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61章 交错之于际会(十六)
    第1661章 交错之于际会十六

    "反正,"康士坦丁竭力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帕拉米迪斯,不让大猫进入医务室:"你这一身酒气脏兮兮的,不能进医务室里污染环境。.有什么事情快说,我忙着呢。"

    "心音都乱了,"一旁的宝石女王罗塞塔笑道:"他在对你隐瞒着什么。"

    "哈,我就知道!"帕拉米迪斯滑稽地一声笑,打算找准机会溜进去。但是他好歹还是得给身为圆桌骑士的康士坦丁几分面子,不能没有缘由就溜进医务室,所以他说道:"我是过来找我今天的对手,毒药师倍特的。那家伙偷走了我的流星枪亘古尼尔,我正打算向他要回来呢。"

    "倍特吗?"康士坦丁一眨眼:"毒药师倍特的话,他已经接受完治疗,自己回去了。"

    帕拉米迪斯一愣。

    "这句话倒是真的。"罗塞塔又加了一句。身为黑暗精灵的宝石女王罗塞塔有强的光子听觉,能够通过听取对方的心跳声来瞬间辨别对方是否有撒谎,所以她的判断应该很精准才对。

    也就是说毒药师倍特真的已经不在医务室里了。

    "啧。"被这样一说,帕拉米迪斯顿时丧失了溜进去医务室里的兴趣。他原本还想看看康士坦丁到底在医务室里对他隐藏了什么的,但是现在还是回收亘古尼尔以及非洲之心最为重要,别的事情都得押后在处理。

    "倍特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帕拉米迪斯于是追问。

    "我怎么知道呢?大不列颠又没有二十四小时监控每一位考生的义务。"康士坦丁耸了耸肩,见帕拉米迪斯不打算进医务室里来,马上放下心头大石:"或许你该去他在开罗大酒店的房间里找找看?除此之外,我也不清楚他会不会有别的藏身地,别问我。"

    帕拉米迪斯用咨询的眼神看了罗塞塔一眼。宝石女王点了点头,表示康士坦丁并没有撒谎。

    "啧,真麻烦……"大猫搔了搔头,"倍特那混账家伙,该不会偷了我的亘古尼尔就躲起来了吧?让我找到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但是现在你需要先找到他,嘿嘿。"康士坦丁一阵不怀好意的笑:"要是我的话,从你那里偷了那么贵重的宝物,肯定是先拿去哪个黑市里换一大笔钱再说。你动作最好快点,再不去追的话,你的亘古尼尔就要被卖掉了咯"

    帕拉米迪斯又一咂嘴:"怎么可以这样,那混蛋明明答应过比赛一结束就把亘古尼尔还给我的。"

    "你认为那样的卑鄙小人会跟你讲信用?"康士坦丁冷笑道:"那家伙打输了比赛正一脸不爽呢,搞不好是打算报复,把你的武器拿去卖掉泄愤。"

    帕拉米迪斯额角冒出一滴冷汗。正常而言,只要倍特把亘古尼尔从某个结界中取出来,帕拉米迪斯这边就可以靠着脑电波召回流星枪。但是天知道倍特会用什么办法把枪卖掉呢?要是他把枪一直放在结界里面卖给下一手的买家,而那位买家又是一位收藏家,一直把亘古尼尔藏起来呢?那样一来,帕拉米迪斯可能就会永远无法取回他的武器了。

    "我们走吧。现在去拦截倍特,或许还不算太迟。"看到大猫如此担心,罗塞塔于是劝道:"我知道开罗的黑市在哪里。要是毒药师倍特出现在那附近的话,我能从他的脚步声辨别出他所在的方位。"

    "嗯。"大猫哼道,同时吹了一下口哨:"我们到甲板上去。"

    不用帕拉米迪斯多解释,罗塞塔已经知道大猫已经从远处召唤来他的坐骑黑金骏鹰了。出动骏鹰来赶路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但是帕拉米迪斯毕竟有永远丢失亘古尼尔以及非洲之心的危险,这点小题大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帕拉米迪斯和罗塞塔到达甲板的时候,黑金骏鹰已经早一步在那里等着了,而且似乎等了挺久帕拉米迪斯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在罗塞塔的搀扶下走得挺慢,正一脸愤怒。当它看到帕拉米迪斯一身酒气地接近的时候更加愤怒地吼叫起来。

    "吵死了!我现在头疼得很呢!"帕拉米迪斯说道。

    黑金骏鹰仿佛被某种强电流刺激到,全身抽搐了一下,原本还一脸愤怒的它马上露出了恭顺的表情。身为翠绿骑士的帕拉米迪斯,在之前制服黑金骏鹰的时候,往骏鹰的脑髓内植入了他的放电细胞。只要大猫有这个意思的话,放电细胞会随时出强大的脉冲电流,让黑金骏鹰瞬间失去抵抗能力。

