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41章 追猎之于魔影(三十七)
    第1741章 追猎之于魔影三十七

    看见穆特被结晶龙息所伤,艾尔伯特不禁心里大惊。wwㄟw..他知道猫人少年生性胆小,被伤到了以后便无法保持冷静,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开始大哭大闹,甚至可能会慌乱地逃跑。然而艾尔伯特他们利用白龙的吐息来探路也只做了一半而已,白龙所在的那个大平台上可能还是满布危险,在那里乱跑等于是寻死。

    他于是用力捏紧了穆特的手,尽可能快而轻巧地从自己所在的平台上翻滚下去,和猫人少年汇合。穆特那边也很配合,这个时候竟然没有哭闹,而是用结晶刺剑在自己前面生成了一堵结晶墙,作为他们两人的掩体,以阻挡随之而来的结晶吐息。

    艾尔伯特落到穆特身旁和猫人少年汇合的同时,怠惰之座早已喷过来另一龙息。那让一切结晶的恐怖光束却被穆特的水晶墙阻挡下来了。

    "你还好吧?"艾尔伯特问,一边从腰间掏出一柄小刀。从小刀上的插件系统中挤出一些医疗凝胶。

    "呜……"猫人少年眼泪水都冒出来了,估计真的很疼。当艾尔伯特小心翼翼地把那些血红色的水晶簇摘除掉、打算抹上医疗凝胶时,他现其实猫人少年肩膀上的伤口比想象中的小。可能是因为穆特的体质本来就很特殊的缘故吧,结晶化的血液从伤口中冒出来以后,只是把伤口附近的皮肉轻微撑开,却没有让猫人少年柔软的皮肉大面积撕裂。

    "叫你不注意。"艾尔伯特压低声音说,一边用剩下的布条给穆特包扎了一下:"好了,这样包扎以后手臂应该还是可以动一下的,对吧?"

    穆特抹着泪活动了一下手臂,感觉不太疼。大不列颠开的医疗凝胶上有少量止痛药的成分,带来清凉感觉的同时也能消毒杀菌,阻止伤口进一步恶化。

    "嗯,不哭闹了?"艾尔伯特对穆特表现出来的过分的坚强感到疑惑。

    "为什么我要哭闹,你真的把我当成小孩子了?"猫人少年不满地低哼道。

    艾尔伯特耸了耸肩,没有继续说什么。因为这时候远处的结晶白龙已经在东嗅西嗅,试图找到艾尔伯特他们。这个距离继续出声音是很不明智的做法,即使是压低了声音的对话也不行。

    他于是对穆特打了个手势,示意猫人少年走过去,部署在怠惰之座身前。一等穆特部署好,艾尔伯特这边就可以反方向跑出,引开结晶白龙的注意力。而一旦白龙的注意力被分散,穆特就可以用结晶刺剑刺穿白龙的胸口了。

    猫人少年吞了口唾沫,把结晶刺剑握在手里。幸好他受伤的手臂并不是他惯常使用的那条手臂,用右手拿剑的穆特还不至于影响出剑时的精准度。

    穆特把缠在脚掌上的布条拿掉,小心翼翼地走向怠惰之座。他如同橡皮般能够弹性变形的体质让他赤足走路时完全不出任何脚步声。

    与此同时,艾尔伯特也在计算着自己接下来的行动路线。白龙在这之前喷吐过至少三回结晶龙息,而且龙息击中地面后影响的范围远比结晶刺剑要大,以被吐息扫到过的地面为中心,那一列附近至少三码的地面上都长着大小不一的结晶。那些长着结晶簇、或者掉了一地结晶渣子的地面都是安全可以行走的,以白龙为中心大概三十度角的一大片扇形区域,为艾尔伯特可以行动的安全区域。有这片区域就基本足够了,至少够让艾尔伯特躲开一次白龙的吐息攻击。

    当然,就这样跑出去无异于主动送死。艾尔伯特还需要用别的方法来迷惑怠惰之座,让它的吐息攻击打偏。即使只有一瞬间也好,只要能让白龙不正面朝着他喷吐龙息,就是虎人青年的胜利了。艾尔伯特摸索着自己毛茸茸的老虎下班,思索着。他的计划已经基本成型了。

    而穆特那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猫人少年无声无息地摸到了怠惰之座身前不足五码的距离处,这距离虽近,但是加上白龙本身的身高,估计正是猫人少年的手臂能够伸长攻击到的极限吧。再远一点穆特的手臂就够不到白龙的胸口,再近一点穆特又有可能会被听见。

    很好。艾尔伯特于是远远朝猫人少年竖起拇指,示意让他原地部署。艾尔伯特这边也必须做点什么以引开白龙的注意力了,毕竟穆特挥动手臂刺向白龙心脏的同时,那道刺剑划破空气的风声也会被怠惰之座听见。

    于是,艾尔伯特开始从掩体后面爬出,刚刚爬起就向一旁急奔起来!他的脚步声当然会被听见的,结晶白龙正转过头去,凭着自己的听觉来定位,并张开了它的血盘大口,随时准备着从其中喷吐出一击必杀的结晶龙息!

