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72章 绝战之于沙场(十六)
    第1572章 绝战之于沙场十六

    糟了!哈斯基的额角冒出冷汗。

    刚才在情急之中,哈斯基使出了煞星叔叔教他的剑术,用那精妙的一剑把怪物杀死了。但正因为那一击实在太精妙了,反而引起了他的小伙伴哈尔的怀疑。

    果然,煞星叔叔给的龙鳞只要带在身上就会生效。虽然这里只是系统模拟出来的世界,哈斯基的意识还是和现实世界连通的,因此在现实之中还戴着龙鳞的哈斯基,也能在这里重现煞星叔叔的剑术。

    真是糟糕。该怎么向哈尔解释比较好呢汪?犬人少年哈斯基不禁慌张起来。难道真的要如实告诉哈尔,说[煞星叔叔教哈斯基剑术了]吗汪?

    不行汪!那样的话哈尔一定会大喊不公平,然后嚷着让煞星叔叔也教他剑术吧汪。然后事情就闹大了,煞星叔叔也会讨厌哈斯基,以后也不会再教哈斯基剑术吧汪。甚至连哈尔也会生哈斯基的气汪。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生汪!

    "偷"哈斯基于是撒谎道:"偷学回来的汪。哈斯基观察煞星叔叔之前的战斗,偷学回来的汪。"

    "你光是看着煞星叔叔的战斗就能学会喵?哈斯基好厉害喵!"豹人少年竟然信了这个蹩脚的谎话:"好羡慕你啊,说不定哈斯基你真的有战斗的天赋呢喵!"

    被小伙伴如此称赞,哈斯基却丝毫无法高兴起来。他甚至为自己的撒谎行为感到深深的尴尬、内疚和恶心。

    "总、总而言之"哈斯基伸手摸了摸小伙伴的背脊:"先休息一下吧,别说话了汪。你的背还在疼吗汪?"

    "嗯,好一些了喵。"豹人少年在篝火旁躺下:"总算把伤口都堵上了,但是里面还有一点疼的感觉喵。再给哈尔十分钟,这伤马上就会痊愈的喵。"

    哈斯基悻悻地看着他的小伙伴,不知道说什么的好。刚才是因为他分心了,才让一意保护他的哈尔受伤的;而接下来哈斯基还对这位好朋友撒了个弥天大谎,总觉得很对不起哈尔。他心不在焉地帮忙揉着豹人少年的背脊,却一言不。

    看到哈斯基在那里心事重重的样子,豹人少年反而担心起来:"哈斯基你怎么了喵?是哪里不舒服喵?"

    "不……"犬人少年低声说:"哈尔你果然还是回去吧汪。不能让你在受伤了汪。哈斯基在这里再练习一下就会退出有戏了,所以没关系了汪。"

    "你确定喵?"豹人少年似乎稍稍看穿了小伙伴的一点心思,继续追问:"哈斯基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喵?总觉得和平时的你有什么不同喵。是有心事喵?就不能告诉哈尔,让哈尔一起分担喵?"

    犬人少年一阵沉默。

    "还是说,你今天被禁足,而哈尔却和凯叔叔出去玩了,让哈斯基你不高兴了喵?"

    "不,不是那样的汪……"

    "那到底是为什么喵?"豹人少年嘟起嘴:"再不说出来的话,哈尔真的要生气了喵。"

    "呜……"犬人少年犹豫了一下:"好吧汪……"

    他把昨晚帮忙救丹尼尔哥哥的事情说出来了。尽管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也只知道一半,有点稀里糊涂的,但他下定决心想要帮助丹尼尔哥哥的想法却完全没有变过。

    听完犬人少年的叙述之后,豹人少年总算舒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是这样喵。太好了喵。"

    "太好了汪?"

    "太好了喵。至少哈斯基不是在生哈尔的气喵。"豹人少年道,一边伸手摸了摸哈斯基的头:"哈尔就知道的,哈斯基是个好人,即使是和你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也想要去拯救喵。"

    实际上却只是看不下去而已汪。

    "那么,"豹人少年从地上爬起来:"也休息够了,我们继续去打怪吧喵。"

    "真的好了?不疼吗汪?"

