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56章 梦断之于启明 (三十五)
    第1556章 梦断之于启明 三十五

    "啊!"狼人青年刚把圣灵收回,马上就从座位上惊醒。

    "亚瑟!"他慌忙摘下头环,马上过去通知骑士王:"快醒醒!我想我找到什么了!"

    "嗯?"骑士王慢慢睁开眼,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认真地跟踪名单上的人,还是在偷懒睡觉。

    "贝迪,你找到剑圣亚克了吗?和他接头的人,是名单里的哪一位?"

    "不是名单里的人。影子代理人的猜测完全错了。"贝迪维尔无情地打击道。

    "影子代理人会猜错,还真是少见。"骑士王意味深长地一笑:"把详细情形说来听听。"

    贝迪维尔于是把自己刚才的经历详细地对亚瑟王叙述了一遍,包括那个地下搏击会的事情,也包括那名叫做内特的瘦弱孩子的事情,以及潜藏在布勒坨利亚地下水道里的那个[腐沼街区]的事情。

    骑士王在旁默默地听着,不时出低哼,却并没有对那些社会最底层的流浪汉们表示丝毫的同情。等狼人青年说完了这一切以后,亚瑟王的脸上浮现出释然:"你又立功了呢,贝迪维尔。"

    狼人青年愣了一愣。

    "虽然我始终还是没有办法看到那名老头的脸,不敢百分之一百确定那人就是剑圣亚克。"贝迪维尔连忙给自己留一个下台阶的机会。否则,若这是一次误报,他可就尴尬了。

    "不管怎样,现了地下水道里有这个[腐沼街区]的存在,对我们的搜索也是极有帮助的。"骑士王分析道:"只要知道了有地下居民们的存在,我们就能确立大致的搜查方向。

    更何况,那名老人竟然懂得大不列颠独有的战技和备战架势,甚至连[真视术]都能运用自如,他也实在太可疑了。这样一来,即使他不是剑圣亚克,我们也有去拜访他一次的必要。"

    要知道大不列颠许多战斗技术都是不得随意外传的,一名骑士必须接受大不列颠骑士团更上级的骑士的适当教育,才能使用符合其身份的战技。这名老头显然是在教陌生人大不列颠的战技,即使他教授的对象只是一名流浪街头的儿童,也是触犯了禁忌。

    "顺带一提,贝迪维尔。"骑士王又道:"剑圣亚克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从我们之前救回来的那名小偷少年的口供里,也有提及到他被剑圣亚克教授过战技的经历。亚克叔叔把[强力冲刺]这个战技教给了那小偷少年两兄弟,让那些孩子们去偷窃。"

    "该死。"贝迪维尔哼道。怪不得那两个小鬼偷了贝迪维尔他们的装备之后跑得那么快,原来是用上了大不列颠的战技啊。即使那是最初级的战技,由平民们使用的时候,也依然能够挥出颇为惊人的效果。

    试想一下,剑圣亚克正在把更多的战技教授给腐沼街道里更多的小混混们,然后组织出属于他自己的势力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怕。看来必须尽快阻止那个疯老头了。

    "那么,我们走吧。"贝迪维尔道。打铁应该趁热,贝迪维尔刚才的侦查已经惊动了那名神秘老人,情势并不乐观。虽然无法肯定对方是否已经起了疑心,但凡事应该作最坏的打算,未雨绸缪的好。兴许再迟一些,老头就带着那孩子逃之夭夭了呢?

    "不,贝迪,这事交给我们大不列颠的人去办吧,你做得已经够多了。"骑士王却似乎有别的想法:"现在已经中午了。你下午还有比赛,现在还是去吃个饭,好好休息,为下午的比赛做好充足准备吧。"

    "可是"

    亚瑟王摇头,打断了贝迪维尔的话。

    狼人青年知道,既然亚瑟王已经下了如此决定,他再说什么也没有用,只能听从。

    "那好吧。我先去休息了。"贝迪维尔于是舒了一口气,往舰桥外走去。

    贝迪维尔走后,亚瑟王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深邃的天空,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音量低语道:

    "暴风雨要来临了吗。"

    午后一时。

    嘟

    随着一阵奇妙的电流声,艾尔伯特突然睁开了眼。

    时间到了。

    医疗舱被打开,老虎也从医疗舱里爬起。他的意识清醒得格外地快,刚醒过来马上就知道检查一下自己的肩膀,看看治疗效果如何。

    不得不说,古代神人族的医疗技术实在太先进。艾尔伯特只是躺在医疗舱里约三个小时而已,他原本那么眼中的肩膀上的伤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那是一种用物理手段强行激细胞活性而完成的再生,所以老虎肩膀上手术后的创口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只留下一个凸起的伤疤,以及手后缝合用的,和皮肉紧密地连接在一起羊肠线。

    尽管如此,那部分匆忙再生出来的皮肤还是非常之薄,如果再有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肩膀上这个旧患又会再一次拉伤吧。艾尔伯特提醒着自己,在接下来的擂台赛里必须格外注意了。

    他感到一阵寒意,毕竟他泡在那种奇妙的空气凝胶里好几个小时了,现在才醒过来,体温一时间不适应。他匆匆地爬出医疗舱,想尽快把衣服穿上,却突然现自己头一晕,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哎……?"手脚不听使唤,躺在地上的艾尔伯特只感觉到呼吸困难。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的出问题了吗?原本只用作医疗古代神人族的医疗舱,用在兽人身上,果然不行?

