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26章 追猎之于魔影(二十二)
    第1726章 追猎之于魔影二十二

    一楼的气氛依然极其诡异,周围乌漆抹黑的一片,只有虎人青年和猫人少年手中武器的火光可以照明。ww*w..猫人们是长年有守护者之塔的光芒照耀,都习以为常了,晚上房子里连个基本的夜灯都不打。

    老虎在这片漆黑之中到处搜索,最先找的地方当然是后院。

    "阿姨!阿姨?"艾尔伯特压低声音,用微妙地十码之内能听见的音量呼唤道,但这个声音又刚好够低调,不会引来林中各种魔兽。因为鲁夫的家太接近梅尔森石的郊区,很容易受到魔兽的袭击,现在连守护者之塔的光芒也消失了,这里肯定也会成为魔兽们先袭击的地方,颇为危险。

    "她不在这里。"穆特也低声说:"我怀疑她是否还在这个屋子里。这里到处都没有了人的气息。"

    "你想说,阿姨已经跑到守护者之塔里避难了喵?"艾尔伯特问,"她眼睛不好,腿脚也不方便,原本应该靠着守护者之塔的光芒才能在夜间行动。你认为她真的能够安全抵达守护者之塔喵?"

    "哼,这个嘛"穆特走到艾尔伯特身前,用手中匕的火光照了一下地面。

    这并不是柔软湿滑的泥泞地面,实际上它颇干燥,由干土铺成。正常人走在路上都几乎不会留下脚印。然而地面上却留下了一个个奇怪的凹洞,大约有两个指头般粗。这些奇怪的凹洞一个接着一个向远处延伸,它们确实是朝着守护者之塔的方向延伸过去的。

    艾尔伯特看了几眼就明白了,这是鲁夫的妈妈那根手杖制造出来的凹洞。正因为鲁夫的妈妈腿脚不灵活,需要借助手杖的支撑才能正常走路,所以她走路时身子也下意识地向有手杖的那边倾斜。猫人妇女几乎全身的力度都压在那个手杖上,手杖末端的支撑点便在坚硬的干土地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坑洞。

    这确实无疑就是鲁夫的妈妈的"脚印"。鲁夫的妈妈也确实无疑地朝着守护者之塔的方向走了,不可能继续留在这个木屋子里了。

    既然如此

    "我们过去看看情况吧。"老虎说道:"紧跟我,不知道城内的情况到底变成怎样了,你要随时做好自保的准备。"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战斗人员"穆特低声哼道,"你应该保护好我才对!"

    "你还是小孩子喵?"艾尔伯特懒得理穆特,追逐着鲁夫妈妈留下的"脚印",向着守护者之塔奔去。

    守护者之塔顶部的水晶虽然已经不出光芒了,但是今天晚上并不算特别月黑风高,星月之光依然能够勉强照亮去守护者之塔的路。老虎一路奔跑,一路意识到他循着脚印跑的路就是一直线,已经是去守护者之塔最短的路线了。

    不知道鲁夫的妈妈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动身去守护者之塔的,但是从那女人的步行度来推测,她去往塔的路上,那个塔就已经不再光了吧。视力不好的鲁夫妈妈到底是依靠什么手段,在一片幽暗之中找到去塔的最短路线的?这真是一个谜。

    "等!等等我!"艾尔伯特情不自禁地跑快了,在老虎身后追着的猫人少年真是追得够呛。穆特见自己快要被抛下的时候才大喊道,要老虎停下来。

    "噢,快点!"虎人青年这时候几乎都把穆特做完手术需要休养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等猫人少年有气无力地追赶上来的时候,老虎才记起这事,"跑不动了?"

    "不,不行了!"穆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回答的声音也极其微弱。

    艾尔伯特一手扛起猫人少年,把他举在肩上。

    "哇啊啊啊啊你在干什喵?!放手!"

    "你不是说自己跑不动喵?我扛着你跑还不行?"老虎说。

    "不、不要这个尴尬的姿势!"穆特满脸通红地说:"背我。"

    "臭小子要求真多。"艾尔伯特于是换了个姿势把穆特背起来,一边用空着的手抓住充当火把的月神钢弯刀,另一只手则用力托着穆特的小猫屁股,"抱紧我,别落下了。"

    "嗯"虽然极其不愿意,穆特还是低声答应道。为了不在激烈的奔跑之中被抛落,除了拿着匕的那只手以外,猫人少年得用手紧紧箍住老虎的肩膀,用双腿夹住艾尔伯特的腰,抱得很紧。他的脸就贴在艾尔伯特的脖子后,他的屁股正被老虎的大手掌托住。穆特的脸于是更红更滚烫了,这是一种说不出的尴尬尽管他知道艾尔伯特只把他当作小孩子看待。

    不过这种尴尬只持续了十来分钟,因为艾尔伯特跑得非常之快,很快就来到了城区。

    此刻梅尔森石的城区里也是乌灯黑火,整个城中唯二的光源估计就是艾尔伯特和穆特手中的武器火把了。家家户户闭门不出,本应在夜间也有营业的酒馆之类的场所也是一片黑暗,天知道里面的人都变成怎样了。

    艾尔伯特本来有点想跑过去看看酒吧里面的情况,但是当务之急果然还是赶往守护者之塔查看究竟,所以他就没有理会城里的状况,直往城中心的塔奔去。

    来到塔前的艾尔伯特先看到的是一个大型的铁丝网护栏,护栏似乎还通着电。但是守在一旁的岗哨上的那名猫人守卫已经怎么叫都没有了反应。艾尔伯特于是用手探了一下那名猫人的鼻息呼吸还是有的,但极其微弱。这名躺倒在岗哨的桌面上的猫人守卫似乎陷入了一种异常的深睡状态,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被叫醒的。

    "那个,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下来?"被艾尔伯特背着的猫人少年这时候才吐槽:"不是不需要奔跑了吗?"

    "哦,对"老虎一手放下穆特,还不忘揶揄道:"原来你能自己走路喵,小猫咪?"

    穆特刚站稳就白了艾尔伯特一眼。

    老虎却根本没有看到猫人少年那个抗议的眼神,而是打着火把月神钢弯刀在岗哨的面板上照了个遍,找到了打开围栏正面大铁闸的开关。

    轰隆隆隆隆在一阵低沉的,轴承滑动的噪音之中,铁闸就这样开启了。四周的围栏还保持着通电状态,艾尔伯特才不会那么傻去爬,当然是走正门进去。

    "呃,他们也"穆特指着塔前的两名门卫说。门卫也是倒地不起,陷入了异常的深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