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17章 追猎之于魔影(十三)
    第1717章 追猎之于魔影十三

    依然还是某年某月某日。.

    "我回来了。"在荒野中某间简陋的树屋之中,猫人少年掀起了用作门帘的巨大芭蕉叶子。

    "呵。"艾尔伯特放下手上的活儿,面带欢喜地看着回来的鲁夫:"你小子总算回来了。一个信件就让突然你走得那喵急,搞得我只能在这里一个人支撑着场面。你永远不会知道上次那群狂暴化的座狼是怎喵被我用陷阱全部歼灭的。"

    "是,是吗。"猫人少年苦笑了一下,可能他真的累了,在树屋之中找了个地方坐下:"那我真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别说了,"老虎继续拿起小刀,制作着某种尖刺陷阱的部件:"我这两个星期来都没吃过一顿好的,快饿死了,你赶紧做点好吃的。"

    "你就不能自己做点什么吗?"猫人少年再次苦笑,伸手把身旁一个扎他大腿的尖刺部件拿开。

    那东西是用兽牙制作的,一场锋利。一个这样的小部件并不能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如果它们被串成一整个陷阱,再放在林间野地上,当魔兽们踩上去的时候,它们的身体就会被这些兽牙尖刺陷阱彻底贯穿。即使一个个部件造成的伤害很小,它们一次性在怪物的身上制造出几百个伤口,也足够让魔兽们迅地流血身亡了。

    当然,做这种东西也极其耗费时间。光是把从魔兽身上取得的,并不算锋利的兽牙加工成这样锋利的尖刺,就够艾尔伯特忙了。更何况老虎一天要加工几百个,用在制作陷阱之上。这些活儿原本该由鲁夫来承担一半,好减轻魔兽猎人艾尔伯特的负担。但是猫人少年两个星期前受到了信鸽送过来的急件,便匆匆地从这片狩猎森林之中离开,去处理自己的私务了。

    "如果我有时间自己做顿好吃的,就不会来拜托你了。"仿佛在抱怨,艾尔伯特一边削着一颗兽牙,一遍像小孩子般嘟起嘴回答道。

    "好吧。"猫人少年其实也早已预料到老虎会这样抱怨。他和虎人青年已经相处了好一段日子了,老虎的习性脾性,鲁夫还是清楚一些的。

    "刚回来就差使我干活呢"猫人少年从树屋一旁的窗户上拿起一串肉干:"用这个煮东西吃就行了吧?话说这是座狼的肉?"

    "就是座狼的肉,不然你以为我这几天有空出去找别的事物喵。"老虎没好气地回答道。

    "一直吃这个也不腻啊……"猫人少年苦笑道,"我去弄些野菜,和肉一起做成炖汤吧。"

    于是,老虎一脸不在乎地自顾地嘀咕起来:"出去的时候小心点,我已经用陷阱杀了那么多座狼,当然也惹毛了它们的老大。估计座狼王很快就会现身吧。"

    "我知道怎样保护自己。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次轮到猫人少年嘟起嘴来。

    "哦,真的喵?"老虎突然放下手里的工作,过来捧住鲁夫的脸,使劲地揉:"明明还是只软软的小猫咪,嘿嘿嘿"

    猫人少年最讨厌老虎这样揉他的脸,把他的猫脸当作玩具。但是他知道抗拒没有好处,而且艾尔伯特这种小孩子气的习性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所以鲁夫也懒得去跟虎人青年计较。他一阵苦笑之后,淡然说道:"你不是有工作要完成吗?你继续制作你的陷阱,也好让我去采野菜啊。"

    "好吧,不玩了。"艾尔伯特这才放开鲁夫的脸。猫人少年毛茸茸又软绵绵的小猫脸蛋估计手感一定很好,所以老虎放开的时候总是那么一副恋恋不舍的表情:"总之出去的时候小心点。"

    其实用不着艾尔伯特提醒,鲁夫也没有打算死在这种荒山野岭、不明不白的地方。

    十分钟后。

    猫人少年竟然带着大量香菇、山蕨、土豆以及一些艾尔伯特都没法辨认出来的野菜,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今天晚上有一顿大餐可吃哦。"猫人少年淡然笑道。

    "好,我快饿坏了,快弄吃的。"艾尔伯特于是催促道。

    日暮西山,炊烟四起。魔兽猎人在野外埋伏追捕魔兽的日子虽然非常艰苦,但只有艾尔伯特身边有鲁夫这个大厨,老虎总能吃上一顿美味的大餐。

    因为炖汤的香味实在太强烈,老虎早已耐不住诱惑,早早停下了手上的活儿,走到树屋外面去。

    "好香!"他凑近炖汤嗅了嗅,口水都几乎要流到汤里去了。

    猫人少年连忙用他的猫爪子掩护住炖汤:"再耐心等等,马上就能吃了。"

    "嘿嘿。"老虎摇着尾巴坐到鲁夫身旁:"你竟然没有受到座狼们任何袭击就回来了,我倒是有点吃惊。"

    "不,有哦。"

    "什喵?"

