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617章 蜕变之于绝战(二十二)
    第1617章 蜕变之于绝战二十二

    "该死!"现这个秘密的瞬间,神射手法里斯慌忙伸手去试图摘掉那个勾在他左臂义肢上的线。  .但那线的末端上竟然是一个鱼钩似的倒钩,它牢牢地扣在义肢的金属夹缝上,怎么摘都摘不下来,甚至还划伤了法里斯的手指。

    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把鱼钩摘掉,法里斯瞬即改变战术,用断成半截的双刃弓剑割那根细线。他以为凭借着弓剑的锋利度,可以轻易地把细线割断,但是他的想法彻底地错了那根细线惊人地柔韧,而且有着照常的弹性,在用刀刃割下去的瞬间不断延伸,化解了刀刃的冲击力甚至摩擦力。

    这明明只是一根不足一毫寸的细线,比大部分人类的头丝还要柔细,却竟然有这种惊人的弹性和韧性?这东西到底是由什么物质组成的?

    法里斯不禁用鹰眼术仔细观察,现这根半透明的细线的内芯其实有几千几万层,每一层的材质都高度透明,但是这几千几万层线芯重叠起来,它才变成了这根依稀可见的半透明细线!

    神射手瞬间就明白了一切:这根奇妙的细线和赛格莱德手上的兵器的构造同出一辙,都是由那种神秘的月神钢所制成的。当月神钢被制成刀剑的时候它们削铁如泥,而当这种神秘的材质被用作制造鱼丝,就变成了这种有着惊异韧性和弹性的细线。这种月神钢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谜团的材质,而法里斯心里也很清楚,既然这东西是由月神钢制成的,那么它就已经越了正常的物理常识所限,不管这根细线被怎么砍切,劈削,撕扯,估计都不会轻易地断裂吧!

    没错,这果然是一场"钓鱼"赛格莱德装备精良而且早已设计好了一切。他从一开始就"钓"到了法里斯这条大鱼,接下来不管法里斯如何挣扎,也绝对不可能逃脱得了这名钓手的追捕!

    赛格莱德这次使用的鱼线还是他昨天花上数个小时打造的新型月神钢武器,是他用一根比大腿还粗的强力橡胶缆绳,利用质量坍缩的效果,压缩成这根比头丝还细的细线。与其把整个称作月神钢,还不如把它叫做月神胶吧不管怎样,这根细线确实很好地满足了赛格莱德战术上的要求,它既柔软又轻巧,即使粘在了法里斯身上,也绝对不会被神射手那么轻易地察觉到;而且它也有强的弹性和韧性,即使法里斯察觉到它的存在,想要用刀子把它砍断,也绝对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吧!

    神射手法里斯在这边折腾的同时,赛格莱德那边也再度急攻来。由于这次法里斯没有在地面上布下地雷阵,豹人少年也没有躲闪的必要,而是笔直地冲了过来。

    察觉到豹人少年攻来,法里斯也没空去管那根切不断的细线了,还是先想办法全力应对这波猛攻吧。极飞驰而来的赛格莱德挥动着手中两把光剑,一上一下地削向法里斯。神射手知道自己手上只有一柄已经折断了的单刃剑肯定无法把两柄光剑的连续攻击挡下来,他于是朝着地面急俯下,同时把弓剑举起来挡在自己身前,只希望这样做能够尽可能地减少受到的伤害!

    哗啦!赛格莱德快飙过,其中一把光剑和法里斯的刃剑对碰,产生的冲击力让双方各自呈一定角度斜斜滑开。而在滑开的瞬间,赛格莱德另一只手的光剑也剑势一转,从神射手的身旁擦过。

    幸好法里斯用鹰眼术早就观察到了赛格莱德这一招的起势,同时做出了闪避,否则神射手的肩膀上估计会被砍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吧尽管如此,法里斯的耳朵还是挂了彩,他的耳朵上多了一道约半寸的割痕,其上充满了焦灼的痕迹。

    "嗯"法里斯被两剑相碰的反冲击力撞了出去,滑出大概五码才停下,这时候才有空去捂住自己受伤的耳朵。

    战况已经对法里斯越不利了。他的武器折断了一半,他的鹰眼术也渐渐变得衰弱,眼睛也变得干涩无比。他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来逆转这个战况了,除非

    灵机一动的法里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箭筒里取出一支箭头造型特别怪异的,这箭的头是叉子头,头部还有倒刺。这是一种[撕裂箭]原本是一种用来刺在敌人身上作为持续放血手段的阴毒武器,它却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赛格莱德刚刚攻击完,远远地飙走,不可能在这种距离里透过浓雾看到法里斯的举动。这正是神射手法里斯反击的唯一机会,因为这个诡计只能骗过对手一次!

