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87章 裂变之于魔影(二十七)
    第1787章 裂变之于魔影二十七

    与此同时?,深夜,梅尔森石郊外的某处。.

    "真安静。"穆特一边打着火把继续前进,一边因为深夜的寒意而打了个哆嗦。

    "确实安静。"艾尔伯特走在前面,附和般应答了一句。

    实际上梅尔森石城镇的上空仍然悬停着不少为了救灾而来的大不列颠战舰或飞艇,城内一片吵闹。而老虎他们却仅仅是离开了城区大概两百码左右,一旦到达了郊区,城内那种纷扰慌乱的气氛便马上沉淀了下来。整个世界变得安静,甚至安静得有点吓人了。

    他们当然不是为了好玩儿跑到郊外来的。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取回停泊在湖边的铁骑,然后乘坐铁骑回去埃及。今晚要办的事情都办妥了虽然和计划有巨大的偏差而他们理应尽快赶回去休养生息,好赶在明天九点之前和斯芬克斯老爹的人汇合,继续去进行下一场暗黑美式足球的比赛。

    距离铁骑的停泊处其实还有好一段路,而这一路上却也寂静得让人尴尬。为了缓和一下这种窒息的气氛,艾尔伯特便开口问道:"所以……你身上的伤还好喵?回去以后需不需要再躺进那个医疗舱里进行治疗?"

    穆特白了老虎一眼:"那个需要裸睡的医疗舱吗?噫,算了吧。"

    他摸了摸之前手上的胸口,甚至再早前做阑尾炎手术的时候留在腹部的创口。实际上这些伤口很神奇地都被堵上了,即使还留有浅疤痕,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再进去医疗舱里休息一个晚上固然会更保险,但躺在医疗舱里进行治疗,也是需要消耗大量体力的。实际上用不用那种医疗舱只是一个是保留体力还是治愈伤口的,二选一的选择题。而穆特觉得现在这身伤已经不影响他的行动了,他选择保留更多体力,也就是说今晚要在普通的床上睡一个好觉。

    "是喵?"老虎却不以为然,甚至是类似于开玩笑般跟猫人少年打趣道:"嘿嘿嘿,不用害羞啦,贝迪维尔那家伙和我很熟,我有要求他肯定会答应的。要不我也陪你"

    "不用了谢谢,你这个变态。"穆特忙打断道。

    "哼,真是个小气鬼。"艾尔伯特嘀咕了一句,然后突然一手压在穆特的猫头上。

    "嘿,我再怎么小气你也不至于"

    "不是!"艾尔伯特自己也蹲伏下来,并压低声音:"嘘!小声点儿,行动放慢!前面似乎有什么!"

    虽然猫人少年穆特本身没有受过太多战斗训练,平时也缺乏警觉,但这个时候他也看到了。在远处,在停泊龙骑士多哈的那辆黑色铁骑的湖边,有一群黑影在移动。

    "真糟糕呢。是魔兽喵…"艾尔伯特灭掉火把的同时自顾嘀咕起来。夜色颇暗,但是月光还是有的,加上那个湖的湖边上有不少类似芦苇的奇妙的夜光植物在掩护,艾尔伯特刚才的火把光芒应该还没有被对方察觉到。

    但艾尔伯特这边也同样看不清楚对面那些移动着的大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天太暗看不清远处,近处还有各种夜光植物在阻碍他的视线,让他无法很好地适应黑暗。

    他只能大致猜测到那些移动着的大影子应该是某种大型的魔兽,而且它们为数众多,数量至少有过十。

    有点糟糕。即使艾尔伯特能从这个距离奔过去开动铁骑逃离,时间上似乎也十分吃紧。更何况他还带着穆特那毫无战斗能力的小子。鲁莽冲过去的话只会受到魔兽群的袭击吧。

    "为什么会有魔兽。"猫人少年低声嘀咕道,"大不列颠的战舰明明都在城内停泊着,那气势应该早就把魔兽们都吓跑了吧?"

    "有些魔兽可不是能简单地被吓跑的。"艾尔伯特答道。

    而且,越是不怕人的魔兽,越是证明它们很危险。老虎心里嘀咕的话没有说出口,只是为了不让猫人少年穆特过分担忧。

    但是事情也奇怪。魔兽们不敢进城去和大不列颠的骑士们硬碰,这点艾尔伯特可以理解。但它们没有逃远,反而围聚在城郊这个地方,而且还是围在多哈的黑色铁骑附近,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说多哈的铁骑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了这些危险的大型魔兽的注意力?

    想到这里,艾尔伯特心里一凉。

    没错,那是遗体的气味。

    艾尔伯特驾驶铁骑飞过来的时候,铁骑的后座放着装有猫人少年鲁夫的棺木。

    鲁夫的遗体虽然一路上都有被冷藏处理,一般是不会出尸臭的。但是天知道冷冻在什么时候结束呢?遗体的腐烂程度又到了哪一个水平呢?

