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63章 绝战之于沙场 (七)
    第1563章 绝战之于沙场 七

    公元512年,男人第一次从关押奴隶们的牢房之中走出,成为自由之身。

    当他漫步离开罗马的竞技场时,迎面而来的,是无数罗马人的掌声与欢呼。

    人们把这名男人称为英雄,勇士,独一无二的冠军。人们崇拜他的力量与勇武,甚至对这名男人在战斗中表现出的机制与老练赞许有加,但这些人从不懂他。

    男人离开之前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个让他迹,让他无数次在生死的夹缝之中挣扎,让他又爱又恨的建筑物。他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彷徨。

    没错。角斗士贝雷尔德,原本是一名奴隶。从出生起就是一名怪胎,拥有四条手臂的他,即使其父母都认为他是一个不应存在于世的异物,是受诅咒而出生的婴孩,所以他们瞬间就抛弃了他。

    他先是在孤儿院度过了他六岁之前的童年,然后就稀里糊涂的成为了一名奴隶,辗转流落于无数奴隶主的牢房与拍卖场之间。贝雷尔德最后一任的奴隶主非常之机智,把他买到了角斗竞技场里,并获得了一笔不少的报酬。进入斗技场的那一年,贝雷尔德只有十二岁。

    顺带一提,贝雷尔德这个名字也不是他原本的名字,兴许是斗技场的主办人后来改的,因为他们需要每一名出场的选手都有一个听起来比较霸气的名字,好吸引观众们的注意。

    总而言之,当时还只有十二岁的他就是这样稀里糊涂的被送进了斗技场,成为了一名角斗士。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从一开始就是奴隶的贝雷尔德,早已历尽人间的辛酸和残酷,并磨练出无论如何都要生存下去的不屈意志,以及与敌手厮杀必须的体能。即使只有十二岁,当时的他还是十分壮实,而且已经准备好与敌手厮杀了。

    他凭借着自己做奴隶时锻炼出来的体格,以及那天赋异禀的四条手臂,从最初的一波挑战中活了下来。每一天每一天,他都必须拿着原始的武器上场战斗,和那些与他身份相似的对手进行殊死厮杀。对于没有身份地位,刚从别的奴隶主手上廉价购来的这些小角色们,他们全部都是可消耗品。失败是不被允许的,代价只有死亡。

    当时年仅十岁的贝雷尔德一次又一次地,必须把被自己击败的对手的头颅砍落。因为这就是他生存下去的唯一方法。他在血与铁的试炼之地里苟延残喘地活着,并且渐渐变得强大……以及麻木。他理解自己的处境,并且为了生存可以毫不留情地杀死自己的对手,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了数年。

    在那段时间里,他总是小心谨慎地战斗,尽可能不受任何伤地战胜自己的对手。因为他们这个水平的角斗士们每天都会被送去强制战斗,平时则关押在牢房里防止逃跑。即使上一场战斗侥幸赢了,但若是落下一身重伤无法痊愈,第二天的战斗也会够呛。

    然而在贝雷尔德十五岁那年,他的状况却生了巨大的改变。

    并不是因为罗马人对角斗士们的宽容度增大了,而是因为贝雷尔德在接连的战斗中已经积累了不少的人气,渐渐变得小有名气了。那些闯出了名堂的角斗士们,即使战败了也不会被立即杀死,而是由场外的观众们投票决定其死活。

    当然,到达了这个水平的角斗士贝雷尔德也必须开始和与他同样高水准的战士们战斗。那些都是经历过千百次死战的洗礼,在大浪淘沙之后剩下来的优秀角斗士们,因此战斗的难度和危险性也变得更高。在这水平的战斗之中,贝雷尔德时胜时败,却一直没有被观众们处死,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所参与的战斗都很精彩。

    在无数的战斗之中,当时年仅十五岁的少年终于理解到了角斗这种竞技的本质。

    它的本质不是杀戮,只是残忍。

    尽管不愿意承认,当时统治东罗马帝国的罗马人,其实是一个崇尚力量,野蛮残暴的种族。正因为他们崇尚力量这种天性,才会让角斗这种残忍的竞技存在,并成为一种公开的娱乐项目。市民们把他们日常生活之中积累下来的压力都泄在观看角斗士们厮杀之中,他们并不在意最终是哪位选手倒下,也不在意这些角斗士们谁死谁活他们在意的,只是一场精彩的对杀。

    理解到角斗的本质,贝雷尔德便释然了。没有了"战败就必须死"的压力,他能做到的,仅仅是用尽全力去战斗。在战斗中积累更多的经验,然后变得更强。他的水平越高,他要面对的对手就越强大。从身经百战的老战士,到各种魔兽怪物,甚至是龙,他都一一对战过。

