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54章 梦断之于启明 (三十三)
    第1554章 梦断之于启明 三十三

    那名男子倒下的同时,擂台外也一片哗然。

    贝迪维尔不懂南非语,所以他半个字都没有听明白。但是他从那些观众的表情和语气就能猜到,这片喧哗之中不是咒骂就是埋怨。确实,大部分有脑子的人都会认为少年肯定是在比赛中使了诈,又或者和那名倒下的小混混在演戏,打架只是在假打。

    然而在冷眼旁观的贝迪维尔心里却很清楚,刚才少年打出的一拳是用了全力。从少年那瘦小的身躯看来,那能够在对手腹部打出一个大凹洞的重拳,估计少年是出尽了全力,而且是以要杀死对方的心态来出拳的。

    所以,倒在地上的那名小混混已经起不来了。那人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即使让不懂医理的人去检查,也绝对能够确认他已经晕阙了。

    不管结局如何出人意表,愿赌总得要服输的。那群观众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只能付钱给庄家。当铺老板狠狠地赚了一笔的同时,也从准备好的袋子里拿出了什么,递给了少年。

    看那体积,那应该不是钱。

    等等。贝迪维尔总算看懂了。那是食物。从那袋东西的体积看来,那应该就是面包和水果,而且数量还算丰厚,大概是一个人一周的分量。

    原来如此。这场比赛的胜者并不是得到金钱上的酬劳,而是直接获得实物奖品。这样就免去了这座城市里使用的那些刷卡系统带来的麻烦。因为这是一种非法的地下搏击会,即使比赛胜利者获得了奖金,也会在刷卡的过程中留下记录,不管是庄家还是投注者都会非常之麻烦。所以这个当铺的老板才会举办这种以实物交易为前提的地下比赛。因为老板是经营当铺的,商家经常有资金周转的过程,所以的刷卡交易纪录也会比较多。他们的记录不像贫民区那些穷人那样容易让人起疑心,交易也更难追查!

    看到这里,贝迪维尔不禁心里一惊。影子代理人的预测还是有失算的地方比如这种地下搏击会。

    按照影子代理人的逻辑,剑圣亚克必然有同伙,而且亚克的同伙负责帮剑圣"洗钱",所以日常的交易记录必然会翻倍,因为那是以一个人的消费,养活两个人。

    然而,一旦有了这种以实物为奖品的地下搏击会,影子代理人的假设就完全无法成立了。剑圣亚克只需要派人过来或者亲自过来打赢比赛,就能免费获得食物,而且根本不会留下任何交易记录!

    这样说来,影子代理人所给的名单岂不是完全没用了吗?那还继续追查个什么,岂不是根本没法追查么?!

    等等。就在贝迪维尔刚开始感到绝望的时候,却突然茅塞顿开。

    剑圣亚克会派人过来赢得比赛?

    反过来说,只要有这种地下搏击会的存在,剑圣亚克的人就会出现咯?!

    再等等。既然如此,那么刚才那个小鬼,该不会就是……

    贝迪维尔仔细地再次打量了那名孩子一眼。少年这个时候已经扛起得到的那袋食物,自喧闹的人群中隐去。

    不会有错的。虽然动作还是非常生涩,但是那名少年刚才应战的时候,摆出的正是大不列颠骑士团常用的备战架势。贝迪维尔曾经当过亚瑟的小仆人,在潘托拉肯大不列颠北天骑士团里待过几个月,所以他认得那个备战架势。

    而且,那样瘦弱的少年竟然能够一拳把敌手打翻在地,靠的肯定不是自己原本的臂力。

    那是战技。绝对不会有错的!

    那是大不列颠骑士团内一个低阶的,但又最常被使用的战技[臂力爆]。那是微型魔术的一种,简单地说,就是使用魔术刺激手臂的肌肉,让肌肉在极短时间内挥出平常无法挥的强大力量!因为有战技的辅助,那样骨瘦如柴的少年才能打出威力如此强大的一拳!

    而大不列颠骑士团的战技、以及那个备战的架势,一名普普通通的南非贫民窟少年,是绝对不可能无故学会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背地里教他!

    贝迪维尔心头一紧,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那名少年极可能和剑圣亚克有联系!

    想到这个的同时,贝迪维尔操纵的灵体也自然而然地动了起来,去追逐那名少年。幸好狼人青年反应得快分析得也快,他追上去的时候那名少年还在地下搏击会其中一个紧急逃生通道之中行走,他并没有追丢!

