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52章 交错之于际会(七)
    第1652章 交错之于际会七

    "啥?"被这么一问,贝迪维尔和煞星都愣了。  .

    "问的是龙武,为什么要回答关于魔术的问题?"贝迪维尔甚为不解。

    "先别问,答了我的问题再说。"奥丁老爹的态度非常强硬,就是要问问题。

    "要动魔术,先需要准备适当数量的魔力光子……"贝迪维尔于是答道。

    "这不是废话么,没有魔力哪里的魔术。"奥丁老爹不满地哼道,显然对贝迪维尔的智障回答很不爽:"我问的是[别的东西]。动动你们的猪脑子想一下。"

    "需要使用者。"煞星于是哼道:"除了极少数的简单魔术可以用器械来引以外,大部分的魔术都需要一个使用者来引导它的触。没有使用者,就放不了魔术。"

    "呵,作为一条龙,你懂得倒是挺多的。和别的只会张口就喷火的大蜥蜴有点不同嘛。"奥丁老爹哼道。

    煞星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老头这句话到底算是赞赏还是贬低。

    "不过你的说法还不够精确。更正确地说,魔术都需要一个[]来作为触媒。如果没有[]的脑电波对收集到的光子做出量子调控,复杂一点的魔术就都动不了。"

    这个贝迪维尔好像在那里听过。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他的妻子莲音对他说过这事,但是当时的贝迪维尔心不在焉,没有记住。

    "好吧,魔术是需要作为触媒来引的,所以呢?"煞星有点不耐烦了,"这和龙……骨制造的武器,又有什么关系吗?"

    "耐心点,听我把话说完。"奥丁老爹却故意卖关子,把目光集中在贝迪维尔的身上:"人类可以随意放魔术,不受任何限制,尽管他们过度使用魔术的代价就是细胞的急衰老,最终石化而死。但是兽人呢?你们为什么不能使用魔术,你又知道其中原因吗?"

    "这个我知道。因为古代神人族在创造兽人的时候,就在兽人的里被强制写入了创世魔术的因子。兽人想使用别的魔术,创世魔术的因子就会强制动。结果兽人们只能使用有限的几个[魔术],比如[狂化术]。"

    "你倒是对自己一族的事情知道得挺详细的,不想某些大蜥蜴。"奥丁老爹趁机又呛了星辉龙一句。

    煞星的额角冒出青筋:"我还是不懂你想表达的是什么。你可不可以别继续卖关子啊?"

    "我想告诉你们的事,即使有[魔力]和有[],一个魔术也不一定能够顺利动。如果[]的体内被写入了别的动魔术的程序,并且这个程序有更高的优先级,那么收集过去的魔力就会以那个程序为目标而动。

    比如小狼当他想使出[火球术]的时候,他体内的创世魔术的因子会先一步截获他身体里得到的魔力,最终他使出来的魔术并非[火球术],而是[狂化术]。"

    "你的意思我大概懂,但是呢……?"贝迪维尔还是一脸疑惑。

    "我的天。"煞星这边却似乎突然开窍了,惊呼道:"这些龙……龙武里面,还有什么东西一直活着!收集到的光子都被那东西以更高的优先级抢过去了,因此挥动龙武的时候,是那柄武器自己在释放着魔术!"

    "什么?!"贝迪维尔也大吃一惊:"怎么可能!龙武还……活着?!"

    他转过头来,双眼圆瞪着挂在墙上的那些龙武。那一柄柄制作精良得如同艺术品,却一直沉寂着的、冰冷的武器,难道其中还存在着生命吗?!

    "呼呼呼呼呼……说得好。"奥丁老爹开始幽幽地笑了起来:"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无法理解,他们甚至会把我的话当成是疯子的胡言乱语,但是这就是事实。小狼,你的龙类朋友有一颗开明的心,这是种不错的特质,这样的家伙在世上已经所剩无几了。"

    "但是……为什么?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狼人开始战战兢兢地转过来问奥丁老爹:"你们猎杀了一条龙,那条龙不就已经死了吗?你们不是在用龙类的尸体在制造武器吗?为什么一条死去已久的龙的遗骨制成的武器之中,竟然还存在着生命?!"

