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53章 追猎之于魔影(四十九)
    第1753章 追猎之于魔影四十九

    "可……恶!"岩黑龙奥杜因扭了一下头,他似乎想从自己全身喷出火焰来攻击煞星,然而就连这样也无法做到,在不断变红喷出火焰与熔岩的只有他脖子以上的部分,而从这部分喷出来的火焰根本无法伤及站在奥杜因背上的星辉龙煞星。eΔ  小Δ说ん.

    "再告诉你一件事吧,我愚蠢而无知的表兄。"煞星接着说:"龙类的再生能力不算强,而且越是内部的伤越是需要长时间来再生。如果只是断了腿折了翅膀,你的伤或许能在几个小时内在再生完毕。但是内脏、体内的神经被损伤了,需要过上好几天才能彻底复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星辉龙猖獗地笑着,开始用绯红妖刀沿着最初的伤口切下去,开始在奥杜因的背上割开更深的口子:"这场战斗是我赢了。你就乖乖地躺在那里,看着我把你的脊椎整条抽走吧!放心!虽然我把你的脊椎拆出来的过程会让你受到很重的伤害,但是你现在根本感觉不到!一点都不会疼的!真正的钻心痛楚是在数天后,当你的脊椎开始再生之时,才能感觉得到!"

    噼哩,噼哩哩、噼哩哩哩哩哩哩奥杜因只能听见有声音在他背后响起。那声音像极了坚果外壳被切裂时产生的清脆响声,却连续而吵杂。不用多说,那就是煞星用绯红妖刀切开岩黑龙的皮肉时,出的声响!

    虽然无法感觉得到痛楚他脖子以下神经都被切断了,奥杜因仍然觉得无比难受。对于高傲自大的岩黑龙而已,这种精神上的虐待比上的虐待更为让他痛苦。

    仿佛早已有了觉悟,他低声哼道:"杀了我。"

    "杀了你?为什么?"煞星冷嘲热讽般哼道:"我可没有心情杀人,即使是品格恶劣的你。我承诺别人的事,是把你的脊椎带回去,而且还得让你保持活着的状态啊!"

    "哼!!"奥杜因咬牙切齿,嘴角甚至流出了鲜血。他的的话语中满怀怨恨:"你不趁这个机会杀了我,等我恢复过来以后,即使是追踪你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把你找出来,杀掉!这种奇耻大辱,我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

    "[你如果还想尝到失败的滋味,那就再来挑战我好了]"星辉龙突然说道:"嘿,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挺熟悉的。哦对了,这是几年前我来挑战你的时候,你对我说过的话。我现在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你觉得怎样?"

    岩黑龙突然沉默了。

    "我已经有对付你的办法了,我敢保证你来挑战我一千次,一千次我都可以打败你。你真的不怕被羞辱,就来找我好了,我随时奉陪。"星辉龙没有理会奥杜因,而是继续剥解着岩黑龙的背脊,已经在奥杜因的背上切除又深又长的一道大伤口。在那血淋淋的伤口中,奥杜因的整条脊椎都露出来了,就差没有被煞星抽出来扯断带走。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岩黑龙气得咬牙切齿,这次甚至连自己的龙牙都咬崩,他任由那些锋利的牙齿在颚骨的带动之下互相挤碎对方,甚至任由碎裂的牙齿碎片刺进他的牙龈之中!

    他的脑袋在冒烟,在红热,从龙鳞的缝隙之间喷射出火焰和熔岩:"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煞星本来可以不去理会奥杜因,继续他抽取脊椎的工作。但是岩黑龙吼叫得实在刺耳,把整个火山岛都撼动了,让这个本来就是活火山、构造极其不安定的岛屿,进一步地爆!

    "啧啧"星辉龙低声轻叹了一句,他也似乎有某种奇妙的预感,知道有什么事情即将生了。

    果不其然,不仅仅是火山喷底壳震动,就连奥杜因这边也在疯狂地颤动起来。本来从颈椎处被一击切断了脊椎的奥杜因,理论上是不可能再控制自己的身体活动,也就是说他的下半身应该是瘫痪了无法行动的。但事情就这么怪异,岩黑龙奥杜因的下半身在颤动,身上的龙鳞在闪烁着火光又或者说是龙鳞夹缝之间的火焰开始疯狂地闪耀起来。

    煞星感觉到事有蹊跷,马上一拍翅膀飞走,和奥杜因保持一定距离。

    然后,有趣的事情生了。

    本来应该不能动弹的奥杜因突然动起来了。不顾背脊上的巨大创口,岩黑龙就像没有受过伤一样若无其事地爬起来,而他的眼中却早已没有了原本的神采,被某种愤怒的红光所占据,如同一头狂的猛兽。

    本来已经无法动弹的巨龙突然动起来,这肯定不是偶然。煞星感觉到一股让他极其讨厌的气味,这气味明显不是奥杜因的味道虽然他的味道也有够讨厌的这气味是别的生物的气味。

    不,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是生物。

    是灵体……吗?

    煞星才猛然想起,今天下午时分在那个教会的地下室里,也传出过类似的讨厌气味。那个时候煞星面对的是一条尸骸的巨龙,又或者更精确地说,实际上是某种神秘的力量操控着龙骨在动。

    现在出现在煞星眼前的,也是同样的东西吗?

    有某种着火焰般的红色的灵体,在操纵着岩黑龙奥杜因的身体,把脊椎神经已经被切断,无法动弹的岩黑龙,如同傀儡般控制着!

    "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且连意识都被夺走了,现在的奥杜因只是一头野兽,或者更糟糕的,某种连野兽都不如,不可名状的东西。他咆哮着,那吼声之中不仅仅是蛮野,更是空洞。硫磺的蒸汽伴随着火光从岩黑龙的嘴中喷出,仿佛就连那气体也在着火光!

    "我就知道,事情不会如此顺利。"星辉龙不禁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