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35章 蜕变之于绝战(四十)
    第1635章 蜕变之于绝战四十

    石门打开的瞬间,凯就冲了上进去。  .

    通过石门的瞬间,圆桌骑士瞄了瞄守门的两名门卫一下,用极短时间就现了那些人胸前黄昏教徒的胸针。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啊。"守门者还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

    "呼。先杀了你们再走。"

    "什?"

    没等那两人反应过来,大汉已经双手齐出,捏住那两名人员的脖子,把他们举到半空中。那两人只是普通人,禁不住彪形大汉如同铁钳般的双手钳制,几秒之内就喉咙断裂而死,没有了声响。

    他甚至连武器都不需要。他自己这副在无数征战之中千锤百炼而成的,就是一副完美的杀人机器。

    "看你都做了些什么。"煞星带着孩子们赶上来,抱怨道。

    "这都是必须的。"凯冷笑道:"介意我把这道门封死吗?要是敌人有更多的援军赶来帮忙,事情可能就有点不妙了。当然,你也可以先带孩子们回去。"

    "哼"觉得自己的能力正在被质疑,星辉龙不满地哼了一下。

    "哈斯基不找到那位阿姨是绝对不会回去的汪。"犬人少年也倔强地说。

    星辉龙于是冲凯耸了耸肩。其实也没什么,如果大事不妙,煞星还可以用他龙族的传送术,带着孩子们逃离,所以这行动的危险性还不算太高。

    "既然如此"红骑士迅关起身后的大石门,手掌旋即扬起一道火焰,用高热把石门融化,让它永远地关闭起来。

    "开始潜入。"凯说道,同时从旁边的两具尸体上爬下那些门卫们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

    "你还在等什么?"圆桌骑士转头看了看金闪闪:"难道你真的打算穿着那一声招摇的盔甲进入这些人的地下教会里去?马上就会被识破身份哦。"

    煞星瞥了一眼死尸上的略破旧的衣服,额角冒出青筋:"杂碎……竟然要本大爷穿那种凡人的衣服。"

    可是这也是目前最为合理的做法,煞星不得不这样做。毕竟他们现在是为了嵌入敌人的阵地里打听消息,即使要干架,等打听完消息再动手也不迟。

    星辉龙勉为其难地让自己身上的龙鳞甲缩小,变成了类似皮肤或者紧身衣一样的一层轻甲。他这才从另一名守卫的尸体上爬下长袍,套在自己身上。

    "但是尸体该怎么办?把尸体放在这种地方的话,马上就会被现,然后警报就会想起来吧?"

    "我刚刚想到一个藏尸体的好地方。"凯冷笑着,用满带期待的眼光看着星辉龙。

    "等等……你该不会是想"

    "正是。"红圆桌骑士满脸坏笑地点了点头。

    煞星拉长了脸:"你们两个都是一个德性,表面上是个体面人,心里想的事情却坏得要死。我恨你们两兄弟。"

    他值得两兄弟当然是指亚瑟王和凯亲王两人。

    "好。"然而这也是举手之劳而已,星辉龙也懒得去跟凯多辩。他手一扬就从自己身旁打开了一个传送门。

    传送门通往何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传送门是龙类特有的传送法术,这种法术打开的传送通道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亚空间,以不稳定的时空结构连结两个不同的地点。这种传送门通常只有龙类能够安全通过,别的生物想要进入这道门里,马上就会被门内的亚空间所碾碎,被不稳定的时空撕裂,被光子乱流切削得连一点骨末都不剩。

    因此,这门同时也是一种可靠的尸体弃置处。丢进去的尸体一瞬间就会湮灭在时空乱流之中吧。

    啪滋滋滋滋果不其然,煞星把一具邪.教徒的尸体投进去的瞬间,那些尸体便被碾得稀巴烂,甚至连鲜血飞溅的时间都没有。

    哈斯基和哈尔本来正用小狗小猫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不能看这种场面,但是犬人少年出于好奇还是挪了一挪他的小手指,想从手指缝中看到些许情况。

    "你偷看什么?快掩住脸!"星辉龙恶狠狠的骂道,又把另一具邪.教徒的尸体投了进去。

    只消几十秒,煞星便完成了毁尸灭迹的工作,套上敌人的衣服,伪装起这个教会的内部人员来了。

    "那么,走吧?"没等煞星抱怨半句,凯那边已经把教徒们的斗篷那看起来邪异的尖头兜帽扣上,主动地走进了这个地下教会的内部。

    煞星又皱了一下眉头,也把自己的大半张脸隐藏在尖头兜帽的阴影之下。他转头对哈尔和哈斯基道:"紧紧地跟在我身后,别走丢了。这些可是邪.教徒,他们会把小孩子抓起来吃掉的。"

