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39章 蜕变之于绝战(四十四)
    第1639章 蜕变之于绝战四十四

    "糟了!"星辉龙一下跳到床边,抬手就放出了一个强力的防护罩。  .

    过度膨胀的大祭司如同一个人肉爆弹,以恐怖的度增大百倍,在半秒把自己撑爆!

    磅!!那一声巨响格外吓人,但是声音却不断在房间之中回荡,似乎没有往外传出。

    在一片血雾过去后,煞星才小心翼翼地放下手,把防护罩取消掉。除了煞星他们所在的床处,整个房间里却已经被黏糊糊的血肉所沾满,到处弥漫着血腥味,甚至是人类内脏的臭味,变得又脏又恶心。

    煞星知道是咒术,一种额外邪恶的魔术。它就像炸弹一样埋在人体内,当满足了某种特定条件之后就会动。对于大祭司这种情况,咒术动的条件就是他把教会里的秘密说出来,而咒术一旦动,这名背叛者就会变成人肉爆弹,自己把自己炸死。

    ……真是可怕又聪明的做法。这样既能保证教会里的秘密不被透露出去,又能顺带杀伤那些抓住了教会重要人员,企图用逼供来套出秘密的人员。要是煞星刚才反应迟了半秒,估计也会被爆炸所牵连,受到很重的伤吧。

    星辉龙一咧嘴。他想要怒,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匆匆忙忙地打开门,往外面望了一眼。爆炸竟然没有惊动教会里的任何人。

    不,这其实再正常不过。人肉爆弹的威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这个房间估计还是隔音的。大祭司为了取乐而专门安排了一个隔音性能非常好的房间来行事。这样一来,即使被关在房间里的童孩催眠突然解除了,在大祭司的猥亵之中大声喊叫反抗,声音也不会外传。

    而大祭司可以在这里尽情猥亵他的受害者们,最后来个杀人灭口。整个过程都在同一个房间之中完成,一点风声都不会走漏出去。况且,又有谁会在乎一名贫民窟里的小孩的失踪事件?

    煞星记起之前唱诗班的小孩说过,有孩子被这名大祭司选上就永远消失的事情。再加上大祭司死之前提到过的,这个教会的地下似乎有着什么。也就是说这个房间里很大可能存在着处理尸体的地方,某个通往地底的坑洞分析能力强大的星辉龙马上得出这个结论。

    煞星试图不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又小心翼翼地锁上门。他在自己的手心上轻吹,捏出一个无害的低温龙焰火球以作照明。火光之下,房间里的景色还真是越恶心了。煞星皱了皱眉,走过去床前,试着把哈斯基和哈尔摇醒。

    没有用。两名孩子被催眠的药物彻底地睡眠了,神志不清的两个小鬼现在正搂在一起颤抖着,完全不知道生在自己周围的一切。

    真是麻烦死了。星辉龙心里暗骂了圆桌骑士凯一顿,正是凯那白痴把他们带到这种糟糕处境之中。煞星骂骂咧咧的同时也吃力地分开了两名小鬼,想办法帮哈斯基套上长袍。

    但是煞星有点犯愁了。大祭司是在其他教团干部的面前,点名说要哈斯基和哈尔的。两名孩子从这个房间出去的情况只有两个,一个是被玩完以后再送走,另一个是事败被大祭司所杀,变成尸体被处理掉。

    要是煞星就这样抱着不省人事的哈斯基和哈尔出去,一定会引起教团的怀疑。那时候估计会比较不妙,因为星辉龙必须同时扛着两个小鬼逃走,甚至都不能腾空出双手来战斗。

    但是等等。他根本没有必要带着两名孩子硬闯出去。他可以直接打开一个传送门逃离啊,只要先找到类似瓶子般的东西,把哈斯基和哈尔变小装进去,煞星就可以把瓶子含在口里,跳进传送门……

    想到这里,星辉龙突然全身震颤了一下。不对。这个计划行不通。

    因为人体内有[绝对领域]这层生物防护结界的存在,所有作用于人体的负面法术都没法直接生效,必须要被这个法术所影响的一方,也就是受术方的同意,缩型术才能挥效果。

    煞星看了看现在如同烂泥般躺在床上的哈斯基和哈尔。这两个小子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更不要提接受煞星释放在他们身上的缩型术。煞星不清楚教会的催眠术的运作机制是什么,也没法利用催眠让两名孩子乖乖就范。

    总之,如果星辉龙不能把两名孩子变小,就不能把他们装进瓶子里,含到嘴里保护起来;

    如果煞星不把孩子们缩小含在嘴里保护起来,哈斯基和哈尔根本不可能穿过危险的传送空间那个亚空间只有龙族能通过,别的生物通过时会被时空乱流撕成碎片;

    也就是说,煞星想用传送门带哈斯基他们走,始终需要先让两名兽人少年恢复意识。

    真是麻烦死了。星辉龙烦躁地一跺脚。教会内部的某处肯定有用以解除催眠的药物,但是煞星带着两个孩子没法自如地行动,更别提潜入教会找到这些药物了。把哈斯基和哈尔丢在这个房间里,煞星单独行动嘛风险又非常之大。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嘿。"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传来一声低哼。

    煞星不禁全身一凉。难道刚才的爆炸还是被人现了?这可真糟糕,要是敌人们疯狂地涌进来攻击煞星他们,星辉龙只能躲在房间里还击,他带着两个昏迷不醒的孩子,哪里都去不了!敌人一旦使用毒气、烟雾之类的攻击手段,煞星他们就完了!

