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78章 裂变之于魔影(十六)
    第1778章 裂变之于魔影十六

    本来,傲慢之座有着强大的防御力和自愈能力,普通的伤害根本奈何不了它。wwんw..但煞星动的这招[碎星击]是可以把一座荒岛夷平的毁灭性打击,而这打击的所有威力又都集中在火蜈蚣身上。正面吃了这一招,即使是无限接近于神明的傲慢之座,也不得不被暂时打得粉身碎骨吧!

    "好疼疼疼疼疼疼……!浑身都疼……!"星辉龙从地面上爬起,此时已经不是巨龙的形态,而是变成了那名金甲少年的外形。他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处于使用完猛招之后的虚弱期,继续保持巨龙的外形很容易受到偷袭,还不如把自己的体积缩小,更容易躲开攻击。

    他揉了揉酸痛的背脊,在硝烟之中四处张望,试图找寻被炸得粉身碎骨的敌人。他知道敌人会再次爬起来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他必须在这之前找到傲慢之座的弱点,并把它加以摧毁。

    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无敌的力量,这一点煞星深信不疑。果不其然,被轰击并被炸得粉身碎骨的火蜈蚣傲慢之座,除了已经飞散出去的灵体外壳外,还落下了一个东西。

    那个可以称作"核心"的东西,外形却格外地诡异,和煞星想象之中的那种球体状的核心有所不同。那是一根树枝,黑色的树枝,如同焦炭般的树枝,却在其粗糙熏黑的树皮缝隙间透出火光。

    就这样看的话,这跟树枝的外形和结构还这有点和岩黑龙奥杜因有点相似呢都是从焦炭黑色外壳之下,透出如同熔岩般的火光。

    破坏了那个东西,战斗就算是结束了吗?煞星皱了皱眉头,尽管直觉告诉他事实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星辉龙却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再拖拖拉拉的话,被炸散了的傲慢之座又会重新成形,那时候就很麻烦了。

    星辉龙于是提起他的绯红妖刀冲上去,对准那根焦炭火树枝就是一刀!

    咚。那是沉闷的,如同砍木头般的响声。焦炭树枝被一分为二。而那火焰般的魔力却如同病毒般感染了煞星手中的绯红妖刀,在原本就暗红色的刀身上侵蚀出火焰般的刃纹。

    [凝视深渊者,深渊也在凝视你。吞噬混沌者,混沌也侵染你。]

    星辉龙脑海中似乎响过这样的一句话,这话是谁说的就不可而知了,就如同最初他能够感觉到傲慢之座叫做傲慢之座那般,这谜之音似乎是冥冥之中某个神明在给他出的提示。

    还有某个东西噗通的一下落在地上。那声音引起了星辉龙煞星的注意,所以他朝地面多看了一眼。有某颗红色的晶石般的东西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地面上,但它的红色其实完全是来自于它本体内出的火红光芒,而这光芒似乎在消退,在转变。红色完全退去之后,它则被某种乳白色的光芒所替代。原本看来又诡异又不详的红色晶石,被白光顿时渲染出一种略带惨淡的、圣洁的氛围。

    煞星在犹豫着要不要伸手去碰那颗宝石。他有点害怕那诡异的东西就是那个灵体的本尊,如果他伸手去碰那颗宝石,说不定又会像岩黑龙奥杜因那样,被某种充满恶意的灵体所寄生。

    但是那宝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没有玩出更多的花样。作为一条高傲的龙,星辉龙煞星也没有不去回收他的战利品之理。他最终还是伸手去捡起那颗白色的晶石,打算带回去大不列颠,先看看它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再说。

    而这战场之中,还有一件物品,是煞星需要去收集的。

    星辉龙回头看了看已经被切成了至少三块大碎片的岩黑龙奥杜因。奄奄一息的奥杜因似乎闭着眼,并没有继续做出任何行动。但是岩黑龙的胸口,特别是的心脏所在的部位,其实还连接着脖子,以及头,按照龙类的再生能力来推测,煞星知道奥杜因会活下来的。

    他于是转而去看被切断的,岩黑龙奥杜因腰以下的部分。

    "这脊椎骨我就取走了咯?"他用近似于征询般的语气说道,走过去抽脊椎。当然他根本没有预计过奥杜因会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奥杜因看来已经失去了意识。

    "…你真的是……那位大人的……儿子……"倒在那边的岩黑龙奥杜因却说:"……我败给你了一次……没想到还会再败给你一次……"

    "你输过给我两次吗?难道把刚才你被控制着的那场战斗也算进去了吗?"

