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59章 交错之于际会(十四)
    第1659章 交错之于际会十四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战舰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上。  .

    嗖!煞星跳过一个传送门,马上就来到了战舰的甲板上。他的传送门可以以大部分他自己施加过法术的龙鳞为锚点进行传送,而哈斯基带着煞星的龙鳞,星辉龙要传送到哈斯基身旁简直是小菜一碟。

    "咦?参观战舰还没结束吗?怎么会待在这种地方?"煞星一看见自己身处于船的甲板,马上就问道。

    "小哈尔做完手术以后麻醉药的效力还没有过去,在他醒过来之前我们打算在这里等着。"负责带哈斯基参观战舰的夏洛蒂说道。

    "呵。"煞星没有继续问下去,瞥了一旁的犬人少年一眼。哈斯基正坐在甲板的金属地面上,若有所思地看着地平线上呈血红色的夕阳景致。

    "怎么了,在失落吗?"煞星大概猜到了犬人少年的心思,于是毫不留情地一句戳穿道。

    "没、没有啦汪。"哈斯基颤抖了一下:"哈斯基才没有失落呢,怎么可能会失落呢汪。"

    煞星咧嘴挖苦道:"是吗?真的吗?你小子今天就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而让那么多人陪你趟了一趟浑水,还害小豹子受伤了。我还以为你会至少觉得有点失落的呢?"

    "够了,煞星。"夏洛蒂白了星辉龙一眼:"别老是揭人旧伤疤。小哈斯基今天已经够累了,就让他一个人静静嘛。"

    "呼。"煞星没有正面回答夏洛蒂,转而问道:"话说回来,你小子还打算追踪那个拜金女吗?"

    "不,不追踪了汪……"哈斯基于是又缩在那里打了一个冷颤:"不然又会把大家带到危险的处境之中去,然后又会让谁受伤的汪。"

    "你真的这样想吗,小子?"星辉龙却显得有点愠怒:"你这样认为,反而是对今天陪你淌过浑水的那些人的一种侮辱。"

    "什么汪?"

    "大家都陪你走了这么远,甚至都有人因为你而受伤了,你却中途说想要放弃,那大家所做的一切岂不都白费心机了吗?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得起因为你而受伤了的小豹子吗?"

    "可是……"

    "我们会继续追踪那个女人的,以后一旦有机会的话。"煞星哼道:"而且下一次是动真格,一定不会让那个女人再逃掉。"

    其实煞星自己也对那个神秘的"拜金女"很有兴趣。那女人似乎并不是那个邪教组织的内部人员,但是她一定知道些什么内幕。在煞星他们遇到了麻烦,哈斯基和哈尔都被催眠了的时候,是那个女人隔着门偷偷送过来解药仿佛一早就知道煞星会在那里做照应似的。

    ……仿佛从一开始就是那个女人故意把煞星他们带领到那个地下教会里去,好借煞星等人之手,毁掉那个教会似的。

    而事后,当那个地下教会在打斗之中几乎全毁,教会的大部分内部人员又被凯亲王杀光了以后,唯独那个女人没有了踪影。她用极其神秘的方法在大不列颠骑士团的包围网之中逃之夭夭了,也是厉害。

    哈斯基最初想要追踪那个女人,是因为想从那个神秘的拜金女口中问道关于他爸比的秘密。但是煞星似乎隐约觉得,那名神秘的拜金女,可能藏着更大的秘密。最重要的事情是,煞星很不高兴这种自己被人利用了的感觉。他心里有气。

    下一次一定要把那个女人抓住,好好地盘问一番。

    有一名传令的骑士跑到甲板上来,一靠近就在夏洛蒂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好的。"金少女点头致意道。那名传令骑士跑远了,夏洛蒂才开口说:"小哈尔似乎已经醒过来了。我们去医务室吧。"

    "很好,我们快把小豹子接走,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吧。"煞星也说。

    哈斯基从地上爬起来。小伙伴手术成功以后醒过来了,这时候的哈斯基眼中明明应该闪耀出喜悦的神色,但煞星却在犬人少年的眼中看到了迷惘。

    星辉龙看到犬人少年在凝神贯注,若有所思地看着大不列颠战舰对面的另一艘船,那艘整修中的沙漠之舟。

    "哈,你想到那艘船上去走走吗?"煞星于是开玩笑般说道。

    "嗯……"哈斯基展露出一脸的犹豫,仿佛真的想过去看看那艘造型奇特的船,甚至想见见那艘船上的乘员。

    "还是算了吧。"星辉龙却打断道,"那船的船长是一名自大无礼态度嚣张的家伙,让你这种无知小孩和那种人见面,肯定会学坏的。"

    煞星当然不知道哈斯基就是贝迪维尔的儿子。煞星对贝迪维尔的印象十分不好,现在心情也非常郁闷,所以找到机会就使劲数落贝迪维尔。

    "好,好吧汪……"哈斯基也没有深究下去,简单地放弃了到那艘银色沙船上去游玩的念头。

    十分钟后,大不列颠战舰的医疗室。

    "怎样,你还好吗?"煞星问道。

    "嗯……有点头疼……到底生了什么?"豹人少年捂住脑袋低声嘀咕道。

    "你只是受了点小伤而已,做完手术以后就痊愈了,没什么好担心的。"煞星不带感情地说,"能自己起来吗?要回去大不列颠了。"

    "等等,煞星,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小哈尔才刚做完手术啊。"夏洛蒂有点不满地抗议道。

    星辉龙于是耸了耸肩:"不然该怎样?难道要我抱他走吗?"

