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701章 交错之于际会(五十六)
    第17o1章 交错之于际会五十六

    "囚犯?"贝迪维尔皱了皱眉:"为什么是我的船?我的船看起来像一个监狱吗?"

    "正是因为它看起来不像监狱,所以才适合用来关押这人的。."骑士王却神秘地笑道:"这名囚犯……比较敏感。我还有很重要的情报需要从那人口里问出,但是又不能硬来。最好还是找一个吃得好住得好,空间够大,还一天二十四小时有监控的地方,把他安置在其中。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里人多混杂,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的船够空旷,正好成了选。"

    "你确定吗……"贝迪维尔有点纳闷:"这边可是新加入了几个船员"

    然后狼人停顿下来想了想,改口道:"嗯,不算船员。基本都是吃闲饭的。但是他们会在船里进出。"

    "都是你认识的人吗?"亚瑟追问道:"能信得过吗?"

    "都是我认识的人。罗根、赛费尔,还有一个是之前碰到的家伙。"贝迪维尔说:"而且艾尔伯特和他的朋友可能也会在我的船里进出,他们要使用这里的医疗舱。"

    "只是这些人而已吗?那就应该不会有问题。"骑士王回答道。

    贝迪维尔再度疑惑地皱了皱眉:"亚瑟,你到底抓了个什么人回来啊?危险吗?闹腾起来会把我的船拆掉吗?"

    "哈哈哈哈你想多了,贝迪维尔。"亚瑟那边爆出一阵大笑:"那人到底危不危险,等你自己亲眼确认过再说吧。"

    "好吧。"贝迪维尔总觉得自己是被亚瑟作弄了,但他还是叹了口气:"先把他带过来吧,看看情况再说。"

    "非常好。详细的情况等我们见了面在谈。"骑士王伸手到桌边打算切断通信的样子,然后他突然加了一句:"贝迪,见面之前请把你的裤子穿上。"

    "啰嗦!"狼人青年没好气地切断了通信。

    十分钟之后,沙漠之舟的甲板上。骑士王果然带着某个人,乘坐运输艇过来了。因为夜色渐深,运输艇上也没有充足的照明,贝迪维尔从远处没法看见亚瑟王身后那个是什么人,只隐约判断出那人似乎是个矮子。非洲的气候炎热,沙漠里的风沙又强大,为了适应环境,沙漠的住民们平均身高都偏于矮小,比起大不列颠甚至其他欧洲人都矮了一大截。

    最初贝迪维尔还因为那是亚瑟王从哪里抓来的一名非洲人,但是等运输艇驶近以后,贝迪维尔才看清楚,骑士王身后的那名所谓的"囚犯",其实是一个小孩。

    "我们到了。"骑士王从运输艇上跳下来,伸手去接那名孩子,同时也介绍道:"这位是贝迪维尔船长。"

    "哦。"那孩子哼道,有点怕生的样子,用略带恐惧的目光看着狼人青年。现在的贝迪维尔刚刚洗完澡,身上的毛还粘成一绺一绺的,他的银色狼毛在夜色之中出淡蓝色的闪光,让贝迪维尔整体看起来就像全身长了钢铁的尖刺一样,确实有点吓人。

    而贝迪维尔也打量着那名孩子。他乍看上去,差点以为亚瑟王在森林里捡了一根柴枝过来。那小鬼真是瘦得可以,虽然还不至于完全的皮包骨的地步,但是他的手臂还不如贝迪维尔两根指头加起来般粗,狼人严重怀疑这小鬼会被红海上的一阵风吹走。

    除了瘦以外,这孩子真是脏,脏黑脏黑的。他灰头土面,全身的皮肤都有种苍白枯燥的感觉,但是上面粘着的黑色的不明污垢却让他看起来成暗淡的灰黑色。贝迪维尔可以看出这孩子常年生活在阳光找不到的地下世界里,所以皮肤本来应该是格外地白皙的,但他身上的白都被污黑色掩盖过去了,只偶尔露出来一两片稍微白一点的区域,如同牛皮癣病人身上出现的白斑,看起来甚是难看。看完这孩子脏得要死的脸和手臂,狼人青年都下意识地不去看他的头了,尽管那油腻且不修边幅的黑还是不时映入贝迪维尔的视野中,辣着狼人的眼睛。

    "哇啊……好脏……"贝迪维尔忍不住吐槽道:"而且,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什么?"那小男孩歪着脑袋地哼道,表示没听懂贝迪维尔的话。他当然是没见过贝迪维尔的,但是贝迪维尔确实见过这小鬼贝迪维尔之前操纵远距离侦察用的人工圣灵,在南非的都里找人,结果就碰上了这个用战技打赢擂台赛的可疑的小鬼。

    这一瞬间贝迪维尔也想起这件事来了。他想起来的瞬间不禁呃的一声惊呼,转而瞪大眼睛看着亚瑟:"这孩子该不会是!"

