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24章 追猎之于魔影(二十)
    第1724章 追猎之于魔影二十

    在暗淡的月色之下,那名猫人族的妇女正在凝神看着远处的守护者之塔。.视力很差的她,似乎也能看到守护者之塔顶上的白色水晶,出的柔和光芒。

    "妈?"穆特装出猫人少年鲁夫的腔调,低声叫唤了一句。

    "哦,鲁夫。"听见假装成鲁夫的穆特的呼唤,那名猫人族的妇女转过头来看来猫人少年一眼:"你明天不是要早起吗?怎么还不去睡觉?"

    "我睡不着。"穆特在一旁的长椅上找了个位置坐下。就在此时,鲁夫的妈妈原本还在凝视着的远处的守护者之塔上的光芒,突然暗淡了一秒。不过很快地,它的光芒马上又恢复了原样,依然是那么清澈澄明,依然是那样的柔和温暖。

    "真的没有问题吗?"穆特不禁问道:"那个什么守护者之塔好像有点不稳定?如果梅尔森石是依靠守护者之塔的光芒来守护的,那么"

    "放心吧,傻孩子。"鲁夫的妈妈揉了揉穆特的小猫脑袋,"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的。守护者之塔并不是依靠那个光芒而产生效果,而是它出的声音。"

    "声音?"

    "那是一种常人无法听见的次声波,但是魔兽们能够听见。它有舒缓神经的效果。当魔兽们怀着恶意打算攻入梅尔森石的时候,次声波就会消除它们的负面情绪,魔兽们就会乖乖离去。"女人解释道。

    "是吗。"穆特低声答应着:"妈妈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呼呼呼,傻孩子。"鲁夫的妈妈没有直接回答穆特的问题,只是淡然地笑着一句带过。

    "……妈,"穆特顿了一下,突然话锋一转,低声问道:"话说回来,我真的是独生子吗?没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鲁夫的妈妈听完以后也顿了一顿,然后尴尬地笑着问:"傻孩子,怎么突然问起这种奇怪的问题来了?"

    "不……可是……"穆特努力地编造着借口:"之前和艾尔伯特先生出外办事的时候,在埃及遇到过一个长得和几乎我一模一样的家伙。不知道内情的人,或许会以为我们是双胞胎呢,啊哈哈哈"

    "是、是吗……"鲁夫的妈妈脸上的表情更为尴尬:"或许只是偶然而已,别在意。"

    "或许真的是偶然吧。嗯,就这样认为吧。"穆特冷眼看着鲁夫的妈妈,然而鲁夫的妈妈视力本来就不好,估计根本无法看清楚穆特现在脸上的表情吧。

    "那家伙好像是埃及某位奴隶主的奴隶哦,被折磨得很惨的样子。"穆特从长椅上站起,向房间里走去,同时也幽幽地嘀咕道:"几乎衣不蔽体,只穿着一块破布。好长时间没吃过一顿饭,饿得皮包骨的样子。而且那家伙身上的奇怪气味……嗯,你永远不会想知道那该有多难闻。"

    女人没有回答,只是转头看着远处的守护者之塔,似乎在低声祈祷着。

    "看见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被折磨成那个样子,心里真不好受。但既然妈妈你说那是和我毫无关系的人,那就算了,别管他就好了。"穆特走进屋内:"反正,估计那家伙也活不过今年了吧。"

    他故意走远了,但是又回过头来仔细观察在屋外的女人的神态变化。穆特可以看见女人似乎在黯然神伤,她半跪在地上作祈祷状,却没有更多的表现了。

    光凭这个也不好猜测什么,穆特看了一会儿以后马上就放弃了,叹了口气回到卧室之中。

    在那里,艾尔伯特仍然睡得格外地香,鼾声震撼着整个房间。本来就小而破旧的卧室几乎有种快要被这鼾声震塌的感觉。

    "嗯……"猫人少年根本没有倦意,听着这种鼾声还能睡得着才是怪事呢。他凑到艾尔伯特身旁,借助着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守护者之塔的柔和白色光芒,仔细地看着老虎那张脸。

    白老虎那张脸其实可以用搞笑来形容,本来白色的毛色上带着纯黑色的虎纹,再加上艾尔伯特那张脸就偏胖,蓬松起来的老虎毛让脸看起来更为毛茸茸的,好像个充了气的气球般。而且老虎胡子又长又不整齐,有几根胡子不自然地卷翘起来了,就像是被火烧过似的。越是仔细看,穆特就越是觉得艾尔伯特真是个邋邋遢遢,不修边幅的人。

    至少……把这胡子给掰直吧?猫人少年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很奇怪的念头,或许他只是看那个烧弯了的老虎胡子很不顺眼而已。

    但是穆特又不想把艾尔伯特弄醒,他知道在老虎睡觉的途中把老虎弄醒,这家伙之后肯定又会唧唧歪歪地抱怨个不停。穆特于是蹑手蹑脚地,凑到了艾尔伯特脸旁,小心翼翼地伸出他的小猫爪子,试图去捏那根老虎胡子。

    然而在他动手之前,有什么东西就突然从那胡须的尖端冒了出来。最初是很小很小的,接着那个白影开始扩大,变成了白色的老虎的模样,在黑暗中着微光。

    "嗷嗷嗷嗷嗷"那个幽灵一样的老虎在对着穆特低声咆哮,似乎是认为猫人少年想加害艾尔伯特,所以它对猫人少年怀有了敌意。

    "……幽灵?"穆特则看着那只白老虎的灵体呆,他从遇到艾尔伯特以来,还是第一次看见过圣灵白虎。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咆哮声仍然不绝,那声音极其低沉,巧妙地和艾尔伯特本人的鼾声融合在一起,既没有把虎人青年吵醒,又起到了警告的作用。

    穆特于是挪了挪屁股,从地板上退后了半码。

    意识到威胁减少,圣灵白虎也缩小了一倍,看上去没有那么吓人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穆特看着熟睡之中的艾尔伯特,低声问道。他感觉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念头和记忆,不管是属于他自己的,还是属于别的什么人的,全都混杂在一起,搞得猫人少年的心绪极其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