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44章 梦断之于启明 (二十三)
    第1544章 梦断之于启明 二十三

    艾尔伯特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肩膀隐隐作痛。那是一种集合了麻痹和隐痛的复杂感觉,就如同有火焰在内燃烧,外部却受到了寒冷的霜冻所侵蚀,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呃"他爬起来,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人迅地用某种东西捂住了嘴巴。

    "哦天!他醒过来了!"医生大喊道:"快给他戴上口罩!不能让他在无菌室里释放细菌!"

    一只口罩被快地套在了艾尔伯特的嘴巴上,老虎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医务人员又拿着类似围裙一样的东西披在老虎身上。

    "如果你醒过来的话就老实呆在那里别乱动!"似乎正在手术室另一边捣鼓着什么,戴着口罩,穿着一身手术袍的圆桌骑士康士坦丁回头看了老虎一眼。

    艾尔伯特这才明白到自己还在一个手术室里。估计医生是同时为他和猫人少年穆特做手术,而艾尔伯特这边情况较轻,只是做了一下肩膀伤口的缝合而已,所以比较早完成手术。

    艾尔伯特又看了看自己的肩膀,肩膀上的伤变成什么样子了,他现在倒是看不出来,毕竟肩膀上包裹着厚厚的绷带。麻醉药还在生效,所以他只感觉到一股内在的隐痛在他的肩膀上慢慢酝酿着,却没有感觉到特别剧烈的疼痛。

    所以他的情况似乎是还好。但是穆特那边呢?

    虽然对方叫他老实呆着,但老虎就是不听人劝的那种家伙,他从手术台上爬下,凑过去想偷看一下穆特的手术进行得如何。

    "你看什么看?快闪远点,别妨碍我动手术。"康士坦丁的脾气非常之差,命令两位医务人员挡住艾尔伯特。

    他本应该马上把醒过来的老虎赶出手术室的,但是他没法这样做,因为手术室目前是无菌环境,一旦打开了门,细菌就进来了。特别是处理穆特那种需要开腹的手术,跑进细菌产生术后感染的话,很可能会要了猫人少年的命。

    艾尔伯特却死皮赖脸地想偷看:"别这喵小气喵,我身为穆特的监护人,看看你们对那小子的身体做过些什喵也不行喵?"

    由于老虎在左右乱动,医务人员也不得不配合着老虎的节奏左右摇摆,其中一名护士的屁股差一点就撞在康士坦丁的手肘上了,而当时的康士坦丁正拿着锋利的手术刀,要是手肘被撞上了,那把轻易就能划开钢化玻璃的锋利手术刀就会戳在穆特的肠子上,情况惊险得吓出了康士坦丁满头冷汗。

    "住手!你们都别乱动,离我远点儿!"康士坦丁于是更加愤怒的骂道,然而他愤怒语气从口罩中透出来,却变得没有原本应该有的威严了。

    医务人员们一边又得挡住艾尔伯特,不让老虎看到手术的情况,另一方面又得保持和主治医师康士坦丁的距离,以免生医疗事故,所以他们不禁有点为难,只得呆在原地不动了。

    "算了!"康士坦丁气得额角青筋凸显,但是他也懒得去继续和艾尔伯特纠缠了,便说道:"好吧,你想看手术,就看吧。想吐的时候躲远点,别吐在手术台上就行。"

    艾尔伯特指了指自己嘴巴上的口罩:"要吐也会吐在这个里面吧。"

    康斯坦丁没有回话,眼中闪过一阵阴险。

    那群医务人员没有阻挡艾尔伯特了,而是让开来,腾出一个可以让老虎观察的缝隙来,回头去继续他们的手术。艾尔伯特也好奇地凑过去看,看看正在被人全力救治的穆特到底变成了怎一副模样。

    然而实际上他能看见的部分很少。与手术部位无关的部分都用布料罩起来了,艾尔伯特只能隐约看见手术台另一头的猫人少年穆特的脸。在无影灯的照射下,猫人少年被打开了的腹腔内隐约透出一股鲜红色。

    "呜"看到穆特的内脏,老虎喉咙里确实有一股想要呕吐出来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身经百战的魔兽猎人艾尔伯特最擅长猎杀魔兽,把杀死的魔兽们剖开,取其有用的那部分尸块,本来就是艾尔伯特经常做的事情。所以他早已见过不少动物的内脏,怎么可能轻易地被这种小小的手术场面所吓到?