    "呼呼呼,真那么不可思议吗?"老头胡须在摇动,出了奇妙的笑声,那笑声之中充满着耐人寻味的无限神秘:"大大小小的神明,你从以前起一直到现在,明明已经碰到过那么多了。嘿,别说是那些和你擦身而过的神明了,你的左手里面,明明也栖宿着一名神明呢。"

    贝迪维尔就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全身打了一个激烈的冷颤。

    "我不知道我的族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现这个秘密的。或许他们从一开始只是认为龙骨是一种很好的锻造材料,所以才使用龙骨来制造武器。但是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的展,他们意识到龙骨之中沉睡着什么。更正确地说,他们意识到龙骨的骨髓之中沉睡着什么。

    龙啊,真是世界上最为奇妙的生物。明明已经被屠杀,明明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但他们的体内却还是沉睡着生机。

    如同火种,如同余烬,即使看似将熄,却仍然顽强地保持不灭,过了几千几百万年都还在保持燃烧着,出只有在彻底的黑暗之中才能看见的微光。这就是沉睡在龙骨髓之中的微弱生命。

    我们的先祖对于[生物]的认知并不如现代那般深入。我们的祖先不知道什么是细胞,什么是细胞生存所需要的要素,他们只知道龙的骨髓之中存在着这样的[生命],而且这种生命即使在没有吃喝、不补充任何能量的状态下也能无限延续下去。

    他们对[生命]的理解比我们更为原始,却误打误撞地理解到龙骨髓之中[栖宿着神明]。正因为猎龙者一族的先祖理解到这一点,他们才会利用龙骨制造龙武,并利用龙武之中栖宿着的神明,去诱更大的奇迹。"

    听到这里,贝迪维尔已经大概懂了。龙武,与其说是一种武器,还不如说是一种灵体武器。

    并不是远古的龙类骨髓之中还有细胞存活着,而是更加夸张被制成龙武的龙类骨髓之中,藏着灵体。

    这个世界上,[生命]有无数种形式,有些[生命]甚至越了而继续存在着,仅以魔力光子的形态留在世间。如果能够接受这种观点的话,那么灵体确实也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光子生命体]了。

    在那些龙武之中,在那些龙的骨髓之中,深藏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但是却可以用来诱魔术的灵体。

    不管是圣灵、邪灵还是暗灵,贝迪维尔以前已经都见过一大堆,而且这些灵体也能够使用出各式各样、千奇八怪的魔术,甚至连扭转宇宙法则的[法]都能使出来。相比之下,龙武之内栖宿着的灵体能够使出魔术,确实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但是,这么说来

    贝迪维尔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向星辉龙煞星。

    煞星当然被盯得十分不自在,于是反瞪狼人青年一眼:"看什么看,难道你认为我的骨髓中也存在着[神明]吗?"

    "不,我只是觉得…龙类真是不可思议……"贝迪维尔嘀咕道。

    "活着的龙的骨髓内并没有神明,这一点我已经验证过了。"奥丁老爹却一脸不以为然地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当我还是一名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时,为了深入研究龙武,我去找过一条龙的麻烦。我和那家伙打过赌,要是我能在某场游戏之中胜过他,就让他送我一根他的肋骨来做研究之用。

    结果我赢了,并得到了那条龙的一根肋骨。我试着用那根肋骨来制作龙武,实验的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那时候我就肯定了这一点:制作龙武确实需要用死去的龙的尸骨。

    在龙活着的时候并未生,有什么东西却在龙死后,或者死去的那一刻开始,在龙的骨髓里生某种潜移默化的变迁,最终变成了[神明]。

    [神明]的强度和特性和那条龙本身的性格和经验有关,一般会喷火的龙,制造出的龙武也带着火焰特性;[神明]的强度和特性甚至还和龙类的死法有关,在激烈的战斗、或强烈的情感之中死去的龙类,一般而言,其骨髓内变化出的[神明]会更为强大。

    以上基本就是我所知道的,关于龙武的一切。"

    奥丁老爹把自己知道的一气呵成的全说完了,而贝迪维尔和煞星那边却听得傻眼了,老爹的话音落下去好几秒,二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等煞星消化完这一大堆信息以后,才终于开口说道:"总觉得好夸张,说得好像是一条龙死后化成怨灵附着在自己的骨髓里似的。"

    "或许真的就是如此呢?"奥丁老爹充满黑色幽默地咧嘴一笑,抖动着他那把蓬松拉碴的大胡子:"即使在全部的史诗级生物里面,龙类也是最为特殊的。我年轻的时候试过用各种魔兽、怪物、甚至史诗级生物的尸体制造过武器。其中能够产生出特殊力量的确实有不少,却全都是生物的尸块本身拥有的特性被放大了而已。真正能够觉醒出[神明],并让这个栖宿在武器之中的[神明]挥作用的,貌似只有龙类。

    你们懂吗?这个世界上……这个星球上,只有龙类拥有如此特殊的特性。这让人越是懂得更多龙武的秘密,就会越是怀疑龙类这种生物,究竟是不是这个星球上的生物。"

    这个充满黑色幽默的笑话,却让星辉龙笑不起来。奥丁老爹说得好像龙类是一种外星生物,本来并非来自这个地球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