    但是再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房间的隔音功能确实很好,即使爆炸声能传出去,外面的一下低哼也不应该那么容易传进来啊?!

    煞星于是充满疑惑地举起手中的火团,照了一下门的方向。

    在那里,出现了一个奇妙的黑色的洞,洞中钻出如同喇叭花般的植物。声音竟然是从那个植物之中传来的。

    "拿着这个,能够解除催眠术。"门外又有谁说了一句。不消片刻,有个小道具从那个植物的喇叭状开口之中冒出,跌落在地上。

    煞星将信将疑地过去捡。没错。那是一块香木之类的东西,之前星辉龙也见到那些教徒们用类似的东西把哈斯基和哈尔深度催眠,让两个小鬼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而现在,类似的香木之中却传来很好闻的,让人提神醒脑的香气,估计这个就是解药,把它送到哈斯基和哈尔的鼻子前让他们嗅闻,催眠术就能解除吧。

    "你到底是谁?"煞星于是又问道。他从那女人的声音中听得出,她是之前那个所谓的"拜金女",哈斯基一直在找寻的,有犬人少年父亲的线索的阿姨。

    然而煞星的质问并没有意义。他面前那朵牵牛花般的植物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已经快地枯萎,消失了。门上的洞也一同消失,有那扇牢固又隔音的铁门阻挡,煞星的话音根本不可能传到外面去。

    而煞星也相信,即使他现在马上打开铁门往外看,那个女人也一定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虽然疑点重重,但是现在先解决眼下的麻烦再说吧。煞星决定去相信那名神秘的女子,他把香木塞到哈斯基和哈尔的鼻子前,让昏迷不清的少年们去嗅闻。

    "呜!臭死了汪!"哈斯基闻到那香木的味道以后马上跳了起来。

    "臭?"煞星其实觉得这木头的味道并不臭,甚至还挺香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哈斯基他们被催眠所影响,才会觉得这东西的香气是臭气。

    "呃,确实好臭喵。"哈尔也掩住鼻子爬起来,就好像真的闻到了什么非常臭的东西,一边冒着眼泪水抱怨。

    煞星随手把那块香木塞进口袋里:"臭小鬼们,都醒过来了?"

    "呃,煞星叔叔汪喵?"两名少年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在哪里汪喵?生什么事了喵汪?"

    煞星摇了摇头。刚才生的事情,他觉得最好还是不要提及。

    "那种小事就不说了,现在先从这鬼地方出去吧。"煞星道,把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小玻璃瓶取出:"先把你们变小,然后用传送门离开这里吧。"

    "什么?但是凯叔叔怎么办汪?"哈斯基有意见:"之前那个阿姨也还没有找到汪!"

    "那个女人已经逃走了。"星辉龙不带感情地哼道:"至于凯那个白痴,谁还有空去管他呢,让他在这教会里捣乱个够吧,如果他还没有被催眠的话。"

    "可是,可是哈斯基一定要找到那位阿姨汪!哈斯基还想问她关于爸比的事情呢汪!"犬人少年根本不想走,开始闹脾气。

    "别闹。"星辉龙一脸怒火地看着哈斯基:"听着,你们今天已经给我添了够多的麻烦,我不想再奉陪下去了。要么你们乖乖地听话跟我一起走,要么我把你们敲晕,强行带走你们。你是打算让我来软的,还是来硬的?"

    "哈斯基"豹人少年也劝他的小伙伴道:"既然那位阿姨已经不在这里了,我们就先听煞星叔叔的话吧喵。煞星叔叔已经记住了那位阿姨的气味,以后要找到她也不是难事吧喵。"

    "可是……可是汪!"哈斯基还是不死心。他就怕煞星以后不帮忙找人,毕竟龙类都是必须先收报酬才帮忙的自私家伙。

    "看来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煞星才不管哈斯基他们怎么想呢,他走近两名少年,正打算施法术把哈斯基和哈尔变小装进玻璃瓶里。

    可是就在星辉龙踏前一步的时机里,本来受爆炸所影响,已经松动了的地板,开始坍塌!

    "什么?!"星辉龙大吃一惊,众人却已经连同崩解的房间一起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