    渐渐地,贝雷尔德的胜率变得越来越高,而他的技术也变得越来越成熟,名声也越来越响。当他的名气高到出场战斗变成了仅仅是被人们崇拜,胜负已经不再那么重要的时候,他却堕落了。他在战斗之中再也找不到丝毫的激情,有的只是徒有其表的华丽招式,和马戏团表演般的徒然对打。然而普罗大众并不能够分辨出差别,对于平民而言,只要角斗士们的打斗看上去很华丽,就是好的。

    他忘记了自己还是奴隶这一点,只记得自己是角斗场里的大红人,自恃声名在外而无所畏惧。然而人皆如此,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作为贝雷尔德的宿敌,同时也是他的好友,另一名叫做雷奥纳德的角斗士,早已预见到了贝雷尔德的宿命。在一场多名角斗士同场演出,对阵一名巨龙的战斗之中,贝雷尔德失手被打成重伤,而雷奥纳德则因为保护无法行动的贝雷尔德而被巨龙生吞致死。

    在那次事件以后,角斗士贝雷尔德一直耿耿于怀,他战斗的风格也变回了最初那种保守求稳的风格了。从此,角斗士贝雷尔德成为了死斗场里一个不败的传说。有他出场的战斗,都会以把敌手彻底打垮,并且以贝雷尔德完全无伤的成绩而结束。他强大得就像怪物一样,以无懈可击、滴水不漏的防守,和狠辣无比、一针见血的反击而取胜,他的对手甚至连在他身上制造一个小伤口都办不到。

    就这样又过了好多年,贝雷尔德这个不败的传说被公众所认同,同时也被死斗场的经营者所畏惧。只要有贝雷尔德出场他都稳胜,这对于经营地下赌博的人们而言简直是个噩梦不管赔率有多低,赌徒们都会买贝雷尔德赢,而贝雷尔德也不负众望地赢了,因此庄家也必然赔本。在经历了数百次这样的大亏本之后,死斗场的经营者决定开除角斗士贝雷尔德。表面上是赋予了身为奴隶的他以自由,实际上却是为了把这个让商家屡屡赔本的瘟神赶跑。

    在二十五岁那年,角斗士贝雷尔德离开了罗马死斗场,被罗马人视作死斗场中不败勇士的同时,[角斗士]也成为了他永远无法抹去的称号。其后他当过佣兵,当过保镖,甚至也当过一小段时间的山贼,却始终没有让自己的身份长久停驻在某个固定的行业里。数年前开始,角斗士贝雷尔德便辞去了一切职位,毅然参加圆桌试炼,他的动机仍然是一个无法解读的谜。

    ……

    在大不列颠战舰的舰桥内,亚瑟王一边通过全息屏幕观看着狼人贝迪维尔与角斗士贝雷尔德的战斗,另一边也在顺手翻阅着贝雷尔德的个人简介。

    尽管圆桌试炼并不禁止身份不明的考生来参加考试,但为了安全起见,试炼的主办方一般都会通过各种手段明察暗访,以了解每一位考生的出身。然而,即使大不列颠的情报网非常庞大,几乎没有查不到的资料,有些考生的身世仍然充满谜团。且不论目前在场战斗的贝迪维尔他的身份完全是个谜!,就连角斗士贝雷尔德的身世也充满了疑点。

    虽然从罗马的死斗场中被释放,解除了奴隶身份,但贝雷尔德始终不是一名合法的罗马公民,也因此,他的身份资料鲜有被记录在案,大不列颠的情报网所能查到的,大多只是一些坊间传言,小道消息,其中也不乏过度夸大其词的论述。

    最大的问题是,尽管亚瑟王之前已经对贝雷尔德进行过私访,角斗士却始终不愿意把他的真正愿望告诉亚瑟王。私访并不强制考生们回答每一个问题,因此骑士王当时也没有强迫贝雷尔德说出其愿望,只试探了一下,希望能够从对方的言谈中找到角斗士参加圆桌试炼的真正目的。角斗士贝雷尔德却是个心思慎密滴水不漏的人,亚瑟王的试探最终也以徒劳无功而结束。

    这家伙到底想成就什么,又或是想达成什么愿望?骑士王看着屏幕中舍身战斗着的角斗士,陷入沉思。

    贝雷尔德的奋战,是为了复活昔日代替他死去的友人吗?又或是,单纯地为了追求荣华富贵?前者,骑士王已经对贝雷尔德名言了,即使圆桌骑士团也不可能办得到;后者,又不算是一个足够强大的动机,和角斗士现在这副舍身战斗的身姿自相矛盾。

    角斗士贝雷尔德到底想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