    "别这样,这孩子也太可怜了。"知情的罗塞塔反倒同情起黑金骏鹰来了。

    "别管这家伙。它就是欠缺。"大猫摇摇晃晃地爬到黑金骏鹰背上,同时朝罗塞塔递出一只手:"上来吧。"

    骏鹰有点不怀好意地看着宝石女王罗塞塔。本来,除了它真正的主子帕拉米迪斯之外,性情高傲的黑金骏鹰是绝对不会让其他人骑在它的背上的。但是帕拉米迪斯又一次控制放电细胞电了骏鹰一下,这只高傲的巨兽在颤抖,怕继续受苦,便屈从了。

    罗塞塔苦笑了一下,有点尴尬地爬上黑金骏鹰的背上。骏鹰和狮鹫是近亲,狮鹫头以下的部分基本是大猫的身体,而骏鹰头以下的部分基本是马身更精确地说,天马兽的身体。所以骑在骏鹰背上和骑马并没有多大差别,除了骏鹰那身偏硬的毛有点扎人以外。

    "我有空得给这家伙上个马鞍。"帕拉米迪斯抱怨道。

    "别这样,马鞍会妨碍野生动物的生活。"罗塞塔又说。

    嘶!!仿佛不愿意听背上两人的磨叽,黑金骏鹰一阵长啸,拍动翅膀起飞。

    "从这里往西北,大概是十公里的路程。"罗塞塔跟过来就是为了充当带路的职责:"话说回来,你没有缰绳,到底该如何控制骏鹰如你所愿地飞向某个方向呢?"

    "这一点你根本用不着担心。"帕拉米迪斯笑道。他在黑金骏鹰脑髓内植入的放电细胞可不仅仅是充当着放电的功能,它也可以将帕拉米迪斯一部分的想法,传达给黑金骏鹰知道。就像遥控装置一样。

    黑金骏鹰嘶鸣着,它要前进的方向其实已经确定了下来。它飞奔起来,踩踏着空间,即使在半空中也如同在平地上一样步履轻盈地驰骋。它的度快如闪电,从非洲的红海到埃及的都开罗明明还有好一段距离的,在骏鹰的铁蹄之下却是转瞬即达的水平。

    开罗这座城市只在城市边沿架起环状的结界以防备沙漠魔鲛的入侵,但城市的顶部并没有结界保护,会飞的物体很容易就能进出开罗。作为一个国家的都,这种程度的结界本来是不及格的,但是埃及政府认为这样更能节省国家的财政开支,所以就多年来一直沿用这套方案了。结果而言,这套偷懒的结界防御体系却也为不少人带来了方便。如果所有城市都像南非的都比勒陀利亚那样,用结界把整个城市牢牢地封锁起来,进出城市还得通过关检,那么,估计大部分行商人的生计都会受到影响吧。

    "在那边,"骏鹰刚刚穿过开罗城市的外围,宝石女王罗塞塔就指着城区中一片不怎么起眼的地方叫道。

    "那种地方吗?"帕拉米迪斯眯起眼睛打量着。不知道是他宿醉未醒的原因,还是事实本来就如此,怎么在他眼中看来,那里一整片的区域根本就没有什么市场,而且一大片普普通通的民房,甚至可以说是破旧的贫民区的民房呢?

    "就在那附近降落吧。"宝石女王罗塞塔又说。

    带着满腹怀疑,帕拉米迪斯指挥他的坐骑黑镜骏鹰在那片区域附近的一个巷道里着6。才刚刚着6,罗塞塔已经从骏鹰的背上跳下来,朝着巷道走去。眼见罗塞塔都几乎要一头撞在墙上了,帕拉米迪斯想说什么阻止,却现宝石女王已经穿过了那面巷道的墙。

    "嗯,光学迷彩吗。"大猫这才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类似的光学迷彩他不是没有见过,他的妻子薇薇安的研究所就有着精密的光学迷彩系统防御入侵者。在外人看来研究所的所在地就是一个大湖,而实际上这个湖没有一滴真正的水,全都是光学迷彩投影出来的幻象。而薇薇安的研究所就藏在湖底。

    薇薇安

    不知道怎么回事,帕拉米迪斯现在的脑子里满是薇薇安的事情,却突然想不起来他的妻子长什么样子。大猫把这一切归咎为宿醉未醒的原因,没有特别在意。

    "你还在等什么?快过来啊。"罗塞塔从结界的另一面探出头来问道,而且只露出一个头,就像是她的头凭空出现在墙上似的,看起来有点吓人。

    大猫跳下坐骑,挥了挥手示意骏鹰可以离开了。黑金骏鹰反正是一刻都不像多留在大猫的身旁,感知到这个命令以后马上就大吼一声拍动翅膀飞走。

    大猫也拿起罗塞塔给他的手帕,嗅了一下。时间过了这么久,又有解酒药的帮助,帕拉米迪斯总算是清醒了,走路也不摇晃了。他却还生怕自己会走着头晕摔倒在地上,于是稳稳地走着,过去和宝石女王罗塞塔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