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70章 交错之于际会(二十五)
    第167o章 交错之于际会二十五

    与此同时,南非的都,比勒陀尼亚。.

    暮色之中,有一名低调的黑袍男子走进了下水道区域。

    在那陌生而错综复杂的下水道中穿行,这名男子却似乎早已熟记这里的道路。他戴着的半覆式银面具刚好扣住了鼻子的位置,面具鼻子的位置涂着一种可以除臭的香料,它带来的淡淡香气刚好抵消了下水道那种刺鼻的味道。

    男子优雅而安静地走在这种污秽之地,穿过了九曲十八弯,最终到达了这个下水道深处的某个区域。

    [腐沼街区]黑袍面具男子从一旁破烂的木板标牌上隐约辨认出这样的文字来。

    这里是地狱,三教九流人士混杂与此,这些人无非都是些流氓、流浪汉、潜逃之中的罪犯,因为各种不可明言的理由而聚集生活与此。

    这里也是天堂。罪恶与私欲横流,却与比勒陀尼亚上层城区那个光鲜得瞎眼的世界截然相反,这里有着[自由]。这里的居民一般并不会干涉他人的事情,不会因为身份的不同而出现分歧。这里每个人都污秽不堪,每个人都是地底的烂泥,也就懒得再去攀比,懒得再去过问。

    虽然住在腐沼街区的流氓地痞们之间经常会有各种打闹,却都是小打小闹,真正打闹搞出人命的事情极其罕见。而这里生活着的人却又是极其团结,一致对外的,每逢外界来了闯入者比如现在这位黑袍面具男子这里的居民们都会不约而同的对闯入者投去充满敌意的目光。

    因此,这名神秘的黑袍面具男子走在这种充满敌意的人群之中,可想而知有多危险了。

    尽管如此,黑袍面具男子却不以为然,依旧是那样一步一稳地走着,步履既没有轻快,也没有沉重,有的只是谨慎。他不想和这里的居民生冲突,所以他没有手持武器作戒备的样子。但是,如果这名黑袍男子有这个意思的话,他可以在几分钟之内把这里的居民全灭字面意义上的杀个精光。

    即使是野生动物,也会凭借自己的本能察觉到危险。而人越是堕落,便越是接近于野生动物吧。仿佛早已察觉到了这名黑袍面具男子有多危险,这里的居民们即使对黑袍男子不断地投去充满敌意的目光,却没有半个人敢上去拦住黑袍男子。他们之中恐怕有一些人还会认为,他们全部人一拥而上的话或许可以制服这名男子。然而他们应该很清楚,即使他们一拥而上制服这名男子,打头阵的那些人估计一定会死。这里的人虽然团结,但是他们也自私。当事情关系到他们自己的性命时,这些流氓地痞当然不敢牟然轻举妄动了。

    黑袍面具男子于是在这个充满着火药味的危险街区里安然无恙地穿行着,很快就到达了他的目的地。

    那其实是腐沼街区边沿上的一个排水管道。不用多说,排水管道多年前早已堵塞,管道内虽然有点生锈和臭,却还是挺干爽的。因为它距离地面有一段距离,又足够地干爽,因此它反而成为了这个到处臭的的鬼地方里,尚算可以居住的一处。不,应该说,在这个垃圾岗里,这个干爽又隔空的排水管道,其实已经是一处豪宅了。

    这个"豪宅"前甚至还挂着一块不算特别破烂的帆布,用以阻隔外界的干扰,为其中生活的人稍微增添些许的空间。

    黑袍面具男子就在距离管道二十码之前的地方停住了脚步。接下来,他把脚步放得极其缓慢,一步一个脚印向前慢慢挪动。他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尽可能地少出声音,以便在引起水管里的住民的注意之前,好好观察清楚周围的地理环境;另一方面,他也是为了给居住在管道里住民足够的准备时间,因为黑袍男子不想胜之不武,靠突然袭击来制服对方。

    然而黑袍面具男子其实也想过,对方可能早已有备。管道里的人很可能会拿着武器,突然从管道里冲出来攻击他。而管道里的人绝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出手攻击的话,黑袍男子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所以,在这个骨节眼上,黑袍面具男子已经伸手向自己的腰间摸去,摸出了一柄光剑。

    光剑用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了。它在启动之前都没有刀刃,不会引人注目。而当真正混战起来,光剑刀刃上的过剩光芒又可以作为一个稳定可靠的照明光源,让对手在黑暗中无所遁形。

    黑袍男子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手指抵在光剑的开关上,保持随时可以动光剑的状态,稍微加快了脚步,走向那个管道。他距离那个废旧管道只剩下十码。