    那群魔兽恐怕不仅仅是大型魔兽那么简单,它们是腐食者,专门啃食死者的遗体。所以他们才对尸臭味又或者说尸体未腐烂时的气味,特别敏感。

    "这群秃鹫。"艾尔伯特暗骂了一句:"他们是为了啃噬鲁夫的遗体而来的。"

    "什么?怎么会"

    "不会有错的,它们的盘算我都看懂了。"老虎恨恨地说。

    当然,艾尔伯特他们最初埋葬鲁夫的时候,为了避免野外的野兽胡乱翻挖坟墓,特地把墓挖得很深。老虎还用从豹人们那里盗来的各种净味的香木,这种香料的作用就是抵消掉遗体腐烂时出的尸臭味,好让深埋在地里的遗体在彻底化成白骨之前,不会被食腐动物们叨扰。

    正常而言,那群食尸的魔兽们不可能那么简单找到鲁夫的坟墓所在地。再退一步说,梅尔森石守护者之塔出的白光,原本也应该把这些格外危险的魔兽们驱走。

    但现在情况变了许多。守护者之塔已经陨落,鲁夫的故乡梅尔森石很快就会变成一座荒芜人烟的死城。如果没有人阻止那群魔兽的话,鲁夫的遗体被这些野兽们挖出来吃掉,只是迟早的事情。

    它们在龙骑附近嗅嗅探探,就是为了找寻到达鲁夫的坟墓的蛛丝马迹吗。

    老虎一咬牙。

    既然如此,他就不可以从这种地方轻易离去了。必须先把这群怪物们杀光,然后……嗯,移动鲁夫的墓地?

    虽然非常遗憾,但梅尔森石已经不是可以把猫人少年鲁夫安然下葬的地方了。或许回去拜托大不列颠的人,他们会给鲁夫找到一个更为安全宁静的墓场?

    "你想干什么?"穆特见艾尔伯特满脸凶狠地提着武器站起来,不禁担心地问。

    "杀掉那群家伙,然后给鲁夫再找新的墓地。"艾尔伯特直说道。

    "你疯了吗?那里少说都有好几十头魔兽吧?你现在一身伤,即使没有伤在身,独自对付那一大群怪物也等于是去白白送死!"

    这点道理,艾尔伯特当然是知道的。他肩膀上被白龙的结晶吐息喷过的地方,现在还留有一个非常严重的伤口。即使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也不会改变这伤口未曾治愈的事实。老虎动一下手臂,那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但是不能不上,艾尔伯特知道现在的自己必须硬着头皮上了。那群魔兽不找到鲁夫的墓穴是不会简单地退去的,而且只要它们一直不离开,艾尔伯特也没机会使用龙骑离开此地。

    当然,大摇大摆地冲过去和那群怪物血拼,确实是自杀之举。老虎再鲁莽,也不会愚蠢鲁莽到一头跳进怪物们的口中送死那种地步。

    必须先想个办法引开它们。

    艾尔伯特在思索中情不自禁地皱了皱眉头。他手里没有别的远距离武器了,唯一能够攻击到中距离的暴风枪刃不仅弹药严重见底,开枪还会制造出巨大噪音,可能引来更多敌人。要是这个时候有弓箭特别是毒箭就好了。可惜这种东西一时间根本没法找到吧。

    咦,等等。或许真的有办法。艾尔伯特转头看了看不远处那间小屋,也就是猫人少年鲁夫的老家。说不定屋子里真的藏着什么可以使用的武器呢。

    "跟我来。"艾尔伯特朝穆特使了个眼色,已经俯下身子蹑手蹑脚地朝着屋子的方向走去了。

    "等等我!"猫人少年既没有受过专业的战斗训练,也没有受过专业的潜行训练,他只能笨拙地挪动着身体,半蹲半伏,尽可能不出声音地跟在老虎身后。当然,潜行状态下他移动得比艾尔伯特慢多了,很快就被老虎拉开了一段距离。

    "吱"艾尔伯特掀开古老的木门时,那门出的声音不禁让老虎头皮麻。

    不过还好,远处那群大型食腐魔兽只顾得在湖边找墓穴,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艾尔伯特他们这边。即使有一点点不寻常的声音,估计也会被那群魔兽们各自移动时的沉重的步伐声所掩盖。

    "快点!"艾尔伯特已经半个身子躲进了屋内,只露出半个身子朝猫人少年招手,催促穆特过来,好让他关上门。

    "别催我!"猫人少年不满地哼道。远远落后的他,内心本来就够焦躁了。

    "穆特!"艾尔伯特的叫唤声突然急促了起来:"快点!好像有什喵不对劲!"

    猫人少年被吓了一跳,于是连滚带爬地过来和艾尔伯特汇合。艾尔伯特一见穆特到来,马上就关上了门。然而他关上门前的一刹那,很清楚地看到了,那群魔兽之中有一个与巨兽们的影子格格不入的影子。

    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