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69章 绝战之于沙场(十三)
    第1569章 绝战之于沙场十三

    "呃,那是什喵?"看到了那些生锈了的机床,豹人青年不禁多口问道:"你不是说你对那种高科技的邪道的东西没有兴趣喵?为什么你家地下室里会有冲压机床喵?"

    奥丁老爹愣了一下,过上半天才如实答道:"那些垃圾嘛,都是我那蠢儿子留下的,当然。"

    "汉克先生喵?"赛费尔也从他弟弟那里听说过这个人的事情。汉克好像原本是奥丁老爹的儿子,但是后来却失踪了。

    "别盯着那种垃圾看个不停,"老头于是越不悦:"我叫你快滚你就快滚啊。"

    赛费尔却无视了奥丁老爹的逐客令,走过去仔细检查了那些生锈的机床一番:"好厉害,这不是精度三百万号的罗兹威尔牌冲压机床喵?世界上只有三千台的那个订制版喵?!天啊,竟然就这样丢在这种地方任凭它生锈,简直是暴殄天物喵!呃,内芯竟然还没有生锈,太好了喵!"

    "你都在胡说些什么,老夫半点都听不懂。"奥丁老爹对这种东西简直一窍不通:"别浪费时间了,快滚啊。"

    "再等等喵!"豹人青年于是紧张地回过头来看着老头:"奥丁老爹,这东西卖给我可好喵?反正你把它丢在这里也是浪费,还不如让我带回去好好修理一番,兴许还能用呢喵!"

    "所以你不仅仅有随便乱烧钱的恶习,现在还有捡垃圾的嗜好了?"老头正在气头上,开始凶猛地吐槽起来:"这是我儿子留下来的东西,凭什么要我把它卖给你?快滚快滚!你这没礼貌的蠢猫简直比你弟弟还要恶劣!"

    "呃!"这话刺痛了赛费尔:"可是!"

    "说什么都没用!快滚!"老头激动地挥动起他手里的锤子来。那东西虽然是打铁用的,算不上是很好的武器,但是用法得当也能杀人。

    "如果你儿子已经不在人世的话,如果他真的存在所谓的在天之灵的话,他估计会哭喵。"赛费尔却道:"自己花大钱买回来的器材竟然被老爹丢在这种又潮湿又阴暗的角落里慢慢生锈,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喵。"

    "即便如此,这也和你没有半点关系,蠢猫。"老头火了:"为什么我为了安慰儿子的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在天之灵,要把这东西便宜卖你?即使这些已经是生锈的垃圾,我也有权把它丢掉,或者拆掉不是吗?凭什么我就得把这垃圾卖给你呢?"

    "然而你却一直没有把它丢掉喵。"豹人青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该不会是还在挂念着儿子,以为失踪了的汉克先生总有一天还会回到这里来吧喵?"

    老头沉默了。

    "呼呼。"从对方的沉默,赛费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越是越得瑟,继续说道:"这样吧。你把它暂时借给我,我会负起责任,把它彻底修理好到能够使用的地步喵。然后天知道呢?或许有一天你的儿子汉克回来了呢喵?那时候我再把修好的机器还给他就好了喵。"

    "胡说八道……"老头却一脸阴沉:"你懂什么。汉克根本不可能回来了。"

    "什喵?这可说不定喵"

    阴沉着脸的奥丁老爹幽幽地说:"你懂个屁。按照猎龙者一族寿命每代递减的规律,与汉克同世代的族人早就死光了。以寿命来计算,他也应该在十年前就死了,绝对不可能活到现在。"

    赛费尔就像突然吞了一颗枣核似的,有东西卡在喉咙里不出声音来。

    "滚。"老头指了指地下室的出口,"而且以后都别来找我了。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蠢猫,我不想再看到。"

    豹人青年悻悻地朝地下室的出口走去。然而他还是觉得不死心,突然嘟着嘴回头加了一句:"既然他人都已经不在了,你就更应该把这些机器都给我喵。你以为把这些东西留在地下室里是对他的一种凭吊喵?不。你把他珍视宝物丢在这种阴冷潮湿的地方任凭它们生锈,反而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喵。"

    更多的青筋从奥丁老爹的额角上冒出,可以看出他气得已经几乎到了极限。然而老头却强行把心里的怒气压下去了,因为他知道,赛费尔的话其实有一定的道理。

    "好。把它们都搬走吧。然后快滚,我不想再见到你。"奥丁老爹冷冷地说。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赛费尔也没有继续交涉的余地,只能照办了。占了便宜的他本来应该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但他办不到。把老人的儿子留下来的遗产带走,总觉得是一件很伤感的事情。

    不论此事对错与否,总之赛费尔把堆放在地下室的生锈器材都搬走了,一点一点地搬到他的货车上。正如他所想象中的那样,机器都只是在表面上有生锈的痕迹,内芯却被保养得很好,基本没有生过锈。奥丁老爹的地下室虽然空气潮湿,在对方器材的哪一个角落里却似乎做过某种特殊的干燥处理,让这些放置了多年的器械被湿气侵蚀得意外地缓慢。

