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54章 交错之于际会(九)
    第1654章 交错之于际会九

    铿锵!!一下无比清脆的声音在奥丁老爹的脑门前响起。.然而这并不是绯红妖刀的刀刃嵌入老头头盖骨里出的声音,而是刀刃和老爹打铁用的锤子互相碰撞,瞬间迸出来的金石鸣响!

    "嘿嘿嘿,果然是龙。又愚蠢又冲动,每一个行动都那么好预测。"奥丁老爹冷笑着说:"但是收起你的刀吧。我说我需要你的血,并不是打算杀了你的意思。只是字面意义上的要你的血,而且几滴就够了。"

    星辉龙的眉头跳了一下:"这又有啥用?几滴龙血够让一把破旧的武器完全复活?"

    "正常而言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说过了,这是个赌注,反正你也没有多大损失,不就损失几滴血而已嘛。"

    煞星额角冒出无数青筋,凶猛地吐槽起来:"不!损失可就大了,我父王的宝剑都被你砸断了!"

    "噗。"老爹出一声干笑,改口道:"反正已经砸断了,你也没有什么可以再损失的了,所以再贡献几滴龙血出来也没啥大不了的。"

    煞星愣了一愣:"这就是人类常说的,死马当活马医吗……"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把血给我,小气鬼?"老爹于是继续揶揄道。

    煞星再一愣,然后从腰间取出一把备用的匕,放在自己的手掌边:"我就再信你一次,死老头。要是让我现你在骗我的话,我可不仅仅是杀掉你那么简单了。好吧,怎么给?"

    "在这里,就让血滴在断剑上。"奥丁老爹指示道。

    煞星一边嘟嘟囔囔地咒骂着,一边割破自己的手掌,把龙血滴落在他父王的折断了的佩剑之上。

    但是这并不是小说,这是现实。实际上那就是几滴龙血而已,虽然其中蕴含着魔力,却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龙血滴在断剑之上,也不可能让折断了的剑复原。

    "你这是在骗我的吧?几滴血就能修复一把断剑,那到底是多么迷信的说法。"于是煞星继续埋怨起来。他手掌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几滴龙血对他而言确实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损失,然而断剑还是断剑,没有半点被修复了的迹象。父亲的遗物被老头就这样敲断了,确实让星辉龙心疼。

    "不不不,你看事情只知道看表面,所以说你们龙类都是愚蠢的。"老头却冷笑着解释道,一边还不忘使劲嘲讽着煞星:"要把断了的剑重新铸好根本不是件难事,问题却在于让其中拥有[神明],让它成为一把合格的龙武。

    我想我已经对你说过了。要让龙武之中产生出[神明],一般需要用死去的龙类的骨头。然而这把剑是我年轻时期实验性质的作品,当时只取了你在生的父亲的一根肋骨来制作。那时候你的父亲还没有死,[神明]果然就没有出现在这把剑之中。"

    "……这我都知道,然后呢?"星辉龙越听越是迷惑。

    "现在,从刚才的话看来,你的父亲已经死了吧?"

    煞星仿佛屁股被针扎了似的,一脸不自在:"嗯。"

    "而我也能从你身上感觉到泰坦斯的气息。让我猜猜。他死后的灵魂晶石被你继承了?"

    煞星犹如有一口痰黏在喉咙之中,郁闷地哼道:"……嗯。"

    "接下来的猜测就比较迷信了,信不信随你的便。"奥丁老爹于是道:"我从你这里要几滴龙血,需要的并不是其中的魔力,而是为了向这柄没有[神明]的龙武传达一个信息你父亲的死讯。

    我当年制造这把剑的时候你父亲还没有死,所以这把剑的魔力没有办法觉醒。但是现在呢?知道了你父亲的死讯以后,它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这真是扯淡。"煞星忍了很久,终于不满地埋怨道:"这不会有用的。你在浪费时间。

    它原本就是一把没有魔力的破剑,再怎么重制也不可能突然拥有魔力。更何况你扯到了把我父王的死讯告诉这把剑,简直天方夜谭。"

    "人上年纪了就容易迷信,你不知道吗?"奥丁老爹却没有理会煞星的嘲讽,开始对着那滴了龙血的断剑敲敲打打,把它送进熔炉里让断裂的部位重合。

    "不管怎样,你明天早上再来找我吧。即使不能解放其中的特殊力量,我也至少会把修复到全新的状态交还给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代价是?"煞星起了疑心:"我不相信你会就这样无条件帮我修剑。"

    "哼,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讲代价,以为满世界的人都想占他们便宜似的。"老头哼道:"这是我铸造的龙武,看着自己的武器沦落到这个地步,想要把它修复一新,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这事还得向你收取代价,你也未免太自大了吧?"

