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59章 追猎之于魔影(五十五)
    第1759章 追猎之于魔影五十五

    "呜"倒在地上的红火龙幼龙抽搐着,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但实际上却受了很重的内伤。.

    他被某种重击打中,浑身的筋骨都撕裂了,碎裂的骨头刺穿血肉,撕裂的筋肉中则渗出血水,那血从他的火红色的龙鳞的缝隙之中渗出,在地面上蔓延开来。

    红火龙幼龙知道自己受了很重的伤。但最让他生气的不是自己被打成重伤这件事,而是他被打成重伤了,却始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打伤这件事。

    对手的度太快,攻击力太强大,一击就把红火龙幼龙打得倒地不起。实力相差得太悬殊,这甚至连战斗都算不上,只是红火龙幼龙单方面被虐打而已。

    "真没用。"岩黑龙的声音似乎在远处回响,但实际上他并没有距离得那么远,只是因为红火龙幼龙在即将晕倒之前,身边的世界被耳鸣所占据而已。

    "我以为你至少能够撑过五分钟呢。没想到连五秒都撑不过去。"

    尽管如此,奥杜因的话,煞星还是听得很清楚。因为那话格外地刺耳,每一字每一句,都刺痛了红火龙幼龙的心。

    "你果然不可能是那位大人的儿子。你不配。"

    "那位大人可是刚出生一周就有能力和一名巨魔抗衡,尚在幼年期就统率龙族大军和人类交战的伟大人物。现在的你连他千分之一的力量都继承不到。"

    "你果然……是个野种。"最刺痛红火龙幼龙的那句话最终从奥杜因的口中脱口而出。

    "嗷嗷嗷嗷嗷……!"因为愤怒而丧失理智红火龙幼龙,不顾自己浑身受到的重伤,挣扎着爬了起来。

    "杀了你……!"他低声念叨道:"你这个臭家伙……我要杀了你!!"

    "还有余力继续战斗吗?有趣。"奥杜因退后了一步,身上的龙鳞再次冒出火光:"那就继续把你虐打一顿好了。"

    十分钟后。

    躺在血泊之中,意识模糊的红火龙幼龙,隐隐约约听见有谁和谁在对话。

    其中一个似乎正是岩黑龙奥杜因的声音:"跟我走。你是那位大人的后人,你的血统最纯粹。唯有你有足够的资格领导龙类的大军,再次向人类反攻。"

    "我才不要跟你走!"另一个听起来颇为稚嫩的声音回答道:"我在问你,为什么要把哥哥打伤!回答我!"

    沉默了一会儿。

    "他试图阻止我。"奥杜因回答道:"所以就让他尝点苦头了。但是你放心,这种程度的伤是不会杀死他的。让他在这里躺上几天,估计就能痊愈了吧。"

    "现在,跟我走吧,龙帝泰坦斯的后人。"奥杜因命令道:"你还有很多成长的空间,你还需要进行大量的训练才能独当一面。已经没时间再在这种地方磨蹭了。"

    仙维亚……!

    又是一阵沉默。

    "不要!"白霜龙幼龙怯怯地回答道。原本胆小怕事的他,头一次,面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力量,却拿出了勇气来反抗。

    "我才不要跟你这种家伙走!你打伤了我哥哥!为什么我还要相信你这种家伙!"

    然而另一个声音却哼笑道:"你有选择的余地吗?"

    即使红火龙幼龙目前什么都看不见,眼前被一片黑暗所蒙蔽,但他似乎能够想象得出,此刻挂在那巨龙脸上的表情。

    奥杜因那高高在上的神情,一定在嘲笑着他们。

    岩黑龙奥杜因用他那高高在上的神情,刚才不仅嘲笑过红火龙幼龙,现在也一定是在嘲笑着红火龙的弟弟。

    你可以嘲笑我

    "仙维……!"红火龙幼龙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但是他办不到。伤的太重了。

    但是你!

    尽管如此,他还是挣扎着扭动脖子,把自己的头,从那血泊中抬起。

    不准你,嘲笑我的家人!

    只是轻微的张了一下嘴,仿佛就用尽了他所剩下的最后一点力气。然而他绝对不能让自己最后这点挣扎,变得毫无意义。

    他把自己体内剩下的最后一点魔力,全部倾注于喉咙之中。在他的喉咙里,庞大的魔力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酝酿,并又魔力转化为能量,纯粹的热能

    吼!他张开嘴巴就是一喷,那火焰不是普通的火焰能比。那苍白色的火焰如同一道光柱般朝着岩黑龙的胸前直射而去。这让人措不及防的一击,却又是致命无比的一击。那热量高得恐怖的青白火焰光柱击中了岩黑龙的胸口,开始融化岩黑龙那原本就能够耐受高温度的岩石黑鳞。

    "呜?!"在奥杜因反应过来之前,火焰已经在他胸口烧蚀出一大片。融甲见骨,露出来的肋骨也很快就被火焰的洪流灼成焦炭。再这样下去,青白的火焰光束就会贯穿岩黑龙的心脏龙类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弱点!

    但是奥杜因没有办法躲闪。不是因为他目前的度躲不过这高光芒的持续攻击,而是因为此刻的他太过惊讶,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为妙!

    这区区的红火龙,火龙之中最下位的小杂种,竟然用这种莫名其妙的攻击,重创了身为岩黑龙的他?!作为一条高傲又有高贵血统的龙,奥杜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然而他如果不赶紧躲闪,等待着他的就是死亡!意识到这一点以后奥杜因已经移动了身体,打算先让心脏部位避开这个恐怖的火焰光束再说!因为其他部位即使受到重创,也不至于让他丢掉性命啊!

    然而奥杜因这个躲闪的动作已经是多余的了,因为这一青白色的火焰光束并不能维持太久。红火龙幼龙体内的残存魔力已经被彻底消耗光,煞星瘫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哥哥?!哥哥!"在红火龙的意识完全被黑暗与寂静吞噬之前,他似乎还能听见弟弟仙维亚的呼唤。

    那之后到底生了什么事呢?煞星已经记不清楚了。他能记起的,只是数个月后苏醒过来的自己,以及陪伴在他身旁的白霜龙幼龙。

    岩黑龙奥杜因似乎并没有把仙维亚带走,而是就此撤退了。

    "是吗"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的星辉龙,突然叹道:"果然还是不能就这样逃掉呢。"

    因为,这是当初那场决战的再续。

    即使奥杜因已经变成了那种样子,即使战斗下去也没有了意义

    即使只是意气用事,煞星也仍要与过去的一切,作个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