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22章 追猎之于魔影(十八)
    第1722章 追猎之于魔影十八

    某年某月某日。*.

    "话说回来,"艾尔伯特泡在温泉里抬头看着野外的星空,随口问:"从来都是你向我问东问西的,我却从来没有了解过你的事情。这样有点不公平啊。"

    "什么?"正走过来打算进入温泉的猫人少年的耳朵动了动,"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先,"艾尔伯特盯着鲁夫胯下那块缠住腰间的布:"你这是在搞什喵?这野外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小子有必要这样遮遮掩掩的喵?"

    "呃,可是"猫人少年别过脸去,掩饰着泛红的脸。

    "嘿嘿嘿"然后老虎冷不防就一手伸过来,把猫人少年缠住腰间的布撤掉。

    "哇啊啊啊你在干什么!"鲁夫吓得一瞬间跳进温泉里,扬起一个巨大的水花。

    "耶,看到了哦,真小。"虎人青年一副恶作剧般的嘴脸:"怪不得要对我遮遮掩掩的,原来是自卑喵。"

    "吵死了!"鲁夫脸色通红地把头埋进水里去,含糊地说话的时候,有水泡从温泉里冒出:"我也正在长身体,总有一天那东西也会变大的。"

    老虎更是咧嘴坏笑:"还想有多大,明明只是一只小猫咪。"

    鲁夫瞪了艾尔伯特一眼,没有说话。

    "呼呼,我就不开玩笑了,言归正传吧"艾尔伯特再次把背脊依靠在泉池边沿的大石上。温泉的热力和那温热的石板相比顿时逊色,热石板为老虎带来一阵放松与惬意。老虎又长舒了一口气,才开口问道:"你跟随我已经有颇长一段时间了,除了上次请了两个星期的休假以外,就从没见过你请假休息。你不用偶尔回家看看的喵?"

    泡在水里的猫人少年全身颤动了一下,他想了想,才回答道:"回去也没用,我爸妈早就不在了,即使回家,也只是回到一个空空如也的家而已。"

    "呃……这样喵。"艾尔伯特别过脸去,不敢正视鲁夫。这下就比较尴尬了。

    "倒是你,你父亲应该是凶牙族的罗布尔族长吧?我似乎也从没见你请过假回家休息啊。"鲁夫反问道。

    "不要向我提我家里的事情。"艾尔伯特脸色突然就变黑了。

    严格地说,艾尔伯特的父亲抢了艾尔伯特的女人明明是艾尔伯特先追求雪豹少女迪安娜的,没想到迪安娜根本不领艾尔伯特的情,反而去和罗布尔结婚了。原本应该成为艾尔伯特女朋友的那个女人竟然成了虎人青年的后妈,这实在是无比尴尬的事情,所以艾尔伯特尽可能不去提它,而且没有必要都尽量少回家。

    "哎,没趣。"艾尔伯特这时候才现问对方家里的情况真不是一件好事,他和鲁夫相互询问,马上就像刺猬般把各自都刺伤了。

    "不如谈谈你自己吧。有喜欢的人喵?"于是老虎改变话题,问道。

    原本正泡在水里太久了,打算把脑袋冒出水面换气的猫人少年,突然脸一阵通红:"呃,为什么突然又问这种问题。"

    "看这反应,应该是有的,对吧?"艾尔伯特再次咧嘴奸笑:"嘿嘿嘿,你这个坏小子,到底是在打哪家姑娘的坏主意了。是你故乡的人喵?还是说,魔兽猎人组织里的?"

    鲁夫嘟起嘴来:"才没有啦,不要再问了!"

    "真的没有?"艾尔伯特很熟练地套鲁夫的话:"喜欢的人在你故乡里的话……嗯,不可能,不然你也会多请假回去见她了。也就是说,你喜欢的人就在魔兽猎人组织内部咯?欸,这是单恋喵?你跟着我一起回去组织总部的次数也不多,回去的时候碰到的女猎人,我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出来所以你喜欢的,到底是那些女猎人之中的谁呢?"

    "吵死了!我不会搭理你的!"鲁夫于是又把埋进水里,为了防止温泉的热水渗进他的猫耳朵里,猫人少年甚至把耳朵都捂住。

    艾尔伯特知道的,这种情况下鲁夫是不会再向他透露任何情报了,再问下去也没用。

    尽管如此,艾尔伯特还是有点不甘罢休。他想让鲁夫开口,或者至少让这小鬼从这种自我封闭的状态之中转变过来。

    于是老虎伸手向水里一捞捞出来一条猫尾巴。

    他朝着猫尾巴用力咬了下去。

    "哇啊啊啊啊!"鲁夫从水中跃出,简直就是冲天而起。他一边尖叫着一边怒气冲冲地质问艾尔伯特:"你在干什喵?!为什喵咬我!!"

    "啊哈哈哈哈哈,只是想捉弄一下你而已。"老虎放开猫人少年的尾巴,装出一脸委屈地说:"谁让你不理我!"

    "别像个小孩子似的!"猫人少年常常被老虎这种小孩子气的举动搞得哭笑不得,这种时候鲁夫只能用骂的。

    "喵哈哈哈哈哈!"艾尔伯特被逗乐得大笑起来。

    猫人少年凝神看着老虎,若有所思。有些东西,他其实只是说不出口。然后老虎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鲁夫于是下意识地眯起眼睛,试图从温泉的烟雾气之中看清楚那个大大的黑影是什么。

    "对了,有一件事。"老虎这时候则张开双臂,手落在泉池边沿的石头边上,"猎人心得最后的一则,我不是一直没有教你喵?或许现在就是时机了。"

    "啥?"鲁夫一脸懵然。

    吼啊啊啊啊嗄!巨大的魔兽突然冲破雾气,向着正在泡温泉的艾尔伯特和鲁夫攻来。

    刷啦!仿佛早已预料到会有魔兽来偷袭似的,艾尔伯特华丽地从水中跃出,在被魔兽撞上之前,已经跃到了巨大怪物的背脊上。

    他的手原本正在泉池边沿的石头上摸索,这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打磨得极其锋利、还淬了毒的兽牙匕。他骑在巨大的黑猩猩魔兽的背上,手起刀落,一下就割断了怪物的后颈椎!

    啪滋!鲜血四溅,血肉分离,锋利的刀刃毫无悬念地割断了巨大魔兽的颈椎神经!

    咚!怪物应声倒地,一头扎进泉池里,扬起巨大的浪花。

    "魔兽猎人最后的一条心得:永远不要放松警惕,随时做好被魔兽袭击的准备。"老虎从怪物的背后跳开,叹道:"啧啧,难得这喵好的天然温泉池,就这样被这头魔兽糟蹋了。"

    鲁夫这时也一脸懵然地从泉池里爬出,因为死去的黑猩猩的血已经污染了整个泉池,清澈的泉水顿时变成浑浊的红黑色。

    "鲁夫,"艾尔伯特踢了那头黑猩猩的尸体一脚:"作为你的师傅,我能教你的都已经全教你了。通过长期的观察,我认为你已经能够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魔兽猎人了。所以你从今天起就算是毕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