的铁骑。他没有空继续和卡斯特罗等人闲聊,反正他知道卡斯特罗迟早还是会过来找他的。

    "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跳上铁骑的后座以后,猫人少年无力地贴在艾尔伯特的背上地上说:"我想,真的是我,毁灭了梅尔森石。"

    说完这话以后他整个人近乎虚脱,勉强地搂住艾尔伯特的腰,在抖。

    "我知道。"艾尔伯特其实早就明白了一切,此刻的他只是温柔地回答道。穆特把自己的事拐着弯儿告诉了鲁夫的妈妈。受到巨大打击的鲁夫的妈妈才会精神崩溃,最终无法压制住白龙大人的力量,导致守护者之塔失控。

    最初被抛弃的是穆特,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导致穆特被抛弃的人肯定有责任,梅尔森石的猫人们全都有责任。而那个被抛弃、被丢在异乡成为奴隶,吃尽苦头的猫人少年,在这么多年后,回来间接毁灭了这座城市。

    卡玛命运之轮回,往往残酷而无情,但它却有着扭曲的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