    "我们进船里去再说,好吗?"骑士王其实已经走动起来了,朝着甲板连接船内部的那个入口:"顺带问一下,你的船里有地方可以洗澡吗?"

    "有澡"贝迪维尔刚想说船里有澡堂,但他突然想到伊莱恩正在澡堂里洗澡,而且白熊人现在有可能变成生人勿近的白鲨人,挺危险的,他便马上改口道:"这小鬼可以到我的船长室里洗。"

    "好,那我们就在船长室里谈吧。"亚瑟王点头道。挥手示意那名小孩跟着来。那小男孩的脸上虽然挂着不情愿的表情,但还是跟上了。

    他们走得很快,一下就到达了贝迪维尔的船长休息室了。

    "那边。"狼人青年指了指浴室的方向:"你自己会洗,对吧?"

    "我不想洗澡……"那名瘦弱的小男孩用音不是很标准的英语嘀咕道:"而且跟你们过来的时候也没有带换洗的衣服……"

    "你就一小屁孩,出来以后拿块浴巾缠住身体就完事了,纠结什么。"贝迪维尔瞪了那小鬼一眼:"快去洗干净!你脏死了,都要弄脏我房间的地板了!"

    "哼"瘦弱的小男孩于是很不情愿地走向浴室。

    "伊芙,叫几只圣甲虫魔像来帮这小鬼洗澡。他都脏出了习惯,一个人肯定会马虎了事,不可能把自己的身体洗干净。"贝迪维尔又加了一句。

    "明白了,贝迪维尔船长。"于是船的人工智能导航系统伊芙召来了四只圣甲虫魔像。

    "咦,有个阿姨在说话?"那名小男孩好奇地看着周围的环境:"阿姨是躲在什么地方偷看我们吗?"

    "是个人工智能,不用在意。"贝迪维尔没好气地解释道。

    "什么是人工智能?"

    "嗷……快去洗澡!"贝迪维尔怒道,吓得那小鬼连滚带爬地跑进了浴室。四只黄金圣甲虫魔像也跟着进去了。

    "伊芙,浴室的门锁起来,并告诉那小鬼,不洗干净就不准出来。"贝迪维尔吩咐道:"另外,浴室的隔音功能还可以吗?"

    "用力场强化了消音能力以后,可以做到完全隔音。"伊芙答道。

    "很好,就这样办吧。"狼人青年在一旁的桌子上坐下:"亚瑟,那孩子难道真的是?"

    骑士王也坐下,开始说道:"没错,就是你之前找到的那个。我们的人在腐沼街道把他带过来了。"

    贝迪维尔颤抖了一下:"那么,也就是说你们把剑圣亚克也抓捕起来了?"

    "不,完全不是。"亚瑟苦笑了一下:"先,跟那孩子一起生活,教他战技的老人,其实根本就不是剑圣亚克叔叔。其次,我们的计划还是失败了,那老头逃跑了。"

    贝迪维尔皱了一眉,追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亚瑟王耸了耸肩,于是把抓捕剑圣约瑟的过程一一说出。贝迪维尔一边听,脸上的神色一边从疑惑转变为惊讶,再从惊讶转变成愤怒。

    "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和那种危险的对手交手!"听完亚瑟王的叙述,贝迪维尔已经忍不住了:"至少把我叫上啊!我用钨龟舌鞭子在一旁辅助你的话,那槽老头根本没有机会伤得了你!"

    "这个嘛,天知道呢。"骑士王淡然笑道:"我面对的可是大不列颠不,潘托拉肯史上最强的剑圣之一,约瑟.潘托拉肯哦。爷爷他可是天生拥有[真视之眼]的人物,再配合上他后天习得的心眼术,估计任何偷袭都难以奈何得了他吧。"

    事实上就是,当亚瑟王和剑圣约瑟对打的时候,亚瑟只能用强力而大范围的攻击来强迫对手硬吃招式,试着把约瑟老头的闪避能力催谷至极限。也就只有那种"绝对无法闪开的攻击",有机会伤得了剑圣约瑟吧。

    "我不是很明白。亚瑟你不一样会使用真视术吗?你也用真视术和他对阵不就好了吗?"贝迪维尔皱着眉问:"而且真视术不就是观察光子世界时使用的术吗,它又怎么会对战斗有帮助了?"

    "因为有[提示]。"

    "提示?"

    "没错,就是[提示]。"骑士王苦笑道:"[真视之眼]那估计是世界上所有战士们最为梦寐以求的能力了吧。

    因为[神],会在战斗之中,给予这种天赋的拥有者各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