    "嗯,没问题喵。"豹人少年对犬人少年微笑道:"再怎么疼,只要和哈斯基一起就不觉得疼了喵。"

    犬人少年的脸上泛过一阵红晕,尽管在这个模拟游戏里人物脸上的红晕几乎是无法表现出来的,只有类似光的效果。好难受。犬人少年一边装出乐天的样子,却暗自捂住禁揪的胸口。越是被温柔对待,越是觉得难过。他总觉得欠了哈尔一份人情,而且永远都不知道怎么去还清。

    这份愧疚总有一天会成为他们之间友谊破裂的导火索,让他们的关系出现裂缝吧。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东天骑士团的基地,艾尔森堡。

    "以上,就是昨天行动的报告。"丹尼尔向他的上级口述完任务报告以后,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嗯,很好。你可以退下了。"他的上级是一名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白银骑士。他是因为昨天行动有两名白银骑士殉职,所以从别的部队里替补过来的新长官。此刻他正全神贯注地重复看着昨天每位参与行动的骑士们的报告,却有点听不进去丹尼尔的口述。

    黑铁骑士少年于是又行了一个礼,毕恭毕敬地退开。他和这位新来的长官无怨无仇,对方也没有对他说任何失礼的话,他没有理由不尊敬这位新长官。

    "话说回来。"丹尼尔刚推门想离开办公室,那名白银骑士却突然说道:"接下来请到第二武器开室去一趟。好像有谁找你商量些事情。"

    "遵命。"少年点了点头,退到房间之外。

    等丹尼尔走后,那位新来的白银骑士长官才露出了一阵轻蔑的冷笑:"果然如上面的人所说,这家伙是个潜在的麻烦。"

    他拿起桌子上的录音笔,按下其上的清除按钮,把丹尼尔刚才花上足足一个小时的口述报告的录音全部清除。

    十分钟后,第二武器开室。

    "那个"丹尼尔推门进入,"有人在吗?我是来报到的。"

    "哦,你终于来了。"圆桌骑士帕西瓦放下手上的工作,转头道:"来来来,找个地方坐下,体检马上就要开始了。"

    "体检?"丹尼尔疑惑了。但是他没有违背圆桌骑士的命令,乖乖地找了个椅子坐下。

    "对,体检。"帕西瓦朝身旁另一位看来等待已久的医务人员使了个眼色,同时解释道:"尽管放松,这不是那种正式的体检,只是稍微抽点血和做几个简单的测试而已。

    我听说你的身体曾经因为龙血而石化,又还中了魅魔的剧毒,最终却还是活下来了。你原本就十分特殊的体质再经过这一番折腾,估计已经变化,变得更为特殊了吧。所以我们必须先检查清楚,以确保在接下来要你参加的特殊任务里,你有足够的能力和条件完成任务。"

    "特殊任务?"丹尼尔不禁有点摸不着头脑。按道理他今早才从死亡线上挣扎着活了过来,骑士团应该不清楚他的状况,也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把他内定为某种特殊任务的人选的。

    也就是说,这次的特殊任务,应该是今天早上确认过丹尼尔的状况后,才临时制订出来的计划咯?

    不,可能只是想多了而已。丹尼尔暗骂自己的自负。大不列颠骑士团的作战计划何其之多,或许只是刚好有这样一个符合条件的任务,需要丹尼尔去做而已。

    武器开室里弥漫着略微难闻的锡焊的金属臭味,以及更为浓重的松香助焊剂的气味,尽管松香的味道并不算难闻。丹尼尔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呆一打法时间,而医务人员则在一旁为少年抽血、照x光,还对丹尼尔的手臂施放了某种法术,法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搞了大概十分钟,医务人员便带着血液样本和x光照片退去。

    "这样就行了?好简单。"体检意外地简单,丹尼尔都觉得这检查有点太儿戏了。

    正常的体检一般除了验血还要验尿,甚至还需要骑士们躺进那个奇妙的磁力共振扫描仪里进行全身扫描。但是今天这个所谓的体检几乎什么都没做,而且也不是在医疗室里完成的。

    "简单?大概吧。"帕西瓦侥有兴趣地看着丹尼尔:"但从刚才的简单测试里至少可以看出,你的抗魔术能力还在。只要有这个就足够了。因为这项特性,正是你接下来要参加的特殊任务的必要条件。"

    "所以说,那个特殊任务到底是什么?"丹尼尔都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圆桌骑士于是淡然笑着,抛下一个问题:"你听说过[不归之地never1and]吗?"

    听见这个,黑铁骑士少年愣了一愣。

    "从这个反应看来,你一定听说过吧。"圆桌骑士接着幽幽地说:"既然听说过,你也应该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

    "嗯。"黑铁骑士少年低声嘟哝着,脸色渐渐变得阴郁。

    关于[不归之地]的传闻,丹尼尔当然听说过。应该说,立志以知名骑士为目标的人,基本都会做过相关的功课,研究过这个可怕的地方。

    "这次的任务正是要你跟随探索队去探索这个[不归之地]。"圆桌骑士神秘地一笑:"只希望你能活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