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80章 绝战之于沙场(二十四)
    第158o章 绝战之于沙场二十四

    在那里的豹人战士不仅仅行为怪异可笑。.

    此刻的他,更如同一名茹毛饮血的原始人,仅遵从着自己的野性直觉来行动。

    毒药师倍特以为帕拉米迪斯中了酒精的"毒"以后就会醉的不省人事,失去一切抵抗能力。实际上他的猜想却完全是错误的。

    简而言之,正如同亚瑟王所言,帕拉米迪斯的酒品很差,差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前在宴会上,这只大猫就有了喝醉闹事,把整个宴会都毁了的前科。

    而且那时候的帕拉米迪斯还没有成为翠绿骑士。

    成为翠绿骑士以后的帕拉米迪斯不仅仅是酒量变差了,连酒品都变得更差了。仿佛是把平日被理性压制住的野性和劣性都借由酒气一起释放出来,现在的帕拉米迪斯简直就是一头恶兽与一名恶人的混合体。

    "嗯?"大猫刚刚把一条毒蛇咬死,另一条毒蛇都还没有来得及从大猫的双腿夹击之间脱离,就被大猫强行用爪子挖烂了脸。

    这还不够,这头嗜血的野兽竟然用爪子破开两条大蛇的肚腹,开始去挖蛇胆来吃。杀蛇取胆本来就是兽人们经常被人类诟病的野蛮行为,然而兽人们却普遍认为蛇胆有强力的解毒作用,可以防止毒蛇咬伤后毒素对身体的危害。

    咕嘟,咕嘟。明明是那么苦的蛇胆,帕拉米迪斯却在血泊与内脏横流的地面上坐着,吃的很欢。那画面不能更美。

    倍特都看傻眼了。当然他不会就这样站着不动,又或者说正因为他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手一滑就把手中的毒飞刀都撒出去了。

    咚咚!然而正在吃蛇胆的帕拉米迪斯完全都不在意这种小飞刀的攻击,随意挥了两下手,就用秘银合金爪把飞刀都弹开了。

    这家伙真的是醉了吗?!他行动敏捷又精准,岂不是比没醉的时候还要厉害吗?!

    "噫,级苦!"帕拉米迪斯刚吞了个蛇胆就说,敢情是完全吞进喉咙里去之前就不小心把第二个蛇胆弄破了。

    于是,在舰桥内观战的圆桌骑士卡多尔笑了:"陛下您刚才不是说过,胜利女神总是朝着准备得更充分的那一方微笑吗?然而现在的状况"

    "朕刚才确实是这样说过,"骑士王也冷笑着自圆其说道:"但是别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一知半解还不如一无所知。倍特对帕拉米迪斯做过研究,就以为那只大猫弱的是酒精。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酒品如此之差的帕拉米迪斯醉了以后,战斗力反而会提升!"

    虽然醉了以后似乎更厉害了一点,帕拉米迪斯这家伙醉酒之后却好像比之前还没脑子。如果智取的话,或许还能一战?倍特如此思索着,一边退却,一边在地上撒下之前用过的那种带毒的三角铁钉。

    "啊,啊,你丫真把我当白痴了,不是喵?"帕拉米迪斯也不是瞎子,当然看得见倍特在撒钉。他走得摇摇晃晃,双手也颤抖个不停,却还是从腰带里取出大量冷冻松脂给自己的武器抹上。这次他是收起月神钢臂甲上的双爪,反而直接抹在臂甲的拳套部分上。带上冷冻松脂的臂甲泛起一阵苍白的冷光。

    咚!大猫双拳齐出,直接砸向地面。冷冻松脂的力量瞬间迸射而出,与拳头造成的冲击波一起沿着地面呈直线蔓延出去,把沿途的地面敲裂同时冰冻起来!

    带毒的三角铁钉都掉进碎裂的地缝之中,同时也被冷冻住了。它们起不到任何作用。而毒药师倍特只顾得全力躲避这强力的一击,都顾不上反击。尽管如此,靠着翻滚躲开冷冻冲击波的倍特仍然被轻微擦到了一下,他右脚的皮靴子被冰霜侵蚀成白色,开始碎裂!

    "还没完咧!"帕拉米迪斯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刚刚用完双拳的猛击,现在又换成双手轮流猛砸地面,每一击都瞄准了倍特拍去!单个拳头制造的冷冻冲击波确实不比之前的强大,但是攻击连续而迅,反而更不好躲!倍特使尽了浑身解数疯狂地翻滚,好不容易躲开了帕拉米迪斯六下连续的拍地攻击,刚想喘一口气,却现在那边拍地板的帕拉米迪斯竟然不见了人!

    "糟"

    "嘿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大猫已经窜到了毒药师的身后!"别跑啊,来陪大叔玩喵"

    心中大惊的毒药师倍特已经手一扬撒出毒雾。然而这么慢的动作根本奈何不了帕拉米迪斯,大猫以奇妙的后仰姿势躲开了真的是在躲攻击,而不是醉了倒地吗?,同时也飞起一脚,结结实实地提在毒药师倍特的下半身上!

