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543章 梦断之于启明 (二十二)
    第1543章 梦断之于启明 二十二

    "协力者吗。"听到这里,贝迪维尔心里突然浮现起了之前遇到的那两名小偷少年。

    在兹瓦尔的时候,剑圣亚克指使两名街头的流浪儿童帮他进行偷窃,并把偷窃得回来的赃物据为己有,换成食物供养着他自己,以及他的小手下们。这让他看上去就像是某个小小的犯罪组织的头目一样即使实际上,剑圣亚克不管是出身还是能力,套用在这种犯罪组织里都是大材小用了。

    是为了保持低调,亚克老头才不亲自出面,让别人去为他卖命吗?

    然而,并没有证据显示,剑圣亚克所牵涉的这个"犯罪组织",在别的城市里不存在别的分支。搞不好他的势力已经扩展到南非这边来了呢?说不定他又在暗中指使着某些街头流浪的儿童们,或者贫民窟里的小混混们,在暗中进行着某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呢?

    堕落了呢,剑圣亚克。贝迪维尔心里暗忖。曾几何时震撼整个欧洲的大剑豪,现在却居然成为了犯罪团伙的头目,做着一些肮脏的偷窃行径。让兰斯洛特知道他自己的父亲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那位如今被称为剑圣的圆桌骑士,会怎么想?

    "那么,既然剑圣亚克有协力者,事情就好办了。"影子代理人哼笑了一下,接着分析道:"接下来只要顺藤摸瓜,找出这个城市里那些惯偷和小混混们,盘问甚至跟踪他们,就能找到剑圣亚克。

    更有甚者,既然那些协力者大多只是家徒四壁的贫民,却又不得不帮助剑圣亚克进行消费,那么他们每笔消费就会留下记录。一名贫民突然拥有了一大笔资金购买各种物资,这种可疑的消费记录,轻易就能查出来。"

    "如果他有很多名协力者,把资金分散出去进行消费呢?"贝迪维尔却提出了疑问:"这样一来消费记录就会变得不那么可疑?"

    "你是对的,贝迪维尔先生,他确实能用这一套来更巧妙地隐藏自己。"影子代理人继续道:"然而这个可能性极低。剑圣亚克自己也很清楚,他的目标是潜藏在这个城市里躲避追捕。所以他的协力者越少越好,知道他存在的人越少,他就越安全。根据我的估计,其协力者的数目应该不会过三个。"

    "仍然是太多了……"骑士王不禁吐槽。如果剑圣亚克躲藏起来,只找人帮他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比如食物的,那么把他需要购买的东西分散成三笔,派他的协力者们去分购,这消费记录上的细微差别,几乎没法查找出来。

    "不多,呼呼呼。"影子代理人却一阵神秘的冷笑:"亚瑟王陛下您有所不知了。如同火烧得越往,阴影里的黑暗就越浓重。这座繁华的大城市商业之达,也代表着它的贫富悬殊差距有多巨大。对于这城市里的贫民来说,即使每天只是多买一个苹果,消费水平上的差别也是巨大的。"

    "怎么会"贝迪维尔忍不住吐槽。真的这么夸张吗。

    "就是如此夸张。"影子代理人仿佛会读心术,直接就把贝迪维尔心里没有说出来的话解答了:"更何况剑圣亚克不可能想得如此周到,把那多买一两个苹果之间的细微差别也隐藏起来。他更加不可能知道我会从国家公共消费数据服务器里,从每天几亿条消费记录里,找到这最细微的差别。数据挖掘可是我的得意本领之一呢。"

    贝迪维尔听着心里不禁毛。这个国家的公民在完全电子化的商业消费模式下,简直是无遮无掩的,他们的可谓完全不存在,懂行的黑客可以轻易地查找到,每一个人每一天每一笔消费,都买过些什么。

    "拿去吧,这是一份名单,记录了比勒陀尼亚最近一周内贫民区居民的消费异常情况。这名单里总共有六十人,这些人在这一周内每天的生活消费都比平常多了一倍以上。先把那些捡到意外之财的人排除一下,既不太可能有意外之财,又没有固定工作的贫民们,在这个名单里的就有一半。

    这三十多人里,筛选出曾经是惯偷或者有过犯罪记录的,就只剩下七个人。

    这最有可能是剑圣亚克的协助者的七人,我都用红笔额外标注起来了。

    其他的人并没有被彻底排除在嫌疑人的列表里,但我认为你们最好还是先从被圈起来的那七个人开始着手调查比较好。"

