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65章 交错之于际会(二十)
    第1665章 交错之于际会(二十)

    帕拉米迪斯知道,这是罗塞塔对他使用了幻术。?   ? )〉)〕〕1〕z〕〉)c)o>]好像叫做[魔眼]什么的,就是在与对方对视时,陷入对方制造的强力的催眠术之中。

    然而宝石女王对帕拉米迪斯这样做不是为了控制豹人战士,而是为了用极短的时间,从精神层面上与帕拉米迪斯进行私密的对话。中了[魔眼]的大猫体感时间会被加到几千倍,他在这个幻觉之中和罗塞塔花上几个小时讨论问题,外界的时间都只会流逝几秒钟而已。而且这是类似传心术的对话,赛义德王子那边是绝对听不见的。

    "帕拉米迪斯,别。"罗塞塔上来就这样说道。现在的罗塞塔在帕拉米迪斯眼中只是片漆黑的世界中,个若有若无的黑影。

    "别?别向赛义德王子请去支援吗?为什么?"大猫于是问:"你怕欠他个人情?"

    "不是这个问题。"罗塞塔似乎面有难色,但是帕拉米迪斯这边可是看不清楚罗塞塔现在这个影子的脸庞:"赛义德王子是个好人,而且慷概大方,乐于助人,正常情况下我们确实应该寻求他的帮助,这毕竟是个难得的机会。但是……"

    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顿了顿,又说:"因为赛义德王子其实就是法老王的末裔,而实际上……非洲之心本应属于埃及王室。"

    "什么?!"

    "那是真的。很多史料都有记载过的。第任法老王------当时还不叫做法老王,这名字是别的国家给他硬安上去的------美尼斯,曾经拥有很多宝物,而这个红宝石[非洲之心]就是其中之。我们说这宝石是在某种古代遗迹里找到的,而事实上却是------"

    "事实就是你们动了第任法老王的古墓,把红宝石从里面偷出来了?!"帕拉米迪斯大惊:"你在开玩笑,对吧?!"

    "盗墓的可不是我的人,是别的团队。但是怎么说呢,总而言之,这[非洲之心]辗转多人之手,最终还是落到了我的手上。"

    "不过,按照历史,埃及法老仍然保留着这块宝石的拥有权,他们的后代亦然。赛义德王子是[非洲之心]的合法拥有者,继承人。"

    "哦天。"帕拉米迪斯吁了口气:"要是让赛义德王子知道我们在找的不仅仅是[流星枪亘古尼尔],而是[非洲之心],问题就严重了。他会不会把红宝石抢回去啊?"

    "估计会吧。不管赛义德王子是多么大度的人,我也不认为他会就这样把埃及的国宝拱手相让。所以我不想他帮忙啊。这事不应该让赛义德王子插手的,牵涉的问题太多,太复杂。"

    罗塞塔叹了口气:"关于勒诺曼婆婆的占卜,我还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忘了告诉你:她给的提示虽然非常准确,但是往往伴随着个艰难的抉择。就像现在这样------我们虽然找到了[贵人]赛义德王子,却必须做出抉择,决定要不要他帮我们的忙。"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啊。"大猫吐槽道:"老太婆那个占卜是什么鬼!"

    "婆婆是这样说过的:她虽然可以隐约看的穿别人的命运走势,但是命运永远是伴随着分支,人的命运都是在个又个的分叉路口里进行着抉择。她给我们提示,只是让我们找到到达那个重要的分叉路口的手段。但是到底选分岔路中的那条来走,结果还是得又我们自己来决定。"

    帕拉米迪斯皱了下眉头。他认为的那个充满迷信的占卜活动,反倒在最迷的个地方上包含着哲理。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吐槽了。

    "呜嗯……但是赛义德王子是绝对不可能知道亘古尼尔内的暗格。"大猫试着给自己壮壮胆子:"即使把流星枪亘古尼尔找回来了,王子也肯定不会现暗格里的红宝石吧?"

    "这个就难说了。"罗塞塔摇了摇头:"王子的手下很精明。要是动员他的人手帮我们找枪,确实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亘古尼尔。但我不认为他们会丝毫不检查就把亘古尼尔带到我们面前。要是进行检查的话,那群精明的手下定会马上就找到藏在暗格里的红宝石非洲之心吧?"

    豹人战士顿了顿,又想了想。他眨了下眼,"或许不。"

    "你为何如此自信?"