    然而把东西都搬上车以后,赛费尔不禁更为郁闷了。他来这里原本是为了找地方存放器械的,现在不仅找不到可以存放器械的地方,反而让货车上的货物又增多了。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后备计划倒是有的,虽然豹人青年不太愿意去实行。后备的计划当然就是请求大不列颠的人帮忙存放这些器材了。然而考虑到它们都是从黑市里买回来的东西,属于非法所得,大不列颠那边的人特别是圆桌骑士卡多尔肯定会对此事唠叨个不停吧。但是既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那就这样办吧。凭借着豹人青年和亚瑟王之间的关系,即使大不列颠的人再怎么不愿意,最终也总会借战舰里一个空房间给豹人青年存放器材的。

    赛费尔心里犯着嘀咕,一边跳上了其中一辆货车,动了引擎。主货车拖着另一辆货车,把所有的器材全部载走了。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凯亲王的宅邸。

    "这是……鱼汤吗汪?"哈斯基看着盘子里的一个巨大的鱼头,不禁郁闷。那是一种犬人少年不认识的鱼儿,应该是河鱼,但是鱼眼睛好大好可怕,那双死鱼眼似乎还一直瞪着犬人少年看,看得哈斯基心里慌。

    "嘿嘿嘿,出去钓鱼的收获还是不少的,趁热快喝吧,冷了就不好喝了。"凯亲王咧嘴笑道,一边喝着鱼汤一边和着面包送进嘴里。

    哈斯基于是看了看他的小伙伴哈尔一眼,豹人少年冲哈斯基一阵苦笑,与其说这是他和凯叔叔中午去钓回来的鱼,还不如说这鱼其实是在市场上买的,钓鱼半天根本一无所获当然,哈尔是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的。

    "呃……"哈斯基于是用汤匙舀了一口汤。这汤好浓,里面都是鱼的鲜味,而且略辣。为了把鱼的腥味掩盖下去,亲王家的厨子肯定是用了大量的胡椒和生姜吧。不过总的来说这鱼汤并不难喝,甚至可以说是好喝,白萝卜和鱼的鲜味完美搭配,把鱼的鲜美提升了一个档次。把这个当成酱汁,和面包一起送进嘴里的话,意外地让人很开胃。

    "话说回来,你们中午都在房间里乖乖地待着吗?"红骑士充满好奇地看了哈斯基和煞星一眼:"真的这么乖?明明是好动的小鬼和野性难驯的大蜥蜴?"

    "注意你的语气,人类。"煞星白了凯一眼。

    "啊哈哈哈……"哈斯基一阵赔笑,"哈斯基只是在房间里玩了半天电子游戏而已汪。"

    他可不能直接告诉凯亲王,他在跟煞星叔叔学剑术。应该说这件事只能是哈斯基和煞星两个人之间的秘密,绝对不能告诉别的任何人,不然会很糟糕。且不提哈斯基的妈咪,即使是赞成哈斯基去学习一些战斗技术防身的亚瑟叔叔,估计也不会愿意看到哈斯基这么小就开始舞刀弄剑吧。

    不过,当然,只要哈斯基不说出来,任何人都不会知道煞星正在教哈斯基学剑术的。因为真正在舞刀弄剑的其实是煞星,煞星只需要把自己的体型调整到和哈斯基相当,然后反复练习他原本就会的剑术,再把练习得出的经验通过压缩记忆的方式储存到龙鳞中,哈斯基就能简单地学会同样的剑术。简单地说,煞星那边只负责"录制"各种剑招,而带着龙鳞的哈斯基就能把已经录制好的剑招再现。

    当然,这种东西不拿去实战的话,剑术始终不是哈斯基自己的剑术。结果而言,哈斯基还是需要找机会亲自练习。

    问题就是这个机会到底上哪儿找。在哈斯基自己的房间里练习剑术,实在太危险了,一个不慎就会被进房间里检查的人撞破,然后这个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如果可以再次登录大不列颠骑士团那个奇妙的虚拟现实游戏的话,或许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就能好好地练习了但是不知道煞星叔叔的龙鳞到底能不能在那个虚拟世界里产生效果?

    最重要的确实还是找到机会练习,而且最好还是实战。这样才能真正地把煞星叔叔"教"的剑术彻底转变成哈斯基自己的东西。

    "游戏吗?"凯亲王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虽然是禁足,但是让小孩子一直窝在房间里玩电子游戏,似乎也不太好呢。"

    "好的,决定了。"他迅把自己的午餐一扫完毕,站起来说:"凯叔叔带你们去玩别的[游戏]吧,男孩子的话,你们这个年纪也该开始那种锻炼了。不过这事要当作我们之间的秘密,千万别让你们的妈妈知道哦。"

    "呃?"哈斯基和哈尔同时出一声疑惑的低哼。

    十分钟后,凯亲王竟然把两名少年带到了宅邸的一个地下室:"在椅子上躺下吧,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在那里,有五个长椅一样的器械。这东西哈斯基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它们正是用来登录那个见习骑士们训练用的,虚拟世界游戏的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