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23章 追猎之于魔影(十九)
    第1723章 追猎之于魔影十九

    "毕业……吗……"猫人少年一阵愕然。wwㄟw..

    "对,你已经是一名正式的魔兽猎人了。从今以后你不用继续跟着我,当我的仆人,你可以自己去魔兽猎人组织里接任务,自行外出狩猎。当然,你现在还只能算是一名下级的魔兽猎人,最好还是别接危险度太高的任务,免得丢掉小命。"

    "……不……不要!"鲁夫跪在地上,一脸消沉地说:"我才不要毕业!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跟你学,我还不够强壮,我看见危险的魔兽还是怕得要死。这样的我根本不够资格成为魔兽猎人!"

    "我说你够资格,你就够资格。"艾尔伯特一脸平静地说:"我知道的,即使只有你一个人,你也有足够的技术和知识,在这片荒野之中活下去。"

    "我不是!我真的办不到!"猫人少年却闹脾气道,"我不要!我还想跟着你继续学习更多狩猎魔兽的知识!"

    "然而我真的没有什喵可以教你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鲁夫像个小孩那样在地上滚来滚去:"你不能就这样赶我走!没有你的话,我一个人到底该怎么办嘛!"

    "那你就自力更生咯。"老虎耸了耸肩:"这是每一名魔兽猎人的必经阶段。你小子可不能一直依赖我,让我教你每件事怎喵做。为了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猎人,你需要自己想办法解决各种问题。我也不可能永远带着你去狩猎的,我们总有一天会分离。要是我在任务之中死了,只剩你一个人呢?那时候你该怎喵办,才能活下来?"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笨蛋!我最讨厌你了!!"猫人少年哭着跑掉了。

    看着鲁夫远去的身影,艾尔伯特长叹了一口气:"真是个爱给人添麻烦的臭小鬼。"

    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大惊:"鲁夫,等等!"

    然而猫人少年已经跑远了,根本不可能听见老虎的劝告。艾尔伯特没有办法,只好匆匆穿上衣服去追。

    几分钟后,温泉区的乱石岗之中。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雾气之中,被巨大的魔兽追着的猫人少年鲁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怪物仿佛了狂般死追着鲁夫而来,一点都没有放过猫人少年的意思!

    "唰!"黑猩猩背后却闪过一道弧光,它再向前跑了几步就倒下了。它的死法和它的同伴一样,都是颈椎上被锋利的刀刃挖出一个大伤口,然后心肺衰竭而亡。

    "呼。"艾尔伯特好不容易追上来,也是累得够呛,他喘了几口气才大声骂道:"你小子为什喵要跑掉!想死喵?!你刚才从背黑猩猩的血污染过的泉池里爬出来,身上沾满了血腥味,最容易成为魔兽们的目标了!"

    "呜"猫人少年半倒在地上,可怜巴巴地看着老虎:"死了不也挺好的吗。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可去,没有需要去做的事情了!这个世界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就连你也嫌弃我,我还是死了算了!"

    "我才没有"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再一次,猫人少年又捂住耳朵,一头扎进旁边一个温泉泉池里,就是不肯听艾尔伯特的话。

    老虎蹲坐下来,一脸郁闷。即使迟钝如他,这个时候也该察觉到猫人少年的心意了。最初遇到鲁夫的时候,小猫充满了梦想,眼中燃烧着一股干劲,似乎有想要通过努力而达成的某个愿望。

    然而,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鲁夫眼中那股火焰就已经熄灭,他的梦想或许早已破灭了吧。

    现在的鲁夫并不想要当什么独当一面的魔兽猎人,现在的猫人少年想做的唯一一件事,只是,待在他最信赖的人身边。

    无处可去的鲁夫,根本不想毕业。

    艾尔伯特缓缓地走进了泉池,在泛着白色雾气的泉水里到处捞,捞到了一条小猫尾巴。

    "好吧,鲁夫。"老虎低声说,"如果你真的坚持要一直待在我身边当学徒的话,我不会阻拦你。猫人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强,猎人组织那边也没有对你抱多大的期望,如果我一直不把你的事情上报给组织,你确实可以一直保持未毕业的状态,待在我身边。这样就可以了喵?"

    "……真的?"水面上露出猫人少年的半个脑袋,鲁夫的眼圈还是红肿的。

    "真的。我还能更省事,不用继续培养另一位新人呢。"艾尔伯特叹道:"不过这样一来猎人组织也永远不会给你正式工资了。你喜欢就好。"

    听完老虎的话,猫人少年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继续哭闹。他又把脑袋埋进水面下了。

    艾尔伯特当然也不可能看到藏在水下的鲁夫在幸福地偷笑。

    "醒醒!醒醒!"

    "嗯……"感觉到被人用手掴着自己的脸,穆特朦朦胧胧的醒过来。

    艾尔伯特还在用猫爪子左右掴着猫人少年的脸。

    "够了别掴了,你是故意的吗!?"穆特有点怒了,制止道。

    "啊,你总算是醒过来了。"艾尔伯特这才一脸恶作剧般地停手:"泡澡泡了一般就在水里睡着,你是打算把自己淹死喵?要不是我也在,你早就死在自家的浴室里了!"

    穆特爬起来,搔了搔自己的猫头,低声说:"胡说什么,这又不是我家。"

    "看来你尚算清醒,脑子还没进水。"艾尔伯特哼道,一边自顾走去把身子擦干穿上裤衩:"别说了,不想着凉就赶紧擦干身子。"

    穆特打了个冷颤,从已经开始变凉的浴盆里爬出。他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昏睡了多久,但估计时间颇长,明明是煮得那么热的洗澡水,都快凉下来了。

    "所以,你打算真的就在这里过夜吗?"穆特一边用毛巾擦着身子,一边问:"明天一大早回去,时间真的够吗?"

    "幸好多哈的铁骑度很快。"艾尔伯特掐指估算了一下,"到达喵森石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九点钟。我们是七点左右从开罗出的,中途还在豹人族的雅典城里待过,花了半个钟左右吧可是我们也总共就花了两个小时左右到达了这里。所以,明天六点起床,应该至少能够在早上八点前开罗。比赛九点钟开始,时间绝对是充裕的。"

    "你忘了我们还得乘上斯芬克斯老爹的沙船赶往比赛的赛场。"穆特补充一句,"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是尼日利亚独眼巨人队,赛场也正是在他们的主场尼日利亚。沙船得横越整个撒哈拉沙漠,挺耗时的。老爹的沙船一定会提早出吧。"

    "那个时候他们可以不用等我们,我们直接用铁骑飞过去尼日利亚和他们汇合就好了。"艾尔伯特却说。

    "多哈大哥的铁骑没有配备武器,要是中途受到了袭击,该怎么办?"猫人少年又问。

    "啊哈哈哈哈,那种事情到真的生的时候再说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喵。"老虎一脸乐天,"不说了,今晚就早点睡吧!"

    穆特拉长了脸:"随便吧。"

    其实猫人少年并不想睡。他从医疗舱中醒过来之前就一直在睡,睡一整天了,乘坐铁骑的时候也没有少睡过,就连刚才泡澡的时候也不由自主地睡着了。睡了这么多,晚上不失眠才是怪事。

    更何况……穆特和艾尔伯特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在打地铺的老虎深睡起来鼾声如雷,震得猫人少年脑子一阵阵抽痛。

    "嗷……"他于是轻轻地爬下床,走出卧室外,想到屋外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然而,她就在那里。

    从刚才起就一直不见了踪影的,鲁夫的妈妈,就在屋子的后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