    "很好,朕收下了。"骑士王从影子代理人手中接过一个卷轴。其实这东西并不厚,六十个人的名单连同这些人的住址,也不过是短短的一个列表而已。而那被用红笔圈起来的七个人,资料倒是比别的人详细了几倍。

    亚瑟王不得不佩服一下影子代理人的分析能力,竟然光靠分析就把他们的搜索范围从大城市里的几千万人缩减成这个六十人的名单。

    "我想我也不用再强调了吧?行事要低调。"影子代理人吩咐道:"让你那些穿着盔甲的骑士们在城里东嗅西嗅,反而会打草惊蛇,吓得剑圣亚克躲藏得更深。那个时候要再找到他,就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朕当然懂。"骑士王朝贝迪维尔使了个眼色,表示要走了:"那么,回头见吧,影子代理人。大不列颠的人会过来缴付予你谈好的情报费用。"

    一旁的贝迪维尔不禁好奇这到底是一笔多大的钱。找影子代理人这样能干的情报商人要情报,对方开的肯定也是天价吧。

    "钱就先不用了付,等你们真正抓到剑圣亚克再说吧。我对剑圣亚克当年背叛大不列颠一事也极有兴趣,等你们抓到了他的时候,记得让我和他聊一下天,说不定会找到当年事件的一些蛛丝马迹。"

    "可以。"骑士王爽快地答应了。

    然后影子代理人又加了一句:"还有,我有话想和那名狼人谈谈,可以吗?"

    亚瑟于是停下了脚步,又朝贝迪维尔使了个眼色。狼人青年耸了耸肩。

    "朕在外面等你。"亚瑟走出了房间,顺势带上门。贴付在墙上的黑幕结界马上蔓延,把门也堵上了。这样一来,这个就是完全封闭的区间,贝迪维尔与影子代理人在这房间里的对话,外界绝对无法听见。

    "你找我有什么事?"贝迪维尔于是略带不悦地问。

    "你真有趣呢,[世上不存在的人]。"影子代理人哼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只要曾经活过,就多少会在世界上留下一些痕迹。但你是怎么回事?你的[痕迹]简直就像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强行抹消掉了似的。你十三岁以前的痕迹根本不存在,就好像你十三岁以前都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其后才凭空冒出来似的。"

    狼人青年心里一惊。他恶狠狠地等着影子代理人:"你是谁?你到底用了什么神奇的魔术,能够这样看透别人的过去?"

    "我自有我的方法。"影子代理人神秘兮兮地道。

    贝迪维尔一阵沉默,白了对方一眼以后便转身想走:"如果你没有别的重要事情要对我说,那我就该走了。真是浪费时间。"

    "你,背负着灾祸。"不管贝迪维尔的无视,影子代理人自言自语般说了起来。

    "什么?"

    "你背负着灾祸。"影子代理人重复道,语气变得更为神秘,甚至带着阴森:

    "你所到之处,一切都会被毁灭蹂躏。

    你所爱的人,都会死于非命。

    你所寻找的物事全都会在你的指间流逝,化为虚无。

    你所等待的救赎,皆是虚幻。

    你将在巨大的悲伤之中被你所爱之人刺杀。

    你将失去一切,就连守护之物都不曾存在,永远徘徊在孤独之中。

    你将被绝对无法逃脱的命运所缠绕,被黑暗吞噬,被绝望蚕食殆尽。

    因为你,正是如此罪孽深重之人。

    改变世界,扭曲命运,人就要背负相应的代价。

    你向这个世界借过多少,最后就要还回去多少。

    "

    本来已经走出去好几步的贝迪维尔,这时候还是停下了脚步。

    "胡说八道。"狼人青年略带愤慨,不以为然地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影子代理人却自信满满地反驳:"我或许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却能从你的过去与现在推断出与你相关的物事的改变趋势。这一切都必定会生在你身上。因为你,是[世上不存在之人],[为世所不容之人],[身负诅咒者]。"

    "命运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贝迪维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头也没有回:"但是,如果命运是如此不讲道理的话,我就连命运本身都一起粉碎。我做过一次,我还会再做的。所以,你的鬼话还是自己留着吧。这种连屁都不算一个的鬼话儿,根本吓不倒我。"

    他头也不回地踏出了房间之外。