    划。然而此时康斯坦丁已经用极其娴熟的手法吧穆特的阑尾切除。那就是一段肠子而已,只有尾指般大小,而且估计是因为炎而额外胀大了,其上还带着难看的脓汁般的粘液。

    "呃!"更厉害的呕吐冲动几乎要越过艾尔伯特的咽喉,从他嘴中喷出。他还是忍住了。没错,如果不是因为艾尔伯特以往经常肢解杀掉的魔兽们,早已见惯不怪,他此刻估计真的吐出来了。但虎人青年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颇高的。然而不管他曾经处理过多少魔兽们的尸体,那些都是尸体,是没有生命的东西,而且魔兽还只是动物而已,不是人。现在躺在手术台上的穆特却是活生生的人,切除阑尾的时候甚至还有血液和肠液涌出。就手术台上是个大活人这一点,特别让艾尔伯特心里毛。

    然而这本来就是个小手术。康士坦丁切除了穆特炎的阑尾,马上就动手进行缝合,用如同闪电般的度把切除了阑尾后部分肠子上的伤口缝好。一切都仿佛从未生过似的,那几近天衣无缝的缝合让穆特肠子上的切口难以察觉。这样就算是把病根处理完成了吧。但是这手术还不算是完成,因为阑尾炎而导致的腹膜炎已经让穆特的内脏和腹腔轻度感染了,需要进行消毒。

    "看着吧。"康士坦丁充满恶意的朝艾尔伯特使了个眼色,然后开始动手,做出一个让艾尔伯特彻底看傻眼了的举动。

    没错,康士坦丁用手把穆特的内脏从腹腔里挖了出来浸到了一旁的装满医疗凝胶的容器中消毒!

    …………医生就这样拿着猫人少年全部肠子出来,在消毒的容器里浸泡一下,再放回去!!

    "呜!"更大的呕吐冲动从艾尔伯特的胃袋里涌上来,直奔喉咙,然后涌出。老虎早已吓得退出了好一段距离,然而他还是控制不住,闪亮亮的如同彩虹般的东西从他口罩中四散而出!

    "呼。"康士坦丁冷笑。那群医疗人员们更加早已有备,挪了挪身子就挡住了艾尔伯特的视线,恐防老虎乱喷污物把手术台这边弄脏。

    "好了。"康士坦丁那边已经以不可思议的度把消毒好的穆特的内脏全部塞回去了,然后迅地缝合起猫人少年的腹腔,宣告完成手术。

    "把小猫送去病房休息,注射5oo个单位的抗生素和2oo个单位的营养剂。"圆桌骑士有条不絮地给猫人少年的腹部涂上医疗凝胶,然后缠上绷带:"顺便把这只蠢老虎从我的手术室里赶出去!"

    医疗人员们散开了,忙着处理手术后剩下的那个烂摊子。而艾尔伯特的意识却渐渐变得模糊了……

    "哇啊!"艾尔伯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现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了。这里应该是大不列颠战舰的医疗室的某个隔间。

    他忍着肩膀上的痛,从床上爬起来,现穆特就静静地躺在同一个隔间的对面另一张病床上,在打着点滴。穆特做手术进行的是全身麻醉,药效比艾尔伯特接受的局部麻醉要猛得多,所以猫人少年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艾尔伯特于是掂量了一下时间,他刚才那次晕过去似乎并没有过上多久,毕竟他只是被吓晕过去而已。

    "醒来了?"康士坦丁从隔间外走进来:"感觉还好吗?这个伤应该不妨碍下午的战斗吧?"

    艾尔伯特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在绷带的重重包裹之下,那个伤口还隐隐作痛,但是没有今天早上比赛时那种痛楚了,反倒觉得轻松了好多。但是说实在的,艾尔伯特这回是打从心里害怕了,他怕自己在今天下午的战斗里再胡乱用力,又会把伤口撕裂,然后他的伤口又会变得好像之前拆绷带后看到的可怕模样。要是事情变成那种样子,就太糟糕了。

    "你们的人能不能用魔术医疗一下我?"艾尔伯特于是问:"不是有那个可以加伤口愈合的魔术喵?"

    "确实有,但是即使用在你身上了,效果也不大。"

    "什喵?胡说"

    "是真的。"医生略带嘲讽地冷笑:"现代的医疗魔术原理基本都是通过集中在掌心的光子刺激对手伤口上的细胞,并借此促进伤口的自愈。然而现代的医疗魔术都是基于[细胞拥有自我记忆性]这个条件来达成的。越是新受的伤,越是快医治,伤口便愈合得越快。但是你的伤却是接受了治疗以后强行做剧烈运动而恶化的,一来已经错过了魔术治疗的最佳时机,二来也因为你胡来而恶化,细胞的自我记忆性早已荡然无存。你还是别指望魔术能快治好你这种好事了,老实点养伤,让时间把你治愈吧。"

    "这怎喵可以"艾尔伯特皱起了眉头,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更为紧张地追问:"等等。我这样不能用魔术治疗,那喵穆特呢?穆特的阑尾炎也是同样原理……?"

    "对,同样原理。"康士坦丁无情地点头承认这一切:"这孩子至少得躺上一周才能下床活动。"

    这一说,可真是把艾尔伯特吓得浑身猫毛都倒竖起来了。艾尔伯特拖着现在这个伤上场比赛已经很吃紧了,而穆特却至少必须静养一周!那么沙暴斯芬克斯队明天的比赛,后天的比赛,再之后的那些比赛,到底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