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60章 追猎之于魔影(五十六)
    第176o章 追猎之于魔影五十六

    夜半,大不列颠的某处。wwんw..

    "呜嗯嗯嗯"哈斯基打了个冷颤,从睡梦中醒来:"尿尿……"

    深夜的卧室里,隐约传来对面另一张床上豹人少年哈尔的声音。

    犬人少年认为他的小伙伴可能已经深睡了,便不好意思把他叫醒。但是这么黑的夜里,哈斯基有点不敢一个人上厕所。

    "哈里哥哥?你还醒着吗汪?"犬人少年于是低声呼唤道。

    "醒着。"窗边一个黑影掠过,等哈斯基察觉到的时候,一只大乌鸦已经落在了犬人少年的肩膀上并低声说:"你要上厕所,对吧?我陪你过去吧。"

    "嘿嘿……"犬人少年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晚上喝太多果汁了汪。"

    "你并没有。"夜魔哈里却不带感情地回答道:"晚餐时的水分摄入量属于正常水平。你之所以会半夜感到内急,可能是因为神经紧张所致。今天受到了很多刺激,对吧?"

    "嗯……"犬人少年没有正面回答夜魔的问题,一边含糊地哼着一边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外,轻轻带上门。

    他出了卧室以后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你在逃避你的朋友。"夜魔突然分析道:"我也不是太清楚你们今天到底生过什么事,但是你似乎害怕和你的朋友哈尔共处一室。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觉得有愧于他吗?"

    "请、请别问啦汪……"犬人少年之觉得尴尬无比,只得求饶似的随口敷衍道。

    "好吧,我不问。"从某种意义上还算是通情打理的夜魔于是说:"但你要是真的觉得自己有愧于你的朋友,劝你还是尽快去跟他道歉吧。要诚恳地道歉。不管是多大的过错,如果你们之间的友情经得起考验,他最终一定会原谅你。"

    "哈斯基也不知道汪……"犬人少年模棱两可地答道。在凯亲王的宅邸略显幽暗的走廊上,哈斯基走了不算很远的一段路,就来到了洗手间。

    "呼"犬人少年又长舒了一口气,对着马桶释放。

    "话说回来,哈里哥哥你就不用吃饭吗汪?"正在方便的哈斯基脑子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没经大脑思考就随口问了出来:"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吃东西汪?"

    "部分魔族和龙族一样,可以很长时间不进食。"夜魔于是回答道,尽管他实际上根本没有回答这种问题的义务。

    "煞星叔叔就每天都有吃饭啊汪。"哈斯基于是说:"他也说过他可以很长时间不吃饭、不睡觉,但是他总是每天跟我们一起吃饭睡觉汪。"

    "那条龙是在模拟人类的生活吧。"哈里于是若有所思地低哼:"对人世一无所知的家伙却要强充为人。不尽好自己的职责,就知道偷懒"

    "但是哈斯基觉得和煞星叔叔一起吃饭是挺快乐的一件事汪。"犬人少年却答道:"大家坐在一起吃东西,不是挺好的吗汪?如果煞星叔叔在一旁盯着哈斯基看,却什么都不吃,那么哈斯基可能也吃不下饭了汪。"

    "嗯"于是,夜魔陷入了一阵沉默。或许只是因为他根本懒得去反驳,又也许他心里产生了别的想法,因而对某人改观。

    当然,哈斯基小解的时间并不会花很久,他抖了抖身子就提起裤子冲了厕所。洗完手之后他马上就走向自己的卧室,打算继续睡觉了。

    "好了,你也别闹了,早点睡觉吧。"哈斯基刚轻推开卧室的门,夜魔哈里就从犬人少年的肩膀上飞出,又落在窗台上。正常而言这个晚上应该就这样在沉睡中度过的,然而哈斯基在躺回自己的被窝之前,察觉到了某种异样。

    "呃,哈尔……?"哈斯基低声叫唤道。

    他听不见豹人少年的鼾声。在哈尔所在的那张床上,被窝里似乎有某种隆起,但似乎那隆起却没有生物呼吸时的起伏。

    一个人深睡的时候呼吸会放缓,呼吸可能会小到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地步,这或许是正常现象。但是不管它看起来是多么正常的现象,哈斯基还是感觉到了其中的怪异。应该说,哈斯基和哈尔在一起度过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他了解豹人少年的习性,知道哈尔不管谁得再怎么死,呼息也不会微弱到这种地步。

    也就是说……躺在那边床上的那个突起物要么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停止了呼吸的豹人少年哈尔,要么就根本是哈尔以外的别的东西,某种根本不会呼吸的东西。

    正常的逻辑哈斯基,应该是前者。正因为是前者,犬人少年才大吃了一惊。

    "哈尔?!"哈斯基本来应该压低声音,尽可能不把人吵醒,但这种时候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哈尔,你还好吗汪?"

    没有回答。卧室之中被一阵死般的寂静所包围。这个音量的问本来应该足以把哈尔吵醒的,但是豹人少年并没有应答哈斯基的质问,而且房间之中依然静寂一片,甚至连豹人少年的呼息声都听不见。

    "有点奇怪。"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就连夜魔哈里也察觉到了异样。大乌鸦再一次飞到了哈斯基的肩膀上,并朝着犬人少年低声嘀咕道:"过去看看他的情况。慢慢来,别做太大的动作。"

    哈斯基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走向犬人少年所在的那张床前。

    就这样利用窗边倾泻过来的星月之光观察,那个被窝里确实"安静"得诡异。虽然那里鼓起了一个类似人形的物体,但那东西一动不动,就连最轻微的呼吸起伏都看不出来,仿佛豹人少年哈尔根本不在被窝里,而是在里面塞了不少充数的枕头来装睡似的。

    真正的哈尔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哈斯基小心翼翼地走近床边。此刻的他还在乐观地幻象着这一切只是个误会,认为豹人少年只是因为太累了睡得很死,才没有回应他的呼唤。他抱着这种过于乐观的幻象,伸手过去,突然一下掀掉豹人少年的被子!

    看到的那副光景让哈斯基惊呆,而犬人少年肩膀上的夜魔哈里,则警戒地施展出一个防护盾。

    在床上,在原本豹人少年哈尔应该躺着的地方,少年的踪影已经消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类似蚕茧般的暗色团块,被无数奇妙的丝线紧紧包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