    "艾尔?"那边的贝迪维尔也刚好完成自己的事情,因为担心所以过来医疗站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全.裸.倒在地上的老虎。他赶过来扶起艾尔伯特,顺势掴了虎人青年一巴掌:"醒醒,你还好吗?"

    "呜……头好晕……我还是中招了喵……"艾尔伯特有气无力地说。

    "伊芙?"狼人青年用责备的口气质问船内的人工智能导航系统。

    "使用者的生命表征都属于正常范围,只是有点贫血和营养不良而已。"伊芙答道:"治疗也是需要消耗体力的。虽然医疗舱内部也会对使用者进行一定程度的营养剂补助注射,但是这名患者对营养剂的吸收效率没有预期中的好。"

    因为那是专门为古代神人族而调制的营养剂,而艾尔伯特毕竟只是兽人。贝迪维尔心里嘀咕道。

    贝迪维尔于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根干粮棒,塞到老虎面前:"艾尔,你能自己站起来吗?快穿上衣服,吃点东西,让体力恢复过来。"

    "嘿嘿……"艾尔伯特脸色苍白,顺势咬了一口干粮,"还好。还死不了。把我的裤衩拿过来"

    贝迪维尔忍受着极大的恶心把老虎的衣物取过来了:"请告诉我你自己能穿,不用我帮你穿上。"

    艾尔伯特这时候已经把干粮棒吃光了,感觉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便白了狼人青年一眼:"用不着你这种自私鬼帮忙。"

    趁老虎换衣服的同时,贝迪维尔也把目光投向另一边的另一个还在运作中的医疗舱。猫人少年穆特还在里面接受治疗中,而且穆特刚进行过的是开腹手术,所以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完全治好。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艾尔伯特光是为了治好肩膀的伤,躺在医疗舱里才三个小时左右,就已经虚弱到爬不起来的程度了。要是猫人少年在医疗舱里躺上一整天,明天即使完成了治疗,会不会也同时衰弱致死啊?

    "伊芙,调整一下营养液的分量,别让另一位使用者过度衰弱了。"

    "明白了。正在重新计算使用者的生命体征和可接受的恢复水平。营养剂配比计算中。营养剂重新投放开始。"人工智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系列的操作。

    "嘿,原来你们是打算把我当作小白鼠的喵?"艾尔伯特这时候已经穿好衣服爬起来了,而且肚子饿得咕咕作响,一脸向贝迪维尔要求更多食物的样子。

    "别心急,你这个馋鬼。"狼人青年看穿了老虎的心思,拉长了脸:"马上就带你去饭堂,食物都是伊芙用水和空气合成出来的,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噫,怪不得刚才那个干粮棒半点味道都没有。"艾尔伯特吐槽道:"至少也想个办法调味啊!"

    然后他又看见贝迪维尔在盯着穆特的医疗舱不放,便坦白道:"我跟那小子说了哦,关于鲁夫的事情。"

    "你全对他说了?"狼人青年略感意外地哼了一声,他一般认为艾尔伯特不会是那么诚实负责的人:"我只希望这不会引起什么奇怪的误会。"

    "就算是因此而引起误会,都是你小子惹的祸。"艾尔伯特却嘟起嘴来:"为什喵刚看见他的时候就没头没脑地叫出鲁夫的名字啊!你知道我这几天来隐瞒得多辛苦喵?"

    "那你从一开始就直接对他说真相不就好了吗?"

    "那个……比较难开口喵"

    贝迪维尔狠狠地瞪了老虎一眼。

    艾尔伯特耸了耸肩,认为这并不是他的责任。

    "可是,真是有缘卡玛呢。"贝迪维尔于是叹了一口气:"你的小仆人明明已经死过一次了,没想到竟然又让你遇上一个和那孩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

    艾尔伯特不高兴了:"所以你到底在主张什喵?穆特和鲁夫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我才不会相信穆特会是鲁夫转生的呢。"

    "我没说他是。"贝迪维尔所有所思地道。其实贝迪维尔有某种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能力,可以隐隐约约感应到转生者的气息。把这个"能力"认为是一种直觉也并无不妥,尽管这种直觉只在特定条件下有效。

    对于贝迪维尔而言,他眼前的穆特,明显就不是一名转生者。他能感觉得到。所以这只小猫只是和鲁夫长得有很像而已吗。但若果真如此,事情也未免太过凑巧了吧?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名叫做穆特的猫人少年,是那个斯芬克斯老爹的手下。事情一旦涉及到这位神秘的斯芬克斯老爹,贝迪维尔就总觉得会远比表面上看起来复杂得多。

    明知道是个套路,艾尔伯特竟然还没头没脑地牵涉进斯芬克斯老爹举办的什么美式足球比赛里去。贝迪维尔不禁担心起这只蠢老虎来。希望老虎不要傻傻地陷进了某个本与他不相干的麻烦之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