    "呼呼呼呼呼。"然而管道之中的人果然早已察觉到了黑袍男子的靠近,管道之中传出一阵略带苍老的笑声:"不用这么紧张,靠近过来吧。"

    黑袍男子震颤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且颤抖的幅度极其微小。他马上就恢复了冷静,大踏步走过去,刚靠近就说:"初次见面,很荣幸见到你,爷爷。"

    一名老人从管道之中走出,他虽然看起来一脸饱经风霜的样子,但他却精神矍铄,眼中甚至闪现着老狐狸般的狡猾睛光。

    "我想我也应该这样说:初次见面,我也很荣幸见到你,亚瑟王陛下。"

    没错,这名低调的黑袍面具男子,正是大不列颠现任的国王,亚瑟.d.潘托拉肯。

    然而又会多少人会想到,出现在亚瑟王面前的这名老人,不是骑士王等人一直在追捕的剑圣亚克,而是另一名更为罪大恶极的,从旧潘托拉肯时代起就被一直四处追捕着的叛国者?

    他是亚瑟王的爷爷,也是天位骑士乌瑟的父亲,他是潘托拉肯史上另一位大名鼎鼎的剑圣约瑟. d. 潘托拉肯。

    他是多年前盗走了潘托拉肯国宝圣剑[暴风监视者]的罪魁祸,他同时也间接导致了潘托拉肯第一帝都卡米洛,在罗马军队的侵攻之下几乎沦陷。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剑圣约瑟,才是导致大不列颠数十年来这一切事端生的,最初的那根导火索。如今,叛国者剑圣约瑟,却就这样平淡无奇地出现在骑士王的面前。

    "果然,上次的灵体,是你们潘托拉肯所派过来的侦察者?哦不,潘托拉肯现在已经改名做大不列颠了吗。"

    "你说得很对,爷爷。"亚瑟王压低声音道:"朕的某位朋友有着你无法想象的强运,是他控制人工圣灵,找到了这个地方。你以为自己躲在地球另一边最为隐蔽的角落里,大不列颠就找不到你吗?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呐。"

    "我承认,你能够找到这种地方来,确实有点本事。"老头优哉游哉地向前迈出一步:"但是亚瑟王哟,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仅凭你一个人,就想把我制服吗?"

    "不,你才太小看朕了,爷爷。"骑士王却淡然说道:"朕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挥了挥手,周围开始有暗影在晃动:"事实就是,这个腐沼街区已经被朕带来的人重重包围。腐沼街区四个主要出口都至少有一名圆桌骑士在守着。你其实已经插刺难飞了,爷爷。"

    "有趣。"老头却淡然一笑。

    "快说吧"骑士王哼道:"两把圣剑之一,当年被你偷走的[暴风监视者],到底被藏在什么地方?"

    "呼呼呼,它被藏在你们绝对找不到的地方。"老头冷笑着拔剑了。当然他拔的并不是暴风圣剑,只是一柄普通的光剑。光剑紫色的光刃在黑暗中闪耀出幽邃的氛围。

    "爷爷,你充其量还是打算继续抵抗下去,不愿意告诉朕更多的信息咯?"亚瑟王也持剑戒备,光剑绿色的光刃从剑柄中射出,照亮了黑暗:"既然如此,朕也只能把你制服,抓回去慢慢审问。"

    "前提是你打得过我。"约瑟冷然哼笑道。

    就在两个人准备打起来的瞬间,却有谁突然撩开水管的布幕。一名瘦弱的少年睡眼惺忪地冒出半个身子来张望道:"嗯……?怎么回事了,爷爷?"

    "这里没有你的事,快回去睡觉。"老剑圣低哼道。

    "爷爷你这是在跟陌生人打架吗?"那名少年却还不至于听话至此,看到面前两人持剑戒备的情景,还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地回去继续睡。

    "打架是不好的,爷爷你不是常说吗,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少年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含糊地说。

    听到这里,骑士王暗中出了一声嗤笑。他实在没能忍住。据资料显示,约瑟.潘托拉肯当年可是个骁勇善战的剑圣,在战场上已经造成无数血流成河的事件,他一个人就可以毁灭一个师团。正是这样生性残暴的剑圣约瑟,偷走了用以守护洁白圣城卡米洛的暴风监视者,让卡米洛失去保护,从而导致了最后它被入侵的结局。一个杀人如麻的剑圣竟然在培育贫民窟里的小鬼,而且还给这种小鬼灌输如此和平的思想,真是可笑。

    "哼,让你见笑了。"约瑟当然也察觉到了亚瑟王在偷笑,他却利用这一瞬间的机会,突然出手!

    划!一道暗淡又凌厉的紫色光弧,朝骑士王的喉咙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