    他的弓已经折断了,没有用来射箭的工具,却还是能够用手抓着这支箭

    把这支[撕裂箭]的分叉的箭头,卡在那根细丝上;

    然后,直接把箭刺在地上!

    这样一来,丝线便会以箭头的位置为中心绷紧了。

    赛格莱德那边收回丝线,让细线拉直,以此作为判断法里斯的方位的凭据。但是这次,法里斯已经不在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只是撕裂箭所钉下的锚点。

    真正的法里斯则静伏在撕裂箭所在地旁的五码距离之外,伺机而动。他只能期望到处弥漫着的冰雾足够厚,希望赛格莱德现上当受骗之前,不要远远看到躲起来的法里斯。

    来了!豹人少年驱动着月神钢滑板盾快滑来,果然没有察觉到法里斯的计策,只朝着撕裂箭的落点驰去。他手中双光剑齐划而出,希望用这上下同时的高夹击,终结这场战斗。

    而浓雾,确实有在帮助法里斯!在这个被砸出来的冰坑之中,冷气无法顺利散失,反而把空气中的水汽聚齐起来,越积越多,现在这片弥漫着冰雾的世界之中,能见度只有不足三码!法里斯能够使用鹰眼术,所以不管这片冰雾之中的视野有多恶劣,他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是赛格莱德则不同,他每次攻击的定位完全是靠那根细小的月神胶鱼丝而现在,这根鱼丝却给予了豹人少年一个错误的指引,把他引向法里斯布下的陷阱之中!

    赛格莱德对陷阱懵然不知,还傻头傻脑地直线接近!而躲在一旁的法里斯则算好了时间,趁赛格莱德快要冲到撕裂箭的落点那一瞬间,从侧面冲了过去,举起断成半截的双刃弓剑,朝着赛格莱德的小腹捅去!

    "什喵?!"豹人少年看到从侧面突然冒出来的神射手法里斯,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但是他反应也非常之快,侧面受袭的同时马上便拧转身体,反手就是一剑扫出。

    赛格莱德的光剑刚好抵在法里斯落下的剑刃之上,抵消了这一下冲击!

    "呼"赛格莱德冷笑,他知道法里斯已经技穷,这次的偷袭就是神射手最后的抵抗!而这次偷袭的失败,也宣告了法里斯的败北

    "哼!"然而法里斯也瞬间露出了一丝短笑,在二人擦身而过的瞬间泛起阴险的眼神。

    磅!!有什么东西在赛格莱德的脚下炸响!

    没错,在那个被撕裂箭钉起来的"锚点"旁边,还埋设着三爆炸地雷箭。法里斯这边的侧面偷袭只是佯攻,目的仅仅是为了转移赛格莱德的注意力。注意力被分散的豹人少年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前进的路上还有埋伏,他的冰滑板华丽地撞在那些地雷之上,引一场不小的爆炸!

    赛格莱德被整个炸飞的同时,法里斯也被爆炸的风暴波及,滚出去好一段距离。但他毕竟没有站在爆炸的正中心,爆炸的瞬间也有做出防御动作,所以他受到的伤害相对小很多,身上仅是多了一些小擦伤而已。

    他爬起来的瞬间马上去抓住手臂上那根切都切不断的细丝,并且沿着细丝的方向收线!法里斯的眼睛过度使用鹰眼术,眼前已经一片花白,恐怕好一段时间都没法继续使用鹰眼术了。然而他并不需要看清楚这片浓雾之中有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根细线的另一头连接着已经被炸得重伤的豹人少年。只要法里斯沿着这根细线一路走去,他一定能够在对手重整旗鼓之前,把赛格莱德击败!

    没错。钓鱼,也是双方面的。不管再强大的渔民,在钓大鱼的时候也可能被大鱼反钓,拉入海底深处而葬身!弱肉强食,乃是自然定则,并不是说谁先占据主动,谁就一定会在这场角力之中胜利!

    沿着细线的指引一路急奔,法里斯希望在这根细线的尽头看到躺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的赛格莱德,并给予豹人少年终结的一击。然而他的如意算盘却打错了。

    在那里,血泊是有的,奄奄一息的赛格莱德却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刺在地面上的月神钢弯刀,那根细线便是从弯刀的一个小缝之中延伸出来!

    这是个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