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55章 梦断之于启明 (三十四)
    第1555章 梦断之于启明 三十四

    贝迪维尔似乎从阴影之中看到了那名老者,然而让狼人青年颇为着急的是,那名老者蒙着脸,头上裹着布条,而且始终把大半个身子藏在阴影里,想要看清楚那人的脸,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内特rat,东西都拿到手了吗?"老人开口说话了。然而他一开口,贝迪维尔更加失望。大概是因为老头用布蒙着脸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老头故意把声音压低的缘故,贝迪维尔根本无法分辨出这名老者原本的声线。既然无法分辨,也就难以得出这人是不是剑圣亚克的结论了。

    "拿到手了。"瘦弱的小孩从袋子里拿出那些食物,递给他的"爷爷"。

    然后老者伸出手去接,把那些食物一一检查过,却始终没有从阴影里走出来,而且手臂上还裹着厚厚的衣物,连手掌上也戴着破烂的手套。想从老头的手臂判断出这名老头的真实身份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是滴水不漏。

    然而正是因为这名老头把一切做得如此滴水不漏,形事如此谨小慎微,贝迪维尔反而更加怀疑他就是剑圣亚克了。然而现在就马上下结论,未免太早了点。贝迪维尔心里如此想着,又靠近了一点,自恃现在控制着的是一名没有人能够看见的灵体,试图悄悄地观察清楚这名老头的一举一动来。

    "吃吧。"老头收拾好那些食物以后,马上就把一个苹果递给了瘦弱的少年。孩子高兴地拿着苹果,开始活蹦乱跳,看起来天真烂漫,哇完全不像是生活在这种如同地狱般的世界里的居民。他在一旁生锈的下水道铁管子上坐下,优哉游哉地啃着那只略微有点淤青,已经不太新鲜的苹果,然后开口道:"总有一天,我会带着爷爷从这个鬼地方出去呢。那个时候我要赚到很多的钱,三餐吃到饱,而且要买一间大屋子给爷爷你住。屋子里面一定请佣人们打扫得干干净净,绝对不要有蟑螂和老鼠。"

    "……等你长大以后再说吧。"老头道,似乎正坐在阴影里吃着面包。他又从阴影里递出小半条长条法国面包给少年。

    "所以啦,"瘦弱的孩子拿起面包就啃,毫不在意面包有多么的干涉生硬:"爷爷你快教我更多的战技嘛。人家要变得更强啦。"

    "不是现在,内特,不是现在。"老头却重复道。

    "为什么嘛!内特明明已经掌握了上一个战技,而且今天的比赛也做得很完美,手臂也没有再受伤了耶!"

    "哼,"阴影中的那名老头却冷笑道:"你只是走运。"

    "才不是走运!"

    "说你是你就是。"老头的话语间没有多少感情的起伏,又或者说是因为他蒙着脸嘴里还嚼着食物,贝迪维尔根本听不清楚,"看你那风一吹就会折断的小手臂?就这体格还想学更强大的战技咯?不可能。先把身体练强壮了再说。否则一旦你乱用战技,身体就会承受不了战技的反动,四分五裂而死。"

    这个道理就连贝迪维尔都懂。但是

    剑圣亚克什么时候会这样关心自己的棋子了?那名少年不应该仅仅是亚克谋生的工具而已吗?所以这名老头到底是不是剑圣亚克呢?这样观察下来,贝迪维尔反而感到迷茫了。

    就在狼人青年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藏在大型排水口的阴影里的那名老者突然站起来了:"话说回来,内特,你今天可真是带着个奇怪的幽灵回来呢。"

    "呃,爷爷你在说什么?"瘦弱的少年几乎把手里的面包啃完了,这才一脸茫然地问。

    "最初我还以为只是路过的幽灵,但是这东西却竟然待在那里不走了。这是故意在跟踪你吗?"老头继续道。

    "所以爷爷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幽灵?是鬼魂那样的东西吗?"

    贝迪维尔这时候才意识到老头是在说他,心头不禁一凉!

    但是怎么可能呢?!这名老头能够看到贝迪维尔所控制的灵体吗?

    不。这当然是可能的。贝迪维尔于是心头再一凉。如果有人把[真视术]练到了极致,那么这人随便就能看到光子的世界。贝迪维尔目前控制着的这个灵体也不过是一团光子而已,让它真视术之下显形,当然也是可能的!