    "有一头座狼从草丛里突然跃出来攻击我,我差点就被咬到了,幸好我逃得快。"猫人少年答道,"不知道怎喵的,他攻击完一次以后就没有继续攻击了,追着追着甚至都追丢了我。也许我的脚程还是比座狼要快一些吧。"

    听到这里,艾尔伯特突然眉头一皱:"不。"

    "果然,那头座狼不是没有追杀你,而是在偷偷地跟踪你。"他警觉地凑到树屋外沿,沿着巨树的枝干向下张望:"你这笨蛋,你把座狼们引到我们的藏身处了。"

    "呃?!"

    夜幕已经低垂,在幽暗的树林之中,出现了无数的血红色的眼睛。座狼的族群已经把这片区域包围住了。

    "两百?……不,一千喵。"艾尔伯特试图从魔兽们眼睛的光芒辨认出敌人的数量:"数量真不少。这就有那喵点不妙了。"

    "你不是在这附近布置了许多陷阱吗?"猫人少年停下手里的活儿,凑过来问。

    "是的。但是对方的数量太多了,陷阱都不可能把它们全部解决吧。"艾尔伯特拿起弓箭,瞄准:"去把所有的弓箭都取来。我们要死守这个营地。"

    语毕,老虎嗖地射出了一箭。弓箭在幽暗的树林中穿梭,精准地命中了一头座狼的脑门,那头怪物嚎叫一声,骤然倒地。

    但是这先制人的一击也激起了魔兽们的杀意,无数的座狼开始疯狂嚎叫起来。

    在树林的阴影之中,比寻常座狼巨大十倍的巨型魔兽也露出了其身姿。是它带领着座狼的大军来攻打艾尔伯特的"要塞",以报其族的血海深仇。

    而当然,这头座狼王也正是艾尔伯特这次狩猎的目标。老虎在这片森林里潜伏已久,做了这么多事情,全都是为了猎杀这头狡猾而深藏不露的座狼王。

    猎物与猎人彼此都以歼灭对方为目标,开始了这场战争。

    艾尔伯特这边虽然有着高高的"城堡"作为防御据点,一路上也铺设了无数的陷阱来阻挡座狼大军前进的步伐,但他们毕竟人数少,靠两个人击杀数百的座狼,显然很不现实。

    而座狼王虽然拥有一支大军,却无法以寻常手段攻破艾尔伯特的防御据点那颗十人合抱都不能抱住的巨大古树。他只能指挥座狼大军,用蛮力,试图把古树撞到。而这些座狼零距离撞树的过程中必然会受到艾尔伯特等人凶猛的反击,巨大的死伤也在所难免。

    这场战争,不到最后,都不知道鹿死谁手。

    "等我们顺利完成了这次任务以后,"艾尔伯特又一次拉开弓,搭上数支早已涂满剧毒的铁箭:"我一定要申请至少两个星期的休假,回去好好享受个够。"

    "那看来你的休假没法带上我了。"猫人少年也引弓搭箭:"我刚把那两个星期的休假用光了,估计好长一段时间都不可能申请到休假。"

    "那可真是不幸呢。"老虎射出了毒箭,毒箭飞散着,击中那些如同潮水般涌来的座狼大军,数名座狼中箭,瞬间毒身亡倒地,并绊倒随后而来的座狼。它们前进的步伐被阻挡,带来的破坏可是毁灭性的。座狼与座狼互相践踏着,一瞬间就有数十头座狼被友军踩死。

    "放心吧,我会给你寄去土特产的。"艾尔伯特咧嘴笑着,又射出了数支毒箭。

    箭雨更为凶狠地落下,而激战已经打响。人与兽之间必须争个你死或我活才能罢休,不到最后的一兵一卒都无法停战。

    潮水般涌来的座狼大军并没有因为毒箭的攻击而丝毫退却,反而越接近。而虎人青年和猫人少年也都一刻不停地射着剧毒的箭矢,把靠近过来的座狼们一一击杀。数十上百的座狼口吐白沫,很快就倒地死亡,但是却总会有更多这种不怕死的魔兽们涌上来继续下一波的进攻!当它们靠得更近的时候,这些怪物很多都踩上了艾尔伯特早已准备好的尖刺陷阱,于是一时间到处飞溅起鲜血,以树屋为中心,周围每处都是被夹烂得血肉模糊的座狼!

    然而不可阻挡的座狼大军却仍然以极其迅猛捷的气势靠近了树屋,最近的一只座狼已经距离树屋只有五码了!

    "撒毒粉!"老虎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