    "不过算了吧。"没等煞星皱眉头,奥丁老爹又接着说道:"为了给台阶你下,我就姑且向你收取一点代价好了。去吧,去找到你平生最为讨厌,最想痛扁一顿的龙族同类,去把他痛扁一顿。你要把他打成重伤,百般羞辱他,但是不能把他杀掉。然后你从他体内抽走他的脊椎,把它带给我。这就是帮你修剑的代价。你什么时候完成都没关系,反正我不急着要。"

    煞星闷哼了一声:"你打算让我与同族相残吗?"

    "呼,即使我不让你这样做,你们这些野蛮的飞天大蜥蜴也总是这样做的。你多做一件少做一件,有差别吗?"

    被对方这样一说,星辉龙马上无语了。

    "好。我会帮你把一条龙的脊椎骨搞到手。但如果对方还是活着的话,又会制造出这种没有特殊力量的武器吧?这样做有意义吗?"

    奥丁老爹神秘地一笑:"我都说了,这充其量只是一次实验而已。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煞星闷哼了一声表示不解,从身上摘下来一块金色的小龙鳞,留在地上:"先走了。我明天再过来取我的剑。"

    老头[呼]的一声算是送别。星辉龙也没有和奥丁老爹多去计较,打开一个传送门,就跳了进去。

    与此同时,正在赶回去的路上的贝迪维尔,突然肚子饿了。

    因为引力光束并不能穿过开罗黑市的结界直接射进来接走贝迪维尔,他必须走路离开这个黑市的范围。又因为贝迪维尔并不想在沙漠之舟上吃饭他一听说过沙漠之舟的食物都是用空气和水合成的,就马上没有了胃口。他认为如果只是炸薯条之类的零食,合成食物尚可一尝;但是晚饭的话,还是正式地找一个店子,吃点真正有营养的东西吧。

    幸好他所在的开罗黑市里本来就不缺食肆。在这里进行买卖的人们归根到底还是一群生物,是生物就会饿肚子的,而有需求就有商机,这个开罗黑市里除了有贩卖各种武器和器械的商店之外,当然也有大大小小好几百家酒楼饭馆。如果要吃东西的话,在这些酒楼饭馆里随便挑一间就行了理论上是这样的没错。然而贝迪维尔口袋里并不缺钱,他现在又心血来潮地想要在开罗的黑市里吃过这一顿饭再走,所以他并不想随随便便地挑选饭馆,而是有选择性地找地方吃饭。

    在[吃]这个方面,贝迪维尔是个随便起来可以极其随便,胡乱吃个面馍就算一顿饭的人;然而当他下定主意挑剔起来的时候,他也可以非常之挑剔,不选到最合心意的饭馆就不会罢休。

    他放眼望去。

    先,那些店铺门面很不整洁的饭馆就是不及格的。连门面都没有办法整理干净,天知道那些饭馆的厨房里到底都成什么样子?在这种店里吃饭,即使没有吃坏肚子,光是想想饭菜的材料有可能被厨房里的蟑螂爬过,被老鼠啃过,就让人没有食欲了。

    其次,既然都要出来吃饭了,贝迪维尔身处地还是埃及的都开罗,吃饭最好入乡随俗,要吃埃及的传统菜色,总不能在埃及吃大不列颠料理吧?他于是又把开罗黑市里好几间店铺门面明显缺乏埃及风格的店铺,从他的候选名单之中剔除掉了。

    再次,装修过于豪华的店铺明显只是为了骗取在这里行商的大豪客们的钱财,这种饭馆虽然看上去很高档,却不能期待从中吃出什么正宗的埃及特色料理来。于是贝迪维尔又把另外的数间餐馆否决了。

    选来选去,仿佛是命运的安排,贝迪维尔最终只选择了唯一一间他看得顺眼的餐馆,走了进去。餐馆并不算特别大,店铺门面整洁而且充满埃及风格,而又不至于豪华到夸张的地步,一切都符合贝迪维尔的标准。

    终于满意地找了个座位坐下来以后,贝迪维尔刚拿起餐馆的菜单打算点菜。他的耳边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呃,老大?"

    贝迪维尔皱了皱眉,转头望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大约一个小时前,被贝迪维尔从沙船上赶跑了的劳伦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