    那名老头开始从阴影中走出,朝着贝迪维尔步步逼近。

    即使如此,老头还是蒙着脸,包着头,身上几乎没有半点皮肤是露出在外的,简直把自己的身份藏得滴水不漏。

    尽管如此,贝迪维尔也可以清楚知道这名老头一定是个厉害的人物。正常人才不可能会使用真视术这样高级的战技呢,而且这老头居然在平常绝对不可能使用真视术的时机里用上了,凭借着这个现了贝迪维尔所操纵的灵体。这老头要么是机警到了极致,要么是疑心病重到了极致,不管是哪一个,他都绝对不好对付!

    贝迪维尔开始有点慌了。是撤退吗?不,这样一来会不会被老头识破,知道贝迪维尔控制的这名灵体是来进行侦查的?但是,不撤退吗?就这样原地不动,装作一名路过的灵体,又能说得过去吗?

    不管怎样,总之现在应该先退开,慢慢地拉开距离。

    贝迪维尔控制着圣灵慢慢地向后飘动,试图远离那名老头。

    然而老头却说:"哦,竟然主动退缩了。这家伙看来不是一个普通的幽灵,还会自己思考嘛。"

    贝迪维尔心里暗暗叫苦,没想到这样一来反而弄巧反拙,让老头更加起了疑心。

    那名老者从腰间拔刀,抽出了一把约莫一尺长的短刀。原本乌黑亮的刀身上开始泛起诡异的紫红色光芒。

    那原本是平平无奇的匕,尽管打磨得很锋利,却没有任何特殊。突然会泛起的这种紫红色光芒,必定是某种附魔吧,而且是持有武器的人施放的附魔术吧。贝迪维尔即使看不懂这个紫红色附魔的来头,也知道个中道理。

    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要是被那柄短刀砍中,绝对会很不妙,即使现在贝迪维尔控制着的是一名不灭的圣灵。

    老头步步靠近,随时准备挥动起手里泛着紫红光芒的短剑,把贝迪维尔控制的灵体大卸八块。

    真是太糟糕了。必须马上想办法逃离这里。

    他必须马上逃离这里,但又必须用不让老头起疑心的方法逃离。

    否则,一旦打草惊蛇,即使贝迪维尔他们随后派人来搜查这个地下水道里的"腐沼街区",老头也恐怕早已带着孩子逃之夭夭。下一次再想找到他,难度估计会成倍递增吧。

    情况已经不能更加危急了。贝迪维尔必须马上找到一个借口以逃离这里,而且这个借口必须看上去非常自然,不让老头进一步起疑。

    但这个借口到底是什么呢?

    喵!

    就在这个时候,贝迪维尔听见了身后有小动物的叫声。贝迪维尔转头望了一下,那是一只小黑猫。看样子又干又瘦的小乳猫,体验过这个世界的残酷,却仍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没错,这里是下水道,一个鼠辈频出的鬼地方。住在这里的流浪汉们也因为老鼠的叨扰而往往不胜其烦。因此流浪汉们总会养些猫来驱逐老鼠。在这种地方出现猫,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于是,他得救了。狼人青年心里暗喜。

    贝迪维尔控制着的灵体马上做出了夸张的动作,开始惊恐似的朝着有猫在的反方向躲避。他先是退了一步,然后跳起,然后向上飞升。在老头反应过来以前,贝迪维尔控制着的灵体已经穿墙而出,朝着下水道的天花板撞去,以高飞走了。

    "猫……吗?"老头眨了眨眼

    "呃,爷爷?"孩子走过来逗猫玩,同时也一脸茫然地询问:"你还好吗?从刚才起就在乱说话"

    "没事,没事。"老头挥了挥手,解除了警报:"是我想多了而已吗?"

    在埃及,猫被奉为冥界的使者,可以驱逐鬼魂。同样的道理也极有可能适用在南非这里,至少贝迪维尔是这样认为的。反正他能演的戏都演足了,只希望那名神秘的老人会卖他的账,不要继续起疑心吧。虽然这听起来很迷信,但老年人都总会有点迷信的,不是吗?

    很快地,贝迪维尔的灵体穿过了重重的地面,飞到了城市的高空中,几乎一头撞在结界的内壁上。

    他还不习惯控制灵体飞行,所有他飞得连自己都嫌有点过快了,没想到这样一下子就返回了地面,甚至都来不及看到穿越的各个底层之间的风景。

    他起初还有点后悔,怨自己没有在逃出的过程中好好看看街区的环境。然而他现这样做意义其实也不大,毕竟知道了附近是哪个街区也对搜捕剑圣亚克没有半点帮助下水道的结构错综复杂,可能要从别的地方绕上好多个圈,才能到达地下那个隐藏起来的"腐沼街区"。

    既然如此,能做的只是记住大致方位吗。贝迪维尔鸟瞰了一下,熟记下这个高度的整个城市的风景。然后他怕自己马上会忘记,不敢久留,便从城市的结界缺口飞了出去,沿路返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