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27章 追猎之于魔影(二十三)
    第1727章 追猎之于魔影二十三

    "这是某种催眠术喵?"艾尔伯特检查了一下门卫们,"所以,全城的人都被催眠了喵?"

    "鲁夫的妈妈之前告诉我,塔的作用就是持续释放一种亚声波来安抚魔兽们的情绪,如果魔兽们想攻击梅尔森石,就会被这种亚声波影响,知难而退。."穆特道,"我想,这个亚声波用在人身上也有类似的效果。"

    "她对这种事情真是太清楚了吧?"艾尔伯特察觉到事情有点奇怪,但是没有继续深究下去,而是话锋一转,问道:"但是我们为什喵就没有被这个影响而陷入沉睡?单纯只是因为我们休息的地方距离塔最远,刚好出了塔的影响范围喵?"

    穆特耸了耸肩,默然回答作"或许"。

    艾尔伯特也没有去管那些到底昏睡的猫人们了,跑过去试图退开进入守护者之塔的大门。

    无果,大门格外结实,而且这塔是古代人留下来的科技遗物,它的正门似乎也是一种高科技的自动门,没有对应的钥匙卡,艾尔伯特他们甚至连门都进不去。老虎开始有点急了,用力踢了大门一脚,但他这样做对事情的展毫无助益,只是为自己的脚趾头带来一阵剧痛而已。

    "嘿,看看你落下了什么?"旁观者清的穆特倒是很聪明地跑去搜那些猫人门卫们的身,找出了两张钥匙卡。

    "做得好,鲁……呃,穆特。"艾尔伯特有点尴尬地接过门匙卡,很快就在门前找到了刷卡的槽。

    一刷之下,门果然打开了。

    塔内有白色的光芒透出,它或许是整个梅尔森石里目前唯一有照明的建筑了。可惜塔的整体都没有一扇窗户,塔内的白光根本不会照射到塔外去除了塔顶原本应该光的那颗巨大白水晶以外。

    艾尔伯特走进塔内四处张望,才现这塔里真是高科技,到处都没有固定光源,而是墙壁在出微光,让整个塔都照得通亮。墙壁上的微光咋看上去一点都不伤眼,完全控制在肉眼可以接受的光亮最低的水平,但是整个塔每一处墙壁都着这样的光芒,所有微光叠加起来就让周围大放光明了。这神秘的塔有一条长长的螺旋形楼梯直通塔顶,不用多说,艾尔伯特他们要做的就是沿着楼梯爬上顶楼,看看顶层的水晶到底生了什么问题。

    老虎于是叹了口气,半蹲下来:"来吧。"

    穆特愣了一下:"嗯,什么?"

    "我来背你啊,笨蛋。你不是说自己走不动了喵?"艾尔伯特哼道。

    "又,又来?!"穆特一阵脸红:"不用了吧……"

    "所以你打算自己爬上这个高塔咯?"老虎抬头测算了一下:"欸,好高这鬼东西应该至少有一千英尺高吧?"

    穆特满脸羞涩地跳到艾尔伯特背上,搂住老虎是肩膀。

    "呜"当艾尔伯特用手掌兜住猫人少年的屁股,背着穆特站起来的时候,猫人少年出一阵闷哼。

    "抓稳哦,你可不想从这喵高的楼梯上一路滚下去。会死人的。"老虎说道。

    "知道了。"穆特低声嘀咕道。然后他就看着艾尔伯特开始了漫长的爬楼梯过程,因为塔实在高,周围的风景也完全一样,尽是着光的墙面,着光的楼梯级,以及着光的扶手。似乎不管爬多久,他们都只是在同样的高度上徘徊,没有移动过半点似的。

    "该死的……"艾尔伯特累得满头大汗了,不过老虎休息过后体力很足,他还能爬上一个小时左右。真正让他不耐烦的反而是焦虑感,因为他在这里慢吞吞地爬楼梯的过程之中,整个梅尔森石都有可能被魔兽的大军袭击。

    "那个"为了不那么尴尬,也为了分散艾尔伯特的注意力,穆特拿定了注意后,才低声问道:"我从以前起就一直想问,猫人族除了能让自己的身体变成橡皮一样以外,还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吗?"

    "啥?我又不是猫人族,我怎喵可能知道"艾尔伯特哼道:"难道你这小子遇到什喵事情,又觉醒了什喵新的能力了喵?"

    "不……不是……"穆特支支吾吾地说:"虽然不是……但是……我之前碰触到鲁夫先生的遗体的时候,似乎生了某种奇怪的现象。"

    "啥?"老虎又是一愣。

    "鲁夫先生的……呃,记忆,好像有一部分流进我的体内了。"穆特于是低声答道,"我似乎[继承]了鲁夫先生的部分记忆。所以我才问你这是不是猫人族的某种特殊能力。"

    "这样喵"艾尔伯特停顿了很久,似乎在思索:"这是不是猫人族的能力,我不知道。我倒是从老前辈们那里听说过一些谣言,貌似兽人们都拥有在濒死前把自己的战斗经验赠与给对方的能力。说白了那就是记忆的赋予,只要给的一方和接受的一方都同意,貌似就可以进行这样的资料传输。当然那都是老掉牙的谣传啦,从来没有人证实过它的存在与否,我也说不清楚。话说你能记起关于鲁夫的哪些经历?"

    "都是一些和你在一起当猎人时的生活经历,不过很零碎,我也没法记全。"穆特说。

    "是喵。"艾尔伯特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良久,老虎才低声说出一句:"那孩子大概是很珍惜那些记忆,所以才不想让它们就这样消逝吧。可是鲁夫做了很自私的事呢,竟然把记忆赠与给你。如果这些记忆给你添了麻烦,我代鲁夫向你道歉。"

    "不……他都已经死了,就不要再怪责他了。"穆特低声说。鲁夫赠给穆特的那些记忆,仿佛就是鲁夫死之前的最后遗愿。虽然确实很自私,甚至有可能影响到穆特的生活,但是对方人都死了,确实无从计较。

    "你知道喵?"艾尔伯特又接着说,"最初遇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鲁夫的转生,甚至还对你问了很失礼的问题。现在想来,还真是抱歉呢。"

    "转生是什么鬼。"猫人少年吐槽了一句。他可不知道转生者的事情。

    "没什喵。"老虎也不打算对穆特说太多,一句带过就算了,"嗷……这该死的楼梯到底要爬到什喵时候!想累死人喵?!"

    "放我下来,你该歇歇了。"穆特于是说:"塔顶上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你要是在这里把体力用光的话,到时候可没有办法应对突然状况。"

    "好吧"艾尔伯特也向最大限度地保留一些体力,便把猫人少年放下:"急也没有用,从这里开始走慢点吧。"

    他用手握住一旁的扶手,打算停下脚步喘几口气再走,却没想到扶手前面不足半码的地方突然变了个模样那一部分的扶手突然消失了,向前突出一个小小的平台,似乎在等待着和什么东西对接。然后地面突然升上来一个悬浮的平台,刚好就停在那个小型平台附近,和那个突出的平台完美对接在一起。突出的平台上的护栏消失了,而中间那个悬浮的原型平台则出现了护栏围住四周,只露出一个缺口,刚好和对接处吻合,让人能够走进悬浮平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