    "……嗯……腿还有点麻……"哈尔于是试着从病床上爬起来,但是他麻醉药的效果刚刚过去不就,身体还虚弱得很,想爬起来都有点勉强,浑身颤抖个不停。

    "哼"煞星没有去扶豹人少年,而是哼了一声,转而对金少女道:"话说,这两个小鬼接下来也是跟着凯那个家伙回去大不列颠的,你们可不可以找个人替一下我?我今天晚上到明天早上为止都有些私事要办,可能没法一直看管着这两个小鬼。"

    煞星本来也不想趟这趟浑水。但是奥丁老爹在帮煞星修剑的时候姑且还是向星辉龙索要代价了一条龙的脊椎骨。而且老爹说了,明天早上就能把剑修好。虽然奥丁老爹没有说过什么时候要向煞星索要代价,他甚至对煞星说,"什么时候给他都可以"。但是煞星本来就是一条龙,和其他飞天大蜥蜴一样,都有着不喜欢轻易亏欠别人的性格。他是打算今天晚上就去找一条龙决斗,把那条龙打个半死,然后从对手身上抽掉他的脊椎骨,明天早上去奥丁老爹那里取回他的剑的时候,把龙脊椎骨带给奥丁老爹。这样他们就两讫了,谁都不拖欠谁,煞星就能乐得轻松。然而煞星这样做的话,就代表他现在必须放下两个小鬼让别人照顾,独自去找他的龙类同胞决斗。他总不能带着哈斯基他们跑去找别的龙决斗吧?

    听完煞星的吩咐,夏洛蒂不满地看着星辉龙:"你本来就已经失职了,现在还要把自己的职责丢下不管吗?"

    "只要他们老实待在凯那个家伙的庄园里,一般就不会有问题吧?"煞星看了哈斯基一眼:"都已经快到晚上了,即使有些小鬼是傻瓜,也不会再到处乱跑,惹出更多的麻烦吧?"

    "哼嗯……"哈斯基低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仍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煞星转而对夏洛蒂道:"而且我只是这小鬼的保镖,不是保姆,怎么可能一天到晚都形影不离地看管着他?我也是有我自己的私务必须去处理的,放我一天假可好?"

    "好吧,你就去放你的假吧,愚蠢的大蜥蜴。"夏洛蒂颇为不满,撅着樱桃小嘴道:"我会去跟凯亲王说的。直到明天中午为止,孩子们暂时由我来保护。"

    "你?"星辉龙不禁想笑。在他印象中夏洛蒂并不是那么骁勇善战的类型。

    不过他脑海里突然闪过很久以前的一个画面:在罗马的某间餐馆内,打算动政变的卡斯将军事败被煞星追杀处于劣势,便顺势挟持住夏洛蒂以作人质。然而夏洛蒂不仅没有让卡斯将军得逞,还用奇妙的石肤术保护住自己,并顺势反杀谋反的卡斯将军。

    那个时候的夏洛蒂甚至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但是她的胆识和勇气依然让煞星折服。并不是每一个小女孩都有勇气用匕割断她的仇敌的喉咙,而且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或许是兰斯洛特剑圣亚克家的教育本来就是如此,不管是哥哥兰斯洛特还是妹妹夏洛蒂,都在极其年幼的时候就被锻炼为非常强悍的战士了吧?

    或许正是因为看到了夏洛蒂骨子里的这份强悍,煞星才会多年来一直迷恋这个人类女孩吧?

    所以煞星收起了嘲笑对方的念头,点头道:"好吧,只是一晚而已,小鬼们就交给你照顾了。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虽然煞星真的想不出来这区区的一晚还能出什么乱子。凯亲王的府邸可谓戒备森严,而且凯夫妇都是强大的战士和法术使用者,凯还是圆桌骑士。即使有一阵支邪教徒的军队想袭击凯亲王的宅邸,估计都会被宅邸里的人轻易地压制下来吧?

    "那么,明天见?"煞星还真是雷厉风行,这边把小鬼们交托给别人照顾,那边马上就打算走出医务室,去干他自己的私事。

    "那个,煞星叔叔汪?"哈斯基叫住了星辉龙。

    "又有什么事?"星辉龙有点不耐烦地应答道。

    "一路小心汪。"犬人少年红着脸说。

    "呼。你们两个小鬼今天晚上要小心才对。给我老实点儿。"星辉龙哼了一声,退出了医疗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