    然而贝迪维尔刚追上去的时候,那名少年突然就回过头来,和贝迪维尔目光相接,吓得狼人青年冒了一身冷汗。

    不,贝迪维尔现在操纵着的灵体应该是完全透明的一团光子,正常人应该无法看得到的。少年突然回头张望,而且和贝迪维尔目光相接,只是偶尔而已吗?

    或许吧。真是一名感觉敏锐的孩子。

    但是那少年毕竟不懂得使用真视术,他无法看到光子的世界。他什么都看不到,便以为没有人在跟踪他,便放下心来继续往逃生通道的尽头走,在一片幽暗中没走多远就到达了出口。

    幽暗过后,换来的确实昏暗。贝迪维尔试图看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却现他已经来到了一个十分奇妙的地方。这里污水横流,暗黄色的灯光闪烁不定,周围是略显狭窄,错综复杂的石砖砌成的走廊,而且这些石头都在长久的湿气腐蚀之下显露出恶心的暗黄色,其上大面积地附着暗绿色青苔。至于那个闪烁不定的灯光,贝迪维尔起初还以为它是某种烛光,但是细看之下他才现那的电灯。应该说这个黑暗的地下通道里每隔大约二十码就有一盏这样昏暗的灯附着在天花板上,然而这个肮脏的地下通道里却到处有蚊虫飞舞,那些趋光性的虫子就这样疯狂地集中在电灯的附近,把原本已经够昏暗的灯光搅得如同摇曳将熄的灯火之光。

    这是个地下水道。而且看这地下水道残破不堪的样子,它至少使用了上百年。见识过南非都比勒陀利亚表面上的光鲜,贝迪维尔几乎无法想象这座城市地下暗藏着的腐朽。用那些银光闪闪,外墙被擦拭得一尘不染的摩天大楼和这个腐臭的下水道一对比,仿佛一个是天堂,另一个是地狱。

    这种地方竟然有人居住吗?

    又或者说,那名少年只是通过此地,并不会久留?

    贝迪维尔是怀着善意和天真才会冒出这种想法来的。然而他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幼稚。那名瘦弱的少年在复杂的下水道环境里转了几圈,马上就到达了一片比较开阔的地方。

    [腐沼街区]贝迪维尔从一旁破烂的木板标牌上隐约辨认出这样的文字来。

    那是,利用下水道某个废弃的大型污水处理室而开拓出来的居住区。然而这种居住区连贫民窟都不如,它终年不见天日,臭气熏天,腐鼠害虫游走于此地,简直是最为恶劣的一片生活区域。这里的"房屋"更是各有特色,从破烂帐篷临时搭建起来的屋子,到生锈破旧车辆打上补丁而成的铁皮屋都有。住在这种地方的人,不用多说,基本都是些不见得光的逃犯罪人,又或是在这座城市里没有登记户籍的非法入境者。

    看到这种情景,贝迪维尔心里又是一紧。这座城市所隐藏着的黑暗,远远地乎了狼人青年的想象。

    最大的问题是,既然这个所谓的腐沼街区可以为如此多的流浪汉提供栖身的场所,又有办法保证这些人不至于饿死,那么,在这座城市里找到剑圣亚克这仅仅的一个人,就变成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了。且不提这个错综复杂的地下迷宫,即使亚瑟王的人能够在通过地下水道来到腐沼街区,也不可能在这种混乱和罪恶横流的地方找到剑圣亚克啊!

    贝迪维尔于是更为紧张了。或许,那名瘦弱的少年,将是狼人青年找到剑圣亚克的唯一希望了。所以他绝对不能在这种地方跟丢那孩子,即使最糟糕的情况下,也必须找到那名少年此行最终的目的地。

    幸好贝迪维尔现在操纵着的是一名灵体,它会飞。事实上,正因为它适度地浮空,才能在人群纷杂的腐沼街区中继续跟踪那名瘦小少年,不至于被到处行走的流浪汉们的身影过多地阻挡它的实现。然而即使如此,贝迪维尔追踪起那名少年来还是困难重重。那小子就像一只小老鼠般到处乱溜,仿佛正是为了摆脱身后一切可能的追踪者。被搞得眼花缭乱的贝迪维尔恨不得在这种场合里用上自己的鼻子,可惜在场的只是他控制着的圣灵,而不是他本人。

    然而他还是很艰难地跟踪着那名少年,穿越了大部分人群,来到一处人烟比较稀少的地方。

    "爷爷。"那名瘦削的少年来到一个废旧干涸的大型排水口面前,用生疏的英语叫道。

    回应着那名少年的呼唤,一名穿着破破烂烂,裹着黑色面罩的老人,从排水口的阴影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