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20章 蜕变之于绝战(二十五)
    第162o章 蜕变之于绝战二十五

    午后四时许。.

    大不列颠战舰帕拉米迪斯号的医疗室内某个隔间里,躺着因为激战而昏迷不醒的狼人青年贝迪维尔。此刻他正因为极度的疲劳和伤痛而在做着噩梦,满头大汗之余还用含糊不清的话语不断呢喃着。

    而一只手,也渐渐凑近了狼人青年的额头。

    "嗷!"仿佛是本能反应在作祟,贝迪维尔瞬间惊醒,一口便咬在了那只手臂之上。

    "陛下!"圆桌骑士卡多尔惊呼道,拔剑出鞘。

    "没事,别担心。"骑士王却一脸平淡地劝止了他的部下,同时瞥了瞥狼人青年一眼。

    贝迪维尔此刻正用嘴紧紧地咬着亚瑟王的右臂,他仿佛一头受伤的猛兽,大嘴紧咬的同时双眼也用充满野性原始的光芒死盯着大不列颠国王。那眼神中就连半点人性都没有,完全是野兽的眼神,他似乎随时都要把骑士王手臂上的肉撕下来吃掉!

    然而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不足一秒。贝迪维尔眼中野性的光芒很快就被理性取而代之。他这才察觉到自己伤害了亚瑟王,大吃一惊的同时也慌慌张张地松开了口:"亚…瑟……?!"

    "恢复得挺快嘛,贝迪。"骑士王依然异常冷静地道,仿佛贝迪维尔把他的手咬出血了,他却一点痛楚都感受不到似的:"而且正如我所担心的那样,你体内的[野兽]也觉醒了吗。"

    狼人青年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恐怕他对刚才口误咬了亚瑟王的事情感到无比愧疚吧。

    然而亚瑟王的手臂在快愈合着,亚瑟王带着王者之鞘护体,就会拥有着惊人的自我恢复能力。这点小伤,王一点都没有在乎。

    "卡多尔,你先出去退避一下,朕有话想单独和贝迪维尔谈谈。"

    "您确定他不会又狂乱咬人吗,陛下?"圆桌骑士还是一脸的将信将疑:"陛下您还是先打些狂犬病的疫苗比较好,如果这小子还不老实的话,应该先给他套上个口罩。"

    骑士王于是狠狠地白了卡多尔一眼。卡多尔苦笑了一下,退到医疗室的隔间外。

    "你这次真是做得过火了,贝迪维尔。"等四下再无旁人,骑士王才开始说道:"我知道你为了克制角斗士贝雷尔德的心眼术,肯定会想出类似的战斗方法。但是我真不知道你会让自己体内的野兽失控到那种地步。看来你还欠缺锻炼。"

    "抱歉。"贝迪维尔叹了口气:"在九百年后的那个异世界里,我明明已经把一切练得十分熟练的。但我想,在那个世界里我是人狼,本来就是可以随意在人和狼的形态之间变化的魔族,所以才会把一切控制得那样理所当然地好吧。换成了我们这个世界里我这副身体,控制起来就会出现偏差。"

    "你在战斗的时候差点被野兽的意识彻底吞噬了。"骑士王一针见血地说:"要是真的变成野兽,意识再也回不来了,那该怎么办?你真的想那样一辈子当一条笨狼,就连你的愿望都再也不去实现了吗?"

    贝迪维尔委屈地皱了皱眉头。的确,他也切身处地地感受到这样做的危险性了,但是当时在战斗的中途,贝迪维尔脑子热就顾不了那么多,只能硬着头皮上,用[兽化解放]和贝雷尔德死战到底。现在回想起来,那简直是让人提心吊胆,惊心动魄的愚蠢行为。贝迪维尔身为[人]的意识已经几乎越过了那条不可逾越的临界线,彻底被[野兽]的意识所吞没。

    不,不是[几乎越过],而是[实际上已经越过了]。在被对手重创的瞬间,贝迪维尔自己的意识确实有那么一秒,完全消失了。

    那个时候贝迪维尔体内的[野兽]意识彻底地掌控了他的身体,原本应该会就这样一举夺取那副身体的控制权,让贝迪维尔从今以后都彻底变成野兽。然而,贝迪维尔体内的"野兽"似乎大慈悲了一回,最后又把控制权归还给了贝迪维尔作为[人]的这个意识。

    这次只是好运而已。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会如此幸运了。想到这里,贝迪维尔的额角不禁冒出冷汗。

    然而,等等。"大慈悲"吗?既然会懂得怜悯,懂得留有余地而不是野蛮地吞噬一切,那该不会也意味着,贝迪维尔体内的[野兽]的意识,其实也是一个独立的人格或者"兽格"?