    "嗷!"在舰桥里观战的亚瑟王和卡多尔只觉得下体一阵隐隐作痛。大猫醉了以后就连攻击手段都变得格外地脏!

    倍特更是被这一记撩阴腿踢得整个人飞了出去,大概飞出了十码。他并没有重重地落到地面上,而是在落地受伤之前召唤出了蛇群,为自己做缓冲。但是问题来了,帕拉米迪斯刚刚踢完倍特一脚就马上原地翻了个跟斗,然后调整姿势四肢匍匐在地。他平衡好身体的瞬间就双拳猛击地面,又打出了一个强力的冷冻冲击波!这个冲击波确实无疑地赶上并命中了毒药师倍特,刚好就在倍特想用蛇群护体的瞬间!

    "呜!?"毒药师现自己的背脊被冻住了,和一群蛇冻在一起,没法动弹!如果只是两条腿被冻上了他还能脱掉靴子逃离,但是现在他几乎是整个人平躺在地上,就这样冻住了整个后背!

    "游戏结束了呢。"帕拉米迪斯阴险地笑着,目露凶光,摇摇晃晃地缓然走近。

    "不,还没有!"然而就在帕拉米迪斯靠近的同时,有无数条蛇影从倍特的背后窜出,一瞬间就咬住了帕拉米迪斯的腿上各处!

    "毒素对我可是没有用的。"帕拉米迪斯冷笑。即使是醉了的状态下,他的身体仍然有着自我保护的能力,可以轻易地收紧被蛇咬到的伤口附近的肌肉,阻止毒素的蔓延。非但如此,伤口附近的肉块甚至开始活性化,它们缠住了那些毒蛇的头颅,大有把那些毒蛇都一切吞蚀掉的倾向!

    "我知道毒没用。但是!"倍特却拿起手中的锡杖,举起来就对大猫射出毒吹箭!

    嗖嗖嗖!三毒吹箭在至今距离射出,再加上毒蛇的缠扰,帕拉米迪斯根本就没有闪避开毒吹箭的可能!

    "现在的酒精量还不至于让你倒下,那就再加量好了!"毒药师倍特冷笑:"醉到你站不稳为止!"

    "什么?!"那一瞬间轻敌了的帕拉米迪斯华丽地中招了。在毒吹箭射中的同时,吹箭上的注射器开始挥作用,把吹箭内部高纯度的酒精迅注射到帕拉米迪斯身内!

    本来就醉了的帕拉米迪斯现在是醉上加醉,开始更猛烈地摇晃起来!

    "呕!"他把脸侧到一旁,开始有彩虹般闪闪光的东西从他的嘴里倾泻而出。

    "刚才的画面打码了吗?"在舰桥内观战的亚瑟王问,他看得一阵反胃,觉得差点都要把中午饭都吐出来了。

    "打码了。应该说是我控制蜂魔像绕到另一边去了,那个没有映到镜头上。"圆桌骑士卡多尔郁闷地答道。

    "呕……呕呕呕呕……!"豹人战士吐完一回以后,又爬起来,开始更加摇晃地走向他的对手:"你这混蛋……!"

    嚯、嚯嚯嚯!倍特也是刚给自己的锡杖装填完弹药,这时候便拿起缠蛇锡杖朝帕拉米迪斯又射出了四毒吹箭!大猫没法躲闪,勉强用摇晃的手臂弹开了两吹箭,但肩膀上还是中招了。更多的酒精被注入帕拉米迪斯的体内!

    这时候的帕拉米迪斯只感觉到一阵翻江倒海的眩晕,晕得他都站不起来了!他半跪在地上,只能一个劲地做出吐的动作,腹中却已经吐得空空如也,那种想吐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的感觉才是最难受的!

    "赢了。"倍特得意地道。这时候他也已经顺利地把背上的冰霜弄碎,从地上爬了起来。这场战斗还真是峰回路转,不到最后还真不知道鹿死谁手呢!但是,被大量酒精弄得已经连站起来都没法做到,帕拉米迪斯这次是完全失去抵抗能力了,这场战斗是毒药师倍特赢了!

    倍特得意地走近大猫,拿起手中的缠蛇锡杖,按下其中某个暗藏的机关。纯黑色的毒刀刃从锡杖的底部弹出,它泛着致命的绿光!

    "等着吧。马上给你个痛快。"毒药师冷笑道。尽管跪在那里的帕拉米迪斯已经彻底丧失了抵抗力,倍特却依然不放心,怕大猫过一段时间以后身上的酒气就会解除。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上去补刀,给帕拉米迪斯送上一无法轻易痊愈的重伤,这样才能让大猫彻底败下阵来!

    扎!!毒刀刃直接从帕拉米迪斯的右肩垂直刺入,刺穿大猫的胸腹!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战场上飘荡起豹人战士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