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45章 追猎之于魔影(四十一)
    第1745章 追猎之于魔影四十一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梅尔森石难道就这样完蛋了?!"穆特瞪大了眼睛看着亚瑟王:"那、那么,这里的居民该怎么办?!"

    "大不列的骑士团已经赶过来救援,梅尔森石的居民不会被魔兽所伤,你大可放心。ㄟ."骑士王说道,"既然梅尔森石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居住的地方,这里将会荒废,而猫人族将会分成两拨难民,一方会被凶牙族收容,住进凶牙族的领土内。另一方则会移居到大不列颠吧。"

    猫人少年眯了眯眼,不说话了。

    "开玩笑!你是想说,我们刚才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上的喵?!"艾尔伯特咧嘴吼道:"我们和那怪物打得那喵辛苦,好几次都差点死掉了,难道就全都是白费气力的无用功喵?!"

    "是的。很遗憾,但正是如此。"骑士王不带感情地回答道:"你们本来应该待在原地不动,等更专业的人士来收拾局面。但这世界上总有些多管闲事的人想逞英雄,对吧?"

    艾尔伯特的额角上冒出无数的青筋。气得没法说话。

    "够了,你们退下吧。"罗布尔见自己的儿子几乎想要出手攻击亚瑟王的样子,连忙叫道:"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艾尔伯特。回去该干什么就回去干什么,别碍着大人们做正事。"

    本来虎人青年还想说点什么的,但是穆特在一旁拉了拉艾尔伯特的手,示意该走了。无奈之下,艾尔伯特便在嘴里低声念叨了几句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的脏话,然后跟着猫人少年一起,向着房间外走去。

    老虎这时候才现这个房间已经破破烂烂,估计是刚才白龙狂的时候到处乱喷吐息而搞成这样的。周围的透明的窗子已经破损不堪,天顶上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刚才亚瑟王和罗布尔族长是在千钧一之际冲天而降,出手切断了白龙的两条手臂,救下了艾尔伯特。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艾尔伯特也都懒得去查究了。

    "大部队也赶到了呢。"房间内的亚瑟王看了看远处夜空中亮起的星星点点光芒,那些正是来自大不列颠的舰队的灯光。骑士王张开翅膀,准备起飞,同时吩咐道:"善后的工作会交给霍尔来接手。朕就先走一步了。"

    "亚瑟王。"罗布尔却一脸疑惑地看着骑士王:"今天晚上生的事情,真是耐人寻味。为什么守护者之塔会突然陷落,你们大不列颠真的毫不知情吗?"

    "相信朕,罗布尔族长。"骑士王淡然一笑:"要是大不列颠有办法让守护者之塔陷落,我们早就做了,根本不需要等到今天。今天生的一切,完全是个无法控制的意外,是不可抗力。"

    "但你们的行动如此迅,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场意外。"罗布尔哼道。

    "我们大不列颠有很优秀的预言家。"骑士王却泰然自若地答道,仿佛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即使无法阻止意外的生,也能防患于未然,这就是预言的可贵之处。那么,我们后会有期吧。"

    没有继续让罗布尔追问下去,骑士王已经一拍翅膀,飞到半空中。

    他刚飞走不远,耳边的通信器已经响起来了。

    "亚瑟王陛下,这次我给你准备礼物,你还满意吗?"话筒那头,传来斯芬克斯老爹的声音。

    "圣杯的碎片,朕确实拿到手了。"骑士王不带感情地回答道:"斯芬克斯,你趁朕的王后格林薇儿不在的这抱恙的时机,派人到朕的寝宫里偷走大不列颠的国宝,这件事朕本应追究到底。但念在你帮朕拿到了因为政治问题而最难搞到手的、梅尔森石的圣杯碎片,朕暂且放你一马。"

    "感谢亚瑟王陛下的宽恕。"斯芬克斯答道。

    "哼。"骑士王哼了一声,其实并没有买账。他话锋一转,追问道:"斯芬克斯,你应该很清楚,有格林薇儿和她的圣灵白凤凰守护的寝宫,是绝对不会被入侵的。为了从朕的寝宫偷盗宝物,就必须先除掉格林薇儿。朕不禁在想,格林薇儿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该不会是你在暗中做了什么手脚吧?"

    "没有的事,陛下。"话筒那头,斯芬克斯的声音格外地平静,甚至没有丝毫的起伏:"这一切只是偶然吧。"

    "哦,[偶然]吗"

    "我作为一个商人,最懂得抓住偶然的机会出手仅此而已。"斯芬克斯又答道。

    骑士王眉头一扬,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把通信掐断了。

    "至少他们都醒过来了。"守护者之塔外,艾尔伯特扶着穆特一边走着,一边看见倒地的猫人们纷纷苏醒,并和赶到的大不列颠的舰队合流。

    舰队的气势颇大,本来已经到达了城外沿的魔兽们都被吓退,纷纷掉头跑了。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应该没有出现牺牲者。

    "对,至少。"穆特面无表情地答道。他胸口的伤还在疼虽然其上已经涂了医疗凝胶再绑了绷带,但还是莫名地难受。或许不仅仅是因为上的伤,也是因为精神上的打击吧。

    "真没想到,喵森石会就这样被废弃……"艾尔伯特看着不断离去的人们,以及渐渐被废弃的街道,不免感到失落。

    "不……总有一天……"猫人少年却说,"总有一天,会有人把曙光地域里所有害人的魔兽,一匹不剩地驱逐出去。那个时候大家就能回来梅尔森石,继续安居乐业了。"

    艾尔伯特愣了一下:"嘿,你说话的口吻怎喵突然变得和鲁夫一样了?"

    穆特也愣了一下。然后他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地说:"只是偶然吧。"

    夜色已经渐深,冷风伴随着深夜的雾气而拂过,让猫人少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回去吧。"猫人少年吐了口雾气,如释重负地道。

    "所以……你不用去再看看鲁夫的妈妈喵?"艾尔伯特故意试探着问道:"她可能会到大不列颠去,以后你要见她就会比较困难哦?"

    到此时为止,虎人青年其实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了,他知道穆特知道了些什么,就等着猫人少年把事实说出口而已。

    "为什么我要去看她?"然而穆特故意什么都不说,一脸不在乎低道:"别浪费时间了,我们赶快回去开罗吧。明天还有暗黑美式足球的比赛呢。"

    "如果你坚持的话。"艾尔伯特所有所思地看着那些不断升空,渐渐离去的飞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