    贝迪维尔似乎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真的存在着另一个贝迪维尔,一头狼,一头真正的野兽。这真是件让人细思极恐的事情。

    "你想到了什么,贝迪维尔?"见狼人青年在呆而且一脸惊恐的样子,亚瑟王也察觉到了什么:"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不。暂时不……"狼人青年只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好乱,一时间理不清思绪。除了混乱,他心中更是充斥着惊恐。

    类似的事情也生在七年前。当然,除了贝迪维尔自己以外,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还能记得这件事。那个时候年少无知的贝迪维尔还未能熟练地控制自己的狂化术,他变成了野兽之后就变不回来了,成为了一头没有人性的大野狼。

    在那以后他到底是如何恢复的呢?当时听同伴们说是因为崔斯坦在大火中舍身相救,让贝迪维尔体内的野性被压制回去,人性恢复成现在这个样子。但实际上那段时间里贝迪维尔的记忆非常之模糊,具体细节他根本记不清楚。

    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是,有某头拥有独立意识的"野兽"一直住在贝迪维尔的体内。它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存在着,而它,恐怕是直到贝迪维尔的有生之年为止,都会存在于贝迪维尔这副身体里。

    直到现在,狼人青年仿佛还能感觉到那野兽的视线,它在一直观察着他。这不禁让贝迪维尔背脊泛起寒意。

    似乎看穿了一切,亚瑟王眨了眨眼,继续说道:"贝迪维尔,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一件事可是关系重大,希望你能保守秘密。这事即使在大不列颠内部,也是一个国家级的高度机密,你懂吗?"

    贝迪维尔点了点头,先答应下来再说,不管骑士王接下来想说什么。

    "那好,我要开始说了。"亚瑟王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便坐在贝迪维尔的病床前,开始压低声音叙述道:

    "你知道吗,贝迪维尔。在七年前,光辉地域的人类联军和幽暗地域的兽人联军大战过后,大不列颠其实有偷偷地盗走了一百具无主的兽人的尸体。那个时候我们对兽人的身体构造非常有兴趣,无论如何都想得到更多的研究材料,所以就冒着有违伦理的风险作案了。这件事情要是被如今曙光地域的兽人联合部落得知,估计他们会有很大的意见,甚至会变成另一场战争的导火索吧。"

    "我懂得,"贝迪维尔吞了一口唾沫:"所以我绝对不会把这事说出去。"

    "好,我信得过你,毕竟你是贝迪。"骑士王点了点头,继续道:"总而言之,尽管有违伦理,我们还是把那一百具尸体进行详细的解.剖研究了。其中一部分的尸体保存得非常之完好,对这些尸体的研究,填补了人类长久以来对兽人们身体构造的知识空白。

    而我们得出的最终结论就是,除了极少数的副功能性内脏器官以外,兽人们的内部构造几乎与人类无异。不管是心肝脾肺肾,还是肠子胆囊,甚至生殖器官兽人的脏器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只有一点,是人类没有,而兽人特有的东西。

    兽人的下丘脑垂体内有一个额外的瘤状结构。那个只有沙粒大小的瘤,正是兽人们的[变身器官]。"

    "什么?"贝迪维尔不禁惊呆了:"什么器官来着?!"

    "变身器官,贝迪维尔。"骑士王于是重复道:"这种东西还真存在呢。"

    贝迪维尔已经迫不及待地吐槽起来了:"我不懂。兽人们的变身不也是一种法术吗?类似于创世魔术之类的……"

    "确实应该是如此的。但是你有认真考虑过吗,贝迪?普通的创世魔术只是利用光子把物质变大变小而已,比如巨人们的巨化术和缩型术。但是兽人们的变身却更为复杂,甚至具体到控制了身体每一个部位的变化了。既然是如此复杂的变身,也就无法仅仅用[创世魔术]来解释了。

    实际上,你们兽人体内那个[变身器官]控制着一切,让兽人们使用[创世魔术]的时候精确地变化成一种,甚至多种模式。所以你们才能在使用[狂化术]的时候变成那种满身肌肉的巨大怪物,使用[兽化术]的时候则变成了纯粹的野兽。

    [变身器官]内部存在着一种平时深度休眠,只在变身的时候活跃起来的记忆细胞。兽人们每次变身,都会从这个变身器官的记忆细胞之中抽取出对应的基因代码,再用这些代码对变身进行精确控制。正是因为有[变身器官]的精确控制,你们兽人们才能那样拥有包括[狂化]和[兽化]在内的四种以上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