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33章 蜕变之于绝战(三十八)
    第1633章 蜕变之于绝战三十八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凯亲王的宅邸里。  .

    时间大约是在午后,哈斯基等人坐在花园的凉亭之中,一边躺在长椅上懒洋洋地晒着春日午后的温暖阳光一边呆。

    "嘿,小伙子们。"凯亲王似乎刚刚从自己的葡萄园里工作回来,身上还穿着粘有泥巴的工作服,手里则拿着一大串葡萄和一只大型保温瓶。他看见哈斯基和哈尔在那里脸色青地躺着,不禁略带恶意的笑起来:"怎么了,之前的[游戏]让你们吃苦头了?"

    "呃……凯叔叔,求不要提这个喵。"听到这个,哈尔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腹部。被刀子捅到的疼痛感似乎还隐隐存在着,哈尔在游戏里被"杀"了几十次,现在想起来心里还不禁毛。

    哈斯基更加是默不作声,他在游戏里被龙类疯狂的意识所吞噬,变得无法控制自己,不经意间做了伤害朋友的事情,现在还在后悔着,都不敢正眼看他的小伙伴哈尔。不管怎样,这两个小家伙在那个模拟战斗训练系统中都受到了教训,而且是惨痛的教训。

    "呼呼呼,"似乎早就预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红骑士冷笑了几下,又瞥了一旁躺在长椅上伸懒腰的星辉龙煞星。凯把葡萄和保温瓶都放在凉亭的大理石桌子上,一旁的管家也拿来了数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子。

    "这是用新鲜采摘的黑珍珠葡萄榨汁再混合苏打水而成的饮品,喝了这个以后就打起精神来。下午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呢。"

    "要做什喵?"哈尔从长椅上爬起来,伸手去取杯子。这时候凯刚刚给一只水晶杯子倒上汽水,那如同红宝石颜色的汽水混杂着少量果肉,充满了如同要沸腾似的气泡,表面上又漂浮着几块冰粒。这一切,在午后的阳光之中闪耀着难以言喻的美妙光辉。

    咕嘟。豹人少年于是拿起来喝了一口。酸甜可口的葡萄汁和苏打水混合成恰到好处的比例,那畅快清爽的感觉在喉咙里爆炸,让豹人少年浑身颤抖了一下,原本慵懒和累透了的感觉便全数被驱走。

    "咦,这个真不错喵。"哈尔于是自心底地称赞道。

    "是吗?总算有小孩会称赞我家出品的葡萄汽水了。"凯亲王咧嘴笑道:"劳拉那家伙总是不喜欢喝这种东西,说这太甜了,是小孩子才会喝的饮品。我就想说她不也是小孩子么,装什么成熟。"

    "呃"哈尔无言以对。

    "这确实是小孩子喝的东西。"煞星躺在长椅上随手拿起水晶杯子摇了摇,呷了一口就摆放回桌面上,似乎对这种甜甜的饮品没有多大兴趣。

    "快喝完啊,接下来还有地方要去呢。"凯于是催促两名孩子道。

    "所以说接下来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喵?"哈尔再一次问道,顺势把整杯葡萄汽水喝光。嗝地吐了一口气。

    "嘿嘿嘿,是秘密。"红骑士坏笑道。

    十分钟后。

    "苏打水!冰爽的苏打水哦!"乔装打扮成一名买汽水小贩的凯,在贫民区的街道上叫卖。

    "呃……我们这是在干什么?"煞星早已变成了一条小蜥蜴伏在哈斯基的头顶上,因为他不愿意像其他人那样穿得像个乡巴佬似的。当然他这样伏着也不是很舒服,因为犬人少年哈斯基正戴着一顶略破旧的报童帽,装成贫民区的街童。

    "济贫你不懂。"凯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济贫喵?"哈尔不禁也低哼道。他完全没法弄懂为什么凯叔叔要装成穷人的样子在这个地方兜售汽水。而且他又仔细看了看兜售汽水的流动小贩车上的标价,一瓶汽水只要一个大不列颠铜币?这价格有点偏低……

    在大不列颠,一百个铜币为一银币,一百个银币为一金币,正常物价大概五个铜币能买到一瓶汽水。

    "呼呼呼,你们不懂的啦。"凯亲王于是继续笑着解释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我,甚至你们的亚瑟叔叔,都是贫民窟出身的孩子哦其实根本不是。做人不能忘本嘛。所以我偶尔会过来低价兜售一些好吃的东西,让这里的人振作一下精神。"