    "不……在更古早以前,当你还是个小鬼的时候……"岩黑龙却说:"那个时候我差点被你杀了……"

    煞星报以一阵沉默。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因为刚才的激战,整个火山岛开始颤动起来,这是火山爆的前兆。

    "回来。"煞星扛起一根巨龙的脊椎骨,同时叫了一声。飞散出去的作为传送锚点用的金色龙鳞们如同有生命般一边在地面上翻滚,一边向着星辉龙集中过来。

    "这里马上就要被熔岩所淹没……快走吧……"奥杜因低声说:"届时这里估计会变成一片混乱,烟雾弥漫吧。"

    "你可别死了。"星辉龙展开翅膀的时候嘱咐道。然而他马上就觉得这样说完全是多余的,便歪了歪脑袋:"别在意,反正你也不会这么容易死,对吧。"

    这次轮到岩黑龙奥杜因一阵沉默。

    火山喷以天崩地裂之势在进行着,吵杂的爆鸣声伴随着浓烟,在整片空间内弥漫。围绕着火山岛的那一道道黑火焰组成的火墙,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不会阻挡着星辉龙的去路。

    煞星变成巨龙,扛着他的战利品飞走了。而他身后则是尘埃漫天、并逐渐沉没的火山岛。长夜漫漫,他却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去浪费,因为他用作传送门锚点的龙鳞都在这一战之中用光了,想要直接传送到别的地方去必须用龙鳞重新建立锚点才行。也就是说他必须用飞的赶回去,而且是先去埃及把龙脊椎交给奥丁老爹,再回去大不列颠和哈斯基他们汇合。

    有够他忙了。

    然而他才飞出去不足一海里,在急飞行之中他突然惊觉自己身旁出现了某个黑色的东西,和他保持匀地飞行中。大惊之中他转头仔细观察,起初还以为那是某种生物在跟踪着他;仔细看清楚以后,他现那其实是一个传送门!

    但是……传送门……?

    他明明没有使用传送门的法术啊?!

    而且他已经把所有的锚点都解除了,理论上这世界上已经不会再有另一个传送锚点,可以把煞星带过去啊?

    那这个死跟着他的传送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星辉龙停了下来。

    果然,煞星一旦停止移动,他身旁那个传送门也停下来了。仿佛有某种打开传送门的源头之物,控制着那个传送门在移动,而这个[源头],一定也被煞星带在身上。

    然后星辉龙马上就懂了。他看到自己左臂上的银色手镯,也就是他父王的佩剑变成的那个东西,在出低调的白色光芒。是这鬼东西把传送门打开了的,而传送门的另一头,可能有某种未知之物,在期待着与星辉龙相遇。煞星变成了少年的模样,因为那个传送门的大小根本不足以让一条巨龙通过。他的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那个银色的剑盾。

    "父王,你打算把我带到哪里去?"他自言自语地低声问道。

    当然,没有人会回答他。只有一个黑色的传送门在静静地等待着星辉龙进入,那黑色的门内似乎透出某种神秘的闪光,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召唤。

    煞星吞了一口唾沫。因为连番大战,已经身心俱惫的他,本不想再生出更多的事端来。要是在这传送门另一头等着他的是充满恶意的某种东西,上来就攻击他,该怎么办?

    可是,这仿佛是他父王的意旨。龙帝泰坦斯留下的宝剑,在指引着煞星,要他到达这传送门的另一头去。

    星辉龙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去搞清楚这一切,即使只是出于好奇,也要进去探究一番。

    所以煞星没有继续思索,一头便扎进了传送门之中。

    嚯!

    和龙类那个必须穿越一个特殊的亚空间才能实现点对点传送的传送法术不同,这个传送门直接把煞星带到了一个奇妙的地方。

    在煞星面前的并不是一个到处是食人巨兽,洪荒狂怒的世界。在他面前也不存在满带恶意,挥舞着武器的敌人。

    在星辉龙面前的,仅仅是一个空旷凄寂的荒野。到处除了石头就只有石头,晦暗的光景让人分不出这是白昼还是黑夜或许是二者皆有。

    "这是……?"星辉龙不禁一头雾水,不知道他父王的宝剑为何会把他带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欢迎来到德拉寇克人的母星惑星德拉寇克。"一个声音突然说道,正如同这个声音的主人出现得那样的突然。

    在煞星面前一闪而现的不是别人,正是龙帝泰坦斯又或者说,龙帝泰坦斯半透明的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