    "想杀我?没那喵容易!"艾尔伯特刚刚跑出了五码,马上就屏息动了[神隐]!在进入神隐状态的瞬间,他也举起暴风枪刃,朝着自己背后砰砰砰地连续开了三枪,大口径钢珠散弹伴随着插件系统的冲击波一起打出,制造出巨大的冲击力,以及反作用力!

    这个作用力推着艾尔伯特向前飞走,而且不是直线飞出去,而是略倾斜着飞出去。艾尔伯特动神隐的过程之中更是"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存在",不仅仅是不会被看见,就连他出的声音也不会被听到!所以艾尔伯特飞出去并落地的全过程,白龙都没有察觉到!

    嗖!哗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致命的结晶龙息打出,但是攻击的轨道并不是以艾尔伯特为中心打来,而是落在了艾尔伯特身后十多码的地方,那里正是艾尔伯特动神隐的瞬间、最后的立足点!

    白龙当然不知道自己的攻击已经大偏,而虎人青年落地以后才解除了神隐状态,此后便再没有动过半根肌肉,白龙根本无法侦测到艾尔伯特的正确位置!

    而与此同时,穆特也出手了!猫人少年看准了白龙用结晶龙息的时机,举起手中的结晶刺剑就是戳出去!他的手臂能够伸长,结晶刺剑的便如同离弦的箭般笔直地射向白龙的胸口处!

    扎!还真的被他击中了!

    结晶刺剑不偏不倚地落在怠惰之座结晶白龙胸口数块鳞片的缝隙之中,毫不费劲地嵌入了白龙的血肉内。然后结晶刺剑的特殊效果开始挥出来,白龙的胸口开始长出无数的结晶簇!冰蓝色的结晶簇!

    艾尔伯特这边也看到了穆特用刺剑击中白龙的场面,他最初还以为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但是他的脑筋瞬间一转,知道白龙的血不一定是和人类一样的血红色,有可能正是这种冰蓝色他刚才切掉白龙尾巴的时候似乎也隐约看到了某种冰蓝色的液体从白龙尾巴的伤口上喷溅而出,虽然他当时没有注意看清!

    冰蓝色的血之结晶簇从白龙的胸口疯狂生长出来,它体内估计也是一片乱七八糟的了!也就是说,穆特成功了?!

    不,还没有!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巨大的结晶白龙呼叫着向后倒去,但是在它倒下之前还不忘把头扭过来,对准了穆特的所在位置喷一结晶龙息!

    一道光束以极高的度迎面扫过来,如果是艾尔伯特的话其实还能想办法躲闪一下,但是站在那里的是毫无战斗经验的猫人少年穆特啊!看着那可以把他瞬间毁灭的恐怖光束迎面射来,穆特都已经傻眼了,根本不知道怎么躲闪。他好歹是下意识地把伸出去的手臂收了回来,但是这样做也无补于事!

    啪啦啦啦啦啦啦!结晶龙息完美地命中了猫人少年!

    "呜……啊啊啊啊!"穆特吐着血,惨叫着倒下。他的全身开出了血的结晶!结晶龙息的破坏力非常巨大,这样看来穆特体内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一塌糊涂了,即使回去抢救估计也救不了!

    "穆特!!"伴随着白龙的倒下,艾尔伯特也尖叫道。

    "呜嗯嗯嗯嗯……不……还不能……!"浑身是血的结晶的猫人少年从地上强行爬起来,双手握住结晶刺剑:"我不能死在这里!……"

    咔扎!仿佛是直觉告诉他这样做才能自救般,穆特双手握住结晶刺剑,一下刺入了自己的胸口内!

    仿佛被吸收了一般,血红色的结晶从猫人少年身上褪去,却从结晶刺剑上生长出来,变成了刺剑上的巨大厚重的血红色刀刃。他的体内或许已经一塌糊涂,但是到处生成结晶并刺穿他的那些东西都已经集中起来变成了结晶大剑的刀刃,猫人少年至少还能行动!

    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猫人少年把血之结晶大剑从自己胸口抽出。

    "唯独……你这家伙……必须死!!"穆特在失去意识之前出了最后的攻击!

    他用双手把血红色的结晶大剑举起,朝地面、朝着结晶白龙倒下的那个方向,劈落!

    磅!!结晶大剑的冲击波毫不逊色于白龙的结晶吐息,以铺天盖地之势压向已经半死的怠惰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