    "因为……倍特肯定用某种结界样的东西包裹着亘古尼尔而进行买卖啊。"帕拉米迪斯于是分析道:"只要亘古尼尔被藏在结界之中,它就不会响应我的召唤。但既然如此,那个结界定是包裹得严严密密,滴水不漏的,对吧?"

    宝石女王的虚影似乎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倍特又是怎么拿这个藏在结界之中的长枪出去贩卖的?"帕拉米迪斯笑道:"藏在个结界,甚至器皿之中的枪?那种东西摸不到实体,拿到市场上去卖,也不会有买家愿意去相信买啊?"

    "请说重点。"罗塞塔没有听懂大猫的主张。

    "所以说,倍特使用的[结界]定是如同某种膜样,覆盖在我的亘古尼尔的表面上,方面保证它被结界牢牢地封锁起来,另方面也至少保留着它的大致形状。"

    "就像木乃伊那样。"罗塞塔神来句。

    "对!就像木乃伊那样!"帕拉米迪斯原本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具体的,反倒是宝石女王提醒了他:"倍特那家伙,定是用某种绷带状的封条,把我的亘古尼尔包裹起来了!"

    这样的话,长枪就能保持着它原本大致的形状,被卖掉,而且在转卖过程中直不解除封印。

    "不,这样还是有点不对。"罗塞塔指出其中的谬误:"买家还是会拆开封条来检查番,以确定是否会买亘古尼尔吧?毕竟是那么厉害的古代神器,倍特把枪卖掉的时候必定标价极高------"

    "又或者他标价很低,只是把枪当作垃圾处理掉……就是为了报复我。"帕拉米迪斯捂着猫嘴思索了番:"验货的话,在个封闭的打开了结界的房间里进行验货,般就不会有问题了。然后倍特那家伙肯定是吓唬买家,说这亘古尼尔是被诅咒了的长枪,必须时常用封印绷带封印起来。买家估计就相信了。"

    "分析得挺有道理。然后呢?"

    帕拉米迪斯看了看罗塞塔,笑:"要是让王子的人去找枪,即使找回来了,枪上的封印定还在,而且当初的买家肯定会提及封印的事,甚至会把倍特的原话说出来,说这枪是被诅咒了云云。这样来,王子的手下们对于拆开封印来检查的事情就会有所迟疑,因为他们不知道拆开封印之后会生什么事情。"

    罗塞塔总算是听懂了,惊呼道:"而他们最终就会决定不拆开封印,直接把枪送到我们的手上来。帕拉米迪斯,你真是个天才!"

    然后帕拉米迪斯和罗塞塔对望了眼,他们已经得出了结论。幻术解除。他们在幻术的世界里讨论了那么多,现实的时间却只过了瞬。然后,帕拉米迪斯和罗塞塔陪笑着,向赛义德王子望去:"我们已经得出结论了:切就拜托王子殿下您了。"

    "英明的决定。"王子点头微笑了下:"现在,我们是否要找个地方坐下,谈谈你们丢失的那件道具的详细外观,以便让我的手下着手去找?"

    "可以是可以,但是------"帕拉米迪斯环顾了下四周。他们走的这条路其实已经非常之偏离开罗的黑市了,应该说这里是黑市西南面个较为冷清的角落。这里没有张灯结彩,没有市集成行,略带昏暗的环境反倒有些瘆人。在这附近找个适合谈话的地方坐下,也是颇有难度。

    "我的别墅就在这附近,我正打算回去呢。"赛义德王子于是说:"既然附近没有特别适合谈话的场所,两位要不要起到我的别墅里来?------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到达这种地方来的呢?开罗的市集明明离这里很远啊?"

    "因为我们去了占卜。"罗塞塔跟着王子行人继续向西走,脸自然地闲聊起来:"为了找回拿件道具,我们都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求助于勒诺曼婆婆。"

    "是吗,是勒诺曼婆婆吗。她的占卜直很准------"赛义德王子开始和宝石女王谈笑风生。

    大猫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跟着行人继续走。他感觉到自己好像突然进入了个上流社会的世界,个完全不属于他的世界。他听着王子和罗塞塔聊开了,最初是聊非洲的经济,接着甚至连股市期货的走势之类的话题都聊起来了,帕拉米迪斯更是倍觉有压力。他有点后悔说要赛义德王子帮忙了。话说回来,有什么不可以在这片荒凉的地方交代清楚,非得要去王子的豪华别墅里坐下闲谈呢?

    "哼嗯……"大猫低哼了声,刚想说什么。然后他现王子的那群保镖正在冷冷地看着他。豹人战士于是把到喉咙上的话咽了回去,路上没有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