    哈斯基吐了吐舌头,表示他们才不会相信呢。哈尔也从纳物口袋里取出他的拐杖,小心翼翼地跟在煞星叔叔身后走。

    其实如果只有煞星和凯两个人的话,潜入这种设施之中根本不会有任何压力。但问题就是煞星带着两个孩子,有这两个小鬼在,潜入的时候就会充满违和感,即使现在,煞星也依然找不到任何自圆其说的方法。要是教会里的邪.教徒们问到这两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星辉龙估计就要哑然了。

    但是这种事情等真的生了再说吧。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煞星心想。大不了就在那时候跟教会的人闹翻,开始大开杀戒。

    最初的路只是平平无奇,带着地牢般的霉味而的石头古径。

    但随着众人越走越深入,从外界射进来的光也越来越少,走廊变得无比幽暗。取而代之的照明,是架设在走廊上的一个个烛台,还真是古老。哈斯基下意识地瞥了那些古老的生锈的烛台一眼,其上粘满了几百年来不断融化滴落的旧蜡,烛台都变得泛黄了。而这一个又一个的三叉烛台顶部,则都放置着燃烧着的,而且似乎能够燃烧好几百年的粗大老蜡烛。那火光如同黄豆般大,燃烧的度极其缓慢,蜡烛燃烧带来的也是一种几乎可有可无的光亮。只是因为它们数量多,加上周围环境又是一片幽暗,所以就连这些星星点点的不明显的烛光,竟然也能把走廊照耀得能够让人看清楚路的程度。

    把环境布置成这样的人脑子一定有问题。煞星心里不禁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然后除了这片幽暗之外,整个环境更是呈现出一片死般的静谧。蜡烛里似乎加入了月桂和沉香之类的药材,它们燃烧起来散在空气中的气味又让人安神的作用,也同时让人昏昏欲睡。估计在这片集会场地内的人也都是没精打采满脸困顿的样子,就连走路都不会出多大的声响吧?

    大约走了一百码,煞星等人才终于穿过走廊到达了一片比较开豁的集会场地。同样的幽暗,同样的在场地每个角落遍布着出微光的烛台,这片区域里大约有二三十人在慢悠悠地东拉西扯,在布置着什么。这些人似乎是在为接下来的某种集会做着准备。

    "有趣。"凯低声哼道。可以的话他想参加一下这种邪.教徒们的集会,看看这些人的上级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煞星当然也是知道凯在打什么鬼主意的。但这一切与他无关,他只想尽可能不惹麻烦地蒙混过去,毕竟他的目标只是保护两名孩子,真的打起架来始终会增大保护目标时的风险。

    "你们在干什么?集会就要开始了,别闲着。"看到穿着教徒长袍的煞星和凯走进集会场,这时候教会里一名上级干部也过来指挥道:"布置场地用的熏香蜡烛也不够用了呢,你去仓库里多去一些来。而你咦,这两个孩子是唱诗班的吗?"

    "呃,是的。"煞星顺势答道。

    "那就把他们送过去唱诗班,快让他们换好衣服准备唱诗啊,你还等什么?"上级干部瞪了煞星一眼。

    "好的,大人。"煞星勉为其难地回答道。当然,他已经巧妙地把自己那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隐藏在兜帽的阴影里,对方应该看不见。

    凯朝煞星使了个眼色,接下来估计就要分头行动了。凯现在还打算从这个神秘的教会里得到更多的情报,所以他还不打算和教会里的人闹翻。他这个眼色就是要星辉龙煞星配合他的行动,在真正暴露之前都不要轻举妄动。

    星辉龙不太乐意地点了点头,又朝哈斯基和哈尔使了个眼色,带着两名孩子朝集会场的一侧走去。

    "你在干什么,唱诗班的准备室在那头。"干部却说。

    "噢……不好意思,我是新来的,还不太认得路。"星辉龙于是圆滑地搪塞过去。

    "其实我也是新来的,我就想问问仓库是在哪一边……"凯也装作无辜地追问道。

    "那边。"干部没有怀疑太多,又给红骑士指了指路。

    这些家伙的警惕性真低,还敢说自己是邪.教徒呢?又或许这些人真的不是邪.教徒,只是一个普通的教会里的一群普通的教徒?星辉龙煞星心里不禁纳闷,带着两名孩子朝着唱诗班的准备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