    凯不知廉耻地说着这些的时候,煞星的额角都不禁冒出了青筋,星辉龙差点就想一口老火喷在红骑士的脸上。

    "来买咯!冰爽透心凉的葡萄味苏打水哦!"凯于是又开始大声吆喝起来。

    哈尔于是下意识地把鸭舌帽拉得更低。要不是因为有帽子的阴影和流动小贩车的阴影把他的大半张脸和大半个身子遮住,豹人少年在此时想必会非常之难为情。

    然后果然有不少平民凑过来买汽水了。现在是下午茶时间,很多人都会在这种时候偷懒休息一下。当然贫民区的人才不可能有空去优雅地喝一杯下午茶或者咖啡,他们在接着工作之前随便弄点冰爽的饮料喝来提神,一般认为是最合理的选择。

    凯可能经常这样乔装打扮偷偷贩卖苏打水吧,贫民区的人都已经和红骑士熟络了,一边叫他做老板一边往收集铜板的箱子里投下一个又一个的铜币。而凯这边的存货也以惊人的度骤减,一个保温瓶里的冰冻苏打水仅在几分钟之内就会被倒空,红骑士车子里十几个装得满满的保温瓶很快就空了大半。

    "你们还在慢悠悠的干什么?手脚再快点!"凯一边帮客人们倒苏打水一边催促两名少年"帮工"。哈斯基和哈尔成了凯叔叔的助手,一边帮忙把塑料杯子准备好,一边帮忙把倒了满满一杯子的饮品递给客人,可说是忙了个不停。

    正常的下午茶时间大概也只会持续半个小时左右,当两名兽人少年累得满头大汗,当流动小贩车里存放的苏打水只剩下最后一瓶的时候,客人的长队也渐渐消失,贫民区的人们又打起精神,回到他们原本的工作岗位上去了。

    哈斯基看着这一切,看着原本因为生活压力而显得满脸疲倦的人们重新振作起来,突然明白了什么。凯叔叔自家种植的葡萄和自行准备是苏打水,再加上把汽水冰冻起来运过来的成本,其实一杯苏打水卖一个铜币,估计是回不了本的吧。但是凯叔叔却没有把这些苏打水白送给穷人们,而是以低价"售"。这样做既接济了贫民区的居民,又不会伤害到这些人的自尊,真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当然,也不是每一位来买汽水喝的都是穷人,也有些衣着比较光鲜,却早已亲身体会到这苏打水的美味而慕名前来的人。但是凯叔叔对每一位客人都是非常公平的,不论贫富,不论是来占便宜的还是真的有这个需求,他都客气地给这些顾客们倒上满满的,冰凉畅爽的一杯苏打水,让他们喝个痛快,而且似乎是每人限喝一杯,不能更多。凯叔叔的想法还真是既奇怪又合理。

    "嗯,我来迟了。苏打水还有剩下的吗?"就在犬人少年陷入了沉思的时候,有一名衣着打扮略显朴素,却明显又不是贫民的女人走了过来。没错,这女人肯定也是听说过这苏打水的美味,慕名而来的人之一,而且从她的表情上看来,她和凯叔叔已经挺熟络了。

    哈斯基不禁心头一惊。

    "啊,你来得正好,冰得最透的那一壶苏打水才刚要开瓶呢。"凯于是转过头去对哈尔使个眼色:"把最后一个保温瓶打开吧。"

    "好的喵"哈尔于是过去开瓶子取来冰凉透心的苏打水。

    "好可爱的孩子们,老板你什么时候请来的帮工?"女人于是笑道。

    "只是亲戚的孩子而已,在我这边寄养几天。因为不能让他们吃闲饭,就请他们来帮忙工作了。"凯一脸自然地应对道。仔细一听,其中好像也没有掺杂半点谎言。

    一杯冰凉的苏打水静静地灌满了一次性塑料杯,哈斯基把杯子递到那名女人的手中,整个过程中犬人少年的手震颤着,几乎没有把杯子里的饮料洒出来。

    "不好意思,这孩子有点怕生。"见哈斯基颤抖得如此厉害,凯加了一句。

    "没事,汽水没有洒出来就行了。"女人说。

    "谢谢。"她从哈斯基小狗爪子中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然后畅快地长长舒了一口气。她向凯亲王点了点头致意,然后把一次性塑料杯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转身离去。

    "……"哈斯基还在颤抖着,轻轻嗅了嗅自己的小爪子以再次确认。

    "哈斯基?你还好喵?"哈尔见哈斯基的神色很不正常,于是关心地问了一句。

    "该不会是中暑了吧?"凯瞥了哈斯基一眼,又看了看周围。下午茶时间已过,贫民区的人都回去忙自己的活儿了,基本不会再有人来这个饮料摊光顾了吧。

    "既然有人不舒服,那我们就收铺咯。"凯把流动小贩车的桌面收拾了一下,把价格牌去掉:"剩下的苏打水我们回程时自己喝光吧,别浪费。"

    "不……不可能汪……"哈斯基低声念叨着。

    凯扬了扬眉:"不可能喝光?你不喝吗?在闹肚子疼吗?"

    "不……不是汪……"哈斯基看着那个女人远去的背影:"是她!就是那个阿姨汪!她给的收据上沾过爸比的气味的阿姨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