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12章 追猎之于魔影(八)
    第1712章 追猎之于魔影八

    与此同时,欧洲南部,格里克族领地,雅典。.

    一道光芒在夜色之中划过,引来豹人族守卫们的警觉。然而很快地,驾驶着铁骑的艾尔伯特就在半空中朝豹人们招手,在城市外围就让铁骑降落了。

    "我是猎人组织的人。"老虎从铁骑上跳下的同时就对那些守卫们说:"我是来参加朋友的葬礼的。"

    "明白了,等你很久了,艾尔伯特先生。"那群豹人守卫们可能也是早被知会过了,预料到艾尔伯特会来,他们让开一条进入城市的路:"装着那名殉职猎人的遗体的棺木被放在市政厅的后院里,你们可以在市政厅东侧的客房休息,明天一早就开始葬礼。"

    "好的,"艾尔伯特转身摇了摇躺在铁骑后坐上睡着了的猫人少年穆特:"醒醒,小懒虫。我们已经到了。"

    "嗯……?"穆特微睁开眼睛,试图搞清楚周围的状况。

    "这孩子是?"豹人守卫质问道。

    "死者的家属。"艾尔伯特随口编造了个谎言:"我顺道把他带过来的。"

    那几名豹人守卫于是认真地看了看正从铁骑上爬下来的猫人少年。他们见穆特只是一个身体瘦弱的孩子,而且确实也是猫人,长得可能还真的和死者有点相似,便马上相信了艾尔伯特的话。

    "好吧。他和你一起在市政厅的客房里过夜。明天还得赶早,你们今晚早点休息吧。"

    "这东西怎喵办?"艾尔伯特指了指身后的黑色铁骑。

    "不怎么办。只能把它停泊在城外。"守卫却说,"基于安全理由,一切重型载具都不能进城。"

    "你在跟我开玩笑喵?"艾尔伯特一脸怒容:"这铁骑可是我借来的,而且它造价很贵!停在城外?要是被偷了怎喵办?由你们来陪我一千万大不列颠金币喵?"

    "可是"

    "我不管你们怎喵说!"老虎开始耍起大牌来:"我是魔兽猎人艾尔伯特,猎人组织里排名前十的猎人!我要把这辆铁骑停放在我休息的地方,你们有什喵意见的话就找猎人组织投诉去!"

    然后艾尔伯特直接就推着铁骑进城了。那群豹人守卫想阻拦,却被老虎狠狠瞪了一眼,不敢再说什么。加上黑色铁骑上面也确实没有装备任何武器,它现在完全只是一辆载具而已,守卫们上下打量检查了一番之后也只好放行。

    "排名前十是真事吗?"猫人少年跟在老虎身后走了一段距离才问道。

    "应该说是曾经排名前十吧。"艾尔伯特咧嘴冷笑,"魔兽猎人组织的排位按照猎人每年完成的猎杀来计算。为了参加圆桌试炼我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狩猎魔兽了,估计现在的排名已经跌到三十以下吧。"

    "哦。"穆特敷衍地回应了一句,双眼却早已游移开去,在充满好奇地看着周围的风景。

    从小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非洲的猫人少年穆特,也是第一次来到雅典。这里的风景对于他而言是极其陌生的。

    豹人们据说是优秀的建筑师和工匠,最擅长用木头来建造房屋。因此,雅典的风景简直奇特,周围大大小小屋子全都是用木头建成的,鲜有石质或混凝土建筑。从最简陋的小平房到高十多层的高楼,清一色的木质建筑别具一格。

    这些楼房的主要建筑原料曙光地域格里克族领地附近出产的特殊红铁木,有着极其强大的韧性与延展性,是混凝土之类的石质建材远远无法比拟的。

    奇妙的木质砖上相互有榫口支承着,与巨大的木支柱相互作用,起着承重抗震的作用,因此它们比看上去的更保固耐用,在地中海沿岸偶性的狂风暴雨之中也能很好地稳住自身,即使随风摇摆也绝不会轻易倒塌。

    就这些方方正正、略显简约的木质建筑,在雅典城内堆叠了无数,错落有致,布局得宜。乍一看之下整座城市反而非常地工整舒服,有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比起以前,这里也变了好多。"艾尔伯特七年前来过雅典,之后就很少过来了。当时雅典的城市几乎被魔兽大军袭击而全毁,现在的城市则重新修复一新,外貌和原来的雅典大相庭径。现在这样一看,老虎不禁自内心地感叹起来。

    而且豹人们的建筑强化了好多,这些方方正正的建筑有非常稳固的力学结构,即使在魔兽们的袭击之下也不会轻易倒塌。同样用红铁木强化过的城市外沿是带着无数锋利尖刺的篱笆,魔兽也不容易攻进来。

    所有这一切的强化建筑和防护措施,都是为了防止每年初春开始成群出没的魔兽大军。

    "艾尔伯特?"老虎还在路上,突然就碰上了带着人在城里巡视的豹人族副族长巴格斯。副族长马上凑上来道:"哟,这不是我的外甥艾尔伯特吗?你怎么来了?"

    "请不要用[外甥]这个词来叫我。"老虎马上拉长了脸。然而这是事实,尽管艾尔伯特不愿意承认,他曾经喜欢过的雪豹少女狄安娜已经嫁给了艾尔伯特的父亲,虎人族的罗布尔族长。而巴格斯是狄安娜的哥哥,也就是艾尔伯特的舅舅……

    "哈哈哈哈,还在因为狄安娜的事情闹别扭?也罢"巴格斯打量了猫人少年一眼:"这位是?"

    "朋友。"艾尔伯特随口解释道,"我过来参加一名魔兽猎人的葬礼,这位是那名去世的猎人的家属,我就顺道把他带过来了。"

    "噢,是吗。真是抱歉。"一说到葬礼,巴格斯的表情似乎就严肃下来了,"那你们忙吧,我还得继续巡逻城市巩固城内的防御,我们回头见。"

    然后他和艾尔伯特说了两句客套的话就走了。

    "外甥?"穆特这时候才哼道。

    "别在意那家伙说的话。"艾尔伯特根本都不想解释,随意搪塞过去:"走吧,市政厅离这里不远了。"

    "有一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了。"穆特跟在老虎身后走,又问道:"既然你的朋友鲁夫的家乡是在梅尔森石,为什么不直接把他的遗体送回梅尔森石,而是把遗体运到豹人的领地里来,再举行送葬仪式?"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打算把完整的遗体送回去梅尔森石,而是用雅典这边最上等的红铁木枝条把遗体连同棺木一起焚化,最后才带着骨灰送回去猎人们各自的故乡里安葬。"老虎耸了耸肩:"在魔兽猎人组织里,这是一名殉职的猎人标准的待遇,目的好像是为了让每一名殉职的猎人都受到最大限度的尊敬。然而把遗体送回去安葬的过程很长,仪式也很多,不早点把遗体焚化成骨灰,在仪式的中途遗体就会开始臭。"

    "是吗……"穆特于是没有问题可问了,开始陷入了沉默。

    市政厅是一个又大又呈圆柱状的建筑物,不用多说,它也是木制的。市政厅外围有足足一百条巨大的木质柱梁,让市政厅的结构稳如磐石。相比之下,市政厅周围的几栋小型建筑看上去则纤细得多。

    艾尔伯特当然没有马上就朝市政厅的正门走去。刚好相反,老虎推着黑色铁骑,朝市政厅的侧面进,打算就这样绕过市政厅,低调地进入休息室。

    "你想去看看鲁夫的遗体喵?"艾尔伯特突然问:"他们大概会在明天的清晨对遗体进行焚化,再开始送葬。现在可能是瞻仰死者遗容的最后机会了。"

    "可以。等找到了落脚的地方,我们马上去吧。"穆特答应道。

    尽管鲁夫的外貌可能长得和穆特非常相似,猫人少年对鲁夫的遗体并没有多大兴趣。他和鲁夫是完全不同的人,而且他不觉得自己和那名猫人有多大的联系。穆特之所以会跟着艾尔伯特过来,完全是因为他想去一趟猫人族的故乡梅尔森石,看看梅尔森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后院很静,一名工作人员就在那里等着阿尔伯特他们,一看见老虎和猫人少年露面,马上就把钥匙交给了艾尔伯特。

    "送葬时使用的仪式服装也在房间里准备好了,两位明早沐浴更衣,再换上仪式礼服,就可以随送葬的队伍一起出了。"豹人族的工作人员道。

    艾尔伯特刚把铁骑停放在休息室旁,还没有过去开门,随口就问:"那名猎人的遗体被存放在哪里?这边的死者家属想见死者的最后一面。"

    "就在市政厅的地窖里。"工作人员说道,"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看见铁门就是进入地窖的路了。"

    解释完以后那名工作人员马上离开了,似乎并没有在这种地方久留的意思。

    "那喵"老虎开门进入休息室,把外套脱下,随手拿起休息室里的两套仪式礼服:"洗个澡,我们马上就走吧。"

    "为什么要洗澡?为什么要拿这个?"穆特表示不解。

    老虎带上门,压低声音说:"你忘了吗?因为我们要赶在这些豹人们开始葬礼之前,先把鲁夫的遗体连同棺木一起盗出,自行把鲁夫带回去梅尔森石去下葬啊。尽管如此,该守的礼仪还是得守的,这是对死者最基本的尊重。所以先洗个澡,礼仪服也带上放在铁骑里。待到夜深人静、守备松懈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行动。"

    穆特略带恐惧地看了看艾尔伯特一眼:"好吧……然而我不得不说,你的想法真疯狂。"

    "我绝对不会看着那群豹人就这样把鲁夫的遗体烧成灰。"艾尔伯特低哼道,退开了房内一侧的木门,里面貌似就是浴室。那个刚好能容纳两个人的大木桶,似乎就是浴桶。

    "没有热水?水刚好只够一个人